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18章 颇超族长

第218章 颇超族长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雕军和党项房当军在清水河鏖战数月,双方在战场上生死搏杀,惨烈异常。但是,双方军士们都没有想到,侯云策一声令下,七百多对黑雕军军士和党项女子喜结连理,众多黑雕军军士和党项房当族人成为一家人。

    有资格成亲的黑雕军老军士皆为百战余生的精壮之士,战场上生死搏斗从来没有皱过眉头,床弟之战自然也勇猛无比,成婚不久,同心城满街都是挺着大肚子的党项女子。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有句俗话叫:“生儿如进鬼门关。”短短的几个字就表达出了母亲所经历的痛苦与危险。大林人习惯性在孕妇临产的时候,找“接生婆”为产妇接生。侯云策为了孕妇安全,就出高价到中原之地请来大量接生婆。这一举措让黑雕军大为欢喜,却害得中原接生婆严重短缺,不少中年女子见到接生婆有利可图,纷纷改行当起了接生婆。

    与此同时,在大师兄王楠建议下,侯云策要求白霜华调集了粮食、黄豆、花生、活鸡等食物到同心城,分到每家分娩产妇家中去。增加了母亲营养,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奶水喂养出生婴儿。

    侯云策为了亲民,走家串户,亲自为失去了父亲的婴儿送去十贯林元通宝。

    有一名驻守同心城的军士强奸了一名刚刚失去丈夫的党项女子,若在郑州时期遇上此等事情,侯云策可能只是对军士实行鞭刑。当上节度使之后,侯云策面对众胡环侍的高压局面,必须要稳定军心。自己一言一行都要影响到无数人,对违法军士仁慈,就是对战死沙场的黑雕军军士的残忍。为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侯云策下令处死这名军士,并把其头颅悬挂在东城门上,以示警戒。

    头颅成为骷髅以后,仍然悬挂于东城门。过往军士无不耸然,再也没有军士敢于轻易踏入党项女子院中半步。

    党项女子对侯云策既害怕又尊敬,听说师高月明有了身孕,同心城内党项女子就按照党项风俗,采集百家衣料,为小孩子做了一件小衣服,意在保佑侯云策和师高月明的小孩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侯云策接到长寿衣之后,派了数名党项僧人,来到各家收集党项女子父亲或兄弟的姓名,列成名单。房当度在贺兰山东麓站稳脚跟后,侯云策传来将令,准许房当度族人到同心城探亲,并提供了一份可以探亲名单。

    此时,房当度族人已经知道同心城集体成婚之事,得令后纷纷南下到同心城寻找失落的女儿,一时之间。同心城内四处都是外公或舅舅,各家各户都充满了夹杂着哭声的笑声,或是夹杂着笑声的哭声。

    黑雕军廉县城外大败契丹军之后,侯云策下定决心把剩下的五百多成了亲的老军士全部派到同心城,让他们休假两个月,尽情享受天伦之乐。两个月之后,这些老军士将成立一个训练营,专门在白狼营培训新兵和团结兵。白狼营就在同心城外,这样一来,既能为黑雕军保留下一批珍贵的战斗种子,又让这些军士们可以定期回到同心城,照顾老婆和孩子。

    这些黑雕军老军士纷纷在家中摆下酒席,迎接从贺兰山远道而来的亲戚。曾经的生死对头就这么坐在了一起,虽说气氛初时有些尴尬,可是,毕竟大家没有私仇,现在成为了一家人,几杯老酒下肚,心胸开阔者杯酒抿恩仇,心胸狭窄者酒后免不了拳脚相交,更多情况是大家语言不顺,只有大眼瞪着小眼。

    从同心城回到贺兰山的党项人,对黑雕军的敌意多多少少都有所减少。

    同心城被攻破之后,师高金父女俩都以为今生不能再见面,今日重逢,竟有再世为人之感,父女两人双双垂泪。

    师高金多年幕僚生涯,自制力极强,很快就从与女儿重逢的激动中清醒,来到侯云策面前,跪下行过大礼,用略带些京兆府口音的中原话说道:“师高金参见节度使。”

    侯云策道:“都是一家人了,又是内院之中,不必行此大礼,师先生请起。”话虽然如此说,侯云策还是让师高金行过大礼。这才伸手将师高金扶了起来。

    正在此时,一只鸽子穿破云层,径直降落在侯云策府弟的中院,侯云策对中院所养的飞将军很有感情,有空都要去观察它们,对它们熟悉得就如自己地手指一样,从飞行势态来看,这应是经过遥远飞行的飞将军。

    果然,过了一会,封沙手持一张红色纸张,这是孟殊和侯云策通信的绝密信件,必须要用特定密码才能解开。侯云策接过红纸,没有打开,随手放进怀中。

    师高金相貌没有特异之处,就和普通地党项人一样,一双儿女却金发碧眼,大异于常人。封沙进来之后,师高金就垂手立在一旁,用余光打量着这位打败鹰帅的大林节度使,右手习惯性地抚摸着一直带在身边的淡黄色玉佩。

    封沙退出内院之后,侯云策若无其事地对师高金,道:“小女儿叫侯小清,你看那双眼睛多漂亮,就和她母亲一样,来抱抱。”

    党项族以男为尊,男子向来不管小孩,即使心中喜欢,也很少抱着玩耍。侯云策发了话,师高金也不敢违反,别扭地抱过侯小清。侯小清紧闭着双眼,仍然在沉睡之中。师高金虽说是幕僚,可是常年生活在军中,骑骏马、喝烈酒,和军中豪杰无异,抱着这不过七斤多一些地侯小清,却如抱着一块沉重石头。不一会,师高金双手就开始酸软,背上也冒出一些密集汗滴。

    侯云策看到师高金抱小孩子的姿势十分别扭,手上非常用劲,仿佛稍稍松一些,孩子就会掉下来一般,笑着对师高月明道:“你来抱孩子,我请师先生喝酒。”

    再一次听到侯云策称呼父亲为“师先生”,师高月明不禁心中一酸,她知道侯云策的妻子赵英是赵皇后之妹,身份高贵,自己跟着侯云策,永远只能是一名小妾。

    赵英没有居住在灵州,侯云策身边只有师高月明一个女人,师高月明原本以为侯云策不久以后就会把师高绿绮收至帐中,不料,侯云策对美貌的师高绿绮并没有兴趣,虽说天天由师高绿绮穿衣打扮,却没有任何无礼之举。

    不知不觉中,师高月明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此时听见侯云策的称呼,师高月明再一次明白现实多么残酷,自己只不过是生活在精心编织的一场梦中,妾仍然是妾,女主人仍是远在大梁地赵家小娘子,想起赵家小娘子,师高月明心中就是一阵绞痛。

    师高月明不愿意在父亲面前显露自己的情绪,仍是满脸笑容地接过了孩子,笑道:“父亲远来劳顿,要少喝一些酒。”

    党项人祖辈曾经生活在青海湖一带,苦寒难耐,族人好酒,遇节日则通宵达旦地饮酒,酒后打架滋事着实不少,师高月明害怕父亲喝酒之后和侯云策发生冲突,因此,特地叮嘱了一句。

    酒宴很快就摆了上来,虽说酒宴,不过四五个菜而已,全是大盆的肉食肉汤。

    酒至三巡,侯云策很随意地问道:“师先生是党项颇超族人吧?”

    师高金苦笑道:“我来到房当族二十多年了,儿子师高知潮,女儿师高月明都是在清水河畔长大,颇超人和房当人本是同根同源,我们也算是房当人。”

    侯云策脸上浮起一阵轻微地笑意,道:“我也就不绕圈子了,听说师高月明的爷爷曾是颇超族的族长,因为二十年前争夺族长之位,发生了火拼,师先生被迫逃出了颇超族,是不是这样一回事?”

    师高金沉默了一会,点头道:“是。”

    侯云策目光犀利无比,盯着师高金,严肃地道:“我问你一句真心话,你想不想回到颇超族,夺回族长之位?”

    闻此言,师高金眼皮一阵微跳。

    在房当族中,虽说鹰帅房当明有知遇之恩,可是毕竟是客卿身份,只能献策之权,但是没有决策权,换一个角度说,其个人命运完全掌握在房当族首领手中,不管计谋如何出色,都不过是一件用得称手的工具而已。既然是工具,用来不称手的时候,就是被丢弃之日。

    重夺族长之位是师高金潜伏在内心深入的一个梦想,只不过从颇超族逃亡时间已久,回到颇超族都已成为遥远的梦想,看来永无实现的可能。此时,侯云策突然提出这个建议,以黑雕军的实力,加上房当族相助,重返颇超族地梦想就极有可能变成现实

    师高金脸色如常,右手不停地搓着淡黄色玉佩,玉佩上刻着一条奔跑着的草原狼。师高月明很熟悉父亲这个动作,每遇难以决断之事。父亲总要搓着这块玉佩,停止搓揉便是下定决心之时。

    师高金犹豫片刻,重夺族长之位的想法还是占了上风,抬起头,道:“节度使此话当真?”

    侯云策断然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师高月明看见父亲眼中闪出一股异彩,心中微叹:夫君当真历害,竟把夫妻床弟之言记得如此清楚,提出的建议恰恰击中了要害,父亲实在没有办法拒绝。

    “师先生离开颇超族已有二十多年了,不知族中是否还有其他亲人或是亲信好友,若要重夺族长之位。全凭武力也不行,最好有人呼应,师先生回去以后要好好斟酌一番。”

    师高月明还有一个哥哥,听说孔武有力,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师先生可以带信给师高知潮,我要见他一面。”

    “节度使放心,虽说我离开颇超族多年,但是颇超族里忠于父亲的故旧不少,当年我逃离颇超族之时。颇超黑羊杀了很多忠于父亲的族人,这个仇恨再过百年不会忘记,我这几年和颇超族族人也暗中有联系,只有黑雕军大军出动,必然应者如云。颇超黑羊众叛亲离之下,族长之位难保。”

    颇超族位于贺兰山北麓,有近十万族人,首领颇超黑羊身边有数千精兵,虽说他为人残暴,族人多有不满,但是要重夺族长之位谈何容易,师高金故意说得很轻松,主要是为了坚定侯云策的决心。

    侯云策长期领兵,深知实力决定一切,所谓道义,不过是成功者为了维护其统治而采取的一种手段,师高金一家是权力之争的失败者,所谓应者如云、众叛亲离不过是煽情之托词。

    侯云策也没有点破师高金,微微一笑,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师先生不必操之过急,寻找合适的族人为内应,等待恰当时机,力争一击成功。”

    两人交谈甚为投机,也没有回避师高月明。师高月明凝神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虽说经历不同,性格迥异,但是,两人谈话间,眼中始终闪烁雄性渴望,这种渴望是生命力强劲的表现,凭空为两人增添了些色彩。

    师高月明心中正在百感交集,忽觉手中一片,低头看时,女儿侯小清正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七月天气炎热,怕女儿用尿布后会被捂起痱子,就没有给小清用尿布,晚上则派几个侍女轮流守候。因此,师高月明手上水流成溪。

    师高月明就对着另一间房屋喊道:“绿绮,快来。”

    两人手忙脚乱地走进里屋,大事谈毕,师高金见侯云策站了起来,也适时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恭敬地行过大礼之后,回到客房。

    师高金背影从内院大门消失之后,侯云策脸上地笑容就渐渐隐去,他快步走到书房,取过红色纸条,在书架上取过一本佛经。

    密码翻译出来:赵普已死,孟殊。

    (第二百一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