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风华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马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马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时间来到11月28号,剑雨拍摄已经接近尾声。

    王雪圻和戴立人早已离组,跑去湾湾,准备第46届金马奖的颁奖典礼。

    华语电影素有金鸡、金马、金像,三分天下的格局。

    但是这几年金像奖大搞地方保护主义,虽然有曾志伟和吴君如插科打诨,但怎么也掩不了那股没落之势。

    金鸡呢,虽然专业水准还是在的,但是被百花奖拖累,影响力一直不大。

    剩下的就是湾湾的金马奖了,虽然湾湾电影早已失去了市场号召力,但是那股子反思,以及艺术人文情怀,却依旧浓郁。

    又有李桉、侯肖贤这样的大佬坐镇,于是影响力越来越大,许多华语电影人也都开始出席金马。

    管胡也不例外,带着斗牛和黄博跑去了湾湾,盼着能拿回几个重量级的奖项。

    这孙子还特别嘚瑟,群发了好多条短信,让大家都去看他怎么拿奖。

    周瑾反正也闲着无事,就跑网吧开了两台机子,等着看直播。

    刘思思还在玩着梦幻诛仙,不时伸头看一眼,“怎么样了,颁奖了吗?”

    周瑾道:“还早呢,正星光大道呢。”

    “星光大道?那不是央视的节目嘛。”

    “哎呀,就是走红毯,哎,出来了……”

    只见屏幕上,管胡带着黄博一行人,西装革履的,缓缓走上红毯。

    “来来来,导演您好,这边这边……”两个主持人把他们叫了过去。

    “这是来自内地最牛的剧组,斗牛,拿到了七个提名,那导演您辛苦哦,听说又要搞人,又要搞牛。”

    主持人开了个玩笑,那哥们连管胡肩膀都不到,管胡低着头瞧他一眼,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随口道:“其实黄博更辛苦。”

    黄博接茬道:“没有没有,还是导演辛苦,管胡导演他是管胡的,管牛就管不太住。”

    圈子里,黄博会说话是出了名的,什么词都能接得住,还不失幽默感。

    一场金马奖,就让他刷爆了好感度。

    相比之下,管胡就有点万事不的架势了,除了电影,周瑾还真没见过这家伙,对什么上心过。

    “你嘴里嚼啥呢?这都现场直播了。”周瑾给他发了条短信。

    没过多久,许是那几人已经入座了,管胡偷摸玩手机,回复道:口香糖啊,没说颁奖不让嚼东西啊。

    好吧,这厮比较强悍,周瑾接着发:你看看人家戴立人多有风度,我可听说了啊,他扬言要拿满八大奖项。

    管胡:就看这孙子吹吧,金马奖要是脸都不要了,就颁给他八个。

    虽然对于电影人来说,总是希望电影就是电影,不要掺杂那些商业和政治。

    但是往往事与愿违,两岸三地的关系,是华娱电影节绕不过去的门槛。

    给谁颁奖多了,给谁颁少了,都不合适。

    这一届金马的执委会主席是侯肖贤,在他的控制下,金马奖去除了商业元素,试图回归电影本身,但是政治元素仍然绕不过去。

    没办法,就只好搞平衡,最好的局面就是三家均分。

    管胡对这些事更是门清,所以别看戴立人说的豪迈,其实心里也在打鼓。

    周瑾正跟那边发短信,忽一抬头,就撞到刘思思了。

    “你干嘛呢?”他揉着脑袋问。

    刘思思也揉着脑袋,气得踢他一下,“我在看你干嘛呢。”

    “我发短信啊,问下那边什么情况。”

    虽然周瑾就是个跑龙套的,但是好歹自己也参与了斗牛啊,有点与有荣焉的感觉。

    刘思思游戏都不打了,凑过来道:“你是不是你自己没提名,觉得特委屈?”

    周瑾道:“你信不信,我迟早会拿提名的?”

    “信啊,”刘思思一点头,“你都能拿提名,那我肯定也会的!”

    于演员而言,职业生涯中最荣耀的时刻,估计就是在电影节拿奖了吧。

    他们两虽然声名不显,但是多少也有点憧憬。

    另一边晚会还在继续,陆续颁了几个小奖项,大部分获奖人,周瑾都不认识。

    不过最佳男配角,他倒是熟悉,因为获奖者正是王雪圻。

    为了这个奖项,他还特意跟吴宇生请了几天假,跑去湾湾拿奖。

    很快,晚会过半,管胡发了条短信过来,“不说了啊,马上到哥们上场了。”

    周瑾:“你倒是把拿口香糖吐出来啊。”

    管胡:“早特么嚼没味了。”

    屏幕上,主持人陶子一身白色礼服,道:“欢迎回到颁奖礼的现场,我们欢迎《斗牛》的导演管胡,还有管牛的黄博!”

    三人挤在一张小台子前,管胡一米九的身高,黄博只到他肩膀,陶子还要更矮一点。

    三人凑一块,显得特滑稽。

    陶子的主持风格是稳中带皮的,道:“两位远来是客,我们要好好介绍一下,在介绍斗牛之前,我们还是先问下黄博,来湾湾玩,还开心吗?”

    黄博这还是第一次来金马奖,有点局促道:“呃,很开心,昨天我就去夜市饱餐一顿了,是扶着腰出来的。今天也很开心,第一次来这里,刚才还担心一会就上不来了。”

    陶子跟个大姐似的,安慰道:“哎,别这么说,一定有机会的对吗,你对我们刚刚的节目有什么印象?”

    黄博开始皮了,“陶子姐在踹我,因为她要我表扬她,刚刚歌唱得好,不过也确实唱得好。”

    陶子笑着拍他一下,“那是你客气了,我听说你以前不是干电影的,是唱歌的?”

    “对,唱歌实在是唱不下去了,然后就跑来拍电影了。”

    底下哄堂大笑,陶子道:“那待会要不要现场来一段?”

    “呃,今天来主要是参与,提名有可能拿,也可能不拿,如果不拿,我刚刚还跟导演说,想唱一首你的歌。”

    “哪一首歌?”陶子问。

    黄博一本正经地道:“太委屈。”

    “哈哈哈……”陶子笑喷,“现场来一段吗?”

    “现在还不知道拿不拿,不过可以给大家分享下。”

    说着,还真的拿起话筒,深情地唱道:“太委屈,连金马奖都,将我抛弃,不哭泣,因为我明年,还会再努力……”

    “耶,不错不错不错……”陶子疯狂给他鼓掌,底下也直接笑喷了。

    很显然,这不是彩排好的,纯粹是即兴,黄博这样的反应速度,也是很厉害了。

    刘思思瞬间变成小迷妹,“好帅啊,太帅了吧。”

    周瑾特惊讶地看她,“你什么审美啊?”

    刘思思鄙视地瞥他一眼,“哼,肤浅。”

    之后,陶子又转向管胡,让他说说斗牛这电影。

    结果管胡根本不鸟,简单道:“就是一个农民和一头奶牛,两个生命经过战争活了下来。”

    “哇,您就这么轻描淡写?我看的可是肝肠寸断啊,”陶子搭着黄博的肩膀,道:“说真的我要为斗牛鸣不平了,黄博,斗牛拿了几项提名?”

    黄博谦逊地笑笑,“不多,七项。”

    “哎哟,您客气了,”陶子一项项数,“最佳剧情片,最佳男主,最佳导演,剧本也入了围,可是有一项最辛苦的女主角,居然没有入围,就是那头牛。”

    “你说一个女主角要受多少苦,才能入围呢,我们来看看。”

    镜头一转,出来《风声》里周逊、李兵兵被脱光了,惨遭凌辱的画面。

    陶子道:“你们看,女主角真是不容易,都是要被凌虐的,但是你以为斗牛里的那头牛没有吗?”

    画面一转,只见那头大奶牛轻哞一声,黄博特猥琐地蹲在奶牛身下,去偷牛的牛乃子。

    “哈哈哈……”周瑾简直笑疯了。

    金马都这么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