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13章 借刀

第13章 借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何福贵有心以切磋方式传授陌刀,侯云策有心想学。两人一遍遍习练,汗水浸透了衣衫。

    第二天,侯云策来到何家,继续切磋十二路刀法。

    东城何家也算殷实之家,专门有一块练武场,旁边放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棍、槊、棒、拐、流星锤等兵器,场中三名青年人在练功,华服青年郭炯也在场中。

    练武场一侧的房屋,专门为战死的弟子上着香。

    中午在何家用餐,何家和刘家不同,刘家家宴,菜式繁多,常有奇珍异菜,而何家则是粗盆大碗,中间有一个粗瓷盆装着一大盆肉,另外就是大盘素菜。侯云策、何福贵及众弟子围坐在桌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等情景,和刘家大不同,侯云策仿佛又回到了黑城,和诸营少年们席地而坐,争抢饭菜。

    离开黑城以后,侯云策经常想起在黑城的点点滴滴,想得最多的就是那一群少年。与太师李甲在一起的时候,他时刻提配自己的皇子身份,带领少年们在森林里打猎,那才是人生中最欢畅的时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想起死在皇城的父皇和母后,偶尔还会想起那个被自己捉来的契丹公主。

    餐桌上,何福贵讲起在北地遇险经过,讲到侯云策一招打败赵武、马战击伤悉独官等故事时,众弟子很是神往。

    郭炯突然问道:“侯郎与刘三以前并不相识?”

    听到此问,侯云策敏感地意识到郭家和刘家应该不和,心道:“难怪郭行简听到我住在刘家,立马就变了脸色,两家必有过节。刘存孝是节度使,郭家敢于与刘家不和,当是另有背景。”

    何福贵不动声音地道:“侯郎来商队,最先遇到我们父子。”

    侯云策微微一笑,道:“是大当家将我介绍给刘三。”

    郭炯明白父亲果真误会了救命恩人。

    酒足饭饱,一干弟子纷纷要和侯云策比试比试。侯云策也不推辞,道:“我所学都是与猛兽打斗的招术,拳脚无眼,恐怕伤人,我们不若来角骶。”

    角骶在中原也盛行,弟子们平日常作角骶之戏。郭炯对侯云策击败悉独官之事半信半疑问,主动要求与侯云策比试。侯云策常与粟末人在一起角骶,学得一身好本事,连粟末人贺术东海都不是其对手。他和郭炯搭手后,连摔其三跤。另外上来一名弟子也被迅速摔倒。

    众弟子皆服侯云策。

    比试完后,众人在练功场边闲聊,何福贵一个徒弟道:“侯郎真是英雄了得,现在沧州军正在招募军士以抗契丹,何不投军,必可取得战功,出人头地。”

    侯云策听罢,只是含笑不语。

    酒足饭饱,侯云策骑着“风”告别何福贵,走到拐角处,突地闪出一人,正是郭炯,郭炯道:“我佩服侯郎英雄。若不是侯郎所带山参,家母也不得救,因此,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郭炯向四周望了望,低声道:“侯郎要从军,尽可到别处,我愿作推荐。沧州军未必是真抗契丹,最好别去,切记、切记。”

    当侯云策和郭炯说话时,远处恰有一双阴冷的眼睛正盯着他们。

    回到别院,侯云策虽心中有事,仍然坚持到马廊为“风”洗刷。进入马廊,见里面多了好几匹马,虽不如“风”,却都是剽悍、雄健的北地战马。“风”和这几匹马颇为亲热,互相不停地打起响鼻。

    正在此时,马廊又进来一人,提着水,也准备为马洗刷。此人穿汉服,身体强健,皮肤黑红色,留着浓密短须,颇似北地汉子。此人腰间佩着一把短刀,形制却和辽人那把长刀一样,为契丹惯用的刀具。

    “此人是契丹人,为何突然在此?”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侯云策心头。以前太保探知刘存孝与契丹有联系,但是侯云策也没有想到契丹人居然大模大样来到刘府。

    侯云策用契丹语进行试探:“你来自契丹?”

    那契丹人脸色顿变,手按短刀。侯云策不等其发作,拱了拱手,又道:“我是刘府的人,曾到过你们那边。”

    那契丹脸色稍缓,却也不愿多说,专心洗马,不搭理侯云策。

    当侯云策在马廊偶遇契丹人之时,刘存孝正在密室里和辽人羽陵商谈。

    大林二年十一月,天气已经极冷,北风带着雪花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缩着头,大地一片萧瑟。沧州城内的老百姓和其它地方的老百姓一样,都沉入梦乡,他们不知灾难随时都有可能降临。

    大林的形势就和这天气一样,阴冷得让人心寒。正月,慕容彦超起兵反叛,南唐派兵策应。澶州节度使、检校太保林荣累次上书请求出征,却为权臣王峻所阻,未能如愿。大将军曹英率兵讨伐叛贼,数月无功。直到陛下亲征,在六月份才平定这场叛乱,而这不过是众多危机中的一起。

    沧州刘存孝与慕容彦超早有勾结,知道自己并不为陛下信任,又得到契丹支持,反叛已势在必行。

    此次刘三带着商队到北地,除了货真价实地做买卖外,还肩负向契丹提出具体借兵事宜的重任。当刘三商队完成所有任务,带着贵重物品回沧州时,不料突遇渤海马贼悉独官,所幸刘三逃得性命。契丹人得知刘三商队遇袭,为表诚意,派出鹰军骑兵追杀悉独官,悉独官这时才知惹了大麻烦,多次围捕皆逃脱,其马队损失惨重。

    沧州位于海河流域的下游,多条河流汇聚入海,有“九河下梢”之称,土地贫瘠,洪涝灾害不时降临,更是处于多族交界地区,人烟稀少、土地荒凉。

    刘存孝征战十余年,积功成为北地边关节度使。刘存孝本为沧州人,做到节度使也算功成名就。边关责任重大,任务艰巨,为抵御契丹,在大林陛下林度充许下,刘存孝招兵买马,铸造武器,不知不觉中拥有精骑万人,装备精良。沧州军和契丹作战多次,没有让契丹人占到便宜。

    刘存孝和其余武人略有不同,粗通文墨,对下并不如其他节度使那么残暴,粮税役工也不太重。在其治理之下,沧州这边关重镇反而比较为平安。

    人的是没有止境的,当手中实力足够强大之时,难免会升起异心。慕容彦超起兵后,契丹和南唐均派人联络刘存孝,刘存孝羽翼渐渐丰满,见大林形势危机,心生反意,欲效法大林,借兵契丹,取大林而代之。

    东城郭家为林度母族郭家的族人,也是沧州大户,根深叶茂。郭家深为刘存孝所嫉。只是未起兵时,不能对郭家有任何动作,否则定会招来麻烦。但是,刘存寿对郭家父子一举一动都严密监视,一旦起事,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郭家。

    刘存孝与辽人羽陵约定,二十天后,契丹出兵三万,兵分两路,一路精锐攻定州,吸引大林兵力,另一路主力精锐与刘存孝合兵一处攻打德州。

    北汉刘崇本是大林死敌,占据太原后对大林朝虎视眈眈,料定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如此,大林必将顾此先彼,被各个击破。

    “侯云策到了郭家”和“侯云策与郭炯在街边谈话”这两件事情,很快传到刘三耳中。刘三在北地偶遇侯云策,并不知其底细,只是见到此人勇悍,遇事冷静,有大将之才,故此有心拉拢。侯云策拒绝到刘存孝军中效力,却接连和郭家来往。辽国密使和刘存孝商议完后,刘三将此事告之刘存孝。

    “此子甚为机智深沉,不为我所用,也绝不能坏我大事。侯云策虽救过你,但干大事不拘小节,要设法除之。”刘存孝阴沉地道:“侯云策和郭家有来往,击杀要小心从事,绝不能引起郭家猜疑。”

    刘三出计道:“侯云策曾在商队和赵武比武。赵武此人心胸狭小,比武败北后,定是心有不服,可用借刀之计,让赵武击杀侯云策。”

    “赵武能否击杀侯云策?”

    “侯云策虽强横,毕竟独身一人。赵武若知道侯云策在我府酒宴中曾经当众诋毁赵家武技,肯定会起杀心。我会找人将侯云策行踪透露给赵武。”

    早上,侯云策练习何福贵所授何家十二刀。

    何家十二刀刀法并不复杂,侯云策仍觉有花哨之地,马上决战,往往一招制胜,刀法繁复反而无益,就结合侯家枪枪法选定五式。

    胖丫鬟春兰坐在院子边,看侯云策练武。

    秋菊则在为侯云策烧水制茶。

    当侯云策停下休息时,春兰就拿手帕给侯云策擦汗。

    侯云策心中始终有隐忧,太保杨中收集的消息、郭炯所言、铁匠营打造兵器、沧州军招募军士、刘府遇到穿汉装的辽人,种种迹象聚在一起,意味着刘存孝将反,沧州有大战。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