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8章 定州

第28章 定州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二十多章了,谢谢大家支持。希望朋友们多发言,多点赞。

    ……。。……。。……。……………

    夜半,契丹在湖边的营地响起异动之声,隐隐有大队军士离开。

    侯云策、石虎、赵雷诸将都来到山顶,观察契丹营地。

    “契丹人有一部离开了。”赵雷作为军司马,负责大军粮草,也管侦骑,掌握各类信息得挺齐全。

    “我们以前的判断没有错,契丹军还是奔着定州而去。” 石虎望了一眼侯云策,道:“契丹军要走,我们是否冲营?”

    “他们有准备,我们现在冲营就要落入陷阱。黑雕军人数少,个顶个都是宝贝,绝不能轻易损失。你们记住,每一仗都要创造最有利于自己的战场。如果不能创造战机,宁可不打。有些时候,为了获取胜利,就算打得只剩下一兵一卒,也得打下去。如何判断形势,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需要不断打仗总结经验。”

    侯云策给诸将讲战法之时,不由得想起了太师李甲。今天讲的战法都是李甲曾经在黑经讲过的,他当时带着诸营少年在黑城外小打小闹,对李甲所言战法并没有深刻理解。此时作为黑雕军主将,要为一千二百军士负责,要在与强大对手作战中存活下来并击败对手,他顿时理解了李甲当时所言。

    李甲所言是来自于书本和黑城的现实,更偏向于书本,侯云策将所有战法运用在实践上,更接近于实战。

    在三将身后是陈亮等几个指挥使。这几个指挥使分别来自德州、澶州和沧州诸军,以前在军中,主将们都是让他们拼命,并不肯细言战法。这些日子他们跟着侯云策在沧州城外作战,来往奔袭非常辛苦,但是作战效果好,伤亡比以前少得多。他们是老军,最讲究实际,听侯云策讲作战方略都专心得紧。

    在无名胡和小山坡之间,鹰军一千骑军和一千黑子步军布下重重陷阱,严阵以待,等着黑雕军钻进来。

    萧达达定下连环锁子阵:黑子步军堵在下山的三处通道上,骑军分为两部,随时策应黑子步军。

    连环锁子阵的目的就是锁死黑雕军,让三千黑子军能顺利前往定州。从无名湖到定州有一天行程,将黑雕军锁死一天,则大局可定。

    鹰军和黑子军营地最中间是耶律其敏敏。呕吐之后,她抚着肚子来到帐前,眺望朦胧山影,轻声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道:“你爸爸是黑雕军主将,他是可恶的中原人,很会打仗。他迟早要归附到契丹鹰军,以后会带着鹰军的好儿郎去打西边的八思母,八思母是白毛红发人,最野蛮了。你爸这个中原人还是有本领的,肯定能将八思母人打败。”

    半夜时分,山顶突然有一彪人马冲下来。侯云策、石虎和赵雷等人在山顶观战。

    这一彪人马皆是精骑,刚刚冲下去,便遇到契丹人。他们并不与契丹人交手,掉转马头向东而去。

    东边路口,契丹人燃起火把,弯弓搭箭,等着黑雕精骑。鹰军骑军纷纷上马,等待黑雕骑军与黑子军接战。

    从山顶往下看,将整个战场看得很清楚,黑雕军精骑不管朝那个方向进攻,都会陷入契丹军的夹击。

    侯云策道:“鹰军全是骑兵,我们若是硬闯东边,那么西侧、北侧契丹兵都能迅速过来。”

    石虎道:“那我们就被困在此处。”

    侯云策道:“契丹军应有一部离开此处,但是到底走了多少人,现在还剩下多少,情况不明。等到天明以后,再做决断。”

    山顶颇为开阔,一千人扎营于此并不挤。赵雷一直在派人掘井。黑雕精骑试探进攻时,疲惫的军士终于在两个山坡的低洼处打出水来。

    山下,黑雕精骑并未与黑子步军接战,掉转马头,又原路返回山坡。

    萧达达来到耶律其敏敏的帐前,道:“黑雕军这是在试探。侯云策用兵还是挺谨慎,没有撞进连环锁子阵。”

    耶律其敏敏望了一眼那个冤家所在的山顶,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们敢于下山试探,我们也要派兵去试探。我们的儿郎不能睡觉,他们也别想。”

    很快,黑子步军朝山顶攻去,与黑雕军对射一阵,退了下去。退后不久,一股鹰军沿着黑雕精骑的上山路线,向山坡冲去。鹰军骑术极佳,眼看着到了冲阵的距离才掉转马头,在马上射了一通箭之后,又沿途返回。

    侯云策在山顶看着契丹骑军冲阵,道:“鹰军骑术当真了得,比黑雕军强。这一战以后,我们还要练骑军,必须要比鹰军骑术要强,才能在战场上占便宜。”

    黑雕骑军的试探如捅了马蜂窝,契丹军一直在不停进攻,有时是佯攻,有时却是直的攻上来。石虎数次带军反击,前前后后伤亡了几十个军士。

    折腾一晚上,天终于亮了。

    天明以后,契丹军营的情况就非常清楚,五千军士至少走了三千。从旗号来看,鹰军皆在,另外还有一千多黑子步军。

    侯云策眼有血丝,又带领诸将在山坡上观阵。

    赵雷带着一个侦骑来到侯云策身前。这个侦骑肩膀带伤,鲜备不断往外渗。

    “我们三个昨夜摸下山,顺着车印朝定州方向追过去。走了两三里路就遇到了契丹人小队。我们杀翻几个契丹我,只有我冲了出来。有两个兄弟没有冲出来,都折在契丹人手里。”黑雕侦骑三人一组,每组人都是尽量选同乡。侦骑说起死去的兄弟,声音哽咽起来。

    “你且去治伤,伤好了再报仇。”侯云策将自己的酒袋取了出来,丢给受伤侦骑。他拿着马鞭,轻轻敲击手掌,又道:“契丹人急匆匆分兵到定州,肯定与城中内应有约,定州危矣。”

    赵雷道:“鹰军是契丹皇帝的亲军,果然厉害。以前派出的几组侦骑,极有可能没有突破契丹的封锁。”

    从受伤侦骑的情况来看,这还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侯云策突然用力拿马鞭敲了手掌,道:“不能让契丹人将粮食带走,失了粮食,明天开春就麻烦了。等到契丹军营开伙做饭,石虎就带全军进攻,将契丹军主力全部吸引过来。我带五十精骑从后山冲出去,要想办法比契丹军提前到定州。”

    契丹军是带着马车前往定州,行军速度远远不如精骑。五十匹快马若是能突围而去,那极有可能赶在契丹军前面到达定州。

    当契丹军烧火之时,山坡上猛然响起震天的战鼓声。昨夜互相骚扰,契丹军士累得紧,神经也开始麻痹,最初还以为黑雕军在骚扰。等到发现不对劲时,黑雕军的弩箭已经射了过来。

    从人数上来说,契丹军有两千多人,其中还有一千精骑,实力强于黑雕军。但是,黑雕军有大量强弓硬弩,且箭枝充足。两军各有所长,鹿死谁手,或末易量。

    等到鹰军骑军全部调动过来之时,侯云策率五十精骑从后山冲了下去。到了平地,他们遇到契丹军并不接战,在马上射了几箭之后便脱离接触。

    喊杀声渐渐远了,到最后完全听不到,五十骑稍稍休息,又朝定州方向赶了过去。

    到了中午时分,他们发现前往定州道路上出现大量车辙印。

    又追了一阵,在一个峡谷处出现了一队契丹人。这一队契丹人约两百人,还带有十辆马车。他们将马车绑在一起,堵在路上,正好将来路挡得严严实实。黑子契丹军长期与粟末人作战,还与更北的韦室人交手,作战经验极为丰富。他们在行军时,前后方向都派有侦骑。侦骑发现了这一股尾随的中原骑兵以后,黑子军将便在极为狭窄的峡谷处留下两个百人队。

    黑雕骑手中有熟悉定州的军士,据他所言,要到定州,这个峡谷是必经之路。若是要绕过这个峡谷,得多走一天时间。

    契丹黑子军两百人并不出阵,只是守在车厢后面。当黑雕军靠近之时,他们就躲在车厢后面射箭。这种乌龟战术让侯云策吃了大苦头。他两次率骑军冲到车厢时,又被契丹人射回,无法攻破车厢阵。

    五十精骑都是黑雕军的宝贝,两次冲阵,黑雕军伤了八个,战死两个。如此战损,让侯云策心疼得心肝都在滴血。

    一个小小的车厢阵就挡住了五十精骑,还造成了巨大损失,侯云策脑中曾经涌起不计一切后果都要攻破车厢阵斩杀所有契丹人的念头。他为了压制这个强烈的念头,退后给自己冶伤。

    侯云策腿上中了一箭,所幸没有射到骨头。他试着想将长箭拔出来,这才发现箭头有倒勾,硬拔,则会带出一大块血肉。他先用百炼刀割断箭杆,又用烈酒浇了伤口,再用布带缠紧伤口,痛得呲牙咧嘴。在治伤之时,他将满腔怒火强压了下去,承认自己败在车厢阵下。

    侯云策将熟悉道路的军士叫过来询问一番,决定绕过这个峡谷,走另外一条道。

    契丹军将终于率军攻进了定州衙门。

    定州军将已经在阵前战死,契丹人在衙门捉住了定州刺史。虽然有羽陵作为内应,轻松攻入定州,但是在巷战时,定州军还是组织起数次反扑,杀死不少契丹黑子军。

    黑子军是部族军,军将也是部族首领。他在愤怒下,将刺史绑在衙门柱子上,一把火将其烧成焦炭。

    黑子军原本就带有马车,又搜集城内所有马车和牛车,装满粮食和其他财物。在离开定州前,黑子军焚烧了定州粮仓。大火蔓延,定州城被烧成白地。

    经过一天多跋涉,侯云策终于来到定州。

    几十个骑兵在远处看到了定州城内的熊熊大火。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