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77章 比试

第177章 比试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书铺内,一些个书生要风度不要温度,大冷天拿着个折扇乱摆,然后将绞尽脑汁写出来的诗词在此卖弄。

    另一边,阁楼内的女子隔着窗帘笑嘻嘻的指指点点,你一句我一句的评论着,反正此地都是女子,一段时间下来都还算熟络,多少不会那么的矜持。

    “都说巫县无才子,如今看来到也的确这般,与外头传来的那些佳作相比,这些词作却也一般。”一个女子笑道。

    “是极是极,我等学识粗浅,作不出什么佳作来,若是咱们善怀三李出手,哪还有那些所谓的才子什么事?”另一个附和道。

    三李指的便是李清照,李师师,还有李柔儿了。李清照自不用提,李师师若不是不会作词,在大宋汴梁也火不起来,而柔儿,作为大唐朝李隆基的长女,才学自是有的,虽说比不上前头两位,却也不差。

    “只可惜我等皆是女子,便是诗词作的再好又如何?”这位到是没有嫉妒的意思,到是多愁善感居多。

    “这却未必。”门帘撩起,李清照带着另外二李走了进来。“今日,便让那些所谓才子丢上几分脸面又有如何?”

    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又不需要大伙出面,这些个女子一个个兴奋的很。

    李清照早有准备,一拍手,就有买来的丫鬟拿着笔墨和白绢进来,李清照提笔,写得一手好字,近前一看,只见上头写着。

    “自古豪杰有万千,沧海横流谱诗篇,古往今来多评论,谁说女子不如男。”落款,周李氏。

    这当然不是李清照自己创作的,属于周少瑜的抄袭,是出自于豫剧《花木兰》。这种抄袭之事,李清照本来是不愿意做的,可一来架不住周少瑜的请求,那天晚上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二来么,这里终归不是大宋,虽说往后会在这里生活,可感觉上也没那么多束缚。

    “好!好字,好诗!到要看看那些个才子怎么说!”众女一阵夸赞,对于参与这种事情开心的很,一直生活在闺中嘛,能有多少乐趣,而且那句谁说女子不如男,虚荣心简直大大的有。

    白绢打阁楼上往外一挂,这么眨眼的东西很快就被旁边书铺的才子发现了,仔细一瞧,好家伙,这是挑衅呀,哼,一群弱质女流能有什么才华,待咱们反击过去。

    面对这种情况,书铺早有准备,各种大尺寸的纸张和白绢出售,这些个书生哪顾得了这么多,直接买,纷纷将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写上去挂在店外。

    不仅书铺有准备,外头的安排也有准备,周三山一手创立的猛虎社,此刻特地派了好些人手在此等候,一瞧好戏开场,立刻四散飞奔。

    “大伙快去瞧啊,善怀阁的才女们和君子书屋的才子们掐上了,正在那比试诗词呢。”这般的传言飞快的流传出去,不一会连县令贾仁杰都给惊动了,不过到也没动,这点事情还不至于亲自去看一看。

    他不去不代表没人去,巫县县学这几日新上任了一位教谕,名为何柳英,管的就是读书人的事,初来咋到,不知道巫县读书人的水平到底如何,眼下这情况,很容易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于是换上便衣,直接赶了过去。

    巫县,对于大梁朝来说,不过只是一个边陲小地方,压根不受重视,更不是什么科举大县,莫说状元探花,能中一个同进士出身都不容易了。

    这样的水平,也充分说明了巫县才子的才学着实不大拿得上台面。眼下作死的和李清照打擂台,除了找虐还是找虐。

    开玩笑,李清照是谁?华夏数千年历史,其他方面出众的女子或许不多,但才女却是多不胜数,而李清照能做为华夏四大才女,其才华绝对的拔尖,即便算上男的,也是属于站在顶层的那一小撮。

    别说小小一个巫县了,便是整个潭州,也难逢对手,也就是文风最甚的江南一带,才有可能出那么几个勉强能做对手的家伙。

    当然了,现在的李清照也不过二十出头,词作的水准肯定还没到巅峰时期,但也足够欺负大部分人了。

    一首一首下来,诗词的差距简直不要太明显,一班才子脸都绿了,丢人啊,这么多人居然比不上一个周李氏。这个姓周的男子到底是何人,居然娶了这么有才的女子。

    若是私下里丢人也没什么,不传出去就是了,可问题现在在外边看热闹的人这么多,用不了多久,整个巫县都知道,这般才子全都是半桶水的二吊子,连人家女子都比不上。甚至还会流传出巫县,到时候外出,他们哪还有脸敢说自己来自己巫县?

    “巫县的书生?就是那个连女子才学都比不上的地方?”

    一想到这种取笑,恨不得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一群才子静悄悄的,没办法,没那本事谁也不敢出头,不然就是被打脸出糗,而另一边的善怀阁,直接又是一竖白绢挂了出来。

    定睛一看,脸更绿了。上头赫然写着八个大字。

    不过如此,可敢再战?

    这脸打的啪啪的,偏生还没那本事反驳,这时候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吾在府学认识林大才子,待吾去信一封,唤他前来助拳。”

    好主意啊!众才子眼睛一亮。

    或许自己作诗作词本事一般,但鉴赏的水平谁都有,大伙都不是傻子,这种级别,整个潭州除了那一两个已经不轻易作诗词的德高望重之人,别的谁来谁送死。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反过来也一样,反正丢脸是丢定了,事情也迟早会传出去,不如把大伙都拉下水,到时候就不是咱们巫县的才子太差,而是善怀阁的才女太厉害。

    “我也认识某某才子,待我请他前来。”

    “还有我,我也认识谁谁谁,素有潭州小诗仙之称,且看我将他请来。”

    才子们你一句我一言,纷纷准备豁出去将自己认识的人都给拉过来。

    躲在人群中看见这一幕的教谕何柳英脸都绿了,心说咱巫县的水平差的可以啊,不过么,拉别地方的才子也的确是个好主意,起码能将大伙拉到一个水平线上。

    再怎样,身为教谕,管辖范围内出不了人才,是很影响他政绩的。即便巫县目前是姥姥不爱舅舅不疼,可能升官谁不想?

    “若是那善怀阁内作诗词之人是个男子便好了。”何柳英无不惋惜的想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