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302章 误会

第302章 误会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方才卞玉京羞恼的跑开,余光似乎瞧见自己跑走的时候有人来了,一开始也没在意,可想到方才羞恼的模样若是被人瞧了去,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

    这般想着,卞玉京又走了回去,原本是想偷偷看一下情况再说,哪想就瞧见自己的好闺蜜李香君,哭的梨花带雨可怜吧啦的,周少瑜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脑袋一热,来不及细想,匆匆就奔了过去,直接站定在周少瑜的身前,一脸清冷。

    “你对香君做什么了!”

    啊嘞?

    哪想压根不给周少瑜解释的机会,卞玉京便扭过头,对李香君安慰道:“跟姐姐说,是不是他欺负你了?大不了咱姐妹俩自己出去单过便是。”

    周少瑜脸都黑了,不爽那是肯定的,任谁被这么冤枉一下子,都不会高兴。

    李香君被卞玉京这话吓的都忘记掉眼泪了,姐姐,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就咱姐妹两个,出去能做什么,就算有法子能养活,可也太不安全了吧,光是怎么保护自己都是个问题。

    不是李香君自夸,就以自己和卞玉京的姿色,不敢说世间少有,却也足够让大多的妹子自惭,一旦引起窥觑,那如何了得。

    再说了,这待着好好的,轻松的很,干嘛要走呀。

    “赛儿姐,误会了误会了,唔……”李香君急着要解释,结果说话都大舌头了,没注意还咬了一口,得,痛的哪里还说的出话,都出血了。

    因为前头大舌头的关系,李香君明明是说‘误会了’,结果卞玉京给听成‘不回了’,得,气极的卞玉京压根就没这话是不是合理,直接对周少瑜怒视。

    脾气好不代表没脾气,合着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咱就这么个印象?且不说咱没欺负李香君,一闹就拿离开说事,这让周少瑜哪里舒服的起来。

    “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周少瑜冷着脸道,说完头也不回直接走掉。

    卞玉京也气的不行,李香君那么活泼开朗的女孩儿都哭成这样了,还不是欺负是什么?

    可来不及反驳,周少瑜就已经走远了,李香君着急的要追过去,这误会大发了,结果脚一崴,得。

    卞玉京赶紧扶住,愤愤不平的道:“做错了还不敢承认,且算是看头他了,香君,咱们走就是了。”

    见李香君连连摆手不同意,卞玉京就劝道:“姐姐这还有一两件首饰,拿去当卖了也能过活一段时间,别怕,不用求着他什么,咱们先去看伤。”

    “赛儿姐,你,你糊涂……”李香君哪还顾得许多,强忍疼痛感觉极其复杂的道。

    好闺蜜这般对待自己,如此上心,当然是挺感动的,可卞玉京一向矜持清高,可今天怎么如此冲动了,就算真有什么事,不也应该先找李清照说道说道么,怎能一开口就要说走呢。

    好吧,说起来还是得怪周少瑜,都知道人家矜持了,还玩什么口花花,羞固然是有,但更多是恼,毕竟是妹婿么,怎能如此。

    不过本来也没什么,说来说去也是自家人,而且也算很熟了,不至于生多大气啊什么的。

    可接着就瞧见李香君哭的稀里哗啦,两人认识这么久,就没见李香君哭的这么惨过,当下就恼了,哪里还会想那许多。

    人么,本来就是如此,一旦气到了一定程度,就顾不得许多了,比如很多命案,不少例子都是当时怒火攻心昏了头,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犯下大错。

    回到书房坐定的周少瑜本来也气的不轻,好一会才稍稍冷静了一些,细细一想,顿时头大。

    表面上看,因为误会了自己欺负李香君,从而让很是重视好闺蜜的卞玉京恼了火,接着便说出离开的话。

    但往深了想,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对这里的归属感还不强啊!那怎么行……

    一众妹子一直以来大多都和和气气闹腾的挺开心,周少瑜也没往深了想,可方才的情况就不得不多想了。

    要知道卞玉京还算是周少瑜的大姨子呢,就这关系气极了都说要离开,那换做别人还了得?

    人和人之间相处,怎么可能没有矛盾,只不过现在一切都还好罢了,话说回来,也得亏发生了这事,不然都没注意这个问题。

    必须要做点什么,加强归属感,可怎么做才好呢?周少瑜有点急了,仔细屡了一遍,他发现归属度最不高的,应该就是梁红玉了。

    两人的交情应该算较好的异性朋友,而勾搭过来的方式,是利用这位忠君爱国的性子,直接让赵佶做了主。

    可这之前,梁红玉哪里想得到会这么夸张,直接就离开了宋朝,到了另一个世界不说,还得知了往后数百年的历史。

    这时候赵佶的话还能有约束力?

    再且,人家更多的是爱国,可问题是宋朝没了,那么会不会反而心里怨恨周少瑜把她带走,而不是留下来反抗金兵南下。

    这般一想,周少瑜冷汗都下来了,武力值高,又能带兵打仗的妹子很少的有木有,这若是跑了,岂不是亏大发了。

    等回了巫县,必须马上再南下前往南疆一次,好好的沟通拉拢一番,别真等跑了,后悔都来不及。

    来回度步,敲门声响起,周少瑜深呼吸两口调整心态,这才过去开了门。

    卞玉京端着一个托盘,上头是茶水和糕点,头压的很低,让人瞧不见脸色,不过想来以愧疚和不好意思为主,毕竟是误会了么。

    “那个,奴……奴是来道歉的。”卞玉京声音弱弱,又是歉意,又是难为情,连好久都未曾用过的‘奴’都自称出来了。

    “哈哈哈,进来坐,误会解开了就好,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周少瑜却是爽朗笑道。

    若是没想通,周少瑜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当做什么事没有,少不得要故意板着脸教训一下子,不过现在么,当然是怎么豁达怎么来。

    心机?这是在说笑么。

    若不进一步打好关系提升归属感,往后真走了咋办,都不好和卞敏交代去,而且人家的确是有本事的,善怀阁以李清照为首,如今最大的臂膀便是卞玉京了,毕竟除了李清照,就属她的才气最高。

    换言之,就算没有卞敏的关系,也没有因为自己带过来的关系,总之所有其他的全部去掉,那起码是个人才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