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风华 > 第八十七章 守夜人

第八十七章 守夜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周瑾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人,无论什么环境他都能接受,并且适应下来。

    说不好听的,就是逆来顺受。

    穿越也好,演戏也好,只要还有一口饭吃,他就觉得日子还能过下去。

    哪怕现在被宁皓丢到废矿来,有水有面,他还是觉得问题不大。

    拿着手电筒,把帐篷的拉链拉开,一股冷风呼地刮了进来。

    “我去弄点柴火,你找点石头,垒个灶出来,咱们煮面吃。”

    招呼一声,周瑾顶着风出去了。

    黄博坐在帐篷里,看着周瑾拿着手电筒,在黑暗里忙活,突然觉得这家伙可能也是个变态。

    他在江湖上打滚十几年,什么苦没吃过,什么罪没受过,可是被丢到废矿里扎帐篷,还真是头一遭。

    摸出手机看看,已经快没电了,这破地方又没信号,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说不慌是假的,可是再看周瑾,来之前叫死叫活,可是真到了地方,居然飞快地冷静了下来,忙活着煮面了。

    这样的适应能力,真不是盖的。

    “你将来一定出名的,”黄博道。

    “你说什么?”风太大,周瑾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说,”黄博坐在帐篷里喊,“你将来一定会出名的。”

    周瑾把杂草、木头归拢到一块,抱回来,笑道:“借你吉言。”

    好像已经不是一个人这样说了,至于上一个这么说的是谁,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一个人的恐惧,因为有另一个人分担,就会被冲淡很多。

    看着周瑾把墙上的土砖和石头,堆在一块,黄博忍不住从帐篷里钻出来,道:“这里风太大,灶台搭在这会被吹灭的。”

    周瑾停下来看他,“那搭到屋子后面?”

    黄博蹲下来,掂量下石头,道:“你再去弄点木柴过来,这边交给我,这事儿我有经验。”

    “行吧。”

    周瑾打着手电筒四处捡木头去了,很快找到一片枯木林,也不知道那些树是活了还是死了,反正地上掉落了不少干树枝。

    他在地上捡了一堆抱回来,黄博在屋后,已经搭好了一个简易的灶台。

    其实就是两摞砖,中间担着石头,底下留出空来,然后把铝制饭盒放上面。

    倒入矿泉水,盖上盖子,黄博又从口袋里摸出个打火机来,在下面用杂草引火,一点细小的火苗逐渐亮起。

    周瑾把树枝掰成小块小块的,然后扔到灶台底下,火苗逐渐变大,有青烟升起。

    “艹,也没给咱点油盐,这怎么吃?”

    黄博眼见着水快烧开了,正准备往里面下挂面呢,突然想起来这茬。

    周瑾笑道:“这事我有办法。”

    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瓶老干妈来。

    进组必备老干妈,这是在横店时期,就养成的好习惯。

    “嘿,可以啊你这。”黄博眼前一亮,觉得黑暗的人生顿时多了点希望。

    很快面条煮好,两人往灶台底下又放了点柴火,点起一簇小小的篝火。

    这几乎是这一片黑暗中,唯一的一点光亮。

    两人就着这点光亮,伴着老干妈,西里呼噜地吃着面条。

    “哎,你说这地方会不会有狼?”周瑾突然问。

    “不会吧,”黄博也拿不准。

    “要是咱们这篝火,把狼招来怎么办?”周瑾忽然想到。

    “有道理,”黄博一脚踹倒灶台,跟着又踩了几脚,飞快地灭了火。

    周瑾盯着四散的火星子,忽然又道:“听说狼是怕火的,灭了篝火,万一晚上有狼摸过来,咱们该怎么办?”

    “艹,你不早说。”

    黄博惊恐地看看黑漆漆的四周,仿佛黑暗里随时会有野狼跳出来。

    两人飞快地吃完面条,钻进帐篷里,然后一人拿着一把柴刀,耳朵贴在帐篷上,细听外面的动静。

    可是听了好久,只听到呜呜的风声,还真没听见狼叫唤。

    “要不咱们轮流守夜吧,一人半夜?”周瑾提议。

    “那行,”黄博考虑下,道:“我守下半夜,你守上半夜。”

    说着打开睡袋,就钻了进去。

    在这破地方,没水没电,没网没信号,洗脸什么的基本不可能了,只好凑合睡吧。

    作为演员,有一个很重要的技能,就是随时随地补充体力,哪怕再恶劣的环境,也要飞快地入睡。

    黄博显然精通此道,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周瑾拎着柴刀,打着手电筒,听着风声与呼噜声,慢慢地沉静下来。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有点寂寞,或者说是无聊。

    在这么个无人区里,漫天遍野的黄土和野草,很可能十天半个月才能看到一次人。

    加油站那一家子,不会觉得孤单吗?

    他从背包里翻出了剧本,打着手电筒,重新审视这片无人区。

    在这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没有什么能够约束他们,可是失去约束的同时,他们也失去了保护。

    在无人区的加油站里,他们能接触到的,只有过路加油的过客。

    于加油站这一家子而言,他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还是待宰的肥羊?

    他们又该如何去与过路人交流?

    是暴力?是锤子?

    周瑾想着,慢慢地把自己代入到,那个傻逼儿子身上。

    他是个哑巴,他不会说话,他从来没有和外人交流过,他的世界里只有锤子。

    他对待这个世界的唯一方式,就是锤子。

    无论遇到的是人,是汽车,又或者是枪,他的办法就是一锤子抡过去。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一锤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锤子。

    这是一个纯粹到死的家伙啊。

    “昂~呼~”呼噜声传来。

    周瑾抬头一看,黄博圆滚滚的脑袋露在外面。

    浑圆,没有一根头发,就躺在地上,如果锤子砸下去,会发出什么声音?

    是“嘭”,还是“咚”?

    无论发出怎样的声音,都不会有人听见,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一锤子是他砸的。

    谁叫这里是无人区呢,谁手里有锤子,谁就能为所欲为!

    周瑾就这么想着,渐渐握紧了手里的柴刀,慢慢地,爬了过去。

    他感觉自己的恶念,在这一刻,被无限地放大。

    “卧槽!”

    黄博突然一个机灵,惊醒过来。

    “你干什么?!”

    他惊恐地发现,周瑾爬到了他的头顶,眯着眼看着他,而他刚刚还在睡梦之中。

    “哦,没什么,就是喊你起来尿尿。”周瑾笑笑,又坐了回去。

    黄博一肚子气,差点破口大骂,可是看到周瑾手里的柴刀,又憋回去了。

    他揉揉眼睛,“应该也到下半夜了吧,你赶紧睡,下半夜我来守。”

    “那辛苦你了。”周瑾笑着钻到自己的睡袋里,把柴刀压在睡袋下面,当枕头使。

    黄博愣愣地坐在帐篷里,看着手电筒发出的光亮,还是有些懵。

    周瑾刚刚想干什么来着?

    那个眼神,是叫人起来尿尿的眼神吗?

    他明明睡得好好的,可是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于是瞬间从梦里惊醒。

    那阵寒意,是风?还是……杀意?

    他当然知道周瑾不会真对自己做什么,这里虽然是无人区,可是他们却是从帝都来的,拍完戏还要回去呢。

    黄博想了一阵,搓搓面庞,把杂念祛除出去。

    然后从包里掏出剧本来,开始看剧本。

    他在这电影里,演的是一个悍匪,一个拿着枪,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

    可是在最后,被一个傻逼哑巴,拎着锤子给干掉了。

    而那个傻逼哑巴的扮演者,现在就跟自己住一个帐篷里。

    他摸摸自己的大光头,看着周瑾发出平缓的呼吸声,忍不住握紧了旁边的柴刀。

    这小子,刚刚不会是想,试试最后那场戏吧?

    ——分割线——

    作者注:昨天有个书友在本章说里,认为把演员扔到废矿里扎帐篷,这种事太不真实了。

    然而这并不是我瞎编的,宁皓拍无人区的时候,真的就是这么干的。

    他真的让徐争减掉了三十斤,让黄博和杨兴铭去屠宰场杀猪,让巴多和王双宝兄弟在无人区开了一个月大货车,让于男去发廊当洗头小妹,让郭红和哑巴儿子去废矿里住了一个月,每天就吃清水煮面。

    宁皓这不是疯狂,是对电影的虔诚。演员做这些,同样是对表演的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