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78章 侯府琐事

第78章 侯府琐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赵英腼着肚子,满怀兴趣地打量沉睡中的小家伙,对秋菊道:“小璐睡得真香。长得和阿郎一个模样。”

    作为地位高贵的正妻,赵英极有心理优势,并不在意眼前小妾比自己更早生女儿,反而兴致盎然。

    一向削瘦的秋菊长出了双下巴,喜滋滋地道:“眼睛和鼻子和阿郎真的一个样子。”

    赵英肚子里的孩子近来动得越发频繁,正在说话间,小家伙又在肚子里运动,用脚掌顶住妈妈的肚子。赵英将手轻轻放在腹部,能感受到肚子鼓出一块。这个时候,赵英从执掌侯府的大妇变成普通女子,抚着肚子道:“小家伙,小璐姐姐睡得真香,你想不想和姐姐玩。”

    小璐张开小嘴,打了哈欠,张开嘴,“哇、哇”哭了起来。

    春兰站在一旁,怯生生地小声道:“小璐饿了吗,你才吃了奶啊。”

    赵英道:“是不是流尿了。”

    春兰伸手一摸尿布,触手处湿湿的,道:“尿布打湿了。”

    站在一旁的使女赶忙过来,换下尿布。

    众女子沉浸在新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的喜悦之中,而陈猛这一段时间过得实在无聊。黑雕军远征时,侯云策没有带走陈猛,而是让他在侯府担任守卫。侯云策屡次遭到暗算,主谋到底是谁一直没有查清楚。现在郑州府中赵英、秋菊都有身孕,绝不能有半点差错。为了确保侯府绝对安全,侯云策留下五十名黑雕军亲卫,由陈猛带领,加强府中守卫,确保万无一失。

    留在郑州,陈猛心中有十二个不愿意,想到杜刚等人跟着防御使上战场,自己在院子里无所事事地守着一群女人,心里就十分窝火。防御使几次遇剌他都在场,知道刺客历害,虽然心里窝火,却不敢有丝毫松懈。

    陈猛每天把五十亲卫分成三班,按照驻营要求,分出明暗哨,他对亲卫们下了死命令:“决不让一只可疑的苍蝇飞入侯府。”

    管家许庆为亲卫们单独准备了一个小院,陈猛为了更好地守卫侯府,也就搬到院子里来。亲卫都是黑雕军精锐,小伙子们精力旺盛,每天早上都在小院子练武。

    这可喜坏了被赵英关在书房内的小武。

    小武、小文是侯云策初到郑州时在粥场收留的两兄妹。侯云策见两人聪明伶俐,将两人带到侯府以后,便让他俩住在院中。

    赵家作为大家族,除了培养家族子弟以外,还收养了不少孤儿,孤儿从小在府中长大,相当于干儿子。这些孤儿就是大家族培养的重要力量,地位一点都不低。因此,赵英很看重阿郎第一次收养的小武和小文,将其当成养子来培养。

    赵英为两人请了一个老先生,教他俩学文识字。小武对读书不感兴趣,最喜欢练武,经常缠着护卫学习拳脚刀棍。陈猛率黑雕军亲卫来到小院后,平日里睡不醒的小武每天准时到小院,坐在一旁看亲卫们晨练。

    以前陈猛也常到府中来,小武总是和陈猛调皮捣蛋。看到陈猛练武以后,小武变了一个人,等到陈猛打完一套少林伏虎拳后,小武便拿起一碗水送给杜刚,态度恭敬。

    陈猛见小武殷勤,笑道:“小武是不是想学拳啊,那可要磕头拜师啊。”

    小武听到后,毫不犹豫,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在上,受徒弟一拜。”

    陈猛本是开玩笑,没有料到小武会有这一手。他想起小武身份,一时有些踌躇。

    正在练武的亲卫都停了下来,笑看陈猛如何处理此事。

    一名亲卫道:“陈队正,你放出了话,小武头也磕了,不收可不行啊。”

    众亲卫听了都附和。

    陈猛是耿直之人,想到自已确实说了此话,小武也磕了头,再加上小武机灵敏捷,是一块练武好材料,便道:“小武,若真心要学武,拜师后就得守我派的规矩。若有违反,要受处罚。”

    小武不停点头,急忙道:“我知道了,师傅开始教我吧。”

    陈猛道:“先敬了祖师爷在说。”

    行过仪式后,小武就算正式拜师。随后几天,陈猛就把少林拳入门拳法罗汉拳一招一式教给了他。小武很有习武天才,打起拳来有模有样。

    小武练拳痴迷,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挥拳弄腿,根本不和妹妹小文玩耍,几次都将妹妹气哭。

    妹妹小文和秋菊最为要好,秋菊生下小璐之后,小文只要有时间就来到秋菊身边,细声细气陪秋菊说话。

    秋菊每次看到小文,就想起小时的自己。当时正在小文这么大的时候,秋菊家里发生了翻天巨变,父亲坏事入狱而死,她被卖到刘府时不过九岁,比现在的小文仅仅年长三岁。

    再一次被哥哥拒绝以后,小文径直找到陈猛告状,道:“哥哥不理我了,他练武后就不陪我玩。你是哥哥的师傅,要管管他。”

    小文拉着陈猛的手一阵摇晃,满脸哀求。陈猛心也就软了,对小武道:“现在不练了,陪妹妹玩去。”

    师傅发了话,小武没有办法,只有遵命,心里并不高兴,一路见猫打猫,见狗踢狗。小文跟着哥哥身后,道:“我们去看小璐妹妹。”

    “不想去。”

    “哥哥要陪我去,要不然我又找哥哥的师傅。”

    小武没精打采地跟着小文来到秋菊院子,刚进院子,就遇到赵英的使女小莲子,捧着一碗鸡汤,小心翼翼地走着。

    小武没有看见小莲子,一脚踢起了一块石头,石头撞到院墙上,反弹回来,正好落在小莲子脚下。“砰”地一声响,小莲子吓了一大跳,鸡汤泼洒了一地。

    小莲子抬头见是这两个小孩子,随口道:“你们走路没带眼睛啊,把石头踢得到处飞,吓了我一跳。”

    小武是野惯了的孩子,加上心中不爽,没等小莲子说完,马上回嘴道:“你的胆子太小,和老鼠一样小,落片树叶都吓得屁滚尿流。”

    小莲子常年服侍赵英,接触的人都彬彬有礼,未曾有人对他说过如此粗话,道:“你这小孩子,我把鸡汤送了,再出来收拾你。”

    小武对着小莲子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小莲子捧着鸡汤,不敢乱动,道:“你等着,我今天要让你尝尝厉害。”

    三人一起进了秋菊院子。小文坐在秋菊身边,看小璐妹妹,忽然见小璐在睡梦中笑了笑,于是十分惊奇地对秋菊道:“小璐妹妹在笑。”

    小武对小婴儿没有兴趣,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溜在院子处面,准备回亲卫院子,又去练拳。

    小武还未走也院子,耳朵吃痛,回头一看,原来是小莲子追了出来。

    小武道:“放开我。”

    小莲子道:“快点道歉。”

    小武道:“道歉是小狗。”

    小武说完后开始反抗,想要挣脱被捏住的耳朵,便使出才学的少林罗汉拳。无奈人小手短,又没有练几天拳法,乱舞了几下,便被小莲子捉住了左手。

    小武右手无意中向小莲子抓去,只听“嘶”地一声响,小莲子的衣服被撕下一块。

    小武知道闯了祸,把布块一扔,朝亲卫的院子跑去。

    小莲子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衣服被撕坏,气急败坏地跟着小武追去。

    小莲子刚追到院门口,恰巧陈猛从里面迎面出来,小武灵活,从一旁钻进院子,小莲子却收不了脚,一头撞在陈猛怀里。

    陈猛见有人撞来,本能地用手一推,入手处一片柔软。他随手一推,正好推到小莲子的柔软处。小莲子情急之下,举手就朝来人扇去。陈猛出于本能,翻手抓住了小莲子的手腕。小莲子又羞又急,使劲往回拉,想要挣脱控制。陈猛此时认出了小莲子,见其衣冠不整,连忙放手。小莲子正在使劲,陈猛突然松手,一下就摔坐在地下。她又羞又急又气,眼泪一串串地掉了下来,带着哭腔道:“你、你欺负人。”

    陈猛尴尬地站在院门,弄哭小女子,传出去可不是一件光彩之事。、小莲子抽抽泣泣的爬起来,低头急匆匆走了。

    赵英正在院子里散步,见小莲子衣服撕破了,露出肩膀,脸上还挂有泪水,心里一惊,只道是有人欺负了她,“小莲子,怎么回事?”

    小莲子本是飞快地往主院跑,所幸一路没有遇到人,否则真要羞死,可刚进主院,就被赵英叫住。

    小莲子听站住,红着脸,道:“他们合伙欺负我。”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侯府合伙欺负你?”

    “陈猛和小武。”

    小莲子就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讲到后来,想起自己见到陈猛时的狼狈样,红着脸,忸怩起来。

    “原来是小孩子打闹。你也是,和小孩子呕什么气,把衣服换了。”赵英脸色缓和下来,若真有男子敢撕坏小莲子衣服,事情严重,必须动用家法。

    小莲子红着脸去换衣服,另一个使女进来道:“富掌柜和许总管求见。”

    侯云策走后,赵英就是侯府的主心骨,府中大事都是由她拿主意,她对事情轻重缓急分得很清,办事极有条理,富巩、许庆等人早已去了轻慢之心,对其甚为佩服。

    富家商铺依靠铁器,红遍大江南北,富家铁器供不应求。赵英第一次盘账后,竟吓了一跳,富家商铺的赚头竟然比父亲赵川的田产收入高得多,望着库房里越堆越多的钱币,赵英发出感慨,“我们家可真有钱!”

    (第七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