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214章 作弄

第214章 作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面对侯方域的冷哼,周少瑜压根不以为意,甚至还送了个笑脸过去,没办法,谁让周少瑜耍了小手段呢,侯方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屁颠屁颠跑来。

    不过也是,说的好听,文人雅士聚会,其实么,就是来参加梳拢拍卖的,谁出的价钱高,谁就能得到李香君的第一回,李香君压根没什么选择的权力,所以假设侯方域真能出的起价,即便李香君不喜欢的也得从,前些日子的小矛盾压根不算个事。

    最高兴的应该属于鸨母了,侯方域来了,复社的人也来了些,那么关于复社不再捧李香君的谣言自然会不攻自破,李香君的身价再次回位,多好,不少银子呢。

    文人嘛,做事自然不会太直接,不能赤果果的,这啥都懂,鸨母也不是傻子,一上来就拍卖还了得,保证那些读书人为了脸面不仅不会出价,甚至还会唾弃一番,谁让你给遮羞布呢?是吧。

    于是什么戏剧小曲先登场做开胃,这个作首诗,那个来首词,你题字,我画画,一茬接一茬,周少瑜还好,纯当看热闹,现代人嘛,这些场合看的还不多,稀罕。

    而一旁的徐潘文已经哈欠连天,那是一点兴趣没有,本来就是,他过来就是充个大头花钱,进一步拉拢周少瑜,以提高其忠心,享受美人的又不是他,既然如此,巴不得一开始就结束,然后好上别的青楼找相好的潇洒去。

    好容易终于等到最后环节,鸨母还没说话呢,徐潘文一抬手,直接道:“别啰嗦了,出价吧出价吧,不管谁出多少钱,本公子都比他高一两。”

    鸨母一听,就知道要遭,脸都绿了。

    读书人本来就和徐潘文这种功勋之后不对付,哪怕家里有关系,但读书人想做官,也得一步一步来,考童生,考秀才,考举人,最后考进士,若是名次不好,还指不定分到哪个犄角旮旯从县丞开始做起。

    而徐潘文这种呢,靠着祖上的功勋,啥也不用干,直接袭爵,同时还能做个大官,虽说是武官职位,这些个书生不在乎,可心里不爽呀,咱辛辛苦苦拼死拼活都不一定能混出个名堂,他呢?天天玩乐也能坐享其成。

    是以对于这种躺在祖宗棺材板上享福的家伙,读书人最是瞧不上,指不定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作死也粗鲁,要说清高什么的,还是得他们,别的人都不行。

    跟个这种粗俗之辈竞价,简直有辱斯文嘛,梳拢多么雅的事,愣被弄成了黄白之物的庸俗之事,一点都不美好。

    于是乎,场面安静了,谁也不想出价,读书人是不屑,高雅嘛,被弄成这样了再出价丢不丢人。

    到也并非所有都是读书人,可无论是武官还是大商人什么的,那都得掂量掂量,得罪徐潘文值不值得。勋戚到也有别的,但怎么比得上徐潘文这个苗根正红的魏国公后人,反正今天都梳拢了,以后再来呗。

    “没出价的?没有可就定下啦,那谁,本公子也不坑你,说个价便是。”徐潘文大大咧咧的道,很有成就感,瞧瞧,咱一说话谁敢抢?简直倍有面子,还不忘给周少瑜来一个‘跟着我有肉吃’的眼色。

    周少瑜哭笑不得,淡淡一笑,点点头,算是表示感谢。

    “庸俗!”有人坐不住了,一脸铁青的离开。有人带了头,剩下的读书人就更不好出价了,不然也成了庸俗之辈,多不美,反正接下来没他们什么事,索性一个个起身离开。

    此刻侯方域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简直为难的不行,出价吧,有辱斯文了,谁让这徐潘文表现的太过火,直接把遮羞布,哦不,把风雅之事变成了庸俗之事呢。

    不出价吧,李香君岂不是被别人拔了头筹?真真是,好想疯癫一下子有木有。

    听见徐潘文这么说,鸨母松了口气,虽然肯定不敢报高价,但起码不会太亏了,于是报了一个适中的价。

    徐潘文肉疼,但脸上不动声色,大手一挥,不多时,一个小厮端着一个小箱子递了过去,这得叫礼金。

    与此同时,得到小丫鬟通报的李香君差点没晕过去,鸨母钱都收了,而出礼金的是魏国公徐家的徐潘文,李香君到是知道他,只是压根没见过,毕竟这位不喜欢听小曲什么的,而李香君最厉害的就是唱曲,所以都没有交集。

    这好端端的,却又突然出现了,想到徐潘文花花的名声,李香君要哭。

    先是知道了侯方域的恶心心思,接着又被周少瑜给诓了,说要接她却不见了踪影,此刻又被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买下梳拢之夜,人生简直一片黑暗啊。

    一时没忍住,呜咽着开始掉眼泪。

    “新姑爷过来了。”门外的小丫鬟出声提示道。

    梳拢么,不仅仅是出钱睡个大黄花闺女这般简单,总有些门门道道的,一切仿照出嫁的仪式,只不过要简单很多,小丫鬟叫姑爷也没什么不妥,只不过只是一晚上的姑爷而已。

    “啊,是……”小丫鬟瞧清楚来人,顿时惊呼。

    “嘘……”周少瑜嘴角一扬,伸出食指示意这小丫头莫要出声,然后示意不用她从旁伺候,下去休息便是。

    房间内,呜咽一会的李香君赶紧将泪珠给抹干净,补妆是来不及了,索性飞快的将妆颜卸掉,直接素面朝天。

    徐潘文她得罪不起,既然已经走不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往后也还要讨生活,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不用问,这么僵硬,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脸上带笑,心里却是灰暗的。

    接着,李香君又将红盖头盖上,坐在床边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周少瑜迈步进来,房门一关,眨眨眼,心想事后李香君会不会很生气?不过这多好玩啊,还是再玩会。

    于是周少瑜很恶趣味的走过去,能清楚的看见随着自己的靠近,李香君的双肩也开始微颤起来。

    周少瑜也不说话,两手一伸,直接拉起李香君的一只小手,慢慢的抚摸着,李香君身子一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有意思。周少瑜眨眨眼,心说自己太坏了,这么折磨人的,好像有点过分诶。继续还是不继续?

    ?  ?咳,继续不。。。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