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13章 请先生观战

第213章 请先生观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慎于行骑兵队出现在悉独官马贼的背后,慢慢地逼向激战双方。

    悉独官是马贼出身,作战偏好奇袭,向来讨厌“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阵地战,现在以绝对兵力围攻里奇部的小队伍,不料数次强攻,都被密集而准确的箭支逼了回来。当慎于行骑兵队出现在马贼后路之时,悉独官见到旗帜就心生退意。

    一名马贼手持一面皮盾,来到阵前,用中原话大喊道:“交出木筐,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一会,一名里奇部落的军士走出阵来,牵着一匹驮有木筐的骡马,用契丹话道:“木筐里装的是地火果,就送一筐给悉独官将军尝鲜。”

    悉独官原本以为木厢里面是珍宝,谁料里奇小队护卫的竟是味道鲜美却并不值钱的地火果,悉独官顿时暴跳如雷,提起大斧,一斧把木筐连同骡马劈倒在地。

    慎于行骑兵队不紧不慢地逼近马贼队伍,马贼大队伍被迫分兵,用一支骑兵队拦住慎于行骑兵队。

    慎于行是老军士,老军士就意味着活得长,活得长的老军士大多喜欢打滑头仗,不到最后关头,决不会和敌人拼命。马贼拦住去路以后,慎于行骑兵队掉转马头朝北侧奔去,奔了两三里,骑兵队突然转向,朝着东面奔去。

    马贼骑兵队紧紧咬住慎于行骑兵队,战场形势顿时被搅乱了。

    悉独官不再理睬被围之人,仔细观察慎于行骑兵队,看了一会儿,决定退兵,避掉和黑雕军硬碰硬的风险。

    马贼队伍中响起“呜、呜”角号声,追击慎于行骑兵队的马贼也停止了追击,退了回来,围攻里急部的马贼也退到箭程之外。随着几声特别尖利的角号声,大队马贼向着西北面退去,飘扬的黑牛旗渐渐隐没在草原尽头。

    柳红叶相貌文质彬彬,有些书生模样,其实他是里急部最悍勇的将军,在战斗中脸色始终平静如常,见到马贼呼啸着离开了战场,禁不住赞道:“悉独官马贼来去如风,确有过人之处,难怪能称雄草原近十年。”然后又侧身对身边的刘成通道:“掌书记箭法不错,射杀了好几名马贼。”

    见一场大战莫名其妙地化为无形。刘成通有些汗颜道:“我虽在军中已有多年,参加实战还是大姑娘上花娇,头一回。”他使劲甩了甩酸软地双手,又向柳红叶介绍道:“牵制马贼的是黑雕军骑兵,骑兵队的军使曾是我的亲卫。”

    里急部处于阴山脚下,契丹强大之后,里急部南下之路便被隔断。

    柳苍茫兵败回石山之后,柳红叶才得知黑雕军和侯云策的大名。今天见到黑雕军骑兵小队骑术精熟,进退有度,悉独官兵力占优,却不敢再强行进攻,夸道:“原来是黑雕军骑兵,真是名不虚传。”

    马贼退兵之际,慎于行骑兵队也没有追赶,虚张声势呐喊了数声,算是欢送马贼的离开。

    慎于行骂骂咧咧地对两位好友道:“今天被契丹人追了两次,绝对是凶日,幸亏我们跑得快,否则定然有死伤。凌一郎、王八郎,快去查一查你们的弟兄,看有无伤亡。”

    凌一郎、王八郎都是资深老兵,闻言后策马出列,各自招呼自已部属。很快凌一郎提马到慎于行身边,道:“慎军使,除了手上的血泡以外,我的弟兄们没有擦破一点皮。”

    王八郎也完成了清点工作,他笑道:“老大,我这队弟兄也没事,只是今天被契丹人追得如兔子一样,不少弟兄大腿被磨破皮了。”

    没有伤亡,慎于行心情极好,满脸堆笑地对着手下弟兄粗声骂道:“你们这些龟。儿子,打仗要灵醒一点。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类鬼话,都是骗大家送命的,千万不要相信,你们这些龟儿子,听到没有?。”

    黑雕军里有不少西蜀降兵,最喜说“龟。儿子”,慎于行很快就染上了这个毛病“龟。儿子”,每遇高兴事,“龟。儿子”三字必然要脱口而出。

    慎于行骑兵队参加了不少大仗,战果不小,伤亡却是全军是最少的,手下军士都佩服这个表面粗鲁,实则极为爱护部下的骑兵军使。众军士听到他接连说出“龟。儿子”,知他心情极好,调笑军士就道:“龟。儿子们知道了。”

    一时之间,慎于行骑兵队热闹非凡。

    清理完人数,慎于行骑兵们向里急部人马靠拢。靠拢之时,慎于行颇为谨慎,在箭程外停下脚步,一名大喉咙军士上前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刘成通单人匹马来到阵前,道:“我是刘成通,可是慎军使的骑兵队?”

    慎于行见刘成通一个人出阵,知道没有危险,也就单人匹马出阵,来到刘成通身边,轻声道:“掌书记没有危险吧?

    ”刘成通笑道:“这些人都是云帅的客人,幸好你们来了,否则被马贼围住还不知怎样脱身。”

    慎于行笑道:“这些护卫那里来的,箭法了得。”

    两军会师之后,带着铁锹的慎于行骑队又干起了掩埋阵亡军士的工作。为防止马贼卷土重来,简单掩埋了里奇部军士之后,两军快速从刘家渡口渡过黄河,再穿过一片戈壁,第二天下午,来到廉县境内。

    柳红叶最后一次来到廉县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当时廉县城池已毁,城中百姓多已内迁,只剩下少量地军士守卫在此,此番进城,也算是故地重游。

    此时的廉县县城远比二十年前热闹,成为名符其实的一座兵城,城内有熊营有两千军士,狮营四千多人、蛟营两千多人,军需副官李漫还带着一千多后勤军。除了军人以外,城中还有数千名迁移过来的百姓,廉县县城原本就小,一万五千多军民在城里来来往往,显得极为热闹。

    此时廉县城内一派大战来临的紧张气氛,城内城外有大量精骑来回穿梭。柳红叶进入廉县县城的第二天,朔方节度使侯云策带领五千团结兵和大量粮食辎重来到廉县。

    侯云策进城之时,柳红叶正在为里急部阵亡军士扫墓。

    侯云策听说柳红叶在墓地,没有进府,径直来到墓地。他刚到墓地,就听到“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柳红叶带有阵亡军士的名单,一名里奇部军士用毛笔把名字写在了石碑之上,另一名军士持钉凿把名字刻在石碑上。阵亡军士有接近两千人,一天时间只刻出了四分之一。

    亲卫们在小山坡脚下停了下来,守卫墓地。

    侯云策、郭炯、山宗元、姜晖、白霜武、刘成通等各军主将来到墓地,亲卫队贺术海东和刘黑狗也跟随上了墓地。

    柳红叶听到了有人上山,仍然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没有回头。刘成通上前一步,刚想开口说话,侯云策做了一个手势,制止了刘成通。他上前一步,从封沙手中接过一瓶老洒,分别倒在黑雕军和里奇部阵亡军士墓前。

    柳红叶从墓前站了起来,神色颇为伤感,走到侯云策身边,欲说还休。他深深地对侯云策作了一揖,道:“大恩不言谢。”

    到了廉县之后,飞将军就把柳红叶的情况带到了灵州,侯云策知道他是里奇部长老柳红叶,就回了一揖,道:“百年漂泊,难为你们了。”

    闻此言,柳红叶双眉一挑,道:“将军是朔方节度使侯云策?”

    侯云策点点头,道:“在下正是侯云策。”

    小山上绿树成荫,暖洋洋的阳光照耀之下,气温也渐渐升高。无数小虫在青草下乱动,抓紧这宝贵地时间,或寻找食物或制造下一代。

    侯云策和柳红叶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相互打量。

    突然间,响起“嗡、嗡”之声,一群红脚马蜂如从地底幽灵一样,冲向了墓场中间的侯云策和柳红叶。

    这种红脚马蜂毒性极烈。极喜攻击活物,而且展开攻击之后,就会前赴后继地持续进攻,不死不休,柳红叶久居草原,当然知道这种马蜂的历害,他不敢动作,轻声道:“不要动,它们自会飞走。”

    侯云策在黑城见过各种马蜂,自然也不会乱动。侯云策不动,郭炯、山宗元、姜晖、白霜武、刘成通等人自也不动。一群纵横数千里的悍将在一群马蜂的威压之下,你看我,我看你。

    罗青松守在山下,他不知墓地旁地情况,接到一份紧急军情后,急忙忙地往上赶来。红脚马蜂在墓地上不断绕圈,看见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立刻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

    罗青松哪里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仍然在急奔。

    排山倒海地红脚马蜂就湮没了罗青松。

    眼看要出人命,贺术海东抓住封沙的胸口,猛然用力,封沙长衫变成了两片。他用一片布块蒙住自已的头,几步跑到罗青松身边,用另一块布块包住罗青松的头部。

    罗青松被马蜂刺得昏头涨脑,见有人上前,条件反射来了一个正蹬。贺术海东略一侧身避过正蹬,右手抓住罗青松的右脚踝,前脚别住罗青松的左腿,猛地一个抬手摔。

    罗青松凌空而起,被摔入草丛中。贺术海东此时已被马蜂紧紧跟上了,幸好他包得严实,除了露在外面的手掌之处,其他部位还没有受伤。他快速地冲到罗青松身边,提起他的腰带,飞快地朝山下跑去。山下一个小水塘,是前日暴雨留下的,贺术海东提着罗青松直奔小水塘而去,距离水塘还有近两米,猛地跳了下去。

    小水塘不过半人深,贺术海东趴在水中。红脚马蜂失去了攻击目标,在水塘上空盘旋不止。

    贺术海东在水中和红脚马蜂对峙了一会,一些机灵的军士闻迅找了一些枯草和牛粪,点燃后冒起了浓浓地烟雾,浓烟和烈火是红脚马蜂的克星,熏了一会,红脚马蜂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贺术海东和罗青松水淋淋地站在小水塘中。贺术海东用布条裹住了头部,身上穿着软甲,额头上只有两个红肿的大包,亮晶晶就如又长了两只眼睛。

    罗青松就凄惨得多,脸肿得如刚出笼地馒头,不断地“嘿、嘿”笑着,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看着太阳。道:“怎么天上有好几个太阳,晒得脸上火辣辣的,我要把他射下来。”

    侯云策带着众将军也寻了下来,看到罗青松模样,听到其胡言乱语,知罗青松中了蜂毒,道:“快去请韩淇医官。”

    罗青松听到侯云策的声音,头脑短暂地清醒了过来,低声道:“云帅,契丹大军还有六十里。”说完。脚一软,坐倒在地上。

    柳红叶在四周查看一番,见草丛中有几株尖尖地野草,连忙摘下来用手揉烂,放在罗青松嘴里,对侯云策道:“节度使,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有毒蜂必有解药,这种野草我们里急部称之为山蜂草,解蜂毒最为有效。”

    山蜂草极苦,贺术海东皱着脸把山蜂草呑进肚子里,肚子里很快就出现一阵麻辣之感。

    韩淇来得极快,见到罗青松的样子,心中一惊。撬开罗青松的嘴巴,见到嘴里有一些草药,取过一些嗅了嗅,道:“原来已经吃了山蜂草,这下有救了。”他取过一个装着鲜红色液体的瓶子,把山蜂草放在瓶子里摇了摇,随后一起倒进了罗青松的嘴里。

    过了一会,罗青松呻吟着睁开了眼睛,全身剧痛无比,神智却已清醒,道:“这些马蜂真是历害。”

    侯云策笑道:“放你几天假,好好休息吧。”

    柳红叶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一幕。黑雕军将领和亲卫间关系极为融洽,聚在一起虽然有等级之分,却又透着如家族般的亲密,这让柳红叶大感兴趣。

    侯云策赶到小坡上和柳红叶见面,心中一直想着煽情的话语,谁知刚刚说了一句话,就被不速之客搅黄了。他就不想多讲煽情之语,对姜晖道:“姜郎,你是廉县主人,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赶快找一个补偿办法?”

    “我早就做好准备了,开水白菜,红烧小羊,这两样美味都已准备妥当。”

    姜晖用脚使劲地踩被烟熏落地的山蜂,解释道:“春天到来之后,突然来了不少山蜂,城外劳作百姓被蛰伤了不少,这些山蜂地蜂窝都在极高的大树上,每天出动之时,成百上千,密密麻麻,极为吓人。这些山蜂最喜欢甜味和酒味,只有嗅到之后,必会聚集而至。”

    闻此言,侯云策若有所思地。

    狮营副都指挥使何五郎匆匆忙忙跑上山,来到侯云策面前,行过军礼后,道:“城外五十里,发现了契丹军前锋。”

    侯云策有些抱歉地对柳红叶道:“本来想和柳先生长谈一次,军情紧急,只有改天再谈,契丹大军很快就要到了,若先生不嫌弃,且看在下如何破敌。”

    柳红叶并不知道契丹人有多少,此时廉县驻军有一万多人,看起来战斗力还不错,道:“契丹人势大,擅长使用骑兵,且不可轻视。”本来柳红叶还要提出一些建议,看到众将一脸轻松,也就不再多说。

    众将下山后,直奔侯云策设在廉县的营帐。而柳红叶则回到了专门为他准备的干净小院子。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城里响起了急促马蹄声。

    柳红叶专心听着马蹄声,过了一会,一名身穿大林圆领衫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道:“有数千骑兵出城了,城内各营都在加紧调动。”

    柳红叶一只手轻轻地敲打着桌面,道:“黑雕军这是要和契丹军大战一场。”

    中年人道:“黑雕军装备了大量的弩弓,看来防守能力极强。”

    里急部军队也有不少弩弓,不过,里急部地弩弓主要用来防守,集中在石山守卫部队里,一般的骑兵都没有配置弩弓,因此,中年人判断黑雕军防守能力强。

    柳红叶用手在桌面敲打了一会,道:“黑雕军兵强马壮,骑兵训练有素,一路上,我们骑兵队暗自和黑雕军骑兵队较量马术,没有占到便宜。大队骑兵出城,绝对是为了进攻,黑雕军强悍,和以前看到的大林军不一样。”

    第二天一早,封沙来到了柳红叶院中。柳红叶起得很早,正有院中散步。封沙上前拱手,道:“契丹大军已在城外,云帅请先生观战。”

    廉县新城城墙仍然继续在修建,城墙之外先行修筑了高大的寨门临时代替了城墙。

    柳红叶出了寨门之后,看到了严阵以待黑雕军。

    (第二百一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