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66章 密谋

第166章 密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毋庸置疑,系统是很小气的存在。不用指望这家伙会告诉你点什么,是以周少瑜除了瞎猜,也没更好的办法。

    所谓的密洞很大,但是周少瑜和李秀宁被局限在了其中一个小山洞内看管着。不一会,便隐约听见外头开始了祈神祭祀的声音。

    “你说什么了?好好的就被看押起来。”李秀宁一头雾水,心情可谓糟糕透了,本来就有点饿,结果却看见了一大桌百虫宴,恶心的不要不要,接着又稀里糊涂被看押,啧,果然留在山寨里头窝着折磨,哦不,训练那仅有的几个小兵才是对的么。

    虽说的确无聊了些,可总比这糟糕的经历强太多了。

    “老实说,我也有点懵,但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周少瑜苦笑的耸耸肩,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块饼,还有自制的香辣肉酱,外加一壶水给李秀宁递了过去。“你先吃点东西,别饿坏了。”

    李秀宁嘴角一扯,很想说没胃口,可的确是饿的厉害,反正现在也看不到那什么诡异的百虫宴,这点恶心还是压的下。

    一声不吭的接过来,抹上肉酱一口下去,唔,不得不说,在吃方面,周少瑜还的确蛮有一手的。如此想着,李秀宁不由的瞅了瞅周少瑜,然后立马挪开目光。

    不要误会,绝不是害羞什么的,而是一想到周少瑜对着百虫宴大快朵颐,嗯,不想这个,莫要影响胃口。

    李秀宁安静的坐在一旁吃着饼子,周少瑜闲着也是闲着,尽可能的靠近小山洞的洞口侧耳倾听。

    “一柱清香,二柱茗香,三柱宝香,听到弟子招呼,急蒙成命!”隐约间,听到那大祭司的声音唱道。

    紧接着就是喊神,什么开山圣主,盘瓠大帝,管兵大王,四方土地的,甚至最后还冒出来一个什么翻潭倒洞张五郎,也不知是哪路大仙。

    “弟子请神一次,诸神皆包。弟子请不到的,烦请师祖与我请到。弟子请不来的,烦请师祖与我请来。”

    周少瑜听的嘴角一抽,话说请神还可以这么请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师祖是不是盘瓠。一想到盘瓠真可能是只狗狗变得,而且还是母的,最主要还很可能是穿越者!咦~淡定不能呀简直。

    又听了许久,终于到了尾声,只听大祭司最后唱到:“开天门,关地狱,留人门,塞鬼路,把邪魔小鬼打下万丈深渊,以抚老幼,请神灵保佑!”

    片刻后,只听族长大声喊到:“狩猎开始!”

    额……弄了半天,其实就是个关于狩猎的祭祀?再想想现在的时节,到也说的通,很可能此次大规模狩猎之后,年内若是没有必要,就不会再外出狩猎了,毕竟离入冬已经不远。

    或许是族长和大祭司真的很忙,等了许久也未见过来具体的谈一谈,李秀宁甚至吃饱喝足小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

    与此同时,离梅山寨最近的一座废弃的县城中,已经聚集了上千的人马,身上透露的匪气,无不说明着,这绝不是一群好人。

    破旧的县衙中,一个带着单眼罩的独眼秃头大汉坐在正首,手里握着两个大铁球不停的转着,而下边坐的十几个人,尽皆都是这一片声名狼藉的山匪首领。

    “某曾说过,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顾然快活,但你我等人,终究有老去的那一天。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莫看如今咱们过的还算快活,等到了那一天,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独眼右手装着铁球,左手敲了敲桌案,朗声道。

    十几个首领互相瞅了瞅,谁都没有说话,独眼想要整合各方势力的心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像这般的聚会也不是第一回。

    对此,有些人反对,有些人支持。反对的自不用说,肯定是不乐意,但也不愿做那出头鸟,至于支持的,也希望整合后获得一个足够高的位置,坐上前几把交椅,不然的话,还不如继续单干来的快活。

    “或许是犯了事,又或者是被逼无奈,不管如何,咱们这些人,想要过上光明正大的生活几乎不可能,这辈子只能是匪,过一天是一天,以后没有丝毫的保障,不过如今,改变这一切的机会来了。”独眼环视一圈,咧咧嘴笑道。

    独眼本名武都,出身自大梁的一个将门世家,早年间在北地边军做一处要塞的将领,后因为畏敌不出,让外族长驱直入,之后为了自保,还杀良冒功,没曾想却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不放。

    无奈之下,这才带着一些个亲信做了逃兵,一路辗转,最终才到了这南疆三不管地界稳定下来。

    莫看在北地时畏敌不出,到了南疆后,一改当初的软弱,但凡拼杀,那叫一个凶狠,在一次吞并中,被一箭刺中了左眼,结果武都却是不管不顾如封魔一般提着大刀疯狂砍杀,事后还将爆裂的眼珠一口吞下。

    无独有偶,大梁的前朝,也出过一位姓夏侯并吞过眼珠的一流大将,于是在此之后,便有了一个独眼小夏侯的称号,至于武都这个本名,却是许久没有人叫过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中间那个小字也被拿掉了。

    “哈哈,独眼夏侯,这话是怎么说?难道我们还能做回良民不成?”一个壮汉大笑两声,语气颇有不屑。“某在这过的快活,可没兴趣再去做那劳什子老实巴交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良民。”

    这话得到许多人的赞同,或许还是挺喜欢光明正大的生活,但长期过惯了舔刀口的日子,即便有这机会也做不来。

    “急什么。”武都淡淡的撇了他一眼,缓缓的喝口茶,这才继续道。“大梁如今已经经历了数百年,这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乃天道,不可违也。若是大梁还在鼎盛时期,你以为还有我等生存的可能?这大梁啊,就犹如被抽了顶梁柱的大殿,快要倒咯。”

    “莫非是打算……”在做的虽然都没什么文化,可既然能做一方首领,自然不是蠢人,很容易就听出武都的意思。

    武都胸有成竹的嘴角一扬,道:“没错,山上的猎物和野果,是给有准备和行动的人准备的,或许目前我们的实力,还翻不出什么大浪来,但只要齐心合力,何愁拿不下一州之地,届时只需积攒资本,蓄势待发,待大梁一乱,便可长驱直入,直捣中原,届时,身为开国功臣,何愁不能光宗耀祖,还用窝在这犄角旮旯得过且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