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184章 再伏击

第184章 再伏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党项人”如一股来去无踪的狂风一样,来得突然,去得更是干净利索。钦差凌实如在梦中一样,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沈怀镜在耳边道:“党项人被打退了。”这才惊醒了梦中之人。

    一阵风来,凌实打了个寒战,他缩着脖子,心有余悸地对沈怀镜道:“这些党项人的骑射当真历害,幸好人少,要不然就危险了。”

    沈怀镜跟随着黑雕军,见识过比这惨烈十倍、血腥十倍的恶战,平静地道:“西北胡族都是在马背上长大,自幼弓马娴熟,凶悍无比,历来为边境大患,大武如此强盛,终其一朝,都没有能够解除这些胡族威胁。”

    凌实脸有忧色地问道:“不知节度使会不会派军队来接我们?”

    沈怀镜看着阴沉沉的天空,道:“我到环县后,就派人回同心城,如不出意外,迎接钦差的队伍已在路上了,走不了多远,就会遇到。”

    听闻此言,凌实紧张的心情才稍有放松。

    张罗结看着“党项人”退走,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是个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军士,见到“党项人”弓箭历害,这种打法,侍卫司军士只能被动挨打,便依仗着人多,准备下令侍卫司冲上去和“党项人”肉搏,谁知,“党项人”却突然退兵了。

    短短一阵对射,侍卫司就有三十七名军士被射伤,七名阵亡,而对手却全身而退。看到这个结果,张罗结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所率领的侍卫司军士大部分参加过征伐淮南的战斗,也算是百战老兵了,在这群人数不过百人的“党项人”面前,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张罗结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对文官有着骨子里的蔑视,虽说凌实是钦差,张罗结却也并不放在眼里,只是这一路上,自己沾了这位钦差大人的光,好吃好喝不算,口袋里着实了落了些钱财,对凌实还算客气。

    张罗结的任务是保护钦差的安全,虽说在心里瞧不起凌实,却不能不全力保护他。因此,有些后怕的张罗结提马来到凌实身边,拱了拱手道:“凌钦差,我们继续赶路吧,这些党项人若再回来。麻烦就大了。”

    凌实见党项人退走了,有些激动地道:“张指挥使英勇善战,打退了这些野蛮人,回大梁后,我一定到枢密院为你请功。”

    凌实此话自然是漂亮话了。

    侍卫司由皇亲李重进把持着,莫说文官,就连枢密院也难以控制侍卫司,请功云云,不过是一句空话。

    殿前司的情况也和侍卫司相同,殿前司禁军的最高指挥官是林荣的妹夫张永德,不过,由于显德元年,殿前司禁军与侍卫司禁军争斗得过于历害,林荣便授权杨光义整顿禁军,杨光义这位曾经在江湖上飘荡而深谙交友之道的殿前司新贵,颇有眼光地在禁军中结交了许多有本事的异姓好友、拜把兄弟。最著名地当数“义社十兄弟”,这十兄弟就是杨光义、石守信、王审琦、杨光义、李继勋、王政忠、刘庆义、刘守忠、刘延让、韩重赟。除此之外,杨光义还借机会将自己原本的人马如罗彦环、田重进、潘美、米信、张琼、王彦升等也安进军中担任了职务。这样一来,杨光义在殿前司禁军中势力盘根错节,隐隐架空了殿前司都点检张永德。

    张罗结脸上却没有笑意,道:“请功就不必了,这一仗阵亡了七名弟兄,伤了三十七人。钦差想办法给这些死伤的兄弟们弄一些安养费,下官就感激不尽了。”

    提到钱,凌实看了沈怀镜一眼。从京兆府到环县,沈怀镜出手大方,花费颇多,凌实心中已有让沈怀镜出钱的主张,道:“这个自然,到了同心城,我自会安排。”

    张罗结再次拱拱手,道:“那就多谢了。”

    因为受到了“党项人”突袭,钦差凌实一行明显加快了速度,在路上,侍卫司军士发现了三具党项人的尸体,上面还插着侍卫司射出去的羽箭。看到尸体和箭,指挥使张罗格严肃的冷脸上稍稍有些笑意,虽说七比三地阵亡比例然有些偏大,不过阵亡比突然由七比零变成了七比三,多少也给了侍卫司指挥使张罗格在心理上有一些安慰,也让他在凌实面前更有脸面。

    大雪飘落了一个晚上,此时,大地白茫茫一片真颇有些诗情画意,正因为有了白雪,虽说马蹄上包了布条,行军仍然比平时困难得多,这让吃了苦头的军士们极为憎恨这些看上去漂亮的白雪。

    “党项人”陈猛忽略了一个问题,率领两百骑兵骚扰了钦差之后,直接就朝同心城外的黑雕军军营撤退,在雪地中,留下了通往同心城方向的马蹄印。

    这些脚印被张罗格注意到,他心里十分纳闷,为何这些“党项人”朝着同心城方向奔去,张罗格看到了三具插着侍卫司箭支地党项人尸体,并不疑心这些“党项人”有假,只是看到这些马蹄印后,担心通往同心城道路的安全。

    沈怀镜也注意到这些马蹄印,侍卫司和“党项人”交手之时,就觉得这些“党项人”的打法有些奇异,纵马围着侍卫司军士射箭的战术和黑雕军颇有些神似,现在看到这些马蹄印,心中隐隐约约有一些明白,既然侯云策能够派自己来延缓钦差地脚步,当然也能使出别的一些计谋。

    凌实没有在军队生活的经验,初看到如此雪景时,本还呤上“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句,可是走了约三个时辰,他就觉得大腿跟被马鞍磨得疼痛难耐,两次以“军士们需要休息”为由向指挥使张罗结提出了歇息的建议,都被负责安全的张罗结毫不迟疑拒绝了。

    第三次,凌实直接提出自己要休息,张罗结看到一路上得到不少钱财以及将要得到钱财的情面上,才命令侍卫司禁军停了下来。

    凌实的张罗格都没有想到,一场比刚才要血腥得多地战斗就要打响了。

    在山谷中,党项房当人宁从被陈猛率领的黑雕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摆脱了追兵之后,一行人就在山区转悠。他们过冬粮草藏在那个遇到袭击的山谷中,必须要回到山谷中补充粮食,才能熬过这个冷煞人的冬天。

    宁从带着的这支小队伍都是虎啸涧牧民,大多数都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与黑雕军冲突中,他们损失了三个人,伤了八个,队伍中既有悲伤,更有复仇的怒火。

    宁从头脑极为理智,再三劝阻着这些性如烈火的党项汉子,“你们注意到没有,大林军全部用的是竹牛弓,竹牛弓是我们房当人最好地的弓箭。若不是大林军精锐,绝对不能配备如此多的竹牛弓。这些骑手们骑术精湛,并不输于我们。我们拼命跑了数里仍然甩不掉他们,我们人少,绝对不能和这样的强敌硬碰硬。”

    党项汉子们虽说骠悍,可是并非无智之人,听从了宁从的劝告,隐匿在山中,决定等上一两天,再转回山谷取粮草。当宁从一行人向北走,翻上一个山坡时候,又一群党项人出现在眼前,由于宁从他们刚刚上过一次当,这一次学了乖,取出弓箭,对准来人。

    这一次来人却主动喊道:“我们是弯头岭的,来地是什么人。是虎啸涧的宁从吗。我是拓跋光原。”

    宁从和拓跋光原是极为熟悉的朋友,只是大林军打进清水河之后,两人就没有见过面了,听到拓跋光原的声音,宁从有些激动地大声道:“我是宁从。”

    拓跋光原带有八十多名骑手,这些人有一小半是房当明手下的精锐军士,在小牛关被打散后,逃入了清水河两侧大山中,慢慢聚在拓跋光原的队伍里。这支队伍一直活动在固原和同心城之间,固原城被攻破之后,他们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因此,拓跋光原就带着剩下的八十多人,准备退入西会州,在北撤地路途中意外地遇到了宁从。

    拓跋光原的战马体力极好,在拓跋光原和宁从说话的时候,不停打响鼻,前肢使劲在地上刨着。

    拓跋光原满脸的大胡须随风飘扬,听到宁从在山谷中遇袭的事情,使劲地“哼”了一声,随手拍了拍跨下的战马,道:“这一个月,和大林军打了十几仗,也算看出些门道,大林军中最强的人马是用一只黑色大雕作军旗,鹰师在小牛关就是败给了这支人马,他们最历害武器是弩,其他部队战斗力平平。”

    宁从回想了早上的情况,道:“这支大林军没有用弩,他们用地是竹牛弓。”

    拓跋光原就笑道:“不用弩的大林军何足俱。”

    两人正在说话间,山坡下一匹快马飞快地奔了过来。

    听完斥候报告,拓跋光原便问道:“这队大林军的军旗上是个什么图案?”

    斥候道:“军旗上是一只白虎,我们没有见过这种军旗。”

    拓跋光原听到不是黑雕军,就问宁从:“宁从你带有五六十人吧。”

    宁从点头道:“本来有六十二人,早上折损了三人,现在还有五十九人。”拓跋光原沉吟道:“我有八十七个人,加上你的五十九人,也有百把号人,这些大林军衣甲鲜明,估计是新到清水河边的人马,我们按照中原人习惯,趁他们没有防备,去送一个见面礼。”

    宁从有些迟疑道:“不知那些扮作党项人的大林军到哪里去了,若他们是来接应这些大林军,我们还是不碰为好。”

    拓跋光原想了想,觉得有理,就对着那名斥候道:“地上雪厚,你去查一查,看山谷中出来地马蹄印通向什么地方。”

    约莫一个时辰,那名斥候头顶冒着热气回到了小山城,顾不得天气寒冷,举起皮囊,“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道:“山谷中的马蹄印,是朝着同心城方向而去。脚印很规距整齐,看来队形一直没有变化。那一队打着白虎旗的大林军沿着前面留下地马蹄印在行走。”

    拓跋光原和宁从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了杀气。

    在侍卫司休息处,指挥使张罗结一个人闷头啃着些干肉块,不时喝一些装在皮囊里的水,人的感觉常常有意无意地欺骗大脑,张罗结喝地分明是冷冰冰的水。嘴唇却如烈焰在燃烧。张罗结是粗汉,能吃干肉喝冰水,但是凌实和张罗结不同,凌实是不大不小的朝廷命官,平时在大梁城内过着滋润的小康生活,如何吃得下冰水浸肉块、下了马后,他就让自己的亲随弄点干马草,为他烧热水。

    水烧热后,凌实取过一些从京兆府带来的软甜糕点,慢慢咀嚼了起来。

    张罗结正在生气之时,战马忽然烦燥起来,不安地打起了连续的响鼻,张罗结十分熟悉自已的战马,连续响鼻就意味着有敌人逼近。他充分相信自己的战马,根本没有抬头张望,大声发出命令:“有敌人,作好战斗准备。”

    侍卫司禁军听到指挥使的命令,纷纷跳上了战马,取过弓箭,依托着稍稍高一些的地势,进行警戒。

    侍卫司留在原地等候敌人是有道理的,若来骑是党项骑兵。凭着党项骑兵的骑术,侍卫司军士难以摆脱追击,而一旦侍卫司骑兵的队形发生混乱,在这大雪茫茫的清水河畔,侍卫司骑手只有死路一条。

    侍卫司聚在一起抵抗敌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就如刚才一样。

    凌实正在喝热水,听到张罗结命令,一口热水呛了出来。他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手忙脚乱地爬上了战马。战马左侧挂着一个骑兵用的圆盾,这是凌实见到党项人弓箭历害,为自己准备的防御武器。他上马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取下这面盾牌,遮住大半个身体。

    张罗结的亲密战友拯救了侍卫司,当侍卫司摆好阵形之处,隐隐约约听到马蹄声,很快,马蹄声变成了隆隆的响声,一队党项骑兵从身后冲了过来。

    张罗结有了一次和党项人交手地经历,见党项人故技从施,下令道:“摆圆阵,弓箭准备。”

    党项人这一次冲锋却和上一次不一样,他们没有再绕圈子,也没有举弓箭,而是手持腰刀、狼牙棒、铁头枪等乱八糟的武器,伏在马背上,笔直地冲向了侍卫司军士。

    侍卫司军士们脸上都显出了紧张神色,眼看着党项人冲入了射程,箭支就如飞蝗一般射向党项人。

    这些党项人伏在马背上,减少了中箭机率,身上穿着老皮褥子,消减了箭支冲劲,在冲锋中中箭落马的骑手并不多,党项骑手们如怒号的狂风一样,冲进侍卫司的队伍中,侍卫司军士已经没有机会再发第二箭。

    没有一个人想到,血腥肉搏战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地开始了,就连见识过党项人打仗的沈怀镜也没有想到这群党项人的冲击是如此锋芒毕露。最外层侍卫司军士还没有抽出长刀,就被各种武器击中,侍卫司队形就如被一支巨大的箭支穿透,顿时露出了一个大口子。

    侍卫司军士很快就损失了数十人,却也为其余军士的反击赢得时间,这些经受过战争考验的侍卫司军士们,知道队伍若被打散,就只有被宰割的命运。在张罗结不断呼喊之下,人数稍稍占优地侍卫司军士和党项人拼起命来。

    凌实原本以为这又是一场箭战,谁知双方刚刚交手就打得如此恐怖,当一只断手飞到凌实身上之后,凌实下身已是一片尿臭。沈怀镜的任务是延缓钦差前进步伐,心知若钦差被党项人杀死,西北面行营也将脸面无光,对四名黑雕军亲卫喊道:“护住钦差。”

    两名亲卫闻言向凌实冲去,另两名却紧紧护住沈怀镜。

    沈怀镜也是文人,为了活命,拔出自已的腰刀,没头没脑向着靠近身边的党项人砍去,他的腰刀还没有砍到一名手持猎叉的党项人,党项人猎叉已重重地刺向沈怀镜前胸,沈怀镜吓得收刀去格档猎叉,却哪里撼得动猎叉分毫。眼看着沈怀镜就要被刺个透心凉,左侧黑雕军亲卫一把抓住猎叉,手起刀落,这名党项人怒目圆睁的头颅就飞向了半空。但是,猎叉借着惯性仍然刺中了沈怀镜,只是被黑雕军亲卫左手一带,方向稍偏,刺在了沈怀镜的左手臂上。

    张罗结后背被砍了一刀,这一刀砍破了他的铠甲,虽不致命,却让张罗结皮开肉绽。

    战斗在此时,侍卫司和党项人全部混在了一起,张罗结也不知道钦差凌实是死是活,带着十几名心腹军士,如疯狗般在阵地中左冲右突,不断大声喊叫,慢慢聚拢人马。

    极短时间内,雪地上已经倒下了一百多名侍卫司的军士,党项人也有三四十人被砍落马下。党项人的悍勇在肉搏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第一百八十三章)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