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48章 寻医治病

第248章 寻医治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天将晚,大梁侯府的几个院落都升起了袅袅炊烟,饭菜的香味随着夜色悄悄潜入了千家万户。

    侯府大门两侧站得笔直的带刀军士,军士们皆虎背熊腰、满脸杀气。陶七郎背着药箱,有些畏缩地跟着秦家河走进了侯府。

    半个月前,侯相的儿子身体有些不舒服,小有名气的陶七郎受命入府来给侯宗林治过病。今天是陶七郎第三次进入侯府,不过,陶七郎踏入侯府大门时,仍然心中发虚,陶七郎暗自打气道:“陶家祖先是大武太医,就是专门给皇帝治病的,如今只是给宰相的家人看病,没有什么了不起。”

    打起精神的陶七郎,跟着管家秦家河拐了好几个弯,这才来到了一个独立的院落。这是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位于上次来过的主院旁边。一进小院,陶七郎暗叫一声:“苦也。”

    只见院中立着两条如狮子一样的猛犬,昂着方形巨头,四肢如人的手臂一般粗细,全身毛长而密,看到有人进来,就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雷鸣。

    陶七郎何曾见过如此凶恶的猛犬,双脚一软,若不是拉住了前面的管家秦家河,肯定已坐倒在地上。

    林中虎爱煞了这两条来自清水河畔的猛犬,他得意洋洋地面无人色的陶七郎道:“不用怕,横行、霸道不会咬你的。”

    这种猛犬来自清水河畔,据房当族老人讲,党项人的祖先曾和大蕃人生活在一起,大蕃人喜欢养这种大狗,后来党项人北迁以后,就把这种巨犬带到了清水河畔,成为党项人放牧的好帮手。

    回大梁之时,侯云策特意从清水河带回来两条品种纯正的小犬,平时就养在别院中,一条名为横行,一条名为霸道,回大梁不过数月,小犬地身形已超过了一般大狗,横行前胸特别宽阔。眉上有黄色圆点,有着茂密的鬃毛,它眯着眼睛,用一种蔑视的目光看着陶七郎。

    进入房间之后,陶七郎仍然惊魂未定,眼睛余光仍然不断看着院中的两条猛犬,侯云策进入会客室时,陶七郎连忙跪倒在地。

    “陶郎医术不错,上前一个方子就治好了小儿的病。”侯云策看着跪在地上的陶七郎,道:“起来吧,上次就给你说过,在内院之中,不必行此大礼。”

    当日在大梁城外的草市,侯云策救下了擅长治儿科的陶七郎,又让陶七郎在城中行医,并把小李娘子送给了陶七郎。陶七郎因祸得福,就在大梁城内坐诊行医。陶七郎祖辈是大武医学博士,自然有些货真价实的医术,很快,陶七郎在南城区就有了些名声。

    侯云策等到陶七郎起身,面色严肃了下来,道:“陛下的三公主今年有三岁,前天突得急症。甚是凶险,宫中太医都束手无策,陶七,若你能治好三公主,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侯云策话虽如此说,可是对陶七郎并没有太大的信心,陶七来到大梁以后,虽然在治小儿病方面暂露头脚。可是大林皇宫的太医医道也甚为高明。陶七医术就算不错,料来也高不过资深太医。

    让陶七进宫其实是赵英的主意。

    陶七突然听闻要给三公主治病。心中又是一紧,禁不住双腿又开始发软,他结结巴巴地道:“在下医术不精,恐有负侯相重托。”

    这一段时间,陶七郎的生活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轨道,有些陶七郎坐宽敞明亮、充满药草特殊香味的诊所里,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地人群,仍然觉得前一段时间的经历就如一场梦一般:先是被李家诬为和小李娘子通奸,被李家押到草市受辱,随后又被侯相解救后,莫名其妙再来到了大梁城坐诊行医,最为离奇的是,美貌无比的小李娘子居然弄假成真,真的成为了自己的小妾。

    如今陶七郎一个月的坐堂收入,顶得上过去两年的收入,看着装钱财的木盒里渐渐多起来地周元通宝,陶七郎也开始打起了小算盘,只要再过个一、两年,自已也有能力在大梁城内置房产了,等到在大梁城内有了房产,就可以把母亲和娘子接到大梁城来住,也算是尽到儿子的孝心。

    陶七郎现在已把侯云策当成了从天而降的活菩萨。他毕竟是乡下郎中,想到要给公主治病,出于本能就开始恐慌。

    陶七郎话音刚落,一身浓妆的赵英出现在门口,接口道:“陶先生上一次给小儿之病,一张方子,药到病除,医术甚佳,现在三公主病重,你就不必推辞,需要什么药具,赶快快人取来,我们随后就进宫去。”

    陶七郎见赵英进来,又立刻起身跪下行礼,赵英心中焦急,陶七郎婆婆妈妈,有些不耐地道:“火烧眉毛了,不必行这些虚礼,陶先生快些起身。”

    陶七郎知道此事已经无法推辞,就稳了稳心神,道:“请问三公主是什么症状?小人也好对症下药。”

    赵英简单说了说三公主的病情,陶七郎低着头想了一会,因为没有亲眼观察,他不敢乱下断言,就实话实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小人实在不敢乱下定语,还是要见了面再开方子。”

    赵英点了点头,扭头对门外的封沙道:“封参军,叫秦管家备两辆车。”

    秦家河平时基本上不进这个小院,今日把陶七郎进小院之后,秦家河就退了出去。

    等到陶七郎、封沙都离开了小院,赵英对侯云策道:“今晚说不定我要住在宫中,请郎君莫怪。”

    赵英刚从福齐宫回府不久,浓妆也没有去掉,浓妆也掩饰不了疲倦。侯云策不喜赵英化妆的样子,为了缓解赵英忧虑的心情,就伸手握住赵英的手,上下打量了赵英一会,开玩笑道:“我还是喜欢你素面朝天的样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赵英知道郎君在宽慰自己,就用手指轻轻拂了拂侯云策的手心,温柔地道:“宫中看似风平浪静,其实也和战场一般残酷,妹妹还小。小英受父亲的委托,要帮着妹妹。”

    侯云策抱了抱赵英,道:“不用解释,我明白。”

    临出门时,赵英还是掩饰不住内心地不安,自言自语道:“但愿陶七郎能够妙手回春。”看着两驾马车急匆匆朝皇宫方向驶去,侯云策收敛了笑容,心情也颇为沉重。他十分理解赵英:宫中斗争其实是一场看不见刀光剑影的战斗,其残酷有些会令人瞠目结舌。

    赵英关注三公主的病情,实质为了赵家六妹,只要赵家六妹在皇宫中的有地位,赵氏家族在大林朝就是声名显赫地望族。若赵家六妹在皇宫中失去位置,很多事情就很能预料,或许有一天,一场大祸就会降临到赵氏家族。

    赵皇后去逝后,根据其遗愿,赵家小妹被送进了皇宫,但是,进宫两年,赵家小妹进宫后却没有任何身份,而林荣勤于政事也很少到赵家小妹的侧宫,赵家小妹在宫中处境就极为尴尬。

    宫中太监常居深宫之中,身体又有残疾。心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变态,赵皇后在世时,这些太监见到赵家姐妹,恨不把热脸贴到赵家姐妹地脚底下,可是,太监们见赵家小妹没有当上皇后,很快就把热脸换成了冷屁股,时不时在一些小事上刁难赵家小妹。赵家小妹在宫中本是孤立无助。又受到太监们地刁难、冷遇,自然是度日如年。

    在后宫中,地位最高的就是贵妃、德妃、淑妃和贤妃四个妃子。刘贵妃比赵皇后死得还早,刘贵妃和赵皇后相继去世之后,皇后和贵妃这两个位置就空了下来,这两个位置对于所于后宫佳丽都有不可抗拒的魔力。

    林荣的两个儿子在前朝死于非命以后,经过林荣几年来持续不断的努力,赵皇后和三个贵妃都为林荣增添了后代,其中赵皇后生的儿子林宗训,凌德妃生三公主林潇,田淑妃的儿子林熙让、林熙谨,朱贤妃生的五公主林湘,王昭仪地儿子林熙诲。

    凌德妃和朱贤妃两人生的都是女儿,她们俩人也就没有了争夺皇后的念头,田淑妃的父亲是太子少保田敏,出自世家大族,她又生了两个儿子,母以子贵,最有可能当上皇后,因此,田淑妃当皇后的心最切,赵家小妹进宫以后,田淑妃视赵家小妹为大敌,一直想方设法排济赵家小妹。

    赵皇后在世之前,极得林荣宠幸,在后宫说一不二,压制着有两个儿子的田淑妃,朱贤妃更是在宫中抬不起头。赵皇后去世以后,田淑妃母以子贵,在宫中就有些趾高气扬。

    凌德妃和赵家小妹迫于田淑妃的压力,自然就走到了一起,凌德妃极为聪明,知道自己当不上皇后,她就一门心想让赵家小妹当上皇后,不断为赵家小妹出谋划策,教她如何讨得林荣欢心,赵家小妹被册封为贵妃,凌德妃在其间功不可没。

    田淑妃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一门心思当皇后,就拉拢没有儿子的朱贤妃,和凌德妃、赵家小妹明争暗斗。

    赵英对于宫中地情况了如指掌,此时赵家小妹只是封了贵妃,距离皇后还有一步之遥,而凌德妃是赵家小妹最有份量的帮手,所以,当凌德妃的女儿三公主病重之时,深知历害的赵英甚至比赵家小妹更加忧心忡忡。

    侯云策回到书房,孟殊仍然在书房里耐心地等着。

    侯云策把孟殊叫到书房来,主要是怀疑进宫的道人,此时,赵英从宫中回来,自是知道两名道人来历。侯云策坐在宽大的胡桌旁,轻轻敲打着桌面,“今日进宫的道士叫唐适,是西蜀道人,他上一个月游历到大梁,是太常卿司徒诩推荐给凌德妃的。”

    太常卿司徒诩以前是吏部侍郎,曾为侯云策行过许多方便。当然也得到侯云策不少钱财,孟殊对此人也极为熟悉,分析道:“这样说来,这个唐适来历清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和另外两名道士的争斗,或许是教派之间的矛盾。”

    大林朝派出冯继业、王彦超陈兵秦川,其实醉翁之意不在西蜀。而是迷惑契丹国君臣,这声东击西之计当然越逼真越好,因此,对于西蜀的动向特别敏感,此时,一位颇有些道行的西蜀道人混迹在大林皇宫和重臣之中,实在让人有些不放心。

    侯云策用手轻敲着桌面,半天没有说话。

    横行、霸道从胸膛低低地发出了几声吼叫。随后,听到了鸽子“扑腾”翅膀的声音。横行、霸道对院中的鸽子有着天然敌意,每次鸽子飞到院中,都似图去进攻这从天而降地鸽子,无奈鸽笼极高。信鸽又对两只猛犬心有防范,从来不低飞,横行、霸道只能望鸽兴叹。

    侯云策此时已下定了决心,道:“非常时期当用非常之法。宁可冤枉十人,不能放掉一人,孟郎派人盯住唐适,不过,飞鹰堂行动一定要小心谨慎,不可轻易暴露目标,还有那两名和唐适决斗的道士,应是许州凌靖。也派人盯住。”

    赵英是第二天凌晨才回到府中,满脸憔悴和失望。

    “唐适、陶七郎都留在了福齐宫,两人都开了方子,今日早晨仍然没有见效,陛下在福齐宫一夜未眠,陛下嘴角都急起了水泡。”关上房门之后,赵英俯在侯云策胸前,泪水破坏了浓妆。留下了几条明显痕迹。“郎君,若是韩淇跟着回大梁就好了,他医术极高。或许有办法救三公主。”赵英此时病急乱投医,挖空心思地想着各着名医。

    “韩淇在军中数年,最精通地还是治疗外伤,治小儿之病,他并不比宫中太医和陶七郎高明。”

    侯云策突然想起郑州疫情爆发之时,少林寺住持智能曾经献药,有效地遏制了疫情,随口道:“我在郑州之时,郑州、许州一带曾爆发疫情,少林寺住持智能献了药方,他献药之时说药方是安世高所传,现在回想起来,那有如此对症的药方,想来智能大师医术着实不凡。”

    赵英就如落水之人捞到一根救命稻草,立刻抬起头,道:“哎,郎君为何不早说,少林寺也不是很远,赶快派人去把智能大师请来。”

    “智能大师是世外高人,我们不能缺了礼数,早朝后,派一名礼部侍郎去亲自请大师,只是大师喜欢云游四方,也不知此刻是否还在少林寺中,若不在寺中,可能就要费此周折。”

    赵英听到这,突然想起一事,道:“天静寺的新方丈,就是从少林寺来的得道高僧,不知他有没有智能大师的本领。”

    侯云策听到天静寺之名,心中就有一些不舒服,但是这种不愉快转瞬间就从脑海中滑过,道:“上朝时我要经过天静寺,顺便就去会会新方丈。你熬了一夜,赶快喝些小米粥,再好好睡一觉,

    赵英听了郎君体贴的言语,心中就如在夏天吃了井水里镇过的西瓜,她用手抚着侯云策胸口的衣服,温柔地道:“郎君毕竟是宰相之尊,派人召见天静寺方丈就行了,何必亲自去一趟。”

    “少林寺智能大师献药方,救治了成千上万地人,这是一件功能无量的好事,对少林寺出来的高僧,我是从心底里尊敬,亲自去一趟又有何妨。”侯云策看着脸如花猫的赵英,一本正经地道:“娘子洗浴一番再去休息,就在床上等着我散朝。”

    赵英和郎君说了一会话,心中烦闷则稍减,听到最后一句话中,郎君已有了调笑之意,不觉脸上微红。

    侯云策骑上“风”,带着林中虎、罗青松和几个亲卫,直奔天静寺。此时天色尚早,除了早餐铺子已经开张,街道上其余的店铺都还关着门。上香地客人一般要等到天完全亮了才来,因此天静寺也是大门紧闲,林中虎跳下马,直接用拳头擂响了天静寺大门。

    “谁啊,上香还早,我们还在做功课。”一个知客僧一边说一边打开侧门,见来人气度不凡,也就客气地解释道。

    侯云策来到大林之后,从来不习惯座马车,在大梁城内仍然坚持骑马上朝,只是文官穿紫衣朝服骑大马走到街道上实在有些引人注目,侯云策就找了一间换衣房,每天上下朝都要换一次衣服。此刻侯云策还是穿着普通的圆领长衫,知客僧自然不知道他是当朝宰相。

    罗青松上前一步,道:“快叫你们住持出来。”

    罗青松身上带着腰刀,凶神恶煞地站在知客僧面前。

    天静寺前任住持被杀,寺内的僧人心中都有些阴影,知客僧被罗青松吓得退后一步,道:“稍等,小僧这就去通报。”

    不一会功夫,知客僧和一名高大的僧人急匆匆地走了出来,那名僧人来到侯云策面前,道:“这位施主,。”僧人话未说完,突然脸露笑容,双手合什,郑重地行了一礼,“原来是侯施主,小僧玄静有礼了。”这名玄静正是智能大师弟子,当年因为万寿寺之事,还曾经伏击过侯云策,后来又在瘟疫突发之时,和智能大师一起到郑州来献药,也算得上是故人。

    侯云策也认出了这位天静寺新住持,“哈、哈”笑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玄静住持,我们又见面了。”

    玄静笑道:“昨夜师傅还在给我说起侯施主,没有想到今日侯施主一早就到寺中。”当年玄静是一个性格急燥的僧人,数年不见,意已历练得雍容大度,颇有大师风度。

    侯云策闻言大喜,“智能大师在天静寺!”

    (第二百四十八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