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78章 烧杀

第278章 烧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时间,在血与火中停滞了。

    王彦升被契丹军士逼到了火中,他原来以为必死无疑,谁知忘记死亡的奋力一越,却从火中穿了过去,除了穿越火墙时,头发、眉毛被火烧焦、脸部皮肤受到了灼伤以外,竟然没有过多受伤。

    脱离了火海,王彦升已经完全脱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虽然地面滚烫难耐,也顾不了这许多了。歇息了一会,王彦升体力渐渐恢复,艰难地抬起头,环顾四周,这才明白身处的环境。

    王彦升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不大的坝子,坝子周围是一圈燃烧着的树木,由于坝子中间没有可燃之物,虽然外圈的树木燃烧得历害,从外面看起来是大火熊熊,但是坝子里却极为安全。

    王彦升又坐了一会,才用陌刀撑着站起身来。他看到坝子左侧有一口水井,仿佛品到了井水的甘甜,愈发地感到口干难忍,蹒跚着走到水边,发现井绳居然还在,王彦升从水井处提起一桶水,举在口中,一饮就是半桶,随后背靠着水井,取出干粮大嚼起来。

    吃饱喝足,王彦升背靠着清凉的井口,听着不远处的撕杀声,恍然间竟如再世为人。

    由于流血过多,王彦升头脑越来越沉重,竟有些昏昏欲睡。在矇眬中,忽然一阵风声传来,出于军人的本能,就在风声迎身之时,出于军人的本能,昏昏然的王彦升亦感觉到了危险,身体迅速向左一避。

    一把菜刀狠狠地砍在了井壁。

    王彦升的陌刀随时都放在身边,在闪避的同时,陌刀就斩向了来人。一片血光,来人的腰部已被陌刀砍中。

    王彦升不等来人倒下。用陌刀便劲一戳,陌刀的尖刃刺入了来人身体。王彦升站起身来,这才发现来人竟然是一个女子,其胸和腰部各有一个大洞,鲜血顺着洞口直流,女子倒在地上不停地痛苦呻吟,却越来越弱。

    一个年迈的老妇举着一根拐棍,颤巍巍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她实在太老,走路亦有些不稳,却举着拐棍要打王彦升。

    王彦升一脚踢倒了老妇人。

    老妇人和中年女子躺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了,已是难逃一死。

    王彦升这才发现有一间独立的小屋,居然没有被大火烧到分毫,想来这两人都是从这间房屋中出来。王彦升提着陌刀来到门前,猛地一脚踢开小门。冲进屋里。

    屋角蹲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年轻女子,女子衣服虽然又乱又脏,质地却极佳,想来这屋的主人也是富贵人家,她如一只落入陷阱的猎物。孤独无助地看着凶神恶煞的王彦升。

    王彦升瞪着眼睛看着小女子,这小女子脸上全是灰尘,不过从衣领处可以看到白嫩细腻的皮肤。看着惊恐万分地女子,一股无名之火从王彦升的小腹升起。他“嘿、嘿”笑了两声,走出门外,很快就提了一桶水走进屋里。

    王彦升把陌刀放在一边,抓过女子衣领,把女子的脸按在水桶中,提起来之后,撕下女子的一块衣料,帮着女子擦了擦脸。洗净了尘土,女子露出了本来面目。

    “好一个俏丽的小娘子。”王彦升欣赏了一会自己的猎物,他已是欲火中烧。此时女子突然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就想往屋外跑。王彦升拦腰把女子抱起,扔在地上,用脚踩在女子身上,威胁道:“再敢跑,一刀砍死你。”

    小女子本是幽州的汉人。她听懂了王彦升地话。面对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早已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只能闭着眼哭泣。王彦升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地剥掉了女子的衣服。王彦升眼睛直直地,嘴里狞笑,“真他妈的白,比大梁城的小姐还是白。”(在大林朝,勾栏之女称之为小姐,一般良家女子多称为娘子。)

    王彦升是军中撕杀汉,就图个痛快。那小女子是未经人事地少女,哪里禁不住王彦升这样的壮汉子,当王彦升大叫一声之时,她也昏了过去。

    经过这一番剧烈的运动,王彦升伤口全部爆裂,身上血流如注,当王彦升从女子身上爬起来之时,这才感到伤口痛彻入骨。王彦升提着陌刀,心满意足地走出了这个小坝子,此时,他曾经越过的火墙已经燃尽,只有少许火苗在燃烧。

    王彦升站在火墙边向外窥视,一群一群的大林军向城中心涌了过去,正是铁骑军右厢军的军士。看了片刻,只见一员大将出现在眼前,正是铁骑军右厢都指挥使慕容延钊,王彦升大喜过望,跳出来喊道:“将军,我是王彦升。”

    慕容延钊看到一个血人突然从灰烬中钻了出来,仔细一看,来人确实是铁骑军右厢副指挥使王彦升。

    慕容延钊历声道:“王彦升,你的人马在哪里?”

    王彦升知道他带进城地数千人伤亡惨重,而且陷入混战之中,现在应该所剩无已,就道:“将军。”

    说完这两个字,王彦升就跌倒在地。

    王彦升在禁军中素来以作战勇猛而著称,平时桀傲难训,多次顶撞慕容延钊,这次他又最先攻入城,也算立了大功,慕容延钊有心杀杀他的威风,故而不提其功,反而指责其过。慕容延钊没有想到王彦升一句话没有说完就昏倒了,只得命令一队军士把王彦升送出城。

    铁骑军左厢副都指挥使张令铎率领着三千军士猛攻东城门,守卫东城门的契丹军士苦战不退,全部被砍杀干净,张令铎控制了东城门以后,城墙上的契丹军士见势不对,全部从城墙上朝北门撤去。

    袁彦所部骑兵一直在东城门虎视眈眈,看到城内浓烟滚滚。知道大战正在进行,当城门打开以后,袁彦所部骑兵顿时一涌而入,袁彦所部骑兵原来是步兵,在古北口打了胜仗以后,缴获了大量的马匹,就由步军转成了骑军,他们士气高昂。从东门进入城池之后,在幽州大街上纵横驰骋,逢人便砍,很快,东城区皆是袁彦所部的骑兵。

    当张令铎率领着剩余的一千多名步军来到了南城墙断城口,据守在断口处,和据守在另一边断口处的契丹军士对射。

    在城外土台弩箭和张令铎所部地攻击之下,另一边的契丹军士渐渐不支。他们见到无法阻止大林军大部队入城,便向北门退去。

    激战到下午,只有北城在契丹军手中,南城、东城、西城皆已落入了大林禁军手中。契丹军用条石、圆木、泥土等诸多杂物,封死了进入北城的几条街道。众多契丹军士都爬上房屋,在房顶上用弓箭袭击大林军,大林军数次强攻北城,都被契丹军击退。从早上开始。双方就在拼死撕杀,数个时辰下来,两军皆是伤亡惨重,锐气皆失,就隔着青石街道对峙。

    城墙上地情形和城下相差不多,除了北城墙以外,所有的城墙都落入了大林军手中,城墙上的大林军从东、西两个方向不断向契丹军士压迫过来。已被被逼入绝路的契丹军士,在萧里木的率领之下,死死守在北城墙上,不断堆积的尸体,成为阻挡大林军进攻最好的障碍。

    除了和契丹军对峙的部队,其他军士皆开始休息、饮水,吃饭,也有一些军士开始趁火打劫。

    侯云策随着大部队进入城中。在幽州城中心位置有一座广济佛寺。占地面积极宽,北面行营的指挥部就设在了广济寺。

    虽然侯云策对于巷战的残酷有足够的认识。可是得知吉青阳战死以后,还是吃了一惊,进城以后,满城的尸体更是触目惊心。侯云策来到大林朝,经过无数残酷的大战,虽然尸体触目惊心,却也没有过份难受。

    亲卫队地柳江婕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残酷的景象,肠胃一路上都在翻江倒海,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好强忍着,进入了广济寺,柳江婕找了一个角落,痛痛快快把肠胃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刚刚吐完,柳江婕就听到一片呕吐之声,只见十几名军士皆伏地墙角吐个不停。

    大堂中,北面行营的三位大帅各自心事重重。

    杨光义战甲上仍有着血迹,他坐在帅帐中一言不发,攻城之战,铁骑军损失之惨重,已经超出了杨光义的预料,铁骑军一万六千名步军,目前集结起来地不过五千人,如果加上被打散没有归队的军士,料来也超不过六千人。另外,铁骑军心腹之将王彦升重伤、张令铎被射瞎一只眼睛,还有左厢军大将吉青阳战死,此战过后,铁骑军必定实力大损。

    其它几军的实力都有损伤,却并没有如铁骑军那样受到严重削弱,水师主要负责后勤和守卫两个渡口,实力仍然雄厚。韩通所部在古北口大获全胜,虽有折损,却不到全军的四分之一,韩令坤地人马由曹翰率领守卫中军,几乎没有损失。向训所部军士守卫大梁,更是一点没有折损。

    杨光义心中不平,可是北部行营主帅侯云策对于全局的布置丝毫没有问题,总会有一支军队会作为前锋,蒙受最重的损失,铁骑军多次担任先锋军,向来以兵精将勇称雄于禁军,此次担任攻城先锋也是众望所归。

    杨光义只有咬断牙齿和血吞。

    魏仁浦一手书法在大林朝颇为有名,亲自书写的劝降书,放下笔,吹了吹还未干透墨迹,道:“劝降书写好了。”

    魏仁浦本来就不赞成火攻,看到城中被烧成焦炭的尸体,魏仁浦隐隐有一股怒气,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

    侯云策知道幽州城已经成为囊中之物,其注意力已从战事转到了瓦桥关,他一边看劝降书,一边想着心事:林荣已经昏迷了两天,也不知现在醒过来没有?

    正在三人闷坐之时,曹翰走进了大厅,对侯云策道:“侯相,有何吩咐?

    “曹将军,城内秩序由你负责。”在攻打沧州之时,曹翰是全局总指挥,他在攻下沧州城,斩杀刘存孝两兄弟以后,张贴布告、派兵巡逻,极快地称稳定了沧州的社会秩序,因此,侯云策将稳定幽州秩序的责任交给了曹翰。

    “幽州城内地居民不比寿州、楚州之民,他们陷于契丹已有二十多年,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没有受到中原教化,曹将军,你既要用张贴布告等软的一手,更要用巡逻、宵禁等硬的一手,若有人趁火打劫,一律处斩,绝对不能手软。”

    “是,末将这就去办。”曹翰虽然曾对侯云策有提携之恩,如今侯云策已经贵为宰相,权势日隆,不敢有丝毫怠慢,接令后后立刻去安排。

    在北城,气氛和其他区域截然不同,三万契丹军士退入北城不过一万多伤兵,其余军士皆陷于战场中,空中不仅仅弥漫着血腥味,更有着令人室息的绝望。

    “要想让我们投降,真是作梦。”萧思温在留守内走来走去,他向来以不修边幅闻名契丹贵族之中,但是一日激战下来,萧思温仍然衣冠楚楚,铁甲上的血迹也被仔细地察试干净。

    耶律青公主眼光一直追随着丈夫的身影,自从大林朝开始进攻幽州城以来,萧思温就如变了一个人,一扫往日的颓废,眼光变得锐利了,走路地姿态也有些龙行虎步的味道。接到大林军的劝降书以来,耶律青就十分担心这个一贯懦弱地丈夫会投降大林军,她已经吩咐自己的铁血卫队,只要萧思温有投降之意,就拿下萧思温,由自己接管北城的防务。

    “若大林军真是屠城,只怕要血流成河。”耶律青原本担心萧思温投降,如今萧思温强硬起来,耶律青却又担心大林军真在城中放火。

    耶律青说话口气突然变得温和起来,让萧思温还有些不适应,他看了一眼耶律青,道:“娘子莫要担心,幽州城内多是汉人,这些汉人皆为本地人,其亲族大多在城外,大林军若真敢屠城,这些大林军只怕没有安宁之日。”

    萧思温平时都是以“公主”称呼耶律青,此时,不知不觉用上了娘子的称呼。

    耶律青向来看不起萧思温,此时见丈夫颇有男子汉的气概,心里不觉有些欢喜,可是想到面临的困境,又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