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50章 唐门

第250章 唐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天色尚早,天静寺里的僧人还在坐功课,整齐且有气无力的诵经声在天静寺围墙内游荡,几名十三四岁的年轻僧人,拖着大扫帚,扫得灰石地面“哗、哗”作响。

    玄静进入禅房之时,智能大师正盘腿打坐,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得就如一只千年老龟。听说侯云策已经到了门口,智能大师双眼突地睁开,左手一撑床沿,双腿已站在地上,动作竟如猎豹一样灵敏。一旁侍立的天静寺僧人大张着嘴,根本没有想到这位花白胡须的老和尚居然灵巧如斯。

    侯云策虽然只和智能大师见过一次面,却颇有相见恨晚之感,一别数年,见面就如老友一般。

    佛说:五百年个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一见钟情、一见如故,料在前生也修了八百年。

    智能大师见侯云策脸有忧色,稍作寒暄,就道:“请侯施主到禅房一晤。”进了禅房,侯云策没有啰嗦,三言两语就把三公主之事讲清楚。智能大师手掌慢慢抚动长须,痛快地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侯施主面前,老纳也不愿藏拙,这就到宫中诊治林小施主。”

    侯云策见智能大师豪爽,做事丝毫也不拖泥带水,不由心中欢喜,拱手道:“大师肯出手,三公主性命无忧了,只是今日早朝很快就要开始,在下耽误不得,在下让赵娘子陪大师进宫,不知可否?”

    数年来,智能大师周游四方,大林中兴之势,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得知大林三公主得了急症,就没有丝毫犹豫和推脱。

    侯云策出门之后,赵英并没有休息,而是稍稍补了补妆,就坐在堂屋等着消息,小柳为人机灵,未经赵英吩咐,就跑到厨房张罗起赵英的早餐。很快,一碗特意加上珠珠草的小米粥和一小盘腌制的脆青头就被送到了堂屋。

    小米粥里面放了一些金黄色的珠珠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珠珠草生吃苦涩无比,但是过了沸水以后,放在小米粥里,却软、滑、香、嫩,是一等一的美食,平日赵英总要喝满满一大碗小米粥,今日丝毫没有胃口。喝了一半就放下碗来,眼睛就望主院大门。平时总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秦家河,此时连一个鬼影子也没有。

    正在心忧之时,虚掩的院门“吱”地一声被推开。秦家河明知赵英在等他,还是习惯性地伸头朝院内张望了一下,就好遇上了赵英的目光,就带着罗青松一前一后走进了院子。

    赵英听说少林寺智能大师居然在天静寺中,喜不自禁地抚着胸口,心道:“真是天意,若智能大师能治好的三公主,我一定要给天静寺和少林寺捐大大一笔香火钱。”

    赵英掌握着庞大的侯家商铺,手中调动的资金超过了一些节镇,她承诺捐一笔香火钱,数目定然不小。

    福齐宫内,凌德妃整整一宿守在女儿柴潇床前。昨夜女儿林潇呼吸急促,浑身发烫,今日一早女儿呼吸微若游丝,身体冷如冰块。赵家小妹坐在凌德妃对面,此时她也说不出任何有意义的劝解之词了,只是握住凌德妃冰冷的手。

    当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之后,失魂落魄的凌德妃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儿要潇,女儿的小脸在她眼中也模糊起来。

    这几天不断有道人、名医被带到福齐宫。赵家小妹见姐姐赵英带了一个白眉善目的老和尚走了进来。并不觉得奇怪,心中也没有如最初一般抱着极大希望。

    赵英介绍道:“这是少林寺的智能大师。”

    凌德妃听说过智能大师的名号。她就如捞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猛然间站了起来,几步就来到智能大师面前,抓住智能大师地胳膊,声音道:“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只有救活我女儿,小女子给少林寺送一尊金佛。”

    智能大师合什道:“善哉,善哉。”心中却暗道:“即使是贵如皇妃,遇到儿女之事,也就和普通女人没有什么区别。”

    大林朝男女之防并不森严,一般郎中为娘子诊医,该摸手腕的还是正常地摸。此时,智能大师是白发老者,三公主是垂髫小儿,更用不着避讳,智能大师站在床边,仔细观察着三公主有脸色、探了探脉息,随后又翻看了一翻眼睑,并反复询问反病时的表现。

    凌德妃看着智能大师脸若寒霜,一颗心似乎就跳将出来,她见到智能大师从一个小方木盒中取出十几枝长针,直接从女儿的脸上插了进去,只觉脸前一黑,就软倒在地。

    赵家小妹年龄虽小,却也有姐姐们的大将风度,对宫女道:“把凌德妃扶到床上去,喂她一些上好参汤。”

    由于三公主生病,福齐宫这几日阴云密布,有数名宫女被责打,这些宫女都如受了惊的兔子一样,随时把耳朵支楞起来,听到赵贵妃吩咐,连忙小心翼翼地把凌德妃抬进了寝宫,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医也跟着进去侍候。

    三公主林潇脸上很快就插入了十根黑亮的长针,智能大师全神贯注地转动着长针,随着长针地深入,三公主呼吸又急促起来。经过一柱香的时间,三公主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宫中烧着两条地龙,还有一壁火墙,室内温度远远高过屋外,等到智能大师停止了转针,脸上已满是汗珠。

    昨日道士唐适进宫以来,也是弄了一些玄虚,三公主都能睁开眼睛,还微弱地叫了一声:“母亲。”这让凌德妃和赵家姐妹都喜出望外,只是三公主的状态没有恢复多久,很快又昏迷了过去,道士唐适最后也无能为力,灰溜溜地退到了一旁。因此,智能大师手法大是高明,赵英和赵小妹心却依然悬着,生怕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智能大师戒疤上聚集了一些小水珠,小水珠越集越多,很快就从智能大师光滑的头顶上滑落下来,在光地面摔成无数碎片。过来良久,智能大师长吐了一口气,道:“取纸笔来。”

    太监很快就取来纸笔,智能大师笔走龙蛇。写下一个药方,里面有十几味药材,顺手递给身旁的一位太医道,吩咐道:“用猛火煮沸即可。”太医这几天也过得提心吊胆,看药方,不过是寻常的荆芥、防风、黄芩、生姜等物,有些将信将疑地就朝药房走去。

    很快,一碗浓浓的黑色中药就端了过来。三个宫女抚起三公主,用银勺撬开三公主的嘴唇,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药汁喂进肚里去,药汁流了许多到三公主胸前,三个宫女愈慌乱药汁倒得越多。赵英走上前。接过药碗,托住三公主地下唇,稳稳地将药汁全部倒入三公主的嘴里。

    三位宫女在一旁禁不住有些瑟瑟发抖。

    赵英喂完药,也没有责骂她们,回头看着智能大师,仿佛智能大师花白的胡须上有一朵鲜花一般。

    智能大师却不再看三公主,背着双手,抬头望着宫顶,智能大师进宫以来一直是一幅慈眉善目的表情,此时他脸色肃穆,凌然有威。

    三公主喝药约二柱香的时间,全身大汗淋漓,头发竟如被水洗过一般。

    智能大师把长针从三公主脸上取下,在其脖颈处扎入六根长针,随着长针转动,三公主吐出来一大口黑液,黑液腥臭难闻,如此三番。三公主呕吐物渐渐清亮。

    智能大师一言不发,慢慢收起长针。

    三公主突然张口“哇”地大哭起来,声音响亮,竟如未病以前,在寝宫的凌德妃原本昏迷不醒,听到哭声,立马睁开眼睛,翻身下床,跌跌撞撞朝外面跑去。

    赵英没有想到智能大师不过用十几根黑亮长针和一幅普通的药方,竟然手到病除,三公主神色仍然萎迷不振,可是呼吸、脉膊、温度均已正常,性命已是无忧。

    赵英、赵家小妹询问病因,智能大师淡淡地道:“黑痰积郁在胸口,因而致病。”

    智能大师治病之时,侯云策还在早朝。他记挂着三公主的病情,有些心不在焉。

    临散朝时,林荣突然颁下一道诏书:“任命李重进为永兴军节度使、检校校尉,兼中书令,任招讨使,免去侍卫军都指挥使一职,同时设立西南面行营,由李重进任西南面行营都招讨使。”

    三省长官为中书令、门下侍郎、尚书令,因为这三个职务位高权重,自大武以来就不轻易授人,此三职作为本官单授的情况已经极少了,中书令、门下侍中和尚书令一般只作为兼官,用于笼络藩镇,或是作为荣誉称号加赠给重臣宿将和亲王,此时,任命李重进为中书令,就是一种荣誉称号。

    众官听到此任命,心中自是一片雪亮:郊外秋猎时发生了刺客事件,李重进作为负责防务地侍卫军都指挥使,确实难辞其咎,难怪会被免去侍卫军都指挥使一职,如此安排李重进已算得上仁慈义尽。

    众官尖起耳朵想听由谁来接任侍卫军都指挥使一职,却只听到一声尖细的“散朝”声。

    散朝后,侯云策径直来到中书门下,今日轮到他担任执笔宰相。

    侯云策心神不定地坐在中书门下地大堂里,今日早朝的诏书下得极为突然,陛下事先并没有和几位宰相商议,他端起一杯清茶,慢慢地品了半天味,这才取过了厚厚的一叠奏折。

    从大武时起,翰林学士专门负责内廷的制诏书敕,即专掌“内命”。由于朝林学习常在君主之侧,是天子的私臣,也是天之地心腹之臣,职位不高但权力不小,发展前途更是不可限量。特别是在大武内乱之后,局势纷乱,深谋密诏多出自翰林学士,翰林学士的权任无形之中加重了。除了负责内制外,还参与枢机和决策,大大分割了宰相的权力,被称为“内相”。

    这一次调动李重进的诏书,就是出自翰林学士窦仪之手。

    窦仪还有一名族兄名为窦俨,窦俨在显德四年任翰林学士、礼部侍郎,现任端明殿学士、礼部侍郎,也是林荣近臣。窦仪、窦俨这两名窦家子弟,因为是天子近臣,实际上也有着部分决策权,成为不是宰相的宰相。

    另外,枢密侃、端明殿学士也或多或少地分割了宰相地权力。

    林荣是一个甚为精明的皇帝,精明当然表现在方方面面,不让大臣们一枝独大就是林荣一贯坚持实行的手段,侯云策感到束手束脚,其他宰相、枢密使同样感到诸多牵制。这也正是林荣“平衡”的结果。

    午饭时间,一名太监过来请侯云策用膳。

    侯云策跟着太监来到宫中,林荣满脸春风,看上去精神极好。一扫早朝时的满脸冰霜。

    “朕没有想到智能和尚医术高明到这种地步,一幅普通药汤,几根黑针,就能妙手回春。”林荣搓着手,兴奋地道,“道士唐适也算是得道之人,今日却无功而返,反而是智能和尚立了大功,看来朕对僧人也有偏见。”

    侯云策心中一宽:少林寺智能大师果然不负重望。

    御膳房陆续在侯云策的桌子上放了六个盘盘罐罐,大坛子是香气扑鼻地五花肉块,还放着一些圆圆的山茹,另外还有一罐烧猪蹄、一盘爆腰花。侯云策曾经征过西蜀,一看这些菜口,马上意识到这些全是西蜀菜,西蜀菜自然就和李重进联系起来。

    果然,两人吃了几口。林荣放下牛角筷子。道:“李郎很快就要西行,秦川受西蜀影响很大。饭菜多是西蜀味,今日朕特意让厨师作几样西蜀菜来尝尝,果然好味。”

    侯云策也跟着放下筷子,笑道:“夺取幽云十六州以后,大林军就到成都府去转一圈,尝尝正宗的成都风味。”

    林荣没有过多绕弯子,直接又进入了北伐主题:“李郎是大林重将,由他到西南组成行营,西蜀必定认为我军在春季将展开进攻,从这一段时间汇集的情报来看,契丹军根本没有防备我军进攻的准备,战备极为松驰,这声东击西之计看来已经取得了成功。三月份,若我军进展顺利,打到幽州之后,契丹人未必能把主力调来。”

    侯云策一直没有接触到大林朝的间谍组织,其得到的情报都是林荣转给他的。但是,军情营派到幽州的军士不断提供重要情报,和林荣的情报不谋而合。他想了想,道:“汴河水军全部移师到大野泽,在那里加紧训练,水师全军已达到了两万人,大小战船在四百多艘,其中运兵船近一百艘,以玄蛟船为主力,其余船只为辅助船和后勤辎重船。这些战船均可以到达益津关,过了独流口,大军就只能下船了。”

    “契丹人作梦都不会想到有两万大军会由水路到达益津关,此战出其不意,契丹人必败无疑。”林荣说话间,眼光灼灼闪亮。

    两人都对北进地图了如指掌,也不用读图,就仔细讨论水师北进的细节,这些细节已经讨论过无数次。

    讨论持续了两三个时辰,要结束之时,林荣随意道:“侯郎上一次建议把禁军一分为十,很有道理。只是这样一来,各部力量太弱。朕准备把禁军一分为六,为铁骑左右厢、控鹤左右厢、龙捷左右厢、虎捷左右厢、羽林左右厢和汴河水师,每军二万人,设都指挥一名,副都指挥使两名,以铁骑左右厢为例,最高统领为铁骑都指挥使,其次为铁骑左厢都指挥使和铁骑右厢都指挥使,他们各统领一万人马。”

    禁军新军制,在侯云策提议的基础上加以变化,实质上是把殿前司和侍卫司一分为六,每一部都有两万人马,实力均不弱,却实质解决了一枝独大的问题,此提案优于侯云策最初的提议。

    侯云策禁不住赞叹。

    回到府中,孟殊和杜刚已在府中等候多时。侯云策先到了主院,赵英昨夜熬了一个通宵,今日三公主无恙之后,赵英心情放松下来,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侯云策见赵英睡得极香,也就没有打扰他,直接到了别院。

    杜刚身穿质地极佳的圆领青色长袍,腰佩玉带,留起了两撇小胡须,极有富商派头,只是神色间隐隐带有一丝沉郁之色。经过了小莲子意外身亡地挫折,他已迅速成熟起来,更有了男人的味道。

    “唐适住在白云道观之中。他确实来自西西蜀,据白云道观的小道士讲,唐适是成都府极为有名的道士,道法精深、武艺高强,更是一名杏林高手,另外,和唐适相斗的两位道人也查清楚了,中年道人名为凌靖,女道士名为柳青叶,凌靖是许州大户,家里颇有财产,在大梁城里城东有一个小院落,至于凌靖和唐适为何打斗,一时半会没有查清楚。”

    飞鹰堂虽然官府和军队脱离了接触,但是在大梁城仍然广布眼线,各类消息灵通得紧,找几位外来道士并不困难。

    杜刚等到孟殊汇报结束之后,补充了一句,道:“凌靖和柳青叶,在郑州和我们交过手。”杜刚出自少林,武艺不弱,却被凌靖轻易击败,因此对凌靖记忆颇深。

    柳青叶在数年前曾和侯云策有过打斗,令侯云策万万没有想到,柳青叶居然当了道士,这大大出乎侯云策的意料。

    (第二百四十九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