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82章 炸门

第82章 炸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雕军打秦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若能调动西蜀军主力,则达到战略意图。

    向训为了达到此目的,不仅同意了侯云策的方案,有特意从凤翔府调两千人马和飞云梯等攻城武器,归其指挥。

    方案确定以后,侍卫司禁军趁夜进驻黑雕军营帐,仍用黑雕军旗号,不使对面西蜀军看出破绽。

    黑雕军和两千凤翔府人马则连夜向秦州急驰。

    秦州守将是雄武节度使韩继勋,出自西蜀中望族。黄牛八寨被大林军攻破之后,韩继勋自恃城高墙厚,兵精粮足,做好死守打算。为了防敌军混入城中,他命人关闭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

    城中菜蔬等很多生活用品都靠城外供应,城门关闭后,市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四十名会说西蜀语的凤翔军士准备混入城中,与先期进入的侦骑一起在城内做内应。但是秦州大门一直紧闭,不放任何人进出,混入城中之计没有办法实施。城内侦骑人数太少,很难起到大作用。

    一计不成,黑雕军又施二计。

    五十黑雕侦骑趁夜来到城下,备好长梯、飞抓、绳索,准备悄悄爬上城墙。

    秦州缺水,没有护城河。侦骑爬过壕沟,来到城下,刚刚搭好长梯,秦州城守军就发现了这一支小部队。城墙上一阵锣响,守军燃起无数火把,使城下偷袭军队原形毕露。

    黑雕侦骑都是经验丰富的军士,见偷袭不成,不等铁箭飞来,便退回到壕沟外侧。侦骑没有走远,而是在壕沟外一字排开,对着城内辱骂。

    韩继勋听说有人袭城,来到城墙上观察了一会。韩继勋对观察判官赵砒道:“来袭敌军人数不多,应是诱敌之策,大部队定是埋伏在城外不远处。”

    观察判官赵砒三十多岁,穿一身软甲,身佩军中不常用的长剑。他本是文人,投到韩继勋军中之后,屡立战功,累功至观察判官,成为韩继勋心腹。

    赵砒视线从城外收了回来,道:“节度使所言极是,凤州战事已呈僵局,大林军陷入被动,所以才派军攻打秦州。”

    韩继勋冷笑一声,道:“凤州战局未定,来袭大林军人数不会太多,下令各军加强巡查,不给敌人以所趁之机。”

    第二天天亮,黑雕军和凤翔军出现在东门。

    韩继勋再次上楼,在城头细看,道:“果然不出所料,大林军不到五千人,我秦州有守军有七千人,要想攻破秦州,只怕是痴人说梦吧。”

    赵砒道:“来袭之敌打一支是王景边军旗号,另外一支人马队形严整,骑兵众多,军旗是黑雕,想必是那支擅长野战的黑雕军。我们可避其锋芒,在城中以逸待劳。”

    韩继勋道:“大林军不多,可派一部人马和大林军交手,试探其虚实。”

    侯云策正在观察城内动向,只听得一声炮响,东城门打开,一队西蜀军冲了出来。他对石虎道:“弩手和骑军出动,给秦州军吃点苦头,让他们以后不敢轻易出来。”

    山宗马得令后,提马出列。等到西蜀军进入了弩程,他下令道:“弩手准备,骑兵出击。”

    五百张弩箭准备完毕,山宗元下令后,弩箭如飞。西蜀军不料大林军弩箭如此历害,刚一接阵便被射倒一片,队形混乱起来。

    五百骑兵分为两队,从两翼包抄。黑雕军骑兵训练有素,在飞奔的马上放箭自如。

    西蜀军全是步军,受到攻击后摆出盾阵,挡住密集箭雨,弓箭手躲在盾阵后用弓箭还击。

    韩继勋在城上看得非常清楚,大林军弩箭厉害,骑兵训练有素,西蜀军不是对手,便下令收兵。

    黑雕骑军尾随后退的西蜀军来到东门下,东门口五百西蜀军弩手早已严阵以待。

    山宗元见西蜀军在东门口伏有大量弩兵,也下令收兵回营。

    此战后,侯云策命黑雕军、凤翔军在东门外安营扎寨,西门、南门和北门不留一兵一卒。黑雕军每天都到城下挑战,可是,城内西蜀军再也不作任何反击。

    凤翔府提供的飞云梯、床弩、石炮等攻城重兵器逐渐运到秦州城外。凤翔军把石炮安好,有事无事向城内发射,进行骚扰性进攻。

    凤翔府所送来的武器中有一批火器,这令侯云策颇为好奇,道:“早就听说凤翔军火器厉害,这次可见识一番。”

    火器军将道:“火箭攻城用处不是很大,城门、城墙上都有防火措施。但是,火药埋在城下,倒可炸翻城门。”

    侯云策道:“那就赶紧埋到城下。”

    火器军将道:“这点火药不够。”

    侯云策道:“钱参军,你赶快派人到凤翔去,收集火药,越多越好。”

    钱向南道:“防御使真要炸门?”

    侯云策道:“我以前听说过火药炸门之计,只是从来没有用过。既然凤翔军有火药,那我们就试一次,若是真能炸开城门,秦州倒还真能破掉。”

    定计后,军士继续在东门外折腾。

    钱向南亲自带着一小队军士悄悄在西门外秘密挖地道,八天过后,地道已挖到西门下面。

    大林军到来的当天,观察判官赵砒派出六名军士,顺着绳索从西、南和北三面滑下,向西蜀大将李廷圭报信。报信军士下了城,很快就受到黑雕军拦截,四名军士被捉,两名军士逃出包围,来到凤州西蜀军营地。

    若是黑雕军真要围城,没有一个军士能跑出去。捉四人,放两人,这出戏才演得真。

    李廷圭脸色凝重,问道:“围攻秦州的大林军有多少人,秦州军和他们交过手没有?”

    报信军士道:“大林军有五千人,骑兵很多,弩弓历害。大林军到来之初,节度使派了两千人出城和他们交战,后来就闭门不战。”

    “他们只围住了东门吗?有没有攻城的武器?”

    “大林军陆续运来石炮、床弩等武器,数量不多。”

    染院使王峦问道:“他们用的是何旗帜?”

    “大林军用的是凤翔军和黑雕军旗号,凤翔军多攻城器,没有骑军。黑雕军骑军太厉害。”

    李廷圭又问道:“节度使派出几人报信?”

    “报信的军士有六名,分别从西、南和北三面顺着绳索滑下,其他四名军士恐怕已被大林军捉住了。我隐在草丛中,才逃过大林军追捕。”

    李廷圭、李进、王峦又询问了一些细节,围在地图旁,反复揣摩得到的最新情报,一时都没有说话。隔了一会,李廷圭问道:“两位将军,你们看大林军目的何在?”

    李进用手指着地图,道:“秦州守军六千多人,城池坚固。围秦州的大林军只有五千人,兵法云:十则围之,大林军如此用兵,其意不在攻城,是想吸引我军增援。黑雕军擅长野战,围城不是其长处,他就是等着我们增援。

    王峦道:“我同意李将军的看法,大林军用的就是调虎离山之计。”

    李廷圭点头道:“韩节度是沙场宿将,占了地利和人和,大林军打不下秦州。大林军的软肋是粮食,不管大林军耍什么花样,我们以不变应万变,坚守不出,就能拖死大林军。”

    秦州城外,大林军的攻城重武器越来越多,石炮已有近二十架,大林军摆出了一幅攻城的架势,每天用石炮轮番进攻,石块重达五六十斤,打到城墙上,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城墙被打得千疮百孔,西蜀军军士被砸死砸伤着实不少。

    面对持续不断的攻击,节度使韩继勋有些沉不住气了,对赵砒道:“不知报信军士到了凤州没有,看大林军架势,莫非真的是要全力攻城?。”

    “大林军兵力少,攻城占不到便宜,他们现在最希望我们出城和他们决战。区区几架炮车只是增加麻烦,打不塌秦州城墙。” 赵砒见节度使仍然愁容满面,又道:“捧圣控鹤都指挥使李将军身经百战,定是用的以逸待劳之计,把大林军困在凤州。我们只要守住秦州,大林军则必败。”

    黑雕军营里,黄牛八寨降将和被捉住的秦州军报信人员,分别画出了秦州城内布防详图。钱向南根据几人所画地图,经过整合,画出了准确的秦州城内布防详图。

    六月二十一日傍晚,侯云策令石虎、山宗元、王青水、胡继、王江、陈仁义等将来到营帐。钱向南挂出了一份秦州城内布防详图。

    侯云策道:“今天晚上,我们强袭秦州城。”

    众将原本都以为这次到秦州是围魏救赵之计,没有料到侯云策真要攻城,都觉惊异。

    侯云策道:“来到秦州,能攻则攻,不能攻就围。与西蜀兵交手后,我觉得能攻。攻城之事已筹备半月了,夜袭的具体事项由石将军给大家布置。”

    石虎道:“防御使近来一直秘密安排人员在西门外挖地道,现在地道已挖到西门下面,我军在西门下面放了几大桶火药,二更时分,准时引爆,炸开城门。地图上标有各军攻击位置,进攻顺序如下:陈指挥使率军占城门;山指挥使带一千人随后控制住西门;王指挥使带五百人直奔韩继勋府上,擒拿韩继勋;我带两千人攻打南门军营;除西门外,东门、南门、北门都去控制,让乱兵出城。城外由陈指挥使带五百精骑追杀败兵。”

    石虎讲完后,侯云策道:“石将军讲得很清楚了,我就不多说。此战贵在出奇不意,各军进城后,不要与敌兵纠缠,直扑目标位置。”

    说到这,侯云策停顿了一会,环顾众将,大声道:“上酒。”

    几名亲卫端来酒水,侯云策道:“先喝一碗酒,等打下秦州,我们在韩继勋府上痛饮一番。”

    众将全部站起,接过大碗,一饮而尽。

    天黑之后,东门外,凤翔军和往常一样,发动石炮攻击。近一段时间,这是东门黑雕军的必修课,守城西蜀军已由最初的畏惧变得麻木了。

    西门外,两百黑雕军军士每人背着一个大沙包,分为四队,悄悄来到西门城墙外的壕沟旁,填平壕沟。半个多月来,西门外没有一点动静,西蜀军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到东门去了,对西门城下的危险没有一点觉察。

    二更时分眼看要到了,黑雕军、凤翔军按照进攻顺序,一队队来到西门外。陈仁义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紧紧盯住城门。

    黑雕新军初建之时,郑州军军官都是担任副职,为此,陈仁义十分不满,认为防御使侯云策任用亲信,排济郑州军官。经过黄牛八寨系列战斗,陈仁义和黑雕军陈亮、山宗元等人英雄相惜,不平之气也就慢慢释然。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如此关键一战中,防御使竟命他担任第一波次主攻。他心中充满被重视和认同的自豪感。

    二更时分,黑雕军狮营军士点燃了凤翔府军器库工匠精心制作的引线,然后迅速向回跑,刚跑出地道,地底发出一声沉闷响声,地面随着这一声闷响开始摇晃。

    侯云策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大规模使用黑火药,等到地面出现大坑之后,自语道:“太师曾言火药装桶是攻城利器,果然如此。也不知太师现在如何?”

    他并不知黑火药威力,命人把能够收集到的所有火药全部放入地道里。爆炸显示了巨大威力,地下出现了一个大坑,城门被炸倒。

    硝烟未散尽,石头刚落地,陈仁义手举长刀,带队朝西门冲去。陈仁义带领的一千人中,只有五十名骑兵。骑兵的目的是迅速冲上去,控制城门。其他军士全是步军,任务是牢牢控制住西城门和城墙。

    陈仁义冲到城门后,并不停留,而是一提马缰绳,战马高高跃起,跨过地面的大坑,冲进城内。

    守城的军士被炸死数人,余下昏头昏脑,还没有从爆炸中清醒过来,数十骑已冲进城门。陈仁义横刀猛劈,大喊:“去死吧。”一名西蜀军军士被劈开,鲜血猛地喷溅在城墙上。骑兵们紧跟其后,冲进城门,片刻间,守城的十多名西蜀军身首异处,城门被黑雕军所控制。

    随后大队步军冲入城内,步军不断有人被挤入大坑。很快,大坑被摔入的大林军军士填满。

    大军蜂拥而入,落入坑中的军士根本没有机会爬起来,全部被踩死在坑中。

    (第八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