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556章 鸳鸯

第556章 鸳鸯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重新一次复活赛,无非就是多添了十来个人参加决赛,不过却基本消除了那些个书生的意见。

    由于爱莲阁是在善怀街另一头的街尾,隔了一定的距离,三场诗词大会看似没有相交集的地方,可总要靠近一些才能更加的热闹。

    失忆临时调用了借口的另一座小阁楼用莲阁的决赛选手歇息场地。正对面的阁楼则是善怀阁的,而斜对面街口处的茶楼,则是君子书社诗词大会的地点。

    正中间的台子,则分三个方向坐着评审,正中间的自然是鹿笙他们几个德高望重之辈,而左右分别是善怀阁和爱莲阁的评审。

    因为是女子,直接抛头露面不大好,是以都临时搭建了一个简单的棚子,挂上朦胧的帘子以作遮挡。此外,从善怀街方向,也如此搭建了一条路,只能看见身影,却看不清人。

    善怀阁的成员自然都会走这条道,而且报姓名的时候也可以直说姓氏,府城就这么大,但凡有点才华的女子基本都出自大户,基本其实也知晓其人,倒不怕徇私舞弊的出现。

    至于爱莲阁,其成员都是青楼女子,走不走这条道可自选,不过想来一般都不怎么介意抛头露面的,名气越大,对于她们的日子也就更好过,顶多就是用面纱遮一遮便好。

    一众评审登场,周少瑜和鹿笙几人一同出现,大老爷们的自然不怕露面,至于李清照她们,则走的遮掩路线。

    围观的人不少,都等着眼睛想看看善怀阁的几位女子,可谓闻名已久啊,但是一直都听亲眷女子形容过,还真没说哪个男子确切的亲眼见过,可惜这天气就是不起风,压根不给他们机会,一片遗憾。

    以周少瑜的身份,即便名气很大,即便是大会发起人,可资历尚浅,年岁不够,震不住场,是以,开场这种露脸的事情还是交给鹿笙就好。

    至于说善怀阁的代表,自然是李清照了,男子没人有这资格,而女子,谁还比李清照厉害,而且还连带着爱莲阁的也一同说了。

    虽未露脸,不过声音温婉而镇定,挺大气的,武媚娘看的仰慕,上回她上台,都紧张的不行。

    周少瑜笑眯眯拿着折扇装酷,然后很不要脸的往爱莲阁的棚子里一坐,全场哗然,嫉妒啊。

    “我若能有周公子这般境遇,给个神仙也不换啊。”好多人如此想着。

    龌龊,这些人还能是怎么个想法,无非就是觉得周少瑜家有娇妻美妾,且冠绝天下,完事自身还这么大名气,起码从此青楼畅通无阻了啊,随便哪个花魁,想见就见,入幕之宾那都是小意思。

    书生嘛,没这么个想法才叫怪了。

    正式决赛也还未开始,先是几个开场舞蹈,自然也少不得舞个狮子图个喜庆。

    “排这些舞蹈没少辛苦吧?”周少瑜身子一歪,笑嘻嘻的和李香君开始说话。

    “黑了心的,既然知道辛苦,就不知道多关心一下?”李香君仰头哼哼。

    周少瑜一脸懵,黑了心的?还有李香君这模样,虽然以前觉得她挺好玩,性子蛮活泼,可咋没发现这么可爱呢?

    “哦哦,既然是黑了心的,等私底下黑给你看。”周少瑜一脸坏笑。

    坐在一旁的钱玉清很不自在,虽说这两人的声音有压低,可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听的很清楚好吧,这么明目张胆的真的好么,记得以前似乎这两没这关系吧。

    “黑了心的,你就压榨人吧,什么时候把你们那的舞蹈与我仔细说说?”李香君白眼一翻,才不跟周少瑜持续这个话题,多羞的慌。

    “我们那的舞蹈?”周少瑜纠结的。后世的舞蹈那该有多少种了,瞅了瞅李香君的身材,各自虽然矮了点,可凹凸有形,要不整个爵士舞出来看看?再不然,钢管?

    咕噜,不知道会不会接受哈。

    不过想想就觉得不大可能,钢管舞这个东西,即便在后世误解都很大,一个古代妹子,即便李香君是名妓出身,也扛不住的吧。

    古人的舞蹈,也会体现女子的美,但是其含义是婉转的,哪会像那般这么直接。

    不过李香君的确辛苦,不仅负责排练舞蹈,乐曲排练也归她管,完事还要排练话剧,忙活的不行。

    以前只在巫县的时候还好,毕竟人都在一起,都能互相帮衬,比如乐曲,蔡昭姬明显就是能帮忙的,论乐曲,谁还能和蔡琰比不成。

    可自打设立了府城的善怀阁之后,几乎大多妹子都陷入繁忙的状态,在没有完全带入正规之前,休息时间可是少的很。

    为了增加大会的精彩可看性,参与决赛的选手将由三方依次共出三人同时进行,免得比如先进行某一项诗词大会的决赛,而一项诗词大会先完毕之后会让关注者减少。

    而三方评审也会互审,不过另外两番的意见只占两票,并不会影响整体结果,另外也不讲究什么层层晋级制度,那样子热度自然是有了,可眼下的环境也容易产生非议。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宣布淘汰,这不是得罪人么。

    反正以周少瑜的眼光来看,进程很无聊,毫无新意和花样,可架不住这年头压根没什么大兴的娱乐活动啊。而且诗词永远都是古代的娱乐主流,影响很大。

    再且好歹也是决赛,精挑细选之下,水准还是可以的,起码大伙看的津津有味。

    周少瑜慢慢也津津有味,应该说还好有爱莲诗词大会的存在,那些青楼女子一点也不放过表现自己的机会,作诗作词不仅写出来,还特地带把古琴上去唱出来。

    “青楼女子才学其实并不差,而且也最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人群,只是整体的环境和规矩束缚住了她们。”看着场中唱词的女子,周少瑜侧过头道。

    话虽是对李香君说的,却也引得钱玉清和另外两位前名妓评审的关注。

    周少瑜看了看她们,笑了笑,道:“怎么,以为我会在这长篇大论不成?有机会再和你们说道。”

    不过是特地透个风罢了,看看这几人的反应,没经过最终考察确定可用之前,周少瑜不肯能暴露太多。

    在座的也就是李香君能理解,周少瑜意图重用女子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而那么短短一句话,聪慧的李香君就已经明白,这是让她多多接触打探,看是否有可用之人。

    若有,可以出手拉拢,然后赎人,随后委以重任。

    毕竟李香君现在是任着爱莲阁的阁主一职,那么这些自然也就成了她的职责,以前李香君还真没想这么多,然而现在看来,爱莲阁的地位也很重要啊。

    “哎,什么时候给多找几个助手来吧。”李香君叹叹气,若不是钱玉清的确有几分本事,她哪里有那精力管得过来。

    周少瑜讪笑两声,这个他可保证不了,且不说到现在已经不像一开始那般对于去勾搭妹子很有兴趣,便是去了,也没准带回的是哪个妹子,未必就适合参与爱莲阁的事情。

    正说着,却是轮到了皓月妹子出场,而且也是少有的不走外头,而走那条遮掩道路的爱莲诗词大会的参赛者。

    严格论起来,皓月如今已经赎身,已经从良,并非贱籍,所以妓者只能着黑的规矩在她身上并不适用。

    显然皓月今日也没打算低调,衣着很是华丽,即便有布帘遮挡,当起衣着上那对色彩鲜艳的刺绣鸳鸯仍旧很打眼。

    皓月自己赎身,从襄阳远赴潭州投奔周少瑜的事如今已经是众所皆知,不过周少瑜却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推迟了。

    现在皓月穿个这样的衣服出来,那意思不是再明显不过了。

    “小女子皓月,见过诸位长者……”皓月妹子盈盈施礼,声音轻软,一阵微风吹过,恰巧将参赛者的棚子布帘吹起些许,也使得许多人看到了皓月妹子的精致侧脸。

    “果不愧襄阳花魁,果然人间绝色。”有人当场脱口而出,这声音不小,在场的都听见了。

    周少瑜撇撇嘴,皓月的姿色的确属于中上之姿,可人间绝色?不至于的。

    好吧,他也不想想,漂亮的妹子是不少,可再往上就稀少了,而环境使然,大多妹子都是很难见到真面目的,除了他周少瑜,居然能到处勾搭妹子。

    “这皓月姑娘可是紧追不舍呢。”李香君看着皓月衣服上的鸳鸯刺绣,好笑的道。

    威胁?不至于的,周少瑜的特殊性,注定了他普遍来说更会倾向于她们,因为她们都是从历史上带回来的,若是插进一个大梁‘土著’,多别扭?

    目前为止也就是高秀君那么个意外,可即便是她,其实也没有完全融入,太多的事情瞒她了。

    周少瑜却是没想这么多,闻言笑道:“鸳鸯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只羡鸳鸯不羡仙?不存在的,鸳鸯可是花心的很,换伴侣再正常不过……”

    事实的确如此,古代的人们总用鸳鸯来象征忠诚从一而终的美好爱情,可实际上,雄性如果强壮,可能有好几个伴侣,反之可能一个都找不到,伴侣死了也不会守节,更不会郁郁而死,而是转头寻找新伴侣。

    只有繁殖期的时候,才会一心一意地守在一个伴侣的身边,形影不离,不过小鸳鸯一孵化出来,那么就好聚好散吧。

    说完,身边的几个女子整个人都不好了,简直三观尽毁,接受不能,周少瑜汗颜了一下,他方才还真没多想,只是随意用科普的手段来化解李香君的话语罢了。

    急急打住,改口道:“不过她不是说愿相随左右做一贴身侍女么,这会穿个鸳鸯出来算什么。”

    李香君又是一记白眼,鄙视道:“典型的得了好处还卖乖,这么貌美的姑娘,你心里肯定在偷笑吧。”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周少瑜无语中,被打击的。

    这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那边鹿笙早就想见一见传闻中的皓月姑娘了,虽说人家摆明了是要投奔周少瑜,可他现在多看几眼聊一聊总没问题吧。

    明明是爱莲阁的参赛成员,结果鹿笙见周少瑜这边没有第一时间反应,立刻将这活拉了过去,道:“既然穿了一件绣有鸳鸯的服饰,那便以鸳鸯为题做诗词一首,可好?”

    “小女子尽力而为。”皓月再次福了福,低着头,迈开步子,小步的在账内缓行。

    这时候就有人起哄喊‘唱一个’,气氛热烈的很,按理说,这做法挺没素质的,毕竟皓月如今已算良家。

    可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如果这次再不起哄,往后当真就更没机会了,好容易有机会看到红极一时的襄阳花魁,结果就要被人人都嫉妒的周少瑜收在身边,这叫这些人如何舒服的起来。

    “他们这是赤果果的嫉妒。”周少瑜很得瑟的来了一句。

    “有本事你再大点声?”李香君好笑的道。

    “咳,为了世界的和谐,我还是低调点比较好。”周少瑜轻咳一声,故作淡定道,大声点?开玩笑,找死呢这是。

    皓月最终以鸳鸯唯一作了一首词,其意却是表达单相思,而很显然的也是在往周少瑜这个方向看。

    这举动,嫉妒,必须的,妥妥的。

    鹿笙也不嫌事大,笑道:“嗯,词乃好词,不过独角戏总缺了点什么,少瑜老弟,既如此,不若你也以鸳鸯为题,作词一首如何?当然了,以你的水平,也着实再简单不过,是以,可细致要求一些,比如,以鸳鸯为题,却要描写一女子,可好?”

    “这死老头,这是给我找事呢!”周少瑜大汗,他哪有那个作词的本事,都是抄的,这一时半会的,还要求这么细致,哪里想的出来。

    吃瓜群众一听,乐呵了,以鸳鸯为题描绘一女子?反正他们听了头大,而且还是这种临场作词,若是能看到周少瑜出糗,自然再好不过,就算周少瑜的确有这本事,但以他的诗词质量,欣赏一首好词又何尝不可。

    这下可好,咋办?周少瑜心思急转,脑袋里面仿佛自动生成了一本宋词大全,然后飞快的一页页翻阅。

    没有,没有,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