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46章 巴公原

第46章 巴公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张永德和李重进皆是皇族,两人性格差异很大。李重进傲慢无礼,对侯云策十分无礼。张永德在亲军地位高过李重进,为人却十分温和,初次见面,就让侯云策有如沐春风之感。

    侯云策到殿前司报到,行过军礼后,等着张永德发话。

    张永德笑得十分爽快,下来拉着侯云策的手,道:“这几日,侯云策的大名如雷贯耳,黑雕军是新军,这几仗打得好,打得真好。黑雕军到殿前司,真令殿前司如虎添翼。如今战事正紧,不能为侯将军接风洗尘。你先见过几位好兄弟,等大战过后,大家好生痛饮一场,不醉不休。”

    侯云策被拉着手,觉得很不舒服,又不便将张永德的手甩开,很是尴尬。

    随后,张永德牵着侯云策的手,一一介绍殿前司众将。当来到一员年轻将领面前,张永德道:“这是是殿前司之虎杨光义。”

    杨光义长着一张国字脸,头上是冲天角铁幞头,穿一身乌油铠甲。他和张永德一样,使劲握着侯云策的另一支手,热情地道:“侯都指挥使诛刘存孝、射杀韩匡山,早已名动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大战过后,兄弟请你喝酒。”

    杨光义的手宽大、温润,手心有厚厚的茧子,微微出汗,厚实有力。

    侯云策两只手都被握住,浑身不自在。

    张永德和杨光义的拉手行动与李重进的冷漠形成强烈反差。

    回到营帐中,侯云策就将郭炯找来,询问杨光义情况。

    在滚刀岭遇到了箭法精准、枪法了得的北汉小将刘继业以后,他便很注意了解各军年轻悍将的情况。今天杨光义得到张永德特别推荐,料来也应该很是了得。

    郭炯如今已经是黑雕军中正式的长史,属于黑雕军的高级军官。他与大林王朝渊源很深,负责各军打交道。

    “杨光义确实是殿前司猛将,战功赫赫。前几天,杨光义在天井关打了个干净利落的攻城战。”郭炯对朝中诸事很熟悉,这一次与赵川见面之后,也了解到各军情况。

    天井关在泽州东南四十余里的太行山上,是极为重要的交通要道。北汉杨崇为了切断泽州守军退路,派部将李彦能袭夺了此关。

    林荣为了夺回此战略要地,派殿前司最能打的杨光义带兵攻打天井关。

    杨光义在天井关前野战击败了北汉军。李彦能率军退回关内,坚闭不出。大林军一时难以攻克。杨光义令部将高怀德带死士藏于关外,大军假意退却。

    李彦能派斥候查其踪迹,证实北汉兵确实拨营而去,便放松了警惕,开放关门,让老百姓出入采樵经商,往来活动。

    高怀德带死士趁机混入关内。入夜,大林军潜行到城外。三更时分,高怀德偷袭了守卫,斩关落锁。杨光义率人马一拥而进,杀死李彦能,逼降了天井关余下将士,顺利抢占天井关。

    听完郭炯讲述,侯云策想了一会儿,问道:“杨光义逼降了天井关的北汉军?”

    郭炯道:“李彦能死后,天井半群龙无首,北汉军全军这才降了杨光义。杨光义能打仗,也素有仁厚之名,北汉军因此愿意向其投降。”

    黑雕军成军以来,打了好几个恶仗,每战皆杀敌无数,这成就了黑雕军的威名,也成就了黑雕军的恶名。对手面对黑雕军时总会恶战不休,很少投降。侯云策极擅长学习,得知到杨光义的优点以后,便在脑中开始思考黑雕军对敌之策:该狠的时候要狠,能够收买人心的时候也要有手段,否则每战都是死战,谁都吃不消。

    十八日夜,大林皇帝林荣召来从中路进入河东的诸位大将,商议明日作战方案。东路军诸将包括樊爱能、何徽、史彦超、白重赞和向训诸将,林荣特意点名,让杨光义、侯云策、马仁禹等几位品级较低的年轻将军立在一旁,听其议战。

    侯云策与何徽家族素有矛盾,其家族所依之势正是何徽。当前何徽正向赵川接亲,欲让其子何松娶自己的前未婚妻。是可忍孰不可忍,侯云策对何徽起了杀心。

    林荣带着诸将站在一幅巨大的地图前,道:“杨崇军已至高平,距泽州不足五十里,我们跟北汉军打了两仗,他们都败了,锐气已挫。朕当亲率各军,在高平消灭北汉军主力,一战解决北部大患。稍作迟疑,北汉主力逃掉,再全歼就难了。”

    在大林行军途中,禁军控鹤都指挥使赵晁暗中指使手下向林荣进言,劝阻亲征。林荣怒赵晁扰乱军心,将其囚禁在怀州。

    有了前车之鉴,林荣提出消灭北汉军主力的作战方案后,众将不敢有异,怕被陛下认为怕死怯战。

    马军都指挥使樊爱能心中暗自打鼓:“北汉军军势强盛,避其锋芒是上策。而陛下担心的却是北汉军跑掉。唉,此仗若败,大林危矣。”

    林荣见众将无异议,略觉满意,抬头见到几位站立的年轻将军,随意问道:“几位将军有何好计?”

    侯云策率先道:“陛下思虑周全,此战北汉军必破。黑雕军中有十名强弓手,虽不及契丹射雕手,也算箭术高手。明日大战可令强弓手隐于阵中,伺机射杀敌军大将,锉其锋芒,北汉军士气必衰。”

    林荣道:“擒贼先擒王,甚好。明日黑雕军跟朕身后,朕让你们冲阵时,你们便冲阵,不可有半步退切。”

    黑雕军战马最为齐整,野战能力甚强,是大林诸军中冲阵能力最强者。林荣一直以来甚为仰慕当年大武王朝武太宗,大武太宗为将时,每遇危局,常率数十骑冲阵,斩将夺旗,力挽狂澜。林荣已经成为皇帝,不可能冲阵,也就希望手下有将军具备冲阵之能。

    侯云策欣然领命,回营便召集诸将,为明天冲阵做详细的准备。

    若明天战势顺利,黑雕军极有可能不会冲阵,若明天战势不顺或胶着,黑雕军就得冲阵。

    三月十九日,高平之战终于正式开演。

    上午,巴公原,两支大军迎头相撞。

    巴公原地势宽阔,双主数万对阵大军都能从容排兵布阵。

    北汉节度使杨崇亲率军居中,悍将张元徽率军在东,契丹军在西。两军汇合,旌旗飘扬,绵延数里,军容极盛。

    林荣担心北汉军和契丹军逃跑,以后要歼敌就麻烦。所以,大军前进速度极快。河阳节度使刘词率领的后军落在后面,没能与陛下林荣亲军汇合。此刻在巴公原,大林军兵力刚到三万。

    面对敌重我寡的形势,林荣非常镇定,下令:

    白重赞与李重进统率左军在西;

    樊爱能、何徽统率右军在东;

    向训、史彦超率领精骑在中间列阵。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率领禁军护卫皇帝,也位于中军;

    北风吹过,军旗猎猎,皇帝林荣全身披挂,英武逼人。他跨马到阵前督战,张永德、杨光义、侯云策和马仁禹等将紧随其后。

    两军都将全部人马摆在阵前,准备硬碰硬,用实力击败对方。不管那一方,只要在巴公原击败对方主力,就能控制住局面,完全掌握战争的主动权。

    大林人马不多,杨崇不禁轻视,挥马鞭,指着大林军,道:“区区反臣贼子,我军当可击败大林军。”

    契丹军武定节度使、政事令杨衮仔细观察大林军阵势,道:“大林军列阵齐整,装甲精良,不可轻敌。”

    杨崇处于大林和辽的中间,与大林有生死大仇,只能依附契丹。他平时受够了契丹的窝囊气,且与杨衮多有不和,今天见到胜算在握,更怕契丹人居功后提更多要求,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将军且看汉军破敌。”

    此时东北风强劲,吹得大林军将士睁不开眼晴。杨崇正好利用风势,击鼓发令,顺风攻击。东军张元徽号称北汉第一勇将,接令后,率领千余精骑直扑大林右军。

    风太大,不利于军队展开攻击,林荣隐约有些担心。忽然,风向突变,吹起了三月罕见的南风。林荣大喜,抓住战机,击鼓发令。

    张元徽率北汉东军已经出击,就算风向转变,也不能后退,否则敌军顺势掩杀,则局面不可收。

    大林右军由樊爱能、何徽两部组成,樊爱能领骑军,何徽领步军。

    张元徽不顾逆风开始进攻时,大林军主将樊爱能指挥骑兵迎战。

    北汉军从高地冲下,占了地利。张元徽手持点钢枪,一马光先,和大林军接战后,枪枪夺命,大林骑军指挥使刚交锋,便被刺于马下。

    大林骑军被冲乱阵脚,往回撤退。张元徽紧追不舍。

    樊爱能被众骑裹挟着往后逃跑,失去了对骑军的控制。骑军慌不择路,居然冲进了何徽所率步军。步军阵形被冲乱后,张元徽带领北汉骑兵毫无阻拦地冲入步军阵列,砍杀大林军如快刀切豆腐。

    大林皇帝林荣没有料到刚一交手右翼就要崩溃。他冷冷地看着逃命的樊爱能、何徽两将,回头对紧跟身后的年轻小将道:“你们谁敢出阵,取敌将头颅。”

    侯云策大声道:“某去。”

    大林皇帝林荣断喝道:“侯云策率黑雕军居中、张永德率两千人从左、杨光义率二千人从右,反冲锋,将北汉叛军打回去。”

    侯云策骑马奔回本阵,对贺术海东道:“射死那员敌将。”

    贺术海东带着十名射术最好的军士,紧跟侯云策身后。他们只有两个职责,一是保护侯云策,另一个就是射杀对方大将。

    大林皇帝林荣挥了挥手,进攻的鼓点再次响起。

    三支军队猛扑北汉军。

    黑雕军居中,直扑北汉军悍将所部。军士们按照平时训练,冲锋之时已拿出弓箭。奔驰入箭程后,黑雕军全军同时在马上举箭,近两千支铁箭呈抛物线射入空中。长箭落下后,力道大增,带着啸声劈天盖地落入北汉军阵。

    此战术说起来简单,实际运用起来极难,必须是精锐骑军才能施展出来。黑雕军成军以后屡屡苦战,伤亡惨重。血与火的战斗也彻底锻炼了黑雕各军,让他们的战斗水平和战斗意志有了极大提高,成军虽短,却有了精兵模样。

    内殿直马仁禹冲在张永德之前。他是大林有名的神箭手,见到黑雕军箭术后,毫不示弱,在马上飞奔而射,连毙十数名敌军。

    黑雕军是全军齐射,显示的是整体实力。马仁禹神箭惊人,总归是单打独斗。张永德所部亲军至少在弓箭上远逊于黑雕军。大林皇帝林荣是知兵之人,已知黑雕军脱胎换骨,早非当日之杂牌军,不禁对侯云策带兵能力大为欣赏。

    黑雕军训练极为有素,马上奔驰射箭,比契丹人还要娴熟。马仁禹神箭,箭无虚发。林荣身后诸军群情振奋,齐声大呼,士气一下就提了起来。

    (第四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