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496章 县尉

第496章 县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翌日清晨,周少瑜颇有些困倦的睁开眼,看见怀中的妹子眼皮微颤,显然是在装模作样的装睡,嘿嘿一笑,刚准备亲密一下,就听旁边一个稚嫩的女声道。

    “姐夫,你醒啦。”

    这一瞬间,昨夜种种飞快在周少瑜脑海里过了一遍,表情那叫一个痛苦纠结。

    这不是李清照说他三观不正嘛,其实也就是随意找个理由罢了,让周少瑜别老住她那,免得不利于姐妹河蟹么。

    于是周少瑜就跑蔡琰这了,两人虽成婚,一开始因为觉得蔡昭姬还小了点,也就没那方面意思,现在开始意动了吧,蔡玥成了个大麻烦。

    寻死觅活就是不肯单独睡,能有什么法子,好容易熬到深更半夜,周少瑜开始做贼似的偷偷摸摸,蔡家姐姐被惊醒,面儿薄,放不开,但总体还是挺高兴。

    谁让周少瑜总是不尽该有的义务嘞,倒不是蔡家姐姐非得做什么,只是都成婚了,老这样心里都没给底,始终飘着不落心,会觉得是不是被嫌弃之类。

    总而言之,反正慢慢也就有点半推半就的意思。

    然后,蔡家妹妹醒了。

    “咦?你们在做什么呀?”

    “啊哈,没,没什么……”

    “妹,妹妹,夜深了,好生睡觉吧。”

    “哦……”

    片刻后,呼吸均匀,显然蔡家妹妹应是熟睡了,周少瑜不气馁,再度出击。

    “唔……姐,我要小解。”

    僵……

    “唔……姐,有蚊子。”

    再僵……

    “唔……姐,好热啊。”

    又僵……

    然后,然后自然就放弃了,满脸怨念,这状态能睡好那才叫怪了。而现在么。

    “啊,小玥儿醒啦,醒了就起床吧,姐夫再睡会。”周少瑜做最后的挣扎。

    “喔,那我也再睡会。”蔡玥说完,丝毫没有大电灯泡的自觉,左瞅瞅右看看,往两人中间一挤,搂着继续装睡的蔡琰甜甜一笑,接着睡。

    我……

    周少瑜彻底败了,这是赶尽杀绝啊,连怀拥美人的机会都不给,怨念啊怨念。

    眼睛一闭一睁,外头已是日上三竿,床上就就剩周少瑜自噶还在睡着。

    “玥儿呢?”周少瑜观察了一下,便颇为期待的向正坐在窗前娴静温书的蔡琰问道。

    “夫君醒了?”蔡琰放下书,脸色顿时有点红。“玥儿她和戚姬玩去了。”

    “坐过来。”周少瑜拍拍床,心思再起。

    蔡琰扭捏道:“夫君,眼下乃是白日……”

    “晚上难道有机会么。”周少瑜怨念的,蔡玥那妮子,折磨的人不要不要,偏生她还不自知。

    蔡琰拿不定主意,羞怯的站起身,然而……

    “蔡少夫人,少爷可是醒了?”门外是春蝉的声音。

    周少瑜赶紧使眼色,蔡琰张张嘴,还是向外回应道:“还未曾,可是有事?”

    “未曾?这可如何是好,忽然来了王令,封少爷为巫县县尉,眼下正在县衙等候,县令黄大人亦在陪坐来客。”春蝉焦急道。

    周少瑜一听,顿时身子一瘫,得,又没戏。

    甭管这县尉做还是不做,总归是要尽快赶去才好,不然就是凭白得罪人,潭王到底是何模样性子还吃不准,这时候但凡关于潭王的,小心为上。

    洗漱更衣,蔡琰从旁伺候着。

    “一些个消息,妾身亦有耳闻,莫非昨日那男子便真是潭王?”蔡琰拿着衣袍,不由猜疑道,也算是生硬转移话题,免得周少瑜老想着那事。

    “你突然这么一说,倒是很有可能。”周少瑜挑挑眉,不然事情也忒瞧,根据女护卫的禀报,那男子可是得瑟的很,完事今天就有王命传来,谁又说得准。

    也不知道府城那边有什么消息,可惜也没个电话,只能等人快马传递。

    不多时,县衙。

    “可是周少瑜周大才子当面?”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起身相迎,不说其他,周少瑜如今的名声,足以让任何人礼遇。这绝非说笑,任谁把李白啊苏轼啊这些牛人的诗词给丢出来,都能做到碾压效果。

    不等回答,便自顾自继续笑道:“在下乃潭王府长史司典宝所内典宝正季筠,此次受王命前来,请周大才子任巫县县尉一职,据在下所知,此可是潭王的第一道王令。”

    语气很客气,一点架子没有。

    内典宝正?周少瑜开始在脑袋里搜索记忆。

    在华夏历史当中,典宝所是明朝时期特有的,职责是掌王宝符牌,其中还有细分职责。

    典宝正乃是正八品,加个内字也是一样,内典宝正,可以理解为王府内库大总管,算是要职,若是不信任,不可能让其担任这个职位,那可是王府内库,若是出个内贼还了得。

    只是别看他说的很有诚意,周少瑜却很腹诽,一点都没觉得哪里被那传闻名为萧璟的潭王看重。

    无他,原因再简单不过。

    周少瑜出名的,乃是诗词。而县尉是做什么的?县令佐官,掌一县治安捕盗之事。可理解为后世的县公安局局长。

    换言之,这诗词和县尉压根不挨边啊,就算不给个县令,换成县丞或者主簿那才叫对头么,给个县尉叫什么事。

    硬要往坏了想,这都有点欺辱人的意思了。

    你想啊,传扬出去,人脑海中应是风度翩翩的大梁诗词第一才子,结果摇身一变,身穿官府,提着大刀带着一班子官差抓贼,这坏风甭的忒快。

    “都是潭王抬爱,惭愧惭愧,季大人也莫要唤某大才子了,实在羞愧。”周少瑜嘴上客气,心中却是心思急转。

    拒绝?还是不拒绝?

    老实讲,县尉一职有点鸡肋,巫县的城防兵马归周大生管,周二山是典吏,捕头是猛虎社周三山的小弟,老四周四山是衙役班头。

    这基本就把县尉的职责给包含了,周少瑜上任,不过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都一个名正言顺的头衔么。

    可若是不上任,瞧潭王这架势,显然也是会另封他人的,毕竟潭州一府七县,唯独巫县就一个光杆县令,哦,还有个教谕,然后就没别的正儿八经官儿了。

    这般的情况,潭王不封官出来收拢权力,那才叫怪,到时候难免会和新任县尉有冲突,任谁都不会希望自己的权力被架空。这还不说,拒绝上任也没什么,以周少瑜的名气,不会拿他怎样,可多少会得罪人,这可是有点打脸的意思。

    好心好意的请你,结果不识抬举,这还不算打脸?

    周少瑜需要时间琢磨一下利弊,便拖延的试探道:“不知潭王如今身在何处?作为冶下之民,理当拜会一番才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