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362章 女仆

第362章 女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一夜,貂蝉睡的挺不安心,偌大的宅子,居然只独居了一个骑都尉,怎么想都不合理。

    另外也是怕万一这家伙来个什么兽什么大发,当然还有就是被吓着了,屋外一有点风吹草动,立刻汗毛立起,惊得不轻,然后摸出那个小锦囊死死握着。

    人么,就是这样,紧张起来,自己都能吓死自己。

    好容易熬不住困意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大天光了。

    不好!

    貂蝉心慌慌,宅子里头就一个周少瑜和她,周少瑜是主家,她是仆,都睡到这个时候了,真要计较起来,闹不好还能吃顿皮肉之苦。

    伸手一摸,阿勒?衣服呢?没了?自己带来的小包裹也不见了。

    再看桌上,摆了一件闻所未闻从未见过的衣裙,似乎还有点小物件,旁边还有字和画,算是教她怎么穿。

    只有这么一件衣服,不穿都不行,总不能穿个肚兜穷裤瞎晃悠吧。

    穷裤,《汉书·上官皇后传》写过,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

    其实就是开裆裤,汉朝还没有内裤呢,要么不穿,要么穿个穷裤方便解决内急。

    根据图画穿好,虽说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别扭,但这布料绝对是顶好的,穿起来很舒服,就是不够厚实,有点冷,除非待在房里烤着火炉不出去。

    周少瑜自然是不在了,还得去当值呢,吕布管军,虽说挺严的,但也能说说好话啥的,大抵也不会计较,但架不住有个高顺,这家伙,万年难得有一次表情,比李秀宁还要夸张,整天面瘫,抓起错来一点情面也不讲。

    有一次周少瑜睡过头,啪啪五棍军棍,疼的周少瑜要死要活,可还得咬牙一起训练去。

    所以貂蝉在宅子里找了一圈,自然连个鬼影都没有,至于她昨夜换下来的白底红碎花的襦裙,则晾晒在院子里头。

    有点抓狂,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哪有给下仆洗衣服的,诚惶诚恐了都。

    啊,好饿了……

    貂蝉捂着肚子咕咕叫,扛不住,跑厨房找吃的。

    烧火的地方已经熄灭,但还带着不少温度,掀开锅盖一瞧,两个菜,还有三个大白馒头。

    汉朝就没馒头这东西的存在,魏晋以前就没出现过,连发酵技术都还没掌握。

    馒头的出现不会晚于晋代,而且开始时并不叫馒头,而叫“蒸饼”。

    《晋书·何曾传》,里头说何增很奢侈,蒸饼上不坼作十字不食,意思是说蒸饼上不蒸出十字裂口就不吃,可以理解成开花馒头。

    也就是昨天周少瑜顺嘴提了句今天吃馒头,貂蝉才猜测是这玩意,白白旁胖胖的,到是好看的很。

    既然都留纸条了,干嘛不干脆把吃的也说清楚。

    貂蝉好腹诽,顾不得许多,吃了再说,唔,真不错,比宫里头还好……

    于是,貂蝉在周家吃的第二顿饭,又撑了……

    当值半天,周少瑜好说好歹,总算跟高顺这个面瘫男请到假,而要求是,明天训练量加倍。

    这一瞬间,周少瑜都想干脆不请假了,训练量加倍,会累趴的有木有。

    想到家里孤零零的大美女还没有完全安排好,忍了。

    上街,大采购,大包小包一车拉了回去往里扛,在屋里烤火取暖发呆的貂蝉楞是没察觉。

    直到周少瑜推开门,才吓了一条。

    哦……周少瑜眼睛一亮,强烈的满足感啊,这是貂蝉啊有木有,貂蝉穿女仆装,啊呜,兽血已经沸腾起来了!

    淡定,要淡定!

    周少瑜早就有了让一群历史美女妹子玩os的想法,安排人尝试做了几套,虽说跟想象中的还有那么一丢丢差别,可问题基本不大。

    要说最难的算是丝袜,弹性是个问题,而且很容易破,毕竟要往薄了做。

    材料取用的蚕丝,薄不是问题,想想马王堆出土的那件素纱蝉衣,简直逆天么。

    于是只能稍微往宽大一些做,然后顶端配上细绳子,用系的,可这哪有紧绷着的效果,有待改进。

    可能由于很久没见过丝袜这种造型了,周少瑜仍旧看的挺滋味,连说不错,弄的貂蝉继续心慌慌。

    琴棋书画,吃的喝的玩的,往貂蝉房里头塞的不少,若不是周少瑜面嫩的厉害,貂蝉都怀疑自己其实是这位的闺女了,还是很宠的那种,未免也忒好了。

    “不用紧张,不要多想。”周少瑜咧嘴一笑,宽慰道:“多相处一段,你就知道我这人是啥样的了。”

    “喔……”貂蝉呆呆的点点头,不然怎么回应?

    “我呢,白天基本不在家,你这模样,估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不会乱跑……”

    貂蝉粉面一红,什么叫我这模样,长美了还有错了?

    “估摸着你自己待着也无聊,这些算是给你解闷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别把屋子拆了就行。”

    气……你见过哪家的姑娘拆屋子玩的?

    “我不在时候,不管谁敲门,别搭理,就当家里没人在,该吃吃该睡睡,守好咱家就行,没别的要求……”

    呸呸,谁跟你咱家了……

    周少瑜一句一句嘱咐着,貂蝉则各种思维散发,纯粹算是苦中作乐。

    不靠谱的主家,邪气的宅子,还孤零零的,多惨……想想都觉得好委屈。

    说着说着,周少瑜又喵了几眼特殊部位,显然是想到了穷裤的问题,可惜在屋子里头,没风,吹不起来。

    唔,这问题不能继续想,除非很没谱的来霸王硬上弓,不然纯粹自己折磨自噶。

    “咳咳……”轻咳一声,周少瑜摸出一把精致的匕首递了过去。“万一进来人,你就躲着别出来,财物什么的,尽管让人拿,没你事,保护好自己就成,这世道,就算是洛阳,也不太平的很。”

    “喔……”继续呆呆点头。

    周少瑜有点抑郁,心说这妹子不上道啊,你‘喔喔喔’的干嘛呢这是,就能说句完整的话来?老让咱没话找话也不是个事啊。

    算了,不急这一时半会的,回书房,看书,练字,静静心。

    嗯,可以写写书信,然后找蔡玥交给她姐姐,蔡琰不好见,蔡玥还是没问题的,前提是得有好吃好玩的先把她伺候好了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