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47章 交锋

第47章 交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陛下观战,左、中、右三支队伍皆士气高昂。北汉三万军马,居然挡不住三支生力军,阵脚渐乱。

    敌军有败退之势,林荣趁热打铁,又令殿前右番行首马全义率领几百骑兵向前猛攻。

    大林皇帝林荣出阵之后,杨崇这才知林荣亲征,大惊之下,急忙调兵增援。北汉全军渐渐稳住阵脚丅。张元徽带着大胜之威,带军回来,与杨崇全合。

    两军第一阵撕杀,各有胜负。

    两军重新布阵,再次摆开战场。

    第二阵,北汉仍然是张元徽率军冲阵。

    张元徽率四千北汉主力精骑,直扑大林中军,准备阵斩林荣。所谓擒贼先擒王,不论是阵斩或是击退林荣,大林全军必然溃败。

    面对北汉第一勇将张元徽的冲击,大林军士脸上又显惧色。

    林荣厉声道:“侯云策,都说你有万夫不当之勇,敢不敢斩了张元徽。”

    战阵之中,侯云策血脉涌动,昂起头,道:“有什么不敢,我提张元徽的脑袋过来。”

    黑雕军集中最精锐的一千精骑,迎着北汉主力精骑扑了过去。石虎冲在最前面,侯云策带着十名亲卫隐在阵中。这是第一阵结束以后,黑雕军针对本军特点定下的杀将计。

    内殿直马仁禹不甘示弱,带着所部两千骑兵也向着北汉主力精骑冲了过去。

    七千精骑在宽阔平地内碰在一起,相对冲撞,灰尘四起,遮天盖日。

    侯云策身后紧跟着王旋风、贺术海东等十人,形成一个紧密小队。除了手中长枪外,在马侧挂着黄桦手弩,手弩已经上弦,拿起来就可以射击。

    侯云策浑身浴血,陌枪下已经挑翻二十余名当面骑军。他一直紧盯着张元徽旗帜,慢慢靠近。

    十一人小队终于将遮挡自己的北汉骑军洞穿,约百步之外就是正在追逐大林军的张元徽。张元徽左手提着一员大林统领的头颅,右手提着长枪,正在狂呼大叫。附近的大林军如同见到魔鬼,皆丧胆,远远避开。整个战场数千军人混杂,唯独张元徽身边出现了一片空地。

    这正是侯云策需要的战机。十一骑纵马向前,众人动作整齐,将长枪挂在马侧,举起了黄桦手弩。张元徽部下发现不对劲时,十一骑已经冲到弩箭射程之内,一齐发射黄桦手弩。发射完毕后,众人顾不再将黄桦手弩挂上,直接扔掉手弩,重新拿起长枪。

    张元徽甚是了得,用枪格开三枝弩箭,闪过五枝,但是,由于弩箭太过密集,还是有两枝弩箭给张元徽带来重创。一箭正中张元徽大腿,这一箭并不致命,致命一箭在于战马头部。

    战马中箭后,倒地毙命,张元徽被甩下马来。

    战马风的速度极快,侯云策陌枪挥过,锋利刀刃加上战马的冲击力,顿时让张元徽身首异处。侯云策手疾眼快,战马驰过之时,陌枪枪尖回刺,将张元徽首级挑在陌枪之上。

    “斩首张元徽。”侯云策举着张元徽人头,纵马狂奔。

    身后十人纵马狂喊:“斩首张元徽。”

    大林皇帝林荣见到这一幕,顾不得皇帝威仪,大声叫好。他本是武将出身,见到侯云策如此爽快,恨不得亲自冲锋上阵。

    阵斩北汉第一勇将, 大林军士气更加高涨。杨光义、马仁禹等勇将各自率兵猛击北汉军。此时,南风越来越大,北汉军睁不开眼,招架不住,大败而回。杨崇亲自挥舞旗帜,仍然制止不住北汉军溃败。

    契丹人杨衮见大林军骁勇,又恨杨崇不听劝告,率领契丹骑兵径直撤退。

    北汉兵尚有万余人,隔山涧布阵,作最后抵抗。大林军后军陆续到达,全军压上,发起猛攻。北汉军大将张晖、副枢密使王延嗣先后被杀,北汉军彻底崩溃。

    大林皇帝林荣是知兵之人,下令全军咬住北汉军,不能让败军有任何喘息之机。在大林军拼命追杀下,北汉兵尸体布满山谷,丢弃的军资器械到处都是。大战结束后,满山遍野皆是尸体,残肢断臂,血流成河,空气中弥漫着刺鼻血腥味。

    巴公原决战大林军取得决定性全胜。此役,北汉军主力被全歼,数千北汉兵投降。北汉主将杨崇只带着数百亲兵从后方偷袭了岭,打了岭守军出奇不意 ,这才逃脱。

    十九日决定胜负的激战中,侯云策斩首北汉头号战将张元徽,黑雕军将士人人奋勇争先,斩获颇丰。黑雕军可以说是整个战局转折的关键,声名在诸军中大起。

    侯云策一直在率军冲锋,受了三处小伤,体力也用尽。天黑后,他在帐中练习天遁功,借以恢复体力。

    天遁功在《天遁剑法》一书中只是作为入门基础,没有名字,侯云策依照《天遁剑法》为所练功法取名天遁功。他练功已成习惯,每日不练,身体便会不舒服。

    当进入空明状态时,耳聪目明,远胜平时。这个时候,他听到远处传来阵阵惨叫声。

    侯云策叫上贺术海东,带上一队亲卫,循着惨叫声而去。

    在一处山谷,一群伺卫司军士簇拥着李重进,围住一群手无寸铁的北汉降军,刀砍枪刺。刀锋过后,鲜血横飞。北汉降军被俘以后变得极为麻木,眼见着刀枪加身,也不抵抗,俯身受戮。

    自古杀俘不详,侯云策看清楚这一幕以后,正在掉马离开。李重进身后冲出两骑,挡在侯云策马前。

    挡住他的两骑中其中一人竟是赵武。赵武被侯云策痛打之后,自觉无法在沧州立足,便听从堂兄劝告,准备投军,凭本事弄个一官半职。恰逢当时的晋王林荣在召募武士,他来到开封府,因其武艺不错,被选进侍卫司,成为李重进亲卫。

    赵武喝斥道:“此为军机重地,等闲之人不得靠近。”

    说完话,他抽出长刀,刀尖指向侯云策脸部,满脸挑衅。

    贺术海东不知侯云策与赵武的过节,见对方不过是一个亲卫,居然敢侮自家云帅,提马,抽刀,二话不说,当头就砍。

    赵武挡了黑雕军士三刀,正准备还击。贺术海东突然用左手抛出套马绳,正好套在赵武身上。得手后,贺术海东夹了夹战马,战马立刻加速。赵武被拖下马,站立不住,只能紧紧抓住绳索,身体被拖行于地面。

    李重进原本有意纵容手下挑衅,没有料到对方出手狠辣,勃然变色。

    贺术海东拖行赵武之时,一直在注意观察侯云策。当他看到侯云策抬起手时,又兜了一个圈子,才将赵武拖回原地。

    赵武从地上爬起来时,蓬头盖面,极为狼狈。

    侯云策不想与侍卫亲军主帅李重进彻底闹崩,拱了拱手,折回自己营地。

    李重进被当面扫了脸,怒火中烧。等到赵武过来后,他举起鞭子劈头盖脸就抽了过去,骂道:“不争气的东西。”

    大武王朝崩溃之后,以后诸朝帝王多出自藩帅。全以亲军(牙兵)拥立攫取皇位,故非常注重亲自控制亲军,强化对中央禁军的统御。大侯王朝沿袭旧制,以六军诸卫为中央禁军,将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升为最高统兵官,统领全部禁军。

    大林王朝吸取前朝教训,增设殿前都点检,统领殿前马步军,与侍卫马步军平列,形成殿前与侍卫两司分享中央禁军的体制。

    李重进作为禁军统领,一向自大,与殿前司张永德关系不佳。侯云策如今成为殿前司军将,在在巴公原之战大出风头。他更是将侯云策视为眼中盯肉中刺,只是对方属于殿前司,一时无法下手。

    侯云策回营以后,将李重进扔在一边,招来郭炯,道:“何徽打了败仗,现在何处?”

    郭炯道:“被暂夺兵权,在营中闲居。”

    侯云策又道:“以往遇到这类事,会怎么处理?”

    郭炯道:“胜败来兵家常事,何徽所部步军是被骑军冲乱,然后张元徽尾随而入,最大责任在樊爱能所部。依陛下性格,何徽或被剥夺武职,降为闲职。”

    侯云策一直挂念着自己的前未婚妻赵英,何家是世代大族,根深叶茂,若是何徽仅为闲职,那么自己还是无法阻止赵家与何家联姻。思来想去,侯云策将孟殊叫到帐内。亲卫守住帐,不准任何人靠近。

    帐篷内摆了两杯酒,一盘马肉。

    侯云策开门见山地道:“你认识赵英小娘子,这人如何?”

    孟殊道:“巾帼不让须眉。”

    侯云策道:何徽之子何松欲娶赵家小娘子。何松与万寿寺住持一样都是纨绔子弟,赵家小娘子嫁给何松,那就是掉入火坑。“

    孟殊有一个妹妹就是被万寿寺住持害死,万寿寺住持与何家渊源极深,准确来说是就是何家子弟。因此,他一直对何家怀有极深的仇怨。他是聪明的读书人,今日侯云策私下谈起此事,必然有大动作,便拱手请令,道:“云帅但有所谴,万死不辞。”

    侯云策道:“我差点被暗算,丢了性命。这事与何家脱不了干系。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更不忍心看见小娘子落入火坑。小娘子本人提及此事,涕泪涟涟。”

    从帐内出来,孟殊带着几个亲卫准备出营。

    孟殊正在黑雕军营门口,见到杨光义骑着马匆匆前往大林皇帝陛下所处。

    杨光义在帐外等待接见时,脑里不时回想起侯云策挑起张元徽首级的画面,以前杨光义是殿前司之虎,如今侯云策这支猛虎来到殿前司,两虎必然相争。他在军中日久,深知林荣性格,得知李重进杀俘之后,立刻前往林荣帐前。

    等了一会儿,有太监出来,领杨光义进帐。

    林荣正在和王朴交谈,扭头对侯云策道:“有何紧急之事?”

    杨光义道:“今夜见侍卫军杀北汉降军,小将有一计,当可胜过杀俘。”

    “何计?”

    “陛下在泽州时曾大赦天下,由此天下归心。杨崇部下均为陛下的臣民,与王师对抗,是为杨崇所迫,实非本意。臣认为杀之不如放之,好处有二,一是显示陛下的仁慈。这些军士回去后,必将谢陛下不杀之恩,一传十,十传百,则太原百姓都知陛下圣明,到是大军所至,不战而胜;二是可动摇杨崇军心,减弱军士抵抗的意志,为征伐杨崇打下基础。”

    林荣又问王朴,道:“李重进杀了多少人?”

    王朴道:“一百多人。”

    林荣又道:“你明天拟诏,绝对不准杀俘。罚李重进俸禄一年。”

    (第四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