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极恶魔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水精与生辰纲

第一百四十三章 水精与生辰纲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傻孩子,你可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传你的秘法,你能保证不被他人觊觎?如果你放弃反抗直接认罪,同他们前往内门,大概率只是虚惊一场,可星辰链的秘密,估计是保不住了……”

    听到这里,愁眉苦脸的柳忆潇默不作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搭话。

    今日的事情对他触动很大。

    “而且你今后修行炼妖术,需要大量的魂魄。不仅仅是妖兽的,还会有人修的……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现在只是刚开始而已。如果你连这点杀戮果决都做不到,还是莫要在仙路闯荡了。如果你只甘心在俗世当个富家翁,有我的帮助,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是我的主人,我可没有办法干涉你的想法。”

    “想要开脉,这都是现成的宝贝啊。魂魄层次越高越好!”

    终于,垂柳忆潇也彻底信了药老的话,无力地垂下了手臂,安慰起了自己“今日是他们两人逼我,怨不得我心狠手辣。我这人讲究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他们犯我,那就别怪我!”

    而飘在天空的韩林,看着神情纠葛的柳忆潇,并不是很满意。

    “这孩子吃过的苦头太少,办事犹豫,不够果决。要知道,功法可以修炼,灵石可以赚取,资质可以提升,可这性格,才是最关键的。”

    他能够从万万万修士之中走到这一步,看得很是透彻。

    因此,他希望自己的子女和他一样。

    “嗯,目前他一穷二白,还要想办法给他弄一笔灵石。”

    “这还不够。等后面,我得精心安排这所谓的奴仆药老背叛他一次,让他知道,这世界上谁都不可依赖不可轻信。”

    怎么可能有人心甘情愿给他人为奴为婢?

    只不过如果这样下去,柳忆潇也会成长为一个同他一样冷血无情之人,就如同他的翻版一样。不过,他韩林作为一名父亲,对此完全可以接受。只要对方过得好,能够在修真之路上走得远,他觉得也就足够了,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如此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冷血无情。”看着继续练功的柳忆潇,韩林甚至有些自嘲。要知道在刚踏上修仙之路的时候,为了隔绝男女之情,他亲手杀死了无辜的少女红桃儿,并用美人骨炼心。

    这是他的觉悟,也是他践行的道路。

    至于拿柳忆潇来练功,对于拥有血头颅的他来说,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是世间仅存的他唯一的血脉,自然珍贵无比,特别有意义。

    只是,以如今的他,修为高强,经历丰富,心态平和,已经步入至臻,完全用不上这等小手段了。

    甚至刻意而为还可能起相反的作用。

    曾经的金丹修士洪炳文,为了整个洪家的延续,和畜生邪火鸦王打赌,肯定是考虑良久才拿出血头颅这种秘宝的——所以他在修真之路上肯定走不远,因为他太过于瞻前顾后,考虑的太多。

    世人皆知,儿孙自有儿孙福。可很少有人知道,莫为儿孙作马牛。

    现在的他,讲究的是顺势而为,领悟天地。

    “如果真的哪一天需要牺牲他,自己也一定不要有犹豫。”

    这就是他,一个狠决的魔!

    看着自己这个儿子甚至不愿意毁去马丽戴着的红色指环,脸露踌躇和犹豫,他摇了摇头,很是失望。

    “哪怕它再价值连城,在这种需要彻底毁尸灭迹的情况下还能贪心吗?”

    可看着看着,他突然有感而发,想起来一个主意,不禁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这水精可以帮助妖兽繁育后代,所以才变成万妖国十分重要的战略物资,完全被五大家族封锁。可如果我打着让归妹生育的借口,能否从上面获取一些水精,然后用于修炼修罗法身呢?”

    要知道,他掌握的《血煞修罗功》,完全可以无止境地修炼下去。

    也十分简单。

    整部功法的难点只有两点,一是通过同类练功,二是需要修罗之物。

    前者,韩林早已经毫不在乎。

    而后者,九重水精,至少也是元婴期修士使用的四阶甚至五阶的灵材。

    说干就干,他不是一个墨迹的性子。

    随后,整个人退出了梦境空间。

    他找到归妹,麻利异常地说出了自己主意“夫人,为夫有一事情相求。想借你的途径,向上面要一些九重水精。一是为了繁衍后代,第二个是我现在修炼的功法需要。”

    听了这话,归妹眼睛一亮,顿时露出了颇感兴趣的神情。

    “我可以试试。不过,不一定能成功。要知道九重水精这东西太过于珍惜了。哪怕是我母亲,似乎也只向上面要到过一两次呢。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可以帮你打探一下,看哪位供奉愿意出售。”

    韩林虽然使用了三头神通,可毕竟是个冒牌货,哪里敢和元婴期修士碰面,可面上又根本不可能拒绝,只能面色不变地满口答应“如此甚好。那就拜托夫人了。正好趁着运送生辰纲,一同前往西京府。我们两人在一起快五十年了,也该考虑有个后代了。”

    “嗯!”此时,浓情意起,归妹乖巧地点了点头。

    韩林看着怀里的可人儿,似乎新婚之夜就在昨日一般,心中难免暗自感慨“是啊。没想到我与她都度过了五十载岁月了。”

    见了柳忆潇之后,一时之间,韩林的感情也丰富了起来,整个人情绪极易波动。

    这其中自然也有受了三劫的影响。

    他今日善心大起,于是从储物袋里取出紫色貂毛短斗篷,轻轻为对方披上。

    “这宝物来历奇特,为夫拿在手里,研究了许久也没有头绪。只知道材质特别,不腐不朽,可避水火,今日给你,你可披好。”

    此物正是当年血色试炼之时,从王萱儿手中所获。

    想到那个身材高挑、明眸皓齿、肌白如雪、姿容上等,又对李潇身份有所好感的女修,韩林不免有点意兴阑珊。

    她那点缀的圣火纹,神秘而又诱惑,可惜韩林是没有机会品尝了。

    xiuzhenjieotou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