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53章 问答和斩将

第53章 问答和斩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侯云策从小就与太监生活在一起,对太监并无恶感,甚至还隐隐有好感。太监毕竟是从小就相伴自己的人物,回忆中的太监都温文尔雅。

    这个眉毛低垂的太监应是宫中得势之人,冷冷撇一眼倒是极有威势。他嗓子尖,声音高亢,依着族谱,从侯云策的父辈一直往上问,还不时往左右问。

    侯云策从大师兄处拿到族谱以后,便开始时常阅记,以备不测之需。当太监开始如梳子一般询问族谱时,他一边应答,一边想着太师李甲。若非太师派大弟子送来族谱,这次非担不能迎娶赵英小娘子,他的脑袋都保不住。

    赵皇后仔细核对族谱,频频点头。

    侯云策将自己直系亲属答得非常准确,对侯之恩直系的应答也非常准确,但是有一些旁系亲属就没有能够准确答出来。这其实也正常,不管是什么人,突然间扔一本族谱出来,也会被问得张口结舌。能答到这种程度,基本上说明侯云策就是侯之恩族人。

    太监继续询问,脸上没有太多表情。问过之后,将族谱合下,他起身对侯云策行了礼,悄然退下。侯云策从小生活中宫中,明白这个老太监前倨后恭是什么意思,前面是依职询问,后面行礼是结个善缘。

    老太监退下以后,侯云策感觉后背湿了一片。

    老太监退下,又出来一个中年文官。他坐在侯云策对面,一脸怀念地谈起了侯之恩,特别谈起了侯之恩中了进士后回乡大摆宴席之快事。

    当中年文官谈起此事时,侯云策有些疑惑:据严教谕所言,侯之恩中进士以后并没有回乡。后来,契丹屡次犯境,朝中人皆不愿到幽州为官,侯之恩本是幽州人,主动请缨,这才回到幽州。

    “我当年一直住在城外的坞堡,与契丹人时有冲突,还真对族叔当年回乡庆贺没有太深印象。” 侯云策又自嘲道:“我父和我都是撕杀汉子,没有走科举正道,实在遗憾。”

    藏在幕后的郑皇后终于放心。若是侯云策大谈侯之恩当年回乡的盛事,那么便有诈,他能直言没有太深印象,符合当时情况。

    放心以后,郑皇后离开了幕帘。中年文官借故离开。

    王朴再次进场。

    侯云策看到王朴,背后汗水这才慢慢收住。在宫中片刻对答,比起战场撕杀毫不逊色,充满了刀光剑影。

    赵皇后到后宫找到妹妹,道:“侯云策确实是侯之恩的族人。”

    赵英长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侯云策就是一员悍将,就是个撕杀汉,与那人毫不相干。”

    赵皇后道:“我给父亲写信,你带回去吧。”

    赵家人带着赵皇后的信,赶往大名府。赵英随后回到大名府,静等侯云策再次来提亲。

    赵英与侯云策都在开封,却无法见面。

    侯云策则与王朴一起出宫。从郑州到开封,王朴神情一直颇为严肃,再次出现以后,王朴便神情轻松,有说有笑。但是仍然绝口不提将侯云策招至宫中的用意。

    在开封停留了一天,侯云策特意拜访了张永德。张永德热情得紧,大摆宴席,请来殿前司诸将。这是一场大酒,侯云策成为除张永德之外的第二个中心人物,喝得大醉。醒来时身边有两个漂亮使女服侍。侯云策虽然头痛欲裂,还是迅速看了自己衣服,还算好,自己醉得不省人事,却没有脱衣睡去。

    第三天,侯云策带着亲卫返回郑州。

    这一次到开封,他没有见到林荣,只是在宫中走了一圈,见到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他从特殊遭遇以及殿前司诸将对自己的态度中感受到了一颗好彩球应该会落到自己怀中:殿前司诸将是皇帝禁卫军,里面有盘根错节关系,消息灵通得很,他们多半已经从各自渠道探得侯云策有可能与赵家小娘子成亲。

    虽然赵家小娘子原本应该是自己未婚妻,可是以前以三皇子身份娶赵家小娘子那是天经地义,如今他是作为侯之恩族侄,能娶到赵家小娘子确实是意外。

    对于这个意外,侯云策心情挺复杂,当然也挺愉快。

    他回到郑州不久,有使来到郑州,宣布朝廷最新任命。

    郑州防御使史彦超走后不久,郑州防御副使另有任用,也离开了郑州。侯云策来到郑州后向朝庭推荐手下诸将,这一次使者到来是宣布对石虎的任命。石虎跟随侯云策,从出击沧州开始就官运亨通,不到一年时间,从低价军官成为防御副使。

    郑州驻军原有六千人,分为东军、西军和亲卫三营。史彦超带走了亲卫两千人,黑雕军又带来两千人,现在驻军仍有六千人,分成了东军、西军和黑雕军三营。

    东军两千人驻在郑州到开封之间;

    西军两千人驻扎在郑州西郊七里地;

    郑州城内原是由史彦超亲卫驻守,黑雕军来到郑州后就代替史彦超亲卫,驻扎在城内。

    经过数次大战,黑雕军人数比起最高峰时略有减少,但是装备得到了进一步加强,每位军士配备战马一匹,长刀、腰刀各一把,黄桦手弩、弓箭各一张。装备之精良,其他各军远远不及。

    黑雕军建军以来屡立大功,军士得到赏赐很多,战死还有一笔丰厚的抚恤金,平日里伙食也很好,军士都为身在黑雕军中深感自豪。黑雕军待遇好,军纪却比其他军队严格,触军法者必被惩处。郑州城内老百姓见黑雕军军纪甚严、不扰民,惊奇不已。城中大户为了维持关系,不时送些粮、肉到黑雕军军中。

    不少黑雕军军士的家属也寻了过来。

    大林沿袭大武王朝兵制,兵员制度主要实行募兵制。凡招募士兵,“先度人材,次阅走跃,试瞻视,然后口面,赐以缗钱、衣履而隶诸籍”,成为士兵后,允许家属随军居住,士兵可得到衣、粮和酱菜钱。

    侯云策主要依靠的力量便是黑雕军,对投奔而来的家属全部接纳,单独安排。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将这些家属安置得越好,黑雕军则越团结,越没有后顾之忧。

    除了整训黑雕军,侯云策也将手插入东军和西军。

    高平大战后,侯云策对当时大林各军有了直接了解。

    各军军士普遍训练不够,士气不高,遇到弱小对手又凶又狠,遇到强敌,则一哄而散。在巴公原大战中,居然出现了何徽主力步军阵前溃散之事。

    东、西两军足有四千人,战斗力和黑雕军相比差得太远,若是参加巴公原之战,也很难挡住北汉军,更别提契丹鹰军。

    边境不稳,随时有可能发生大战,侯云策是真心想要提高两军战斗力。他从黑雕军中选出军容军姿好的军士,组成训练队,令东、西两军的各级军校轮流到训练队来集训。

    对于集训之事,西军统领向东阳不以为然,多次在私下场合鄙视侯云策这新贵之人。

    西军统领向东阳曾在李重进所掌的侍卫司任过散员都指挥使,是宣徽南院向训的族人,世家子弟,向来骄横。他一门心思想调兵重回侍卫司,提防着侯云策将自己所部吞并。

    向东阳从侍卫司带来的几个心腹皆担任各队指挥使,得到统领授意,纷纷称病不来参加集训,对集训使山宗元更不甚恭敬。

    侯云策得知此事,决定小事大作。

    第二次集训命令后,西军的四名指挥使称病不来。四名指挥使是西军核心军官,这四人不参加集训,则集训令对于西军来说就是一纸空文。

    上一次放粮,以小吏祭旗,效果极佳。此次整军,西军四人愚蠢地送上人头,侯云策杀心顿起。

    但是是不是杀人,也要取决了西军统领向东阳。若是西军统领服软,听众将令,这四人的人头也可暂且寄在头颅之上。若是西军统领来对抗,那就只能下狠手。

    慈不掌兵,这是铁律,侯云策甚有心得。

    侯云策带着司马、长史等官,点齐诸将,在王旋风和贺术海东一百亲卫簇拥下,直奔西军。

    向东阳还没有意识到侯云策已经动了杀心,也没有料到侯云策想杀西军四个指挥使,大大咧咧地行过军礼,仍然满不在乎。他衣甲鲜亮,军服上佩带的小饰物颇为精致,显出了世家子弟和其他将领的不同之处。

    侯云策没有啰嗦,开门见山问道:“向指挥,为何西军的四个指挥使不遵将令,称病不来集训。”

    向东阳道:“不是不遵将令,确实是生病不能去。我已同意他们养病。”

    听到向东阳把事情揽到自己头上,侯云策两眼微微闪着寒光,道:“所有军校皆列队。”

    号令之后,西军伍长以上军校都来到营帐,四名指挥使还是未到。

    “这四人重病,确实不能来。” 向东阳是一个愣头青,仗家族有势力,又在自己的营帐里,不惧侯云策。

    侯云策道:“山宗元是集训长,一一到营帐查看。如果生病,就用担架将他们抬上来。”

    “防御使管得太细吧,这可是西军之事。”

    西军是向东阳所辖,大小军官皆是向东阳亲信。向东阳最怕被侯云策控制,所以这才授意四名指挥使集体装病,不参加集训。此刻,向东阳已经无法下台,索性硬顶。他打定主意,等到今天的事情拖过去,立刻就找到本家叔父向训,争取将西军调出郑州。

    侯云策原本只想斩杀四名指挥使,没有料到向东阳如些不识时务。他决定放过四指挥使,只诛首恶。下定决心后,他微笑道:“向将军,我和向节度使有一面之缘。我到郑州之前,他有一句话赠我。”

    听到向训名字,向东阳松了口气,正要上前拉近关系。他见到年轻的防御使突然变脸,刀尖一闪而过。

    向东阳的眼睛往下看,发现自己脖子在出血。随后,头颅滚落在地,鲜血猛然喷了三尺高。

    (第五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