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国 > 第300章 当街杀人

第300章 当街杀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深夜,临街的各个院子里透出一缕一缕暗淡灯光,有一些规模较大的大院子里,偶尔还有幽幽小曲若隐若现地飘出高墙。每一个院子里都有各自的故事,关起门来,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院中主人细细地地品尝。

    等到院子里的灯光渐次熄灭,夜已深,带着虎形图案的马车就朝着皇宫方向驶去。

    飞鹰堂已如一张大网,密不透风地罩住了唐刚。

    罗青松率领着十名穿着禁军服饰的亲卫,迅捷如风地从小巷道快速穿行,准备赶到马车行驶的前方的十字路口去阻杀唐刚。

    马车上的唐刚突然感到有些心慌意乱。他久在江湖,对这种预兆最为敏感,他掀起马车后厢的帘子,观察了一会,只见两架马车就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唐刚心中一紧,对赶车人道:“喂,后面有车跟着,你速度快一点。”

    马车速度加快之后,后面的两辆马车也加快了速度。唐刚已经判明这两架马车肯定是跟踪自己,他摸出两支小镖,骂道:“龟儿子,怎么会有人跟踪老子?”

    唐刚来到大梁城以后,天天东游西逛,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熟悉大梁城的地形,这也是唐门弟子的基本功之一,一个路口、一个上坡或是一个小院,都能转败为胜或是逃得一条生路。

    这两架马车能跟踪自己,肯定不是碰巧,这说明自己一行人早就被盯上了。

    唐刚丝毫没有犹豫,从腰上取过了一个纸筒,撕开了一层封纸,取过火石,点燃了引线。他低头跨出车厢,站在赶车人身后,把纸筒对准了天空。

    引线在空中迸出一串串火花,一个明亮的火星从纸筒中喷发而出,随即在空中形成了一朵漂亮的火焰,同时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这是唐门弟子用来给同门报急的信号,和大梁城军器监王珏所铸造的“冲天炮”原理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唐刚放完纸筒,狠狠地对赶车人道:“有人跟着,速度快一点。”

    后面两辆马车速度也是极快,尽管唐刚所在马车速度已经快得惊人,仍然没有摆脱后面的马车,转眼间,马车已冲到了街道尽头。前面不远处,就是雄浑壮观的皇宫。按原定计划,就在不远处就有人接应,可是,现在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唐刚四处寻找跳车机会,可是马车速度极快,街道铺着硬硬的石板,两旁又是临街道的店铺,跳下车去亦没有逃生之地,眼看着马车就要奔到十字路口。唐刚心中一喜,十字路口左侧有一块空地,空地尽头就是小河,唐门有专门的吸气管,能在水中吸气,跃入水中以后,在黑夜中依靠着吸气管顺流而下,很快就能汇入汴河中,到时就能顺利的摆脱追兵。

    唐刚看了看赶车人,握紧了手中小镖,眼中涌出了凶光。跳车之时,他就要用这支小镖射杀赶车人,杀人灭口,这是唐门弟子行事的不二法门。

    刚到十字路口,一阵急促马蹄声,在安静的夜晚中,格外地清脆响亮。罗青松率领十名亲卫采用标准战术,在马上平举五虎上将弩,逼近马车。“嘣、嘣”声不断,数十支铁柄铁弩箭如黑暗中奔涌而出的死神,劈头盖脸地向着马车钻去。

    赶车人是久经战阵的老军,看到前面战马气势如虹,直逼马车,就知道来者骑术精绝,逃生之道,只有硬闯一途,他举起鞭子,准确地打着头马的耳朵一侧,头马吃痛,猛地向前一窜,就向前面的战马闯去。

    一只铁弩带着尖锐的利啸,不偏不倚正好盯在了赶车人两眉之间,铁弩冲力极大,直入脑骨,赶车人向后一仰,翻倒在马车之上,瞬间毙命。

    赶车人毙命的同时,两匹键马也中弩,嘶叫着扑倒在地。

    唐刚举着小镖,正准备给迎面而来的骑手致命一击,不料对面的骑手根本没有给他出手地机会,数十枝铁弩就从各个方向钻进了车厢,唐刚大只了一句:“好狠的龟儿子。”就被无数的铁弩钉在了车上。

    罗青松等人冲到了马车之时,手中的五虎上将弩刚好射完,四名戴着特殊皮手套亲卫未等到战马停稳,就从战马上腾空而下。

    三名军士围着马车开始收取短铁弩,这种短铁弩是灵州军特有的武器,虽然并未在大梁城使用过,可是迟早会有人发现这种武器,所以,每一次使用完短铁弩,亲卫们总是细心地收回短铁弩。

    十一柄五虎上将弩,发射了九十九枝铁弩,而这九十九枝铁弩,全部射在了马车和两人身上,没有一枝短铁弩偏离了目标。

    另一位军士直接上了车厢。他戴着厚厚的双层皮手套,仔细而迅速地把唐刚身上的东西全部装入一个厚皮囊里,然后抽出长刀,斩下了唐刚和赶车人首级,装入另外的皮囊里,再剥下两人的衣服,利落地跳下车厢,翻身上了战马。

    临走之时,一名军士往车中扔了一罐猛火油,很快,冲天的大火就在街道上燃了起来。

    从战马出现在十字街头,到亲卫斩下唐刚首级,时间极短,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如演练了无数次一般。大火燃起之时,十一骑已经上了金水河上的一艘大船,如一股轻烟消失在黑夜之中。

    后面两辆马车看到前面地人已经得手,掉转马车,离开战场。

    马蹄声和短促的惨叫声,成为凶手留下的唯一证据。

    巡城的军士和临街的居民闻迅而来,只是这大火来得实在迅猛,等到火熄之时,马车、马匹和无头尸体都已成为焦炭。

    留在小院中的白衣少年和唐勇,听到夜空中传来的“轰、轰”声,立刻如惊弓之鸟窜出了屋子,抬头看了看夜空中还没有散尽的烟火,白衣少年道:“事情不好,快走。”

    白衣少年和唐勇都没有走正门,一个上东墙,一个上西墙。

    唐勇刚从东墙上落地,黑暗“嘣、嘣”声音不断,唐勇只觉浑身如受重拳,他伸手朝身上摸去,触手处已有数枝硬硬的箭杆,唐勇人如其名,虽遭巨创仍不失其勇,他双手猛挥,两枚小巧地旋刀朝着黑暗处飞去,旋刀锋利无比,上面有西蜀五步毒蛇炼制的毒药。

    只听得黑暗中传来一声轻微地闷哼,想来已有人中了旋刀,唐勇知道中了旋刀必然难逃一死,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骂道:“总算有人陪着老子走上黄泉路。”倒地之时,唐勇眼中突突地滴下一颗泪水,喃喃地道:“阿秀,阿秀。”

    只可惜,远在西蜀青城山的痴情小妹子,却永远也听不见勇哥亲昵的呼喊。

    白衣少年极富心智,他和唐勇同时翻身上墙,只是他并没有往下跳,而是趴在墙上,顺着墙顶如一条蜥蜴般快捷无比地穿行,随后如一阵轻烟越上了另一幢房顶。

    房顶上也有人埋伏,只是白衣少年动作实在太快,埋伏之人刚刚举起五虎上将弩,白衣少年从墙顶一跃而起,几个起落,身影就消失在一层又一层如水波般起伏的屋顶之上。

    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无头尸体引起了大梁府极大的震动,从睡梦中醒来的大梁府尹吴延祚一声令下,大梁府下精兵强将都奉命来到府衙,由大梁府少尹杨徵之具体侦办此案。

    当太阳照亮了大梁城的大街小巷之时,被烈火焚烧的马车和尸体已被清扫干净,完全看不出昨夜曾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惨剧,只是附近的百姓在茶余饭后又多了一项谈资而已。

    杨徵之和柳江清并肩站在十字街道一旁的河边,经过河道清淤,眼前的金水河已经变得颇为宽阔,波光粼粼的河面,如一幅秀美异常的图画,一条又一条的大船在水面滑过,其中多数为商船,也有不少汴河水师的战船。

    杨徵之背负着双手,他低声对城南尉柳江清道:“柳城尉,此案甚为蹊跷,你有何看法?”

    柳江清近来屡城大案,又有军职,在大梁府声名渐起。他手抚腰刀,道:“无头尸体和马车已全部被焚烧,查清楚被害人亦是极难之事,破案自然无从谈起。”

    柳江清蹲下身体,仔细看了看河河岸,站起身时,拍了拍手,道:“下官询问了附近的居民,多数居民都说马蹄声就消失在十字路口,若我猜得没错,凶手就由此地上了船。”

    杨徵之赞赏地看了柳江清一眼,道:“金水河船来船往十分频繁,要查出凶手只怕着实不易。”

    柳江清有些默然,心道:“从马蹄来判断,杀人都有十来骑,若全部上船,只怕要一条大船才行,杀人者能在城中骑马如风,又能纵横大河,定非普通人能够办到。”

    在侯府,清晨,王楠刚刚醒来,便看到封沙进院。封沙恭敬地道:“王先生,云帅请你共进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