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81章 兵行险棋

第81章 兵行险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初二快乐,过年好。流浪地球真不错。

    …………。……。……。………

    西蜀军靠近寨门的五百名军士中,有几十名弩手,在黑暗处早把手弩上好。西蜀战马不足,历来重步战,擅用弩。

    黑雕军首脑出自于神箭营,偏执般喜欢用远程武器,黑雕弩手经过数次大战考验,这才形成军中传统,而且射击术还超过了西蜀军。但是,大林其他各军的弩手皆不如西蜀军弩手。

    箩筐被拖着往上走,悍卒盘腿坐于其中。他长得眉清目秀,表白无须,如读书人一般。坐着箩筐来到寨上,他双手将文书递给粮库大寨守将。寨上守将准备接过文书时,悍卒轻飘飘地上前一步,手中小刀已经划破了守将喉咙。

    悍卒割了守将脖子,仿佛杀了一只鸡,还朝着众军点了点头。

    大林军见到主将喷血,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抽刀。悍卒上前一步,纵身跳入大寨。寨门朝内有四米多,跳落之时,悍卒在地上滚了一圈,卸掉下落之力,爬起后,用小刀捅进一名大林军的肚子,抢过一柄长刀,混进黑暗中。

    西蜀将王成见寨门混乱,料知悍卒得手,下令进攻。弩箭带着呼呼风声,向寨墙上的大林军军士飞去。军将被杀,大林军正处于混乱之中,没有料到寨下会射出这么多弩箭,身体露出寨墙的军士大部分中箭。

    中箭大林军军士惨叫着不断摔下寨墙。

    寨墙上其它大林军士完全被弩箭压制,不敢抬头,拼命大喊:“有人偷袭,有人偷袭。”

    近百名西蜀军军士拿出爬城工具---飞抓,纷纷朝寨墙上抛去。西蜀军军士身材不高,动作十分灵敏,飞快地爬上了寨墙。

    寨墙上大林军军士本有五十人,三十多人被弩箭射伤射死,余下十多名大林军军士根本无法阻止蜂拥而上的西蜀军,转眼间,有数十名西蜀兵已上了寨墙。

    大林军主将段无畏听到寨墙上的呐喊声,大喊道:“赶紧上寨墙,快点。”

    大林军守寨军士都是王景边军精锐,得知西蜀袭营,拿着武器便向外冲,涌上寨墙,和冲上寨墙的西蜀军混战在一起。两军在狭窄寨墙上相遇,退无可退,只能以命换命,极为惨烈。

    段无畏冲上寨头不久,肩上就中了一弩。寨上西蜀军越来越多,人数超过了大林军。段无畏知道失了粮库是必死之局,面对七八个西蜀军,仍手持横刀拼死狠斗。

    西蜀兵被伤了几人后,不敢逼近,只是把他紧紧围住。

    跳入大寨的悍卒抢一柄朴刀,慢慢摸到寨门处。寨门处军士都紧张地面朝外,不提防背后有人用刀,皆被砍翻。

    悍卒夺了寨门,西蜀兵一涌而入。

    副将曾十二郎和二百多名军士被大队西蜀兵逼入几间大屋,冲了几次,没有成功,只有据屋死守。

    寨门打开后,赵武带人冲进寨内。两千西蜀军一涌而入,措手不及的大林军被人数占优的西蜀军迅速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西蜀军将王成不与大林军纠缠,带兵冲入粮库,不一会,大林军粮库冒起了冲天大火。

    寨墙上,被西蜀军缠住的大林军守将段无畏,见粮库燃起大火,知道粮库已完了,大叫一声:“我和你们拼了。”

    段无畏刀刀拼命,西蜀兵无人敢掠其锋。一名西蜀兵持刀猛劈过来,段无畏微微侧身,让过刀锋,横刀侧劈,正中西蜀兵面部。

    西蜀兵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段无畏杀开一个口子,抢到寨墙边,猛劈几刀,逼开围上来的西蜀兵,从寨墙上跳了下去。寨墙有五米多高,段无畏一跃而下,借下坠之势,落地时把身旁的一名西蜀兵劈成两半。

    西蜀兵大部分已进入寨内,墙外主要是担任警戒的西蜀兵,没有军士提防有人从天而降。段无畏接连砍杀几名西蜀兵,竟被他闯出重围,消失在黑暗中。

    西蜀兵烧了粮库,达到了目的,对大林军副将曾十二郎死守的几间屋子,没有强攻,放了一把火后,迅速沿原路撤退。

    刘指挥使带着人马,远远见到粮库方向燃起冲天大火,知道粮库完了。赶到之时,粮库已是一片断垣残壁。粮库副将曾十二郎带着两百多军士,呆坐于地,无神地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

    “什么,再说一遍?”王景正在用餐,听到粮库被毁,脸色惨白,筷子掉在了地上。

    刘指挥使派回来报信的军士道:“赵武带着西蜀军夜袭了粮库,我们赶到时,粮库已被烧毁了。”

    “赵武,是赵武带人袭击的粮库?”王景抽出佩剑,对着桌子一阵乱砍,“赵武,我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

    南院使向训、先锋侯云策等将领陆续到达,听到粮库被袭后,都大吃一惊。

    向训道:“守将段无畏到哪里去了。”

    军士道:“段将军若没有战死,定是被西蜀军捉去了。副将曾十二郎带着二百多人死守几间大房子,没有被西蜀军攻破。”

    王景道:“一千守军只剩下三百多人,寨内大林军死了四百多人,还有两百多人应是趁乱逃了出去。”

    向训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道:“粮库被毁,我军只有速战速决。西蜀将李廷圭号称西蜀名将,看来不是浪得虚名。他定要采取守势,拖垮我们。”

    守粮的是边军,副帅王景怕受牵连,道:“我已命凤翔府加紧筹粮,把老底子全拿出来。还向宰相李穀求援,争取迅速调粮。黄牛八寨每个寨子都有粮食,已陆续集中到黄牛寨,当可支撑大军半月,半月之后,各地粮食当可运来。”

    向训在屋里转了几圈,下定了决心,道:“明天黑雕军去挑战飞龙军,看看西蜀军反应,若西蜀军出战,我们就寻找战机与之决战。若西蜀军不全力出战,则定是采取守势,事情便麻烦了。”

    第二天一早,侯云策、石虎率黑雕军来到飞龙军营地。

    任由营地外大林军挑战,飞龙将李进都稳坐帐中,高挂免战牌,坚守不出。

    飞龙军营寨完全是依城垒法而建,营寨外墙是用圆木做成的栅栏,栅栏上涂有厚厚的泥浆。从栅栏往外,依次是女墙、陷马坑和拒马。

    女墙和拒马之间的距离正是弩箭的射程,女墙后面伏有一队弩手,专门射击搬运拒马枪的敌兵。

    陷马坑坑长五尺、阔一尺、深三尺,坑中埋鹿角、竹签,其坑十字相连,状如钩锁,用来阻碍冲击营寨的骑兵。

    石虎率领五百骑兵,靠近拒马枪,伏在女墙内的弩手举起弩箭,瞄准拒马,只待大林军军士下马搬运拒马枪,就进行射击。

    石虎带领导骑兵在拒马外转了一圈,没有发起攻击,只是在弩程外站定。

    黑雕军五百名步军举着大方盾牌出阵,靠近拒马。西蜀军弩箭如雨般射来。黑雕军虽说有盾牌护身,仍有不少弩箭射中军士腿脚。军士倒地,后面军士就用盾牌护住其要害,迅速抬走。

    黑雕步军冒着弩箭,搬开拒马,然后用大方盾形成盾阵。黑雕弩手以盾阵为掩体,和西蜀军弩手对射。

    石虎带领骑兵守在步军后面,防止西蜀军开栅栏出击。

    西蜀军一直未开栅栏,而仅以弩手和黑雕军对射。至此,侯云策已判明西蜀军防守意图,发出收兵号令。

    黑雕军试探进攻后,王景命令其本部边军轮番进攻西蜀军各部,西蜀军逐渐收缩兵力,聚成一团,守住几个要地,就象刺猬一样,让大林边军无法下手。

    西蜀军和大林各军打起了持久战。

    大林军粮食渐渐紧张起来。

    大林朝臣知道了西征军粮食被烧之事,以范质为首的一些大臣认为大军久征无功,粮食远送艰难,向林荣提出罢兵请求。林荣没有同意范质的意见,以杨光义为观察使,查看西征战事,并调集大量粮草,增援西征军。

    黑雕军、边军和侍卫军几次出击,没有战果。

    侯云策觉得如此打下去不是办法,召集石虎、山宗元、陈仁义等黑雕军众将,商议破敌之策。

    众将围在简易沙盘前面,侯云策道:“西蜀军烧掉粮库之后,其策略非常明确,就是以逸待劳,把西征军拖垮拖死,不战而胜。”

    石虎道:“西蜀军兵精粮足,防守坚固,强攻不易得手,看来得另想办法。”

    山宗元抚了抚长胡须,道:“西蜀军营地构造如坚城一般,黑雕军长于野战,若强攻伤亡必大。”

    众将议论纷纷,都觉硬攻不是办法,久拖更对西征军不利。

    侯云策指着秦州,道:“众将之言,实际是一个意思,就是不宜强攻西蜀军营地。目前最合理的战法是想办法把西蜀军调出营地,在野外决战,我们奔袭秦州,调虎离山,众将觉得如何?”

    钱向南来到营帐后,没有说话,一直对着沙盘发呆。听到侯云策此言,他拍桌子,赞道:“防御使妙计。现在西蜀军全部集中在凤州东北部,利用坚固营垒和我军对峙。从地形看,凤、成、阶三州相隔很近,成崎角之势,可以相互策应,而唯独秦州远处西北。我军若出其不意,攻下秦州,秦州所存粮食可解一时之困,又可打乱西蜀军部署。”

    侯云策点头道:“若打下秦州,西蜀军主将面临的压力就大了。那时,就是他们来找我们决战。”

    石虎道:“秦州城坚固,若西蜀军死守,我们一样难打。黑雕军兵力不足,啃不动秦州这块硬骨头。”

    “可派军士假扮难民,混入城中,侍机夺取城门。这是以前鹰军使用过的法子,轻易夺了定州,很有效。”

    钱向南这样说也有道理,前些日子他就派了一些军卒进入四州,每个州只有十人,带着火折子,准备放火,制造混乱。派人进入四州只有侯云策和钱向南知道,众将皆不知,因而觉得钱向南的想法不靠谱。

    黑雕军众将围绕“是否打”和“如何打”秦州进行了激烈争论,最初来自郑州西军的王江、陈仁义等人不习惯这种战前讨论,都没有发言,到后来,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经过反复讨论,众将都认为奔袭秦州是唯一破局之法。

    南院使向训天天苦思破敌之法,听完侯云策计策后,道:“西蜀军看准了我军粮草供应不便的弱点,尽量在拖延时间,欲把我军困死或逼我军撤退,然后乘机取胜。防御使奔袭秦州之计,甚合我意。若失了秦州,西蜀主孟昶定会责备李廷圭。李廷圭在重压下,一定会主动寻我决战。只是,秦州易守难攻,守军在五六千人以上,黑雕军只有三千人,如何攻下秦州?”

    侯云策道:“若急切之中打不下秦州,则可用反间计,到西蜀地散布谣言,说秦州危在旦夕,李廷圭见死不救。以此法逼迫李廷圭出兵。”

    向训将王景请来商议,最后决定兵行险棋,由侯云策率黑雕军奇袭秦州,攻得下更好,攻不下,也要制造秦州危急的假像,逼李廷圭回兵。

    (第八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