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53章 调兵

第253章 调兵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结冰的河面是一条天然的风道,时而疾时而缓的北风在冰面上胡乱地吹着,受伤的唐门弟子唐刚身中三箭,已是活动不便,伏在冰面上,见三个相貌平凡的带刀军士逼向了自己,而河岸上还有持弓的军士和莫名其妙的道家高手在虎视眈眈,他不禁仰天长啸: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不到唐刚竟然丧命于此。

    唐门弟子以心性坚强著称,虽然明知不幸,却并没有放弃抵抗。唐刚用未受伤的左手扣住了“凤尾砂”,这种剧毒带剌铁砂只要刺破皮肤则必无幸理,最适宜于攻击大群敌人,铁砂有刺且有剧毒,使用之时需要戴上专门的手套,此时,唐刚知道自己万难逃脱,他没有戴上手套,等到军士就要接近自己的时候,从腰间特制皮囊中摸出一把凤尾砂,准备拼个鱼死网破。

    林中虎根本不知道面临的危险,只是上一次在白云观亲卫之死让他吸取了教训,他对两位亲卫道:“这厮暗器历害,大家要小心一些,先把他打昏再说。”

    唐刚猛地转过身,正欲发出致命的凤尾砂,河岸上又飞过来的一枝雕翎箭,狠狠地钉在了唐林的左胸之上,这一箭狠狠地刺穿了唐刚的心脏。唐刚低头看着还在微微颤抖的箭簇,脸上带着又是震惊又是绝望的表情,喃喃道:“我真的就要死在这里吗?”

    人天生就有求生的本能,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虽说唐刚已有必死之志,可是死亡当真降临的时候,他仍有不敢相信死亡正发生在自己身上。唐刚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在旋转避,伶牙利齿的小娘子似乎露出了白玉一般的手臂。和自已在深山中的一弯清水边嬉戏。

    唐刚似乎还看见不满三岁的双胞胎,在院子里追逐着花尾巴的小狗,喃喃地道:“早知如此,又何必争强好胜。”

    林中虎和二位亲卫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见到唐刚前胸中箭,知道必死疑,不过出于谨慎,三人围在身边没有动手。

    唐刚头猛地一歪,耸拉在冰面上,三人脸上都发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一名亲卫伸手就去抓唐刚的头发,想把他拖回去,这名亲卫全无防备地抓住唐刚的头发,唐刚突然睁开眼睛,握着凤尾砂的左手猛拍在亲卫的脸上,唐刚“哈、哈”大笑两声。脑袋重重地砸在地面上,笑声嘎然而止。

    唐门弟子训练严酷,长期浸泡在各种毒物中,生命力着着实强悍,生命地最后一瞬。仍然发出的夺命一击,中了凤尾砂的唐刚和亲卫转眼间就全身乌黑,流出的血水也变得乌黑一片。

    侯云策原本想活捉这名唐门弟子,解开三公主中毒之迷。可是他看到凌靖潇洒地从冰面上滑了过来,突然改变了主意,如果捉拿了唐门弟子,则很难完全掩盖行迹,除非杀掉凌靖和柳青叶,可是凌靖武艺高强,自己未必能制服他。侯云策当机立断,再次张弓,直接射向了唐刚的要害部位。

    侯云策、凌靖等人看着被拖回岸边的两具尸体,半天没有说话。

    侯云策回头冷冷地对凌靖道:“凌靖,你也是一方乡绅,为何要与人私斗,触犯了大林刑律,你可知罪。”

    凌靖武艺高强。原本不需要侯云策出手相助。他正准备向侯云策表示感谢,不料侯云策翻脸不认人,和他打起了官腔。

    凌靖出身世家,却是一只闲云淡鹤,时常云游四方,所到之处甚为受人尊敬,陛下林荣崇信道家,先后召见了道家陈抟、李琪和凌靖等数名高人,见面之时也是客客气气。此时,侯云策突然而至的训斥,让凌靖有些措手不及。他极为难堪,楞在当地,脸上地笑容渐渐消失。

    柳青叶也是吃惊地看着侯云策,她对侯云策的感情就有些复杂,侯云策是她的杀父仇人,柳青叶曾经跟踪侯云策近一月,并在侯府书房和侯云策短暂交手,连抹胸也被抓去。柳青叶断了刺杀之念以后,随师傅凌靖云游四方,在武当山和师傅一起成为正式的道人。

    凌靖出身世家,虽为道长,可是羁绊之事着实不少,面对着手握重权的宰相,冲冠一怒实在是后患无穷,他强忍着怒气,指着全身黑得发亮地唐刚,道:“此人是江洋巨盗,正是行凶之时,被我发现,正准备擒拿下来送进官府。”

    侯云策等的就是这句话,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来此人是巨盗,凌道长为民除害,真是有道高人。”

    凌靖暗道:当日在郑州之时,侯云策还是一位质朴汉子,如今当上了大林朝宰相,却让人实在是捉磨不透。

    侯云策慢条斯理地翻身下马,吩咐林中虎道:“看巨盗的样子,所用毒药定是厉害无比,你们挖一个深坑,把巨盗掩埋了。”

    侯云策看了一眼丧命当地地亲卫,对罗青松道:“你赶快回去运一个棺木回来,把他运到铁木岭厚葬了吧。”在白云观战死一名亲卫以后,侯云策就在大梁城外找了一块名为铁木岭的风水宝地,专门安葬战死的军士。

    众亲卫各自忙碌之时,侯云策叫上凌靖离开河岸。

    “在大梁城有多少唐门弟子?”侯云策见识了唐门毒药的历害,对这一久负盛名的神秘门派再也不敢掉以轻心。

    凌靖出身名门、久历江湖,自是闻玄歌而自雅意,他暗自琢磨:唐门若惹怒了官府,任你毒药如何历害,也没有好下场。

    “唐门弟子居于西蜀名山之中,甚少到中原来,此人名为唐刚,是西蜀唐门的一个厉害角色,前年我带着凌不破等徒弟们游历到青城山,因为道门之争,和青城山的道长发生了矛盾。最后在道观里拳脚相向。”

    道家清静无为,在道观打架,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凌靖说到这里颇为尴尬,“这本是我们的道门之事,和唐门无关,双方都很克制,只动拳脚没有动兵器。不料当时唐刚恰好在青城山,他见有人在道观动手,青城道长们眼见不敌,就旁边发了暗器,出手相助。”

    凌靖神色有些暗淡,当日打斗之时,他正在前往成都府,并没有在青城山上。若他在场,或许一场悲剧就会避免。

    “唐门暗器着实了得,每次出手都是必杀之技,凌不破中了一枝牛毛针,这牛毛针十分细小,射入人体之后并没有痛楚,但是若不及时解救,牛毛针就会顺着血在身体里流动,流入要害之地。就算是神仙也解救不得。凌不破中针之后不知其历害,仍然在和青城道长打斗,突然间就倒地不起,青城道长和凌不破只是意气之争,完全没有伤害凌不破的意思,见凌不破倒地,这才注意到不动声色的唐刚。

    唐刚知道误会以后,施救已晚,终究没有救活凌不破。”

    凌靖是一个十分注重感情的人,在他地心目中,徒弟就和自已的儿女一样,得知此事之后,就四处寻找唐刚,却没有见到踪影。今日凌靖和柳青叶从贝州返回大梁,意外地与急匆匆赶路的唐刚相遇。

    当日交手之时,柳青叶见过唐刚,唐刚左脸颊上有一颗红色的痔,特征十分明显,因此柳青叶一眼就认识了唐刚。

    柳青叶刚刚叫了一声唐刚的名字,唐刚就发出了无影无踪地牛毛针。凌靖大怒出手。凌靖成名以来,甚少与人相斗,此时含怒出手,几招过后,唐刚就支撑不住。在凌靖快剑逼迫之下,唐刚连发暗器的机会都没有,被迫朝冰面上移动。

    侯云策听完叙述,道:“既然唐门隐居在西蜀,他为什么来到大梁,肯定有什么目地?”

    凌靖摇头道:“这个不清楚,唐门之人因为长期练毒,性子都比较阴沉,讲究睚眦必报,现在唐林不明不白在大梁失踪,必定会引来不少唐门弟子寻找。”又道:“唐门出手就是杀招,百年来,和大多数门派都发生过激烈矛盾,唐门凭借着无影无踪的毒药,百年来传承不熄。”

    几个军士们把唐林的尸体用绳索绑好,拖到远处一个小土城后面,三名军士从远处村庄里买来几把锄头,冬天冷,土冰硬如铁石,几个军士轮番上阵,好不容易才挖了一个小坑,军士们看见唐刚乌黑的惨样,均不敢用手去触摸他的身体,就直接用脚将唐刚踢进了土坑里,四枝雕翎箭上沾着唐刚的血,估计箭头也沾有剧毒,军士们把雕翎箭也深埋在土坑里。冬日天冷,村民们在早晨一般都猫在家中,河边更是清静无人,当军士们完成工作以后,所有的一切就恢复了原样。

    随后的日子,大梁城似乎平静了许多,转眼间,到了一年春节。

    大林朝的春节,是货真价实的正月初一。

    侯云策带着赵英、秋菊、宗林、小璐,按照大林朝的习俗,喝腊八粥、祭灶神、穿新衣、扫房舍、置年货、备佳肴、敬门神、贴春联,这许多事情,依侯云策的身份原本不必自己动手,侯云策却兴致勃勃地亲历亲为,远离了杀戮和阴谋,他又变成了质朴汉子。

    赵英和秋菊几乎是同时大了肚子,赵英从小习武,身体强健,第一次怀孕之时妊娠反应就不大,而秋菊每天都要吐了个天翻地覆。春节来临之时,秋菊跟着大家一起在户外走动,反而没有吐得如此历害。

    显德六年一月十六日,元宵节刚刚过完,众大臣仍然沉浸在一片欢乐和酒精之中,林荣却出人意料地宣布了新禁军的组建方案和各军主官、副官的任命:

    禁军一分为六,为铁骑左右厢、控鹤左右厢、龙捷左右厢、虎捷左右厢、羽林左右厢和汴河水师,每军二万人。设都指挥一名,副都指挥使两名。

    铁骑都指挥使杨光义,铁骑左厢都指挥使吉青阳,铁骑左厢都指挥使慕容延钊;

    控鹤都指挥使韩通,控鹤左厢都指挥使石守信,控鹤右厢都指挥使张藏英;

    龙捷都指挥使袁彦,龙捷左厢都指挥使赵晁,龙捷右厢都指挥使刘重进;

    虎捷都指挥使向训,虎捷左厢都指挥使白霜文,虎捷右厢都指挥使孙延进;

    羽林都指挥使韩令坤,羽林左厢都指挥使曹翰,羽林右厢都指挥使高怀德;

    汴河水师都指挥使李继勋,副都指挥使时英;

    禁军六部的主帅,都是建节开衙的大将,而副帅的地位也相当高,吉青阳、孙延进等等人是驻守一方地节度副使,而石守信、白霜文都人原本就是禁军各部的主力将领。

    在建新禁军地同时。侍卫军原来主帅李重进已到了凤州,建立西南面行营,筹备攻打西西蜀事宜。殿前司主帅张永德坐镇泽州,和北汉军对峙。

    在春节前,远在德州的杨光义接连上了三个锦书,锦书是林荣专用品,贵为宰相也无权查看。杨光义上了三道锦书之后。居然重新获得了信任,被林荣亲自任命为铁骑都指挥使,成为铁骑军统帅。

    禁军六主将是由林荣亲定,而十二副将却是各位宰相和枢密使相互妥协的结果,吉青阳、孙延进就是由侯云策大力举荐进的禁军,另外。黑雕军勇将何五郎、冯继业的爱将王腾骧、以及与何五郎并称为“冲锋双将”光紫驼,也在侯云策推荐下调入禁军,他们三人官职要低一些。没有列入禁军十八将中,何五郎任虎捷左厢副都指挥使,王腾骧任铁骑左厢副都指挥使、光紫驼任控鹤右厢副都指挥使。曾经出任过钦差大臣的枢密院承旨时英,则是枢密使王朴推荐进入禁军。

    此时,侯云策才真正体会到当宰相的好处,宰相的重要职责就是参与国家大事的决策,对重要人事也有发言权,这次重整禁军,侯云策和其它宰相、枢密使一起,都往里面夹了一些私货。林荣对此事相当宽容,他在几位宰相面前也搞平衡,侯云策、范质、王薄、魏仁辅、王朴等人推荐的将领也大体相当,这样一来,六位统兵大将难以一枝独大,宰相想要揽权也着实不易。

    新禁军之策如一块巨石落入水潭之中,原来的涟漪都立刻不复存在,水潭中只是回荡着新禁军的振荡波。这个振荡波快速地扫荡了人们用来麻醉自己地欢乐气氛,重回到充满着诡诈、无奈的现实社会,不过,这也正是生活的本来面目。

    众人对禁军的高度关注有着充分的历史依据和现实意义。

    大武内乱以来,有一支著名的禁军叫做神策军,神策军在大武原本是一支普通的地方部队,归属于陇右节度使,此地陷蕃之后转归陕州节度使,代宗时,宦官鱼朝恩控制了这支队伍,使之转归中央禁军系统,特别是在仆固怀恩叛乱被平定之后,朝廷更加感到了建立自身直接控制军队的迫切性,于是神策军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了一只举足轻重的力量。

    在文宗和武宗等数朝,宦官因为掌握了禁军指挥权,实际把持朝政,从大武穆宗到僖宗七代之中,除了大武穆宗之外,六个皇帝都是宦官所立,宰相大臣和宗室竟无权过问,宦官势力之大可以想见。到了后来,更是谁掌握了禁军,谁就掌握了政权,太祖同样因为掌握禁军而“皇袍加身”。

    郭炯、王腾骧、光紫驼等人远在西北,而永济渠解冻就意味着北伐的开始,八百里加急不断从京师发出,直奔凤州、灵州等地。

    在大梁城内诛兵历马之时,幽州城内一片声色犬马,继燕王牒蜡镇守幽州的南京留守萧思温,趁着大契丹公主北上中京的机会,把二十多个杭州歌姬全部召入府中,这些歌姬是他花重金通过海路从杭州运来的,平日就安置在城东的别院中,只能偷偷地玩乐一番,此时公主到中京,萧思温就把这些歌姬全部召入府中。

    至于瓦桥、益关等重镇,全由汉家降将守卫,在萧思温心目中,大契丹军威震天下,中原军队绝对不敢捋大契丹虎威,只要公主不在幽州城中,则天下一片太平。

    (第二百五十二章)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