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风华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久别重逢

第二百四十四章 久别重逢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放不下也忘不掉,你的笑你的好,是我温暖的依靠……”

    一曲终了,刘思思还久久沉浸在回忆之中,眼眶有些湿润。

    《等你的季节》讲的是一个姑娘对心上人的表白,喜欢着他,想念着他,等待着他。

    可到最后,心上人也没给她回应。

    这样的虐恋,放在《步步惊心》里,倒也相得益彰。

    近四个月的拍摄,生生把刘思思磨成了若曦,哪怕到了现在,那份情感也依旧压在她的心底。

    一经提起,还是会忍不住泛起苦楚。

    她抹抹眼角,努力收拾起情绪,想问问杨一丹唱得怎么样,可一转身就透过玻璃窗,看见那个男人在冲她安静地笑。

    是周瑾,还是老八?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了就好。

    刘思思咧咧嘴角,想笑,可一个忍不住眼泪就下来了。

    按照惯例,这个时候,周瑾应该会进去递一张纸巾给她,可刘思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人影。

    她只好自己擦擦眼睛,再一抬头,发现周瑾正跟严一丹说说笑笑呢,压根没理她。

    哼,不高兴了!

    她气呼呼地推开房门,冲了出来,就听周瑾道:“思思唱成这样,你们大概要修音多久?”

    胖胖的调音师盘算了一下,道:“像她这样气息不稳,音也不准,从头到尾都要修的,我加个班大概一个多星期吧。”

    “放心,你总不会比这还差吧?”胖胖的调音师还安慰了一句。

    演员唱歌往往自带光环,评价标准和歌手也不一样,听众往往都会很宽容。

    所以在调音师看来,周瑾大可以放心唱,再烂都有他兜底呢。

    周瑾讪笑一下,希望不要让你失望。

    “你居然也要唱歌?”声调往上扬,刘思思做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背着手溜达出来。

    你们居然还说我坏话?

    “是啊,”周瑾笑着转过身来,发现刘思思剪短了头发,眼睛微红,但眉眼里都是笑意。

    只是穿着一身黑色长裙,将原本就不怎么样的身材,遮得一干二净。

    相对来说,宋怡就聪明得多,虽然也不怎么胸,但常穿着一身白色衣服,至少看起来还是很有料的。

    当然,这样的念头周瑾也只是一闪而过,打死他都不敢说出来的。

    “好啦,你先熟悉下歌词,跟着思思唱一遍,然后咱们再录,”严一丹毫无所觉,给他们俩分配着工作。

    “没问题,”刘思思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朝周瑾勾勾手指,“过来,我教你啊。”

    “好~”

    周瑾脚步轻快地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地出了录影室,找了个长椅坐下。

    录音室里,响起一阵二胡声,这是《三寸天堂》的前奏,是一种很平淡的悲伤。

    严一丹戴上耳麦,很忘情地唱着:“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

    和伴奏的风格一脉相承,她的声音同样很平静,好像在低声倾诉,似无奈,也似释怀。

    胖胖的调音师操作着调音台,渐渐地也被歌声吸引,一时之间,周瑾和刘思思竟成了局外人,再无人关注他们。

    周瑾轻轻握起刘思思的手,修长柔软。

    他本该有很多话想要说的,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两人静静听着《三寸天堂》的声音,沉默片刻,刘思思咳嗽一下,道:“你这次是在魔都拍戏吗?”

    “对啊,戏份很多,要拍三个多月。”

    “那我要去探班,天天去,反正我都在魔都。”

    “好~”

    “你不许嫌烦,我会给你带好吃的。”

    “好,不嫌烦~”

    “我最近发现了一种小零食,可好吃了,”刘思思一溜小跑取回自己的背包,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小袋胡萝卜干。

    “快尝尝看,”她小心地撕开包装袋,送到周瑾嘴边。

    “怎么是胡萝卜啊,你属兔子的啊,”周瑾一低头咬了一口,砸吧几下。

    发现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味道,说不清是酸是甜还是咸,不过还挺好吃的。

    “好吃吧,”刘思思亮着两只眼睛问他,“我本来就是属兔的啊。”

    好像还真是。

    “那你生日哪天啊?”周瑾又咬了一口,忽然想起来这茬。

    “哼,我就知道你不记得,”刘思思佯怒锤他一下,“手机给我。”

    周瑾讪笑下,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他向来都不过生日的,更别提帮别人过生日了。

    “密码多少?”

    “pc12138.”

    刘思思飞快地输入了密码,然后点开记事本,记了个日期下来。

    周瑾凑过去瞄了眼,3月10号,咦,那不是才过去没多久?

    那时候他们在干什么来着?

    刘思思鼻子微翘,轻哼一声,本来她还准备在剧组让周瑾陪她过生日的,结果周瑾已经溜到文川拍杀生去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哪天?”她仰着小脸又问。

    “呃……是拍仙剑三的时候,认识的?”

    刘思思又输了个日期进去,“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摆出一副你再答不上来,你就完蛋了的架势。

    “呃,这个我记得,是因为一块酥饼对不对?当时还有宋阳在……”

    “算你啦,”刘思思将手机扔还给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许改密码啊。”

    “哦~”周瑾有些不太习惯,但也没说什么。

    反正他手机里没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

    那些东西都被他藏在电脑的学习资料里,还都是加密过的。

    说起来,周瑾一直闹不太清刘思思和他的关系程度。

    是恋爱吗?

    可他们也不像别的情侣那样,逛街吃饭打炮,他们最多也就是打打电话而已。

    除了有时候一块拍戏外,两人基本是各过各的。

    “呐,我的手机密码是……”刘思思说了一串数字,很大方地将手机递给周瑾看,“不许乱翻啊。”

    周瑾莞尔一笑。

    他发现刘思思在用一种任性的方式,开始进入他的生活。

    不过,这似乎也并不坏?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借不到的三寸日光,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

    伴随着一阵凄婉的二胡声,杨一丹唱完了这首《三寸天堂》。

    “呀,我还没教你唱歌呢,”刘思思终于想起了这茬。

    “快坐好,跟着我唱啊,”她掏出那份歌词,忽而打住看向周瑾,“你要叫我什么?”

    “思爷?”

    “嗯?”

    “嗯……刘老师?”

    “哎,乖啊,”刘思思满意地摸摸他的脑袋,清清嗓子,“等夏天等秋天,等下一个季节,好,换你唱了。”

    周瑾莫名觉得羞耻,“真的要唱啊?”

    “当然啊,快唱,待会还要录呢。”

    “好吧,”周瑾豁出去了,“你可别后悔啊……”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