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52章 关雎

第52章 关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有了准备的周少瑜当然不会吓住了,甚至后面那声‘啊’都是周少瑜喊的。

    “呀……!”李清照反到给吓了一跳,双手捧心后退一步,然后傻愣愣的看着周少瑜一副‘我才反应过来差点被你吓死’的样子。

    这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被吓着了?李清照觉得以周少瑜的坏性子,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是又瞧不出来真伪。

    其实吧,李清照对周少瑜的感觉还蛮复杂的,在她的期盼中,自己的另一半应该是风度翩翩的才子,可以从人生哲理谈到诗词歌赋,能一起讨论学问的那种。

    可是呢,周少瑜偏偏很少和她谈这个,还老是用那些格式奇怪的诗来欺负她,每次的羞涩不已败退而走,偏生自己还讨厌不起来,这就让仍旧天真浪漫的少女李清照有点迷茫想不通了,不过有一点可以很肯定,那就是这家伙是极坏极坏的,不,用焉坏焉坏的形容更佳。

    “原来是师妹啊,吓死为兄了,不信你摸摸,心跳的快极了。”周少瑜说着,一把捏住李清照的小手捂在自己的胸口。

    这还没完呢,还挤眉弄眼的继续道:“是不是很快?你说,究竟是被吓的?还是因为瞧见你了?”

    “奴,奴怎知晓。”李清照哪还顾得上感受什么心跳呀,羞都来不及,抽了抽小手,愣是没抽出来,就说这家伙最坏了嘛。

    周少瑜在李家过得开心,而另一边的万记茶楼,就不是那么很顺利了。

    由于万掌柜总是跟人打听,前些日子在她茶楼安静喝茶的那位是谁,自然是没人认识了,但这不妨碍他们瞎想啊。

    不知道是谁发现了这万掌柜开始打听的时间,就是在那日有个男子进了后院之后的第二天,其实这也没什么,毕竟周少瑜才进去多久,可架不住有心人的恶意猜想加流言,着重点在于有人进了后院,而不是进去了多久。

    这下可好,人言可畏,万记茶楼多少有点名气,万掌柜的女儿万巧巧因为貌美,更是引得不少人窥觑,于是这种事便有了逐渐流传开来的架势,都说万掌柜的闺女被人占了便宜,现在万掌柜正四处找人呢。

    结果就是这才不过十几天的时间,万巧巧整个人都已经瘦了一圈,若不是万掌柜整日开导,怕是‘扯上三尺白绫’的心思都有。

    万掌柜那叫一个悔啊,若是当初不答应的话,哪能有这么多事,退一万步来讲,若是忍气吞声不跟人打听,也传不出这些个话来。

    又打发走一个前来说项的媒婆,万掌柜颇有点心力憔悴,女儿的名声算是毁了,什么人都敢上门提亲,而且还是做妾,甚至还有明目张胆说养外室的。

    事到如今,万掌柜也顾不得许多了,再继续这般下去,即便闺女不自寻短见,怕是也得给活活憋闷死。报官是不考虑的,别人不清楚,她还能不知道么,人家压根就没做什么,纯粹就是意外,到底瞧没瞧见都是两说。

    莫说不会处罚什么,便是处罚了又如何。还是要先找到人才好,至于找到之后,万掌柜仍旧没想好,不过事已至此,能娶了自家闺女为妻自是最好,如若不能,便就,便就豁了这条老命也要讨个说法。

    周少瑜哪晓得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只是头几天还打听了一下,风平浪静的没见万记茶楼有什么异样,也就不再关注。

    这几天周少瑜见有了一定火候,果断找李格非借上几本书籍,只道在家用心攻读几天,这些日子便不过来打搅了,李格非也没多想,鼓励了几句让其好好学,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没错,再简单不过的招数,欲擒故纵!每天捉弄李清照让她害羞,可李清照仍旧忍不住继续跑来聊天玩耍,这会突然没了踪影,反到是不习惯了。

    尤其是,周少瑜讲的故事正在关键点呢,乔峰居然是契丹人,那后续呢?到底怎么发展的?

    你没看错,周少瑜也是坏的没边了,居然在一个宋人面前讲《天龙八部》,这代入感简直不要太强。在李清照看来,这契丹不就是如今的辽国么,至于什么姑苏慕容复,那就是个贼子,整天复国复国的,置大宋于何地?反正她是不喜的。

    这还真不完全是周少瑜的恶趣味,顾然有想试试在宋人面前讲宋朝背景的故事,然后看什么反应的小心思,但更多的是挖坑埋个底。

    但凡后世的人都晓得,宋朝联金抗辽,结果辽国是给坑惨了,可金国却崛起了,然后金人南下,打的大宋不要不要的,再然后蒙古崛起,又打的金国不要不要的,最后连偏安一隅的南宋也给灭掉。

    《天龙八部》还好,事情还比较前期,等到差不多时候周少瑜还准备讲射雕呢,那个真真就是一定程度上暴露历史了。

    没法子,很多事情是不可能一直瞒住的,想要带她走,就得慢慢让她接受,不然勉强带走,事后会怎样也会很不可控,这样可不好,李清照生气了,伤心了,可不是周少瑜乐意见到的。

    俗话说的好,知女莫如父,何况李清照还是李格非手把手教出来的,哪能看不出自打周少瑜不再出现,自家闺女便魂不守舍的,再找两个家仆讯问一番,便知道女儿每天都会去书房待上好一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摩擦点火花出来,李格非还真不信。

    李格非抚须沉思,周少瑜是他收的关门弟子,自然是满意的,不然当初也不会收,唯独出身于幽云这点不大好,身份所限,将来即便中了科举,成就也不会太高,不过想来平平安安一生却是没什么问题。

    “罢了罢了。”李格非心中微苦,女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既然如今郎有情妾有意,何不成人之美?

    周少瑜家中又没有长辈亲族,这事还只能由他打头,不然就靠两个年轻人自己胡来,指不定得拖到什么时候去,想了想,提笔写上‘关雎’二字,让家仆给周少瑜送了过去。

    这事李清照可不知道,若是知道了,肯定要急,她还没想好呢,之所以魂不守舍,那是在琢磨后续的故事,哪想被李格非瞧了去,还误解了意思。

    然而眼下木已成舟,字都送到周少瑜手上了,就算知道了也没用,只要周少瑜不是蠢蛋,自然知道这两字代表什么意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