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风华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琉璃世界红梅白雪

第二百一十七章 琉璃世界红梅白雪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二天一早,整个横店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地洒下来,地上也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墙角屋檐下还长着一根根冰溜子。

    要问冰溜子长得什么样儿?

    上边粗来下边细。

    若是把它倒过来,

    下边粗来上边细。

    吃着早餐的功夫,周瑾已经完成了一首诗的创作。

    “都别吃了,带上早点去剧组再说,”林玉兰火急火燎地冲下来,“周瑾,思思,你们俩赶快上妆,乘着雪还在下,先拍你们的……”

    “收到,”周瑾招呼一声,一口喝完瘦肉粥,再将剩下的两个包子塞进嘴里,擦擦手就准备出发。

    另一张桌子上,刘思思还在抱着包子啃,刘妈一把拖了下来,“快点的儿吧,我帮你收着,到了剧组在吃……”

    “我还没吃完呢,到了剧组就凉了,”刘思思看着自己啃了一半的包子,念念不舍。

    刘妈顿时就怒了,伸手在她的脑门上点了点,“你就知道吃,还不快点走!”

    “哦,”刘思思答应一声,不情愿地开始挪步子。

    她本来挺拼命的,到了她妈面前,完全就成了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刘妈将没吃饭的早点打包带好,跟在后面训道:“真不知道我没来的时候,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刘思思嘟囔道:“你没来的时候,又不是没人帮我打包……”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刘思思加快了脚步,一个咕噜冲上了中巴车。

    故宫雪景向来是一绝,横店的这座明清宫苑在下雪之后,还真有了那么点意思。

    亭台楼阁,假山怪石,还有青石板上,都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让人只想远远看着,不忍踏足。

    雪还在下,风一吹,纷纷扬扬的,好似帝都五月,柳絮飞舞一样。

    这样的自然之美,是人工造雪远远达不到的。

    林玉兰赶忙带人布置好灯光和摄影,又匆匆忙忙跑到化妆间,“你们俩化好妆了吗?”

    “好倒是好了,”周瑾坐在小板凳上,瞅着外面的大雪纷飞,觉得凉飕飕的,“不过导演,我这为什么是黑色的衣服啊?”

    他抖抖身上那件“黑色貂鼠毛斗篷”,觉得不解。

    以往老八不都是月白色衣服嘛,显得“丰神如玉”、“月白风清”。

    而且这玩意就是个道具,银样鑞枪头一个,根本不保暖。

    相比之下,刘思思就漂亮得多了,一身大红绸面的斗篷,头上戴着鲜艳的红花,美丽动人,俏丽无双。

    林玉兰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想了下道:“原著的书里就是这么写的,你是觉得有什么深意吗?”

    《红楼梦》里常用不同的服装暗喻人物的命运和性格,《步步惊心》也一直向红楼靠拢。

    老八在前面一直是月白长袍,怎么反而在这场唯美的雪景里,换上了黑色的斗篷呢?

    周瑾这么一问,林玉兰忽而发觉,好像这里面还真有什么寓意。

    “没,我也就随便问问,”周瑾站起身笑笑。

    “不对,”他越是这样说,林玉兰越是怀疑了。

    她知道周瑾平时虽然喜欢扯淡,但对待演戏却格外认真,既然问了,那肯定就不会无的放矢。

    “要不,还是换月白色的斗篷?就怕来不及做了,”林玉兰建议道。

    “那就甭麻烦了,”周瑾道:“就这身吧,我自己再琢磨琢磨。”

    “那行,”林玉兰也不再追问,反正就按原著来呗,“你们俩现在过来,咱们准备开拍了。”

    刘妈扶着刘思思跟在林玉兰后头,小声道:“你瞧瞧人家,一件衣服都得琢磨琢磨,要不然怎么能票房两亿多呢?”

    “哎呀,你就别絮叨啦,”刘思思推开刘妈,一个人向前小跑几步。

    刘思思走路向来步子迈得超大,这会儿还穿着花盆底,地上又都是雪,没走三步,就哧溜一声向一边崴倒,“哎呀~”

    周瑾下意识地回头,抓住她的胳膊,然后轻轻一带,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站稳,“你没事吧?”

    “没事,还好,”刘思思惊魂未定,摇头道。

    林玉兰闻声回头,只见俩人相互依偎,忍不住赞了一声,“你们俩这景儿真不错。”

    她又开始兴奋起来。

    只要这俩人感觉对了,这场戏几乎就是浑然天成了。

    刘妈快走几步,接过刘思思,“你瞧瞧你,这么大人了,走个路都不稳当……”

    “阿姨,我估计是她这鞋子不行,”周瑾帮着给解释道:“她脚底下那花盆底,在雪里面根本没法走。”

    刘思思靠在刘妈身上,翘起一只脚,只见脚底中间那块花盆底,早已变成个雪球了,还圆滚滚的。

    林玉兰一拍脑袋,“是了,这鞋子就不是能在雪里走的,思思,你有雪地靴吗?”

    “有倒是有,不怕穿帮吗?”刘思思道。

    林玉兰道:“这个倒没事,你们主要是中近景和远景,你还穿着长裙,拍不到脚的。”

    于是刘妈又扶着刘思思回去,换了双雪地靴。

    等刘思思再次来到走廊上,那里已经准备开拍了。

    这一场戏没有台词,只有动作和眼神,自然也就用不到录音了。

    “灯光ok”

    “摄像没问题”

    “三二一,ation!”

    只见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漫天的雪花仍在飘舞,一个身披大红羽绉面白狐狸皮斗篷的女孩儿,从雪中走来。

    正是琉璃世界,红梅白雪,反而更显清冷。

    “哇,”林更星躲在远处,赞了一声,“太漂亮了吧。”

    刘妈也忍不住微微点头,“真不愧是我女儿,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

    下一刻,周瑾一身墨色,踏入雪中,和刘思思并肩而行。

    明清宫苑向来多阴谋算计,红墙黄瓦下不知藏着多少污秽,这时候一场大雪掩盖了所有,周瑾反而感到无比的轻松。

    他们俩对视一眼,没有过多的话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只是随心地缓缓前行。

    只见一个红妆俏丽,恰似红梅傲立雪中,另一个浓墨重彩,素白雪中反而更显张扬。

    突然,刘思思脚下一滑,就要跌倒,周瑾似乎不经意的,轻轻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扶稳。

    两人对视着,还是没有说话。

    周瑾轻轻微笑,刘思思眉宇间那股清冷惆怅,也终于烟消云散。

    走吧。

    周瑾握紧了她的手,俩人互相依偎着,在雪中缓缓前行。

    这一刻,茫茫白雪中,天地仿佛都失了颜色,只有这一红一黑两个并行的身影,成为了这天地间最亮丽最夺目的色彩。

    好啊!

    林玉兰激动地握紧了双手,指关节发白。

    直到看见这一幕,她才算明白过来。

    为什么一向月白风清的老八,在这一场大雪中,要换上一身墨色。

    遇见了若曦,他不要云淡风轻,他只要浓墨重彩。

    有此一刻,天地间再无有它。

    周瑾身在戏中,所以闹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毫无疑问,他真的演出了原著要的那种感觉。

    也许,他才是《步步惊心》里,最贴近原著描述的那个阿哥?

    “思姐真漂亮,八哥也太帅了,”站在远处,仅仅看着那副画面,林更星就开始萌动了。

    刘妈也很有感触,到了她这个年纪,已经很难为年轻男女的爱情所触动了。

    红梅白雪虽美,却转瞬即逝,并不长久。

    但她莫名地,就喜欢上了周瑾的那随手一扶。

    温馨、自然,那才是真正美到极致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