笔趣阁 > 复国 > 第1章 烈火焚皇城

第1章 烈火焚皇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火起,呐喊声阵天。

    火随风势,烧得皇城外的几幢大院呼拉拉直响,黑夜如白昼。

    皇城守将侯吉儿跌跌撞撞跑向王城,遇到拦路的太监,也不说话,抬脚就踢开。

    大殿里,大侯王朝皇帝侯兴业抬头凝望皇城外的大火,如置身事外一般。侯吉儿扛陌刀进入大殿,声音带起哭腔,“赵川这个奸贼,带着叛军进了大城,大将军府和太师府都被烧掉了。”

    赵川是侯兴业最为看重的心腹大将,担负守卫大城之责。如今他引叛军进入大城,团团围困皇城,给摇摇欲坠的大侯王朝致命一击。皇城里只有陌刀营和神箭营两支近卫,绝难逃出生天。

    侯兴业缓缓地道:“赵川在右门吧,让陌刀营去右门,没有号令,不得妄动。”

    侯吉儿道了声“诺”,就要退下。

    侯兴业突然道:“小吉儿。”

    侯吉儿身形缓了缓,转过身。侯兴业未称帝前是前朝统兵大将,打了许多恶仗,每次到了最艰难的时刻,他总是会下令,道:“小吉儿,带陌刀营,砍碎他们。”

    侯兴业称帝以后,侯吉儿成为皇城统领,担负皇宫警卫,傲视节度使。但是,侯兴业再也没有称呼他为小吉儿。今天听到“小吉儿”的呼声,侯吉儿双手握紧陌刀,道:“吾皇,小吉儿去砍碎他们。”

    “我们一起砍将杀兵。”侯兴业脸上现出一丝狞笑,道:“甲。”

    两个太监抬着黑甲来到大殿,后面一个太监扛着黑沉沉的陌刀。黑甲由百炼钢所制,上面有刀痕斧印,缝隙隐隐还有褐色血斑。陌刀则泛着冷洌蓝光,如吞人之野兽。

    侯兴业身材长得十分胖大,黑甲无法扣紧,只能挂在前胸和后背。他走到侯吉儿身前,用力拍了拍族侄,道:“我当初答应你家阿郎,要带你享受富贵。可惜,赵川那个奸贼,林度那个奸贼。我们今天要死在这里,死前杀个痛快。你怕不怕?”

    大侯朝的主力部队在西北与吐浑鏖战,目前已经围住了吐浑王城。吐浑王城是石墙所筑,坚固无比。大将军为免儿郎折损,筑城围住吐浑王城,在城外垒高坡,置大床弩和石砲,日夜攻击。

    吐浑王城指日可破,军力最为雄厚的镇西关节度使林度却趁着关内空虚,开关,引狄人东来,一路破关斩将,最终围住了大侯都城。若是赵川不叛,等大将军归来,必能将叛军斩尽杀绝。念及此,侯兴业恨不得将赵川捉住,吃其肉,喝其血。

    侯吉儿嘿嘿笑道:“小吉儿跟着吾皇,尝遍了人间滋味,不亏。”

    “你去右门吧。”侯兴业双手握着陌刀,不紧不慢朝左门走去。他从血与火中打出皇位,到了最危机时刻,并没有惊慌。他当前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让三皇子侯云策能够冲出大城。征战一生,坐上皇位之时,两个儿子战死,八岁的三皇子侯云策就是唯一儿子。

    神箭营正在朝左门集结。马蹄踏在青石上,发出清脆响声。

    神箭营每个军士皆配有战马、侯氏长弓、侯氏手弩,是侯兴业嫡系中的嫡系。侯兴业作为大将征战四方时,神箭营一直跟随在身边。凡是进入神箭营军士,除了力大之外,必须是侯兴业家乡的农家子弟,且家族中不能有罪人。

    三皇子侯云策身穿小甲,背短弓,箭筒装满短箭。侯云策身边站着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三公之后是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

    太师李甲看见侯兴业的黑甲,脸现悲凉之色。

    侯兴业道:“狄人势大,朝东走,或可逃脱。”

    按照大侯王朝律,战时不跪,太师李甲拱了拱手,道:“吾等定保三皇子无事。”

    侯兴业走到侯云策身边,拍了拍儿子肩膀,道:“云策,记住仇人是林度和赵川,血海深仇,不可不报,当诛其九族。”

    赵川的女儿赵英是侯云策未婚妻,只等到了十六岁就入皇宫。一场边乱,侯云策不能娶赵英,从此还与赵家成为生死大敌。此时此刻,八岁的侯云策有几分迷茫,问道:“太师,我娘在哪里?”李甲道:“我们先走,皇后随后才能来。”两个军士来到侯云策身边,若是三皇子不愿意走,便会使用强力。

    侯兴业带着五十箭手离开左门,离开前,没有回头。

    内宫,宫女们纷纷系上白凌,自挂于枝头。皇后端坐在屋内,只等着那一支火箭袭来。

    右门,三百陌刀手在门后列队,五十箭手在宫墙上举弓。侯兴业眼神凌历,道:“举火。”十名箭手转身  ,朝内宫射出火箭,转眼间,内宫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大侯朝后宫女子被封在宫内,陷入火海之中,呼喊声四起,如鬼啸。

    皇后推开窗,看着儿子所在左门,举杯喝下毒酒。

    右门嘎嘎地被打开,宫墙上箭手借着火光,仰头齐射。长箭撕破黑暗的空气,朝宫外军士飞去。一阵阵惨呼,边军阵列中不断有中箭军士倒地。

    城墙上两个巨大圆环,圆环上套有绳索,每条粗绳索后有三十名大汉。大汉一齐用力,城墙突兀地被拉垮,出现两条宽阔的缺口。这是太子太师李甲在修建内城城墙时留下的精巧机关,打下城墙后,陌刀队就能从两条缺口攻出皇城,从侧翼杀入准备攻城的敌军。城墙上的军士一方面杀伤敌军,另一方面则是吸引城内敌军的注意力。

    三百陌刀手列阵,分为两队,踩着皇城缺口,从两翼切入敌阵。

    赵川和林度在远处高台观战。林度指着缺口,道:“怎么回事?”赵川道:“我是外城统领,内城机关肯定出自李甲之手。这人有神鬼之能,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陌刀从斩马刀演化而来,是长柄双刃剑。步军列阵以后陌刀如林,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侯兴业为了让儿子逃出大城,将宫内战马全部留给神箭营,再以皇帝之位亲自冲阵,吸引叛军重点。虽然这些年在皇城养尊处优,长得十分胖大,可是前朝第一悍将的威名绝非浪得虚名,插入叛军以后,挥动陌刀,当前之敌莫之能挡,挡者皆斩成两段。

    攻入大城的是林度麾下边兵,久经战阵,骁勇异常。可是,这些边兵挡不住陌刀队冲击,接阵之后,边兵血肉横飞,转眼间军阵就被陌刀队洞穿。

    鼓点急响,边兵迅速脱离战阵,朝后退去。陌刀队身穿重甲,行动灵便稍逊边兵,虽然斩杀甚众,却无法围歼逃跑边兵。

    陌刀队继续逼向边军主阵。

    边军主阵已经布满尖木阵,尖木阵后面是持盾边兵,持盾边兵身后则是大队弓手。林度和赵川都曾是侯兴业手下重将,对陌刀队深为忌惮,也深知陌刀队弱点,因此,在围住皇城以后,已经布下尖木阵。

    陌刀队被尖木阵所阻,急切之间破不了厚实木阵。城墙上五十名弓手随着陌刀队出城,他们只披软甲,身形灵动,攀上尖木阵,用长弓压住阵脚。

    陌刀队军士正在拖动尖木阵,边军箭如雨,铺天盖地飞来。不断有拖动尖木阵的陌刀手被射死,又有陌刀手补上去。拖开尖木阵时,陌刀手被射倒一片。侯兴业双目欲裂,举刀冲出缺口,斩向迎面而来的刀盾手。陌刀所向,劈开盾牌。刀盾手被肩膀被劈开,血肉横飞。

    赵川和林度在高台继续观战。

    皇城外陌刀队悍勇异常,攻破刀盾手阵列之后,又击破边军陌刀队,朝着帅旗方向攻了过来。

    号角起,在边军帅旗方向出现两队持弩军阵。

    当宫城火起时,隐藏的一道暗门悄无声息打开。李甲是机关大师,暗门设计得格外精巧,暗门之后便是直达北城门的主道。

    两百骑兵沿着黑暗主道奔驰而去,马蹄踩出了阵阵火星。边军主力全部被吸引到右门,北城门守卫被大队骑兵轻易洞穿。神箭营骑兵护送着三皇子侯云策,消失在无边黑夜之中。

    在皇城右门,激烈战斗又持续了一个时辰。陌刀队全军覆灭,大侯朝皇帝侯兴业和皇城守将侯吉儿战死在皇城右门。

    一个朝代结束了。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