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64章 刺客

第64章 刺客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侯云策忙得连轴转,身心皆疲。尽管郑州城重修也是大事,可毕竟不再是稍有不慎就大祸临头之事。他决定从具体事务中抽出来,好好处理婚事。

    郭炯已从开封回来,这也就意味着婚期将近。

    在黑城时,神箭营军士抢了女人便丢上床,下床便成为夫妻,简单利索。回到中原,要娶皇后之妹,手续繁锁,这让侯云策头痛不已。所幸郭炯出自世家,在这方面是行家,就由他全权打理婚期所需事物。

    侯云策和赵英双方八字相合,没有相冲,已经交换了庚谱。

    对于侯云策来说,其八字是专门应对赵英的,岂有不合之理。而真实的八字在十几年前也是完全相合,比起刻意设计的生辰八字一点不差。或许,这也是天意。

    交换了庚谱之后,需要做的是“过文定”,此为“过大礼”之前奏,通常在婚礼前一个月举行。

    郭炯作为侯云策代表,携三牲酒礼至赵家,正式奉上聘书。

    奉完聘书,郭炯开始准备“过大礼”,这是订亲之最隆重仪式,约在婚前十五至二十天进行。由男家择定良辰吉日,携带礼金和多种礼品送到女家,并送上礼书。

    过完“文定”、“大礼”两关,侯云策准备启程去大名府,迎娶赵英。

    侯云策到了中原一年多,比原来预期更好,在由一名从北地回来的黑户,通过在沧州、高平的系列战斗,得到林荣赏识,一跃而成为郑州防御使。

    迎娶赵川之女、符皇后的妹妹赵英,侯云策成为了大林朝的皇亲国戚。这是迈入复国之路的关键一步,非常成功。但是对于侯云策来说,其心情相当复杂,复国之心并没有当初回中原时那么坚定。一方面是大林朝朝政还算清明,百姓归心,并不容易轻易复国,要复国或许将是一场大乱;另一方面,大林皇帝林荣对侯云策青睐有加,若是复国,自己必然是忘恩负义之人。

    “要复国,我就管不了这些,必须忘恩复义,心狠手辣。”侯云策想起战死的父亲和被烧死的母亲,又重新坚定了复国的决心。

    启程前往大名府之前,赵辉、梁守恒等官员在郑州最好酒楼,备下丰盛酒宴,给防御使侯云策饯行。

    酒楼老板得知防御使要到酒楼吃饭,急忙把酒楼里里外外打扫一遍,留了最好雅间,并亲自订下菜谱。酒楼老板不知道侯云策喜不喜听小曲,便找来新近到郑州、声名大起的歌女,,在酒楼备用。如果侯云策要听,就可上场。

    天将黑时,侯云策、赵辉、梁守恒、石虎、郭炯、韩淇、杨徽之、钱向南等人陆续到了酒楼。酒楼老板为迎接贵客,使出了全身绝活,扒熊掌、清汤燕菜、汴京烤鸭、爆三脆、清汤玉带鸡、琵琶鱼肚、套四宝,一道道美食陆续摆上桌子。

    最名贵的菜是扒熊掌,香茹裁成蝴蝶形,放在锅垫中间,冬笋摆在四角,片好的熊掌面朝下,熊掌被片成卧刀片,顺中间先铺一行,然后再铺两边。此菜特点是汁白肉烂,味厚挂唇,为镇楼绝活。

    酒过三旬之后,大家逐渐放开,开起玩笑。

    梁守恒酒量不行,几杯下去,满脸通红。他举杯道:“跟着防御使做事就是痛快。下官敬你一怀,祝防御使一路顺风。”

    赵辉也举杯敬酒,道:“我本是在郑州养老,承蒙防御不嫌弃,让老朽总算为郑州老百姓做了点小事,我在两朝为官,阅人无数,防御使最令我心折,我也敬防御使一杯。”

    侯云策即将迎娶赵英,赵辉便是长辈。他对长辈执行甚恭,礼数周到。

    石虎是久历战阵的军人,经历高平大战之后的所有战事。他说话办事纯粹是军人模样,与侯云策连碰三碗,和文人又有所不同。

    梁守恒敬过酒道:“听说此楼来了一名才艺出众的歌女,可否叫来唱上一曲助兴。”

    侯云策到郑州后从未到酒楼听过小曲,有几分好奇,更兼之今日大家是为自己饯行,便点头同意。

    唱曲之人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老人是瞎子,女子则是姿色一般的年轻女子。女子怯生生行过礼后,男子拉起二胡,音调婉转。

    女子开口唱道:“天河漫漫北斗粲,宫中乌啼知夜半。新缝白纻舞衣成,来迟邀得吴王迎。低鬟转面掩双袖,玉钗浮动秋风生。酒多夜长夜未晓,月明灯光两相照,后庭歌声更窈窕。馆娃宫中春日暮,荔枝木瓜花满树。城头乌栖休击鼓,青娥弹瑟白纻舞。夜天憧憧不见星,宫中火照西江明。美人醉起无次第,堕钗遗佩满中庭。此时但愿可君意,回昼为宵亦不寐,年年奉君君莫弃。”

    女子声音细腻,婉转动听。二胡声如诉如泣,让人忧伤。石虎只顾吃菜,没认真听,左耳进右耳出。其他几人听得津津有味,赵辉还轻轻拍起桌子。

    侯云策在黑城无所事事时,听过不少话本故事。他忽然有些恍惚,觉得眼前这事似乎在话本中经常出现,以后的发展不外乎有四种:

    一种是听曲的是恶霸,见小女子美貌,起了邪心;

    一种是听曲的人是公子哥们,听得小曲,涕泪涟涟,看上小女子,成就了一番前世姻缘

    另一种就是变故突发,有外人听到小女子唱得好,非要叫他到另一桌去,于是两桌人打了起来;

    第四种就是那女子是刺客,借唱歌之机,刺杀客人。

    两人唱完。老年男子颤颤站起来。女子牵着那老年男子,来到众人面前。老年男子道:“各位官人,赏两个钱吧。”

    赵辉等人便去摸钱。

    侯云策心道:“莫非上演第四出戏。”

    老年男子伸手接钱时,本来低着头的女子突然间抬起头来,手一扬,一物直奔侯云策而来,速度极快。

    侯云策见女子眼中精光一闪,便知不好。他本已有所防备,练习天遁功以来,听力、视力和身体反应速度都有明显提升。他向左侧身,避过暗器,同时掀桌子,满桌酒菜都砸向那一男一女两人。

    老年男子本是瞎子扮相,女子动手后,扔掉手中钱币,抽出短刀,扑向侯云策。

    石虎反应极快,拦住老年男子。

    女子手持短刀,出手便是拼命的招术,刀刀如毒蛇一般,专攻侯云策要害,侯云策左躲右闪,一时之间,险象环生。躲过四五刀后,侯云策缓过劲,抽出随身佩带的百炼刀,举刀劈向那女子。

    这是战阵之术,大开大合,没有任何虚招。

    女子脚步极快,躲过致命一刀后,突入刀光,向侯云策咽喉急刺。

    侯云策招式用老,来不及收回,眼看就要中刀。他突起一脚,用的却是贺术海东的招法。那女子被这凶狠的一脚蹬得飞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其手中刀尖还差一粒米的距离就刺中侯云策咽喉。

    石虎和那老年男子斗在一起,势均力敌,一时杀得难解难分。

    赵辉和梁守恒都是文官,遇到这种突发事件,束手无策,只是眼巴巴看着四人生死相搏。郭炯是军官,随时佩戴腰刀,抽出刀,加入战团,帮助石虎,夹攻那老者。

    石虎和那老年男子武艺在伯仲之间,郭炯加入后,局面马上改变,被石虎砍倒在地。

    杨徽之没有带刀,女子倒地后,上前擒拿。还没近身,那女子一刀过来,角度刁钻,速度极快,杨徽之根本来不及躲避,眼看就要中刀。只听那女子“啊”地叫了一声,被赶上来的侯云策踢中手碗。这一脚极重,短刀脱手而出,女子正想要滚开,百炼刀的刀锋已经顶在喉咙之上。

    短暂搏斗,很快分出胜负,两个刺客都被制住。那老年男子低着头,嘴角流出鲜血,一动不动。那女子叹息一声:“好快的刀。”身体也不动了,嘴角有黑血流出。

    侯云策一直想要生擒刺客,没有料到,又是往日局面。

    这时,楼下众亲卫才听到动静,冲上楼来。

    杨徽之汗水乱流,一颗心犹自乱跳。他一直自视甚高,认为自己武艺出众,今天遇刺,他发现自己不仅逊于侯云策,反应速度甚至比不过石虎和郭炯。他这时深刻认识到江湖之术与久经血战的军人相比,其实远远不如。

    刺客出现,大家没有继续喝酒兴致,各自回家。钱向南留下来处理善后事宜。

    侯云策很快回到家中,一路上没有再被袭击。

    “这两人和中元节所遇刺客一样,失败后都服毒而亡。是谁三番五次想要杀我,谁又能让一个个杀手宁愿自杀也不投降?”

    侯云策对自己总是被袭迷惑不解。“我进入中原,虽说一直打打杀杀,但是没有私仇,刘存孝、刘三全族都被诛杀,其势力被连根拔起,不会是他们。和契丹人打仗的人多了去,契丹人也不会来刺杀我。这些人行事诡秘,多半还是礼弥教。”

    侯云策原本住在衙门后面的小院子里,为迎娶赵英,买下郑州城内礼部侍郎的大宅子。礼部侍郎在郑州为官时,置下了这座宅子。他到大梁去后,早想卖掉,只是没有合适买家,宅子就一直空着。

    侯云策出钱买下宅子。经过前一段时间的维修,昨天正式搬进此宅。

    回到院子,侯云策叫过孟殊,吩咐其加强院子警卫,特别是在几个隐蔽处,要安排潜伏哨,绝对不能让人潜了进来。

    (第六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