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284章 陈子腾

第284章 陈子腾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夏天的夜晚,万物勃兴,蟋蟀等小动物无忧无虚地地释放生命中最旺盛的精力,月季等开花植物则拼命抓紧上天赐予的适宜温度和湿度,绽放出生命中最美丽的花朵。

    陈子腾走进小院,稍稍停住了脚步,小院角落里是一片小花园,鲜花发出阵阵清香,随风四处飘散。这一段时间里,陈子腾天天呆在皇宫之中,闻惯了浓浓的草药味,此时闻到了清新的花香,不觉贪婪地吸了两口。

    从小院主屋走出来一名男子,借着月光,可看到他穿着一件标准文官服,圆领长衫,头戴短翅幞头,腰束革带,行走间干净利落。

    封参军,多日不见,一向可好。陈子腾眼尖,已认出来人正是侯云策身边的参军封沙。

    封沙低声道云帅等你多时了。

    陈子腾这一段时间跟在林荣身边,亲手抄写了不少诏书,他悟性颇高,暗自揣摩帝王之术,有了不少官场心得,眼界比在石山之中高了许多,侯云策半夜相邀,定有重要之事。一路上,陈子腾都在暗自琢磨到底是为了何事。

    进了小屋,就闻到一股酒香,陈子腾使劲嗅了嗅,露出惊异之色,暗道怎么有石山红果酒。

    里奇部有一种特制的石山红果酒,红果是石山特产,用红果酿制的果酒度数不高,味道淡如水,和米酒有几分相似,草原上真正的胡人并不喜欢,却是里奇部族的最爱。

    陈子腾在小屋坐定,闻到红果酒的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陈子腾就爱这石山红果酒。从灵山出发之时,曾经专门带了一个大皮囊。这一大皮囊红果酒,走到河中府时,已被喝得干干净净。陈子腾到了大梁以后,也曾经遍寻米酒来代替红果酒。可是米酒虽好,却始终无法让陈子腾过瘾。

    陈子腾坐了片刻,侯云策出现在门口,面带微笑道听说陈郎也喜欢围棋,今日我们手谈一局如何?

    陈子腾尽管有些疲惫,可是侯云策是何等身份,他有兴趣手谈一局,陈子腾只能带着疑惑奉陪。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数的人绞尽脑汁花费无数,也未必能争取到和侯云策手谈一局的机会。

    封沙亦是棋道高手,静静地站立在侯云策身边。

    侯云策落下了第一颗棋子,他沿用黑城常用开局式。黑城地处胡地,冬季常年闭城,大家无事之时常常手谈,久而久之,形成了独特的黑城风格。对于大林的棋手来说,这个开局非常奇怪,封沙第一次接触时亦是颇费了些思考,陈子腾的棋艺一般。不如柳江婕,更不如封沙,见到如此怪异的开局式,久久不敢落子。

    中盘过后,侯云策已经占据上风,棋盘上白棋只剩下约三分之一的地盘,陈子腾没有料到侯云策棋艺如此高明,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侯云策身后的封沙。封沙只是笑呤呤看着陈子腾,一幅观棋不语真君子的模样。

    陈子腾为人极为洒脱,因此才有落弟之后在大街上卖字的举动。林荣身边多是唯唯诺诺之人,陈子腾气质就显得格外鹤立鸡群,这也是林荣欣赏地另一个重要原因。当他看到棋盘上残破的江山,就笑道米粒之光如何与日月争辉,棋艺相差甚远,实在是有扫侯相雅兴。

    侯云策亦把棋子放进竹编的提篮,道陈郎书法冠绝天下,这围棋之技却不如柳江婕。

    柳江婕的棋艺在里奇部也是出了名的。我是自愧不如。陈子腾对柳江婕从军感到颇为好奇,就道在石山之时,对花木兰代父从军之事颇为神往,柳江婕先中武举,又参加攻打幽州的盛事,其人其事,比之花木兰也相差不远。

    自从北伐大军搬师回到大梁以后,陈子腾还没有见过柳江婕,此时听到侯云策提起柳江婕,心中一动侯云策是北部行营都招讨使,柳江婕不过是区区的指挥使,两人为何会在一起下棋?

    侯云策微笑道石山曾有组建过数支女军,在里奇部生死存亡之际,数次立下不朽功勋,每念及此,我总会发出奇想,若大林军民都如里奇部一般,则胡狄何敢来犯我边境,炎黄子孙的威名方能远播于四方之地。

    陈子腾深爱着他地故土——阴山脚下的石山,侯云策此语正好碰到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他虔诚地道里奇部位于胡虏腹部,上百年来,遇到过无数次的困境,所幸天佑里奇,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侯云策摇摇头,慢慢地道里奇部有重大缺陷,极为致命。

    一语惊人,陈子腾面色凝重起来,静听下文。

    在里奇部诸子心目中,侯云策是大林朝最历害的大将侯云策在灵州之时,率领黑雕军大破西京道契丹军,夺占了党项房当部地地盘,驱赶着房当残部来到贺兰山西麓,而契丹人和党项人均曾经把里奇部逼入绝境,是胡人中最为强悍的两部,侯云策和黑雕军之名已经传遍了里奇部。

    在此次北伐幽州之役,侯云策指挥了拒马河以北的战役,其中包括了攻打幽州这样的重头戏,大林禁军飞夺古北口,抢占德胜关,绝断了上京契丹援军,然后集全军之力,仅用一天就攻破了和太原城相仿的幽州坚城,除了萧思温等少数人,几乎是全歼了幽州城内的契丹军。这一仗,也成就了侯云策在大林军和百姓中的威名,绝代名将大林卫青等称呼已有市井流传开来。

    侯云策道里奇部百年不倒,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里奇部重视传统,又能吸取胡人之长,在培养子弟方面着实不凡,十六子到大梁时间不长,已有数人闯下了赫赫名声。里奇部实在是人才济济,让人羡慕不已。

    二是里奇部把大本营建在石山里,石山地形险要,内部又别有一番天地,是天然的堡垒,契丹党项回骨诸胡都曾经用大军围困过石山,最后皆无功而返,所以说。石山是上天赐给里奇部的一份绝好的礼物。只是,

    说到转折之处,侯云策却停了下来,深呼吸两口,道好香的酒啊,我们喝了酒继续深谈。

    侯云策说到关键处停了下来,让陈子腾心痒难耐,他压制住开口相询地念头话题本是侯云策引起。此时停下不说,不过是卖关子而已。

    红果酒的香味在屋里飘来荡去,就如纯洁而多情地少女,专门吸引成年男子。

    侯云策拍了拍手,不一会。几个军士端着数个盆子走了进来,揭开盖子来,居然全是石山的特色菜,见到这些特色菜。陈子腾心里不断嘀咕道以侯相这种身份,特意弄来石山红果酒和石山特色菜招待我,这顿饭只怕好闻好看不好吃。

    两人端起酒杯,均一饮而尽。

    侯云策咂了咂舌头,红果酒酒味极淡,还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实在一般得紧,只是陈子腾喝得意犹未尽。接连喝了四碗,胀得腹中难受,这才停了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用小刀割下来肥嫩的小羊肉,放在嘴里大嚼起来。

    又接连碰了好几碗红果,侯云策用眼睛向封沙示意了一下。

    封沙走到门口,抬起胳膊,挥了挥手。这个动作和侯云策极为相似。他也不是故意学侯云策,只是长年跟随在侯云策身边。侯云策又极喜欢挥手这个动作,封沙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时常使用这个动作。

    两个军士抬进来一张胡桌,另外的军士很快就送来了笔墨纸砚。

    当年王羲之酒醉而书《兰亭序》,成就了天下第一行书之名,今日陈郎畅饮美酒,提笔挥毫,或也可以留下千古传奇。

    书圣王羲之书法中影响最大是《兰亭序》,也是书法史上一段千古传奇地故事东晋有一个风俗,在每年阴历得三月三日,人们必须去河边玩一玩,以消除不祥,这叫做修褉。东晋永和九年(公元353年)地三月初三,时任会稽内史右军将军地王羲之邀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文人雅士聚于会稽山阴地兰亭修褉,诸位名士列坐溪边,由书僮将盛满酒的羽觞放入溪水中,随风而动,羽觞停在谁的位置,此人就得赋诗一首,倘若是作不出来,可就要罚酒三觥。

    正在众人沉醉在酒香诗美的回味之时,有人提议不如将当日所做的三十七首诗,汇编成集,这便是《兰亭集》。这时众家又推王羲之写一篇《兰亭集序》。王羲之酒意正浓,提笔在蚕纸上畅意挥毫,一气呵成。这就是名噪天下的《兰亭序》。翌日,王羲之酒醒后意犹未尽,伏案挥毫在纸上将序文重书一遍,却自感不如原文精妙,一连重书几遍,仍然不得原文的精华。这篇序文就成为王羲之书法的顶峰之作,他的书法艺术在这篇序文中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发挥。

    陈子腾向来以王羲之自许,听到侯云策之言,也不推辞,一边呤一边笔走龙蛇。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陈子腾出自里奇部,对唐之边塞诗情有独钟,借着酒劲,将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其四》一挥而就,写完之后,陈子腾把笔往桌上一抛,抱着手臂细细地品味着自己的作品。

    整幅字如行云流水,潇洒飘逸,倒和陈子腾地性格有几分相似。

    等到墨迹干透,封沙小心翼翼地提起字幅,道我明日就寻大梁城最好的裱画匠,把此幅字裱起来。

    封沙等人出门之时,轻轻地把门关上。

    陈子腾喝了红果酒,虽未醉,可是人多多少少有些兴奋,写完条幅,仍然沉浸在书法和诗句的意境中,他没有注意到,侯云策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而去。

    我们接着刚才地话题说,里奇部百年不倒有两个原因,同时这两个原因也是里奇部致命的缺陷,草原民族都是遂水草而居,不同部落在长期的游走中,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强大的部落,党项八部,契丹的大贺氏联盟,都是不同部族融合而形成强大的部族,而里奇部保持正统的汉家学说,和草原诸胡格格不入,里奇部很难真正融入到胡人中去,也就很难发展壮大。

    里奇部以石山为据点,虽然安全,但是活动范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从军事角度来说,里奇部每一战都是决定生死存亡的大战,只能胜不能败,可是世上哪有永远不败的军队,里奇部随时都有可能一战而亡。

    此时,侯云策恢复了军帐之中的表情,说话间不怒而威。

    陈子腾一下从书画的意境中被侯云策拉回到现实中,暗道这此宰相,变脸真是快如闪电,刚才还谈笑风声,让人如沐春风,突然间就阴风惨惨,可是他也当真是目光如矩,所说皆直指里奇部的要害。

    想到这里,陈子腾往日疑惑之事浮上了脑海

    陈子腾以灵州人的身份进京参加了考试,因缘际会,成为了天子近臣,有机会接触大林朝核心机密,他查阅了灵州送往朝廷的文书,找到了一份灵州报送的有关里奇部的文书,此文书只是不咸不淡报告在河套北部发现了一些远走胡地地汉人,这些汉人人数有多少在什么位置都没有提及,河套地区汉人原本就多,朝廷接到这个消息以后,也就没有在意,此公文很快就被扔在了一边。

    可是,此时里奇部在名义已经臣服了黑雕军,其特殊位置和实力不俗的军队,对于大林朝有着重要地战略意义,侯云策是出色的将领,自然对此一清二楚,隐匿不报,到底是为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