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358章 栽赃

第358章 栽赃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司徒府,时年52岁的王允端坐厅前,观看着手中的名刺。

    “却是不堕伯喈之名,这手飞白,算是可圈可点。”王允欣赏着上头赏心悦目的飞白字体,扶须暗道。“只是,跑我这里做什么?”

    名刺自然是周少瑜递上门的,既然拜了蔡邕为师,不会写飞白书怎么行,很是苦练了一下子,算是能拿得出手了。

    也得亏当初曾拜李格非为师,边上还有李清照为首的才女监督着,那些个女子的字,写的一个比一个好,周少瑜总不能太差么不是,不然多丢人。

    底子好,又有蔡邕这个字体原创者悉心教导,再苦练一番,若是写不好,那就真没脸见人了。

    王允和蔡邕的关系一般,也没什么其他特别的关系,但实际上王允和吕布的关系不错,因为这两都是并州的,是老乡。

    若是关系不好,真以为那么好离间的?你谁啊凭啥听你的是吧。

    蔡邕名望高,作为关门弟子,王允多少也会给几分面子见上一见。

    另一方面,如今周少瑜官拜骑都尉,跟着吕布混日子,据说颇得吕布欣赏,前阵子吕布还亲自做媒帮周少瑜提亲去了。

    就凭这一层关系,王允也会点头见一见。

    可见归见,往日无甚来往,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好端端的跑上门来求见想要干嘛?

    王允就是想破脑袋都想不通。

    里边王允还在琢磨,凭他位列三公的身份,让周少瑜等一等不是啥问题。

    而外头,周少瑜也不急,他对王允这死老头可没什么兴趣,甚至因为拜了蔡邕为师,对他还颇为讨厌,谁让自己师傅后来就是这死老头给害的。

    不动声色的递给门房一袋五铢钱,然后问到:“听闻你们府上有位叫貂蝉的女子?”

    可惜周少瑜忘了,这里可是司徒府,和太尉府属官几乎是一样一样的,看门的是门令史,正儿八经的官儿,别看官小,不是信任之人,绝不会扔在这个位置上。

    不得不说周少瑜被后世的小说给害了,头一回收买门房,就遇到这种事,其实就算不是司徒府,门房也不是那么好收买的。

    出卖主家这种事,开玩笑,嫌脑袋在脖子上方的太稳当了是吧?

    可怜周少瑜自己还担任过三天的门令史呢,只是没去上任罢了,可哪里还记得这事。

    于是司徒府的门令史脸色一板,招招手,道:“来人,将其控制住,速速报予王司徒,此贼子欲收买于我,探听府中情报。”

    尼玛!周少瑜蛋疼,看着家伙的脸色,八成是觉得总算能再王允面前露个脸表忠心?

    “撒手,我又不会跑,堂堂骑都尉是你们说抓就抓的!”周少瑜一瞪眼,大有你们敢靠近,哥就拔剑砍人的架势。

    这事往里头一传,王允稀罕了,貂蝉?他清楚的很,这女子美貌非常,若是自噶老了,又自持身份,估摸着都会动心。

    先前在宫内当值做个小小的女官,可谁都知道皇宫发生过大乱,王允发现了此女,便收进府做歌姬,一大班子歌姬都给她管。

    貂蝉的确有几分本事,管理的仅仅有条,于是王允愈发看中,府上的事情,也越管越多。

    唔,如此的话,似乎也说的通?毕竟年轻人嘛,不知道从哪探听到貂蝉的美貌,然后有点想法也实属正常。

    可是这位不是快和蔡邕的女儿成婚了么,怎么还有胆量出来胡混?就不怕蔡邕训死他?

    一挥手,不管如何,先招进来再说,面总归是要见见的。

    “诬陷!这是赤果果的栽赃诬陷!”面对王允,周少瑜一脸正气,义正言辞的高呼。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何可狡辩的?”司徒府的门令史气得不轻,拿着钱袋子反驳。

    “哈,可有其他人瞧见?皆是你片面之词罢了。”周少瑜冷笑。

    瞧周少瑜的表情似乎不像作假,王允又有点迟疑了,因为也说不通啊。

    周少瑜这级别,还犯不着王允让歌姬献舞会客,也就是说,就算周少瑜来拜访王允,也见不着貂蝉,何况王允基本就不会用貂蝉会客,几乎都藏着掖着。

    要知道周少瑜可是儒学大家蔡邕的关门弟子,怎会那么不知礼数的,直接上门找自己说想见见貂蝉?这不是开玩笑嘛,自己可是司徒诶,脑袋有病才跟自己说这个。

    门令史急了,连忙表忠心道:“属下本为布衣白身,出身微寒,幸得王司徒看中……”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再给你点时间缕缕,是不是要把出师表给搬出来?

    不过这家伙一说这话,周少瑜更有底了,出身微寒,那就是没背景咯,也就是没钱咯。

    可这位白白胖胖,富态非常,哪像什么穷苦人家,光靠俸禄,一个门令史才多少待遇,肯定没少借着门令史这个位置捞小钱钱。

    周少瑜态度很坚决,一个字,搜!搜他的住所,不信没有收获,只要搜出大量财物,那就是这位人品有问题,是栽赃,什么貂蝉?哥听都没听过。

    开玩笑,虽说还需要时日,可到底也是要和蔡琰成婚了,若是传出去自己出来打听女子的消息,还是司徒府上的,自己丢脸没什么,叫蔡邕他们丢脸可就不好玩了。

    周少瑜摆足了姿态,王允看在蔡邕和吕布的面上,搜就搜吧,不一会,果然搜出不少好东西,甚至还有府上丢的东西,好家伙,王允怒了,合着自家府上还养着个大蛀虫。

    啪啪一顿板子,别的事先放一边,不说出栽赃的理由打死为止。

    周少瑜为其默哀三分钟,反正最后王允都挂了,你这个门令史也好不到哪去,历史上本就没你的名字,既如此,索性早点退出舞台算了。

    这家伙不抗打,没一会就被屈打成招,说是心中爱慕貂蝉,见周少瑜年轻有为是个劲敌,怕万一见着貂蝉了怎么办,脑袋一糊涂,就行了栽赃之事。

    意思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挺牵强,为了更合理一些,周少瑜还解释了一句:“嗯,他这是魔怔了。”

    随后一拍手掌,道:“这么一说,我却是好奇那貂蝉是何模样了,居然让人爱慕到魔怔,差点害得我名声大毁,多冤的慌,不行,此事我气不过,王司徒,既是你府上歌姬,在下讨要过来无妨吧?”

    你在做梦?王允差点没给气死,他算瞧出来了,自己的门令史说的那就是真的,这位还真就是为了貂蝉而来。

    可偏偏毁就毁在这门令史还真是贪,这么个小人,说出来的话谁信他的?等于剧本还真就按照周少瑜都预想走了!

    再怎样,门令史也是他司徒府上的人,‘栽赃’了人,总要给个交代,毕竟人家周少瑜背靠蔡邕这棵大树,也不是随便就能糊弄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