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575章 欺身

第575章 欺身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蔡琰的突然出现,貂蝉是表现的十分懵圈,进去的时候周少瑜摆明了独自一人,可出来就多了蔡琰,难不成躲在这里头居住着?光闻见里头传出来的恶心气味,貂蝉一个寒颤,心说不应当吧。莫非里头还藏了什么隐秘的密室不成?

    “奴貂蝉,见过细君。”甭管理由是啥,也不是貂蝉肆意猜测的时候,虽说隔了许久的时日,但蔡琰是何模样,总归还是记得的,只是,不仅周少瑜丝毫未变,就连蔡琰都没有,折让貂蝉有点心中火热。

    女人么,哪个不想青春常驻。再这般下去,她都该年老色衰,可周少瑜还是年轻模样,那如何了得。

    “莫要多礼,你我姐妹,何须如此客气。”蔡琰伸手扶起,语气却是诚恳的很,貂蝉见态度不似作伪,心中一宽,再怎样,对她而言,便已经是十年过去,蔡琰作为正妻,对她是何态度自然很是在意。

    更何况,蔡琰的父亲蔡邕,是她义父王允给害死的,虽说这锅怎么都甩不到貂蝉身上,但真要计较,貂蝉也是有口难辩。

    “细君?”吕玲绮狐疑的瞅了瞅蔡琰,她自然是不认识的,只是她没记错的话,周少瑜不是打算娶大小乔么,可现在这情况……

    至于大小乔,心中愈发不安了,俩深闺女子,虽在乱世,却一直保护的不错,外界的消息知道的不多,老乔不说,她们上哪知道周少瑜娶过蔡琰。

    貂蝉是妾,她俩知晓,貂蝉喊细君,除了周少瑜的正妻,谁还有这资格。

    “两位妹妹莫要惊慌,咱家的情况有些复杂,等到了你们便知,是好事,并非坏事。”出来前,周少瑜已经和蔡琰解释了一番,白了周少瑜一眼,此刻便主动站出,一手牵住一个好生宽慰道。

    终究到底是好是坏,也没那么容易说的清楚,不过有一点好处,众妹子多少有点猜测。

    包括周少瑜在内,但凡穿越去大梁的人,虽有成长发育一说,却无衰老迹象,就好比最先开始跟随周少瑜的陈硕真,她年岁本就最大,真若算起来,如今已经三十有五,可瞧模样,顶多也就是二十七八,并且之后丝毫未显老态,连鱼尾纹之类的都无,一个两个如此也就罢了,全部都如此,那就是必然。

    君不见,其他人多少都看得出岁月流逝的痕迹么。是以这点上来讲,对女子而言的确是好事也没错了。

    蔡琰如此说,大小乔也不好开口多问什么,远在家乡千里之外,又无忠仆左右跟随,连个弱女子还能怎么办。心下难免对周少瑜多几分埋怨。

    周少瑜摸摸鼻子,早就猜到这结果,但若是不让蔡琰来祭拜一番,又实在不公,相比起来,大小乔的哀怨反到是小事了。

    钟繇眼下初至长安,却好歹也有几分本事,钟繇来长安的目的并非恢复民生,而是持节督察各路人马,马腾、韩遂诸将关中对峙,都不是好相与的,一旦有变,转而进攻曹操,那曹操可就死定了,因为扫清后方遭了公孙瓒的河北袁绍,绝对不会放过南下的机会。

    事实证明曹操的眼光和用人都非常对,等到来年,便是大伙众所皆知的官渡之战,曹操以少胜多打败袁绍,紧接着吞并北地,这才真正坐稳了天下第一大诸侯的位置。

    而长安都变成这模样了,钟繇不仅说服了马腾韩遂各遣一字去许都为人质,还重新发展了长安,等第二年官渡之战开打,钟繇甚至还有余力从长安征调出两千匹战马送去支援,随着时间推移,长安正式稳定,恢复生产,可见其大才。

    可再有才那也需要时间,这才刚到,不过是稳定了秩序,连清理都还没来得及做,到处都是残屋破瓦,推倒的,烧毁的,至于白骨,则更多的去了。活着的人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没个人样。

    瞧他们看周少瑜一行眼神发绿的感觉,若不是钟繇已经初步稳定了秩序,怕是直接就扑上来抢劫了。或许吃人都不是什么会在意的事情,真别觉得奇怪,现在这世道,实在太正常不过。

    比如有位后来投奔曹操的将军王忠,三辅之乱后,便是他也没得吃的,逼得没法子吃人,后来因为这件事,被曹丕所取笑,亏得王忠还联名上奏,让曹丕称帝。

    单从这点,周少瑜就对曹丕好感不大,谁都晓得的嘛,曹操要打仗,没粮,逼得坐镇后方的程昱要疯,而这位‘著名美食家’,就发明出了‘非常可口的美食’用作军粮,若是没这一茬,曹操早撑不下去了,没吃的,士卒自己就能乱,还用别人打?

    既是如此,又何谈以后曹丕大权在握把汉献帝赶下台自己坐上去?

    所以说,这事情固然是非常不好的,可曹丕用这个来笑别人,实在好没道理。

    而悲惨的,不仅仅只是长安关中一带,东汉末年时期,全国都好不到哪去,唯一称得上日子还能凑合,仅仅汉中一地。

    后期刘备建立蜀国,其历史记载,刘备章武元年,亦以郡国封建诸王,或遥采嘉名,不由检土地所出。其户二十万,男女口九十万。

    是了三分天下下来,蜀国只有九十人,加上隐匿的,顶多不过百万。而此刻的汉中又是如何?

    魏书有云:汉川之民,户出十万,财富土沃,四面险固。

    仅仅一个汉中,就有刘备后来蜀国人口的一半,如何了得。

    管理汉中的是张鲁,是为道教正一派第三代天师,此刻唤作五斗米教,张鲁是以宗教性质来管理,信徒众多,不仅如此,政策上也很是宽松。其建立义舍,而义舍是无偿供给行旅食宿的邸舍,由此,大量的关中流民都往汉中跑。

    咱们太祖也说过的嘛,汉中有个张鲁,他搞过吃饭不要钱,凡是过路人,在饭铺吃饭吃肉都不要钱。他搞了三十年,人们都高兴那个制度,这有种社会主义的作风,我们的社会主义由来已久了。

    瞧瞧,可见此刻的汉中简直就是世外桃园一般的存在,有人说当时连饭都吃不上,哪里还有肉吃,可也要看地方来。

    刘焉初入益州,用的就是张鲁等人来镇压甚至诛杀不听话的郡守乡绅,然而后来其子刘璋与张鲁反目,脑袋一抽,宰了张鲁的家人,关系彻底敌对。

    然而刘璋暗弱,甘宁叛乱,本负责打汉中的庞曦也一度谋划反叛,老臣赵韪直接叛乱,好嘛,如此内乱不堪,压根对汉中构不成威胁。

    是以汉中很安全,流民是多,但收拢起来好生管理,发展养殖业是很轻松的,而在时下,无论是寻常人家还是大户人家,养殖禽畜,那都是很重要的一项。

    所以,虽说周少瑜不待见宗教性质的统治,但也不得不佩服一下张鲁,这位是真心做的不错的。

    周少瑜觉得不少地方可以学习借鉴的,诚徽州拿下问题不大,而兴武军也有了对付的法子,如果一切顺利,占领潭州亦是指日可待,但拿下潭州之后便需要小心行事了。

    届时西有蜀州萧姽婳,东有大梁朝廷于京师金陵,高玉瑶也是个有魄力的主,至于北面,更不能碰。

    背面荆州,乃是镇南大将军府所在,即便调派了不少兵力去北地抗拒突厥,可兵力依然雄厚,再且,虽没有消息,是实在不认为能成功守住北地边疆。

    因为镇南军,大多都是南方人士,去北地天寒地冻不适应不说,因身后不是家乡,也无妻子子女亲眷需要守护,加之战死他乡难免有孤魂野鬼之说,想来是未必会那般尽力的。

    一旦北地边疆告破,本就遭受灾害的关中又要更加混乱,如果突厥只是想打劫一把还好说,不会太深入,可若是存了南下占领扩张的心思,那么荆州的镇南大将军府反而成了周少瑜的屏障,一旦被灭,周少瑜就要不得不直面突厥。

    与其如此,周少瑜还不如躲在后方安安心心搞发展,民生上去了,流民自然回来,人口越多,发展越快,就是打仗也能用用人海战术,所谓人多力量大,只要管理得好,基本不会出乱子。

    畜牧养殖,周少瑜心中记下,下一步就着重发展这个,光吃饱怎么够,总要点油腥,人才会长肉,才会有力气。而且比起张鲁,周少瑜还有高产作物,即便不能长久当主食吃,但起码不会闹出饥荒,而饥荒,想来是大乱的主要因素。

    周少瑜没打算利用宗教来发展,若不然一开始就会让陈硕真继续她原本的事业了,但可以用不断的宣传来取代么,向前面那段时间多好,一波又一波的宣传下,两县百姓众志成城一同抗旱,多完美,要的就是这气氛。

    蔡琰可不晓得就这么一会,身边的周少瑜会想这么多东西,只是静静的看着残破的长安,心绪乱的厉害,想当初,或许这大汉说不得太平,可也总不至于一点生路都没有,而眼下,却是连长安都变成这样,如何不叫人感慨。只可惜了蔡邕,终究是无力回天。

    见此,周少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门拜访钟繇,钟繇之前可是一直待在汉献帝身边的,汉献帝去往长安之时,任黄门侍郎一职,此乃皇帝近侍之臣,是以,钟繇对于长安的情况和变化再清楚不过。

    对于周少瑜的出现,钟繇惊讶了一下,随后到也热情,听闻是蔡邕之女,黯然一叹,这才告知了蔡邕当初所住之所,翻找半天,总算找了几卷残破书简,饶是如此,蔡琰却视若珍宝一般抱在怀里。

    “夫君宽厚,妾心中感激,妾身三生有幸得见周郎,此生无憾矣。”蔡琰摸了摸怀中的书简,双膝微弯,向周少瑜福了福。

    周少瑜乐呵,来了记摸头杀,笑道:“你我夫妻,本是一体,何须如此客气,真相敬如宾我可不喜,既是你夫君,总归是要为你等姐妹撑起一片天地才是,也是合该如此。”

    听见‘你等姐妹’二字,蔡琰先是瞅了瞅在屋外等候的其他几女,随后无奈的翻翻白眼,娇笑道:“夫君啊……真是贪心呢。”

    “啊哈哈,还好,还好。”周少瑜摸摸后脑勺,故作憨厚的一笑,见蔡琰的确心情好转许多,心下也宽慰不少。

    想着反正都找过钟繇了,行踪已然暴露,看着还有时间能待,便问道:“可还要去陈留看看?”

    陈留郡是蔡邕的家乡,那里有蔡氏族人,还有他们给蔡邕立的墓,若是蔡琰想去,那也只能少不得再辛苦几个妹子赶路了。

    古代赶路绝对是个辛苦活,如果就周少瑜自己,快马加鞭的,忍忍也就过去了,可大小乔她们肯定是不行的。

    古代道路并不平整,马车又不防震,坐的久了,骨架都给你颠散,从庐江绕圈赶到长安,那都是坐一会马车,然后行走一段,休息一下,然后再坐回马车,不然谁都扛不住。

    吕玲绮还好,多少有点底子,骑马也是会的,至于其他四女就可怜了,一开始差点没给折腾去半条命,时间长了才逐渐适应下来,也得亏这年头没什么裹脚的习俗,不然咋过活,小脚可没办法多走。

    就算如此,也无一人说苦,多少叫周少瑜高看一眼,他不怕妹子没本事,这玩意总能慢慢学习成长,可若是吃不得苦,那就当真只能做花瓶了。若真如此,对于已经习惯高质量的妹子来说,周少瑜如何喜欢的起来。

    当然了,几女能撑下来,很大因素也有周少瑜手艺的因素,这才三国嘛,烹饪技术差了太多,周少瑜随便一整,都比她们平常吃的好吃了不知多少,真若是再吃回以前的东西,可不就是形同嚼蜡。

    事实再次证明,有一手好手艺也是很重要的,但也要看情况而定,没法子,古代大环境之下,哪个‘君子’会亲自下厨的,若真是那种思想转不过弯的古代妹子,闹不好哪怕你做得再好吃,也依旧看不起。

    “无需去了,既已十年过去,忽然归家,难免琐事繁多,历史妾身已经知晓,让先父效忠的大汉,也即将成为过去,又有何可怀念的,徒增伤悲罢了。”蔡琰摇摇头,轻声道:“还是要多些周郎未曾让小妹过来,她虽顽皮,却也不是懵懂无知,若是来了,想必会伤心至极,让她简单快乐的成长,妾身就已经很满足了。”

    啪……

    周少瑜手指一弹,痛的蔡琰捂住额头,大眼珠子水汪汪的。

    “又来了,都说了你我不用客气不是,再且,什么叫让她简单快乐的成长你就很满足,还有你自己呀,说的好像嫁给我跟着我多么委屈似的。”周少瑜佯装生气道。

    “小心眼,明明知道人家不是这意思。”蔡琰小委屈,噘嘴道。

    这小模样很让人着迷,周少瑜眨眨呀,欺身一步,迅速低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