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482章 秀宁

第482章 秀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即便再讨厌王莽,那也是她父亲,痛哭,悔过,哀求,一套下来,王嬿心软了,一辈子未曾低头的强横父亲做到这般境地,她又如何能不依。

    何况,也不是让她嫁人,只是庇护于他人篱下。

    不过,这些事她是不准备说的,王莽骄傲了一辈子,即便不喜,作为女儿,也该维护他最后的尊严。

    是以,周少瑜也没问出个啥,索性作罢。

    按照原本的打算,周少瑜还想先去河北再截胡个郭圣通,气死那个开挂的刘秀,嘛,虽然人家现在压根不知道郭圣通这号妹子。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太仓促,二来也是忽的很想在大梁的妹子们了,带着二女暗中回了趟新野,阴丽华表示心伤。

    阴家仍旧还是阴家,并不会因为少了阴丽华而会有什么差别,伪装跟着周少瑜私下打听,个个都不想提,甚至一副视阴丽华如仇人一般,可不是,婚约都定了,结果被人掳走,害阴家丢了好大的脸面,好在看好的刘秀仍旧娶了阴家的女子。

    瞪眼,阴丽华气的不行,就是这家伙,没事玩什么掳人!

    周少瑜淡定,这种情况只要不砍人,随便让她泄泄火,这种事任谁都会心情不好么。

    大梁,莳竹县大营。

    千余人分为两个方阵正在进行操练。

    最初招揽的千人士卒,其中一半早就分到了隆县,现在两个合起来千余人方阵,一边是最初的那批,此刻算是升级为老兵,至于另一边,自然是新招的流民了。

    李秀宁面无表情,站于点将台之上,许是为了弥补她个矮的劣势,这点将台修的,可不是一般的高。

    两拨人马热火朝天,心里头都憋着一股气,新来的被欺负了好几回,鼓着劲要报复,怎么报复?自然要多加操练,然后在模拟战中打回来。

    老兵表示很有压力,这群新兵蛋子简直玩命啊,操练起来简直不惜命,这若是被迎头赶上,这让身为老兵的他们如何有脸见人,于是也只好跟着卖命操练。

    “这是你特意造成的效果吧?”周少瑜也站在点将台上,表情严肃,如果眼神不是那般不怀好意的一直上下打量的话,那就更好了。

    周少瑜无赖的模样,李秀宁见多了,现在这点小眼神,压根无压力,神色不变,废话,本来就没神色!

    “不这般,如何事半功倍?”李秀宁忽的拔出刀拿着手帕擦了擦,光洁的刀面差点没亮瞎周少瑜的眼。

    咳,周少瑜只好面色讪讪的收回目光,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等操练的差不多,就会让他们去隆县换防交接,归梁红玉统管,且让其独立,不再归我管辖,不定期竞争,不能让他们太团结。”李秀宁满意了,嘴角微微一扬,却飞快的收了回去,速度太快,谁都没有发觉。

    “这……怎么个说法?”周少瑜有点懵,第一次听说让士兵别太团结的。

    “许是为了平衡。”一边一直未吭声的阴丽华神色冷淡的插言。

    “平衡?”周少瑜没琢磨出味来。

    “没错,平衡,你是当局者迷。”阴丽华冷淡依旧,不动声色的瞅了瞅李秀宁。

    心里却在说,这登徒子,居然原来藏着这么多妹子,据说还都是历史留名的存在,一想到这边居然还只是极小一部分,巫县才是大头,为首甚至有着号称史上四大才女的名头,阴丽华觉得压力山大。

    都怪这家伙,好端端的掳人作甚,回去哪还会有好日子过,只好跟着了,只是,这人数似乎太多了点,而且,这也太犯规了吧,这么点身高,双峰却如此突出!

    李秀宁也扭过头反瞅,神色淡淡,阴丽华那点儿冷气,那不叫个事,只是这莫名的敌意怎么说,要争也是找李清照她们去吧。

    平衡?为何?毫无所觉的周少瑜冥思苦想。

    无论朝廷还是军队,政见不合,派系不一,此乃常态,很多时候,甚至压根就是皇帝一手弄出来的,为的就是玩平衡,以免一家独大,从而威胁到帝权帝位。

    对于李秀宁,周少瑜固然是相信的。只是从旁观角度来看,如果所有兵权都归属一人,不好。

    所有人都是李秀宁一手操练培养出来的,结果就是李秀宁最终肯定会有很高威望,毕竟这妮子还很会打仗。

    到时候军中只知李秀宁而不只周少瑜,这就很有问题了。周少瑜到是无所谓,问题是别人会怎么看,如果届时周少瑜发布军令都得通过李秀宁才行,会不会让人觉得,周少瑜就是个摆设云云的,从而导致没有威望,让人不信服云云。

    其实现在莳竹县和隆县就很有这意思,除了管理班子知道真正的领头人是周少瑜,大多百姓都以为是娘子军在管理。

    李秀宁啊,梁红玉啊,曹节啊,高秀君啊,杨妙真啊,至于周少瑜是谁?没听过?

    一群大头兵到是知道周少瑜的知道,李秀宁也没少学着陈硕真的方式宣传,可到底没陈硕真那般有被动鼓惑技能,没那般得心应手。

    再怎么宣传,人家没啥实感,谁让周少瑜出现的少了,大事小事都是李秀宁在处理的样子。

    想通了关节,周少瑜眼睛亮了,目光那叫一个温柔,看的李秀宁的都起鸡皮疙瘩。

    只听周少瑜道:“那还不好解决,你早些过门不就好。”

    李秀宁不自在,总不能坦白说,有所心结未解,尚无法直面。

    瞅了周少瑜一眼,想了想,果断迈步,下高台近距离视察。

    周少瑜瞬间幽怨,所以说,表情丰富一些不好么,总是三无三无的,都瞅不出蛛丝马迹来。

    可惜,周少瑜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纠缠,开科的消息是传出去了,其实考卷还没确定,现在各部门已经做出了一份考卷,需要周少瑜最终审改,然后隔离印刷封存。

    此外新设学堂的教材也要编造,这是件麻烦活,低级教材还好,都是入门,等涉及了专业才叫麻烦,得慢慢来。

    弄的徐妙锦苦不堪言,事情实在太多了,还得时不时去给周少瑜打下手,可谁让她如今是莳竹县主官了。

    阴丽华也很怨念,还是被周少瑜给弄去李秀宁那里学兵法去了,没法子,这妹子除了特别情况,一般都特理智,不培养成守将可惜了,现在各种缺人才啊。

    说起守将,周少瑜就想起最初见到的仇明远,奈何镇南大将军府凑人北上抗拒突厥,仇明远也给调走了,毕竟仇明远可是有过镇守边关的经历。

    不过也好,起码潭州本就不多的府兵去了大半,到是新招募了不少过不下去的新兵,可这群纯粹为了混口饭吃的家伙能有多大气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