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592章 焚城

第592章 焚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人在紧张时,大多都有一些不自知的小动作,从而暴露他的心里。

    古代并没有什么心理学的存在,精通此道的,都只是少数,周三山虽然后来有所加强学习学识,可终究上半辈子见识少了些,先是孩子王,后来便是交际广,识人是有一套,可终究没见过大世面,阅历不够丰富,到底差了点火候,没看出来阿依努尔搅拌奶茶实在排解心中的不安,和他把玩玉牌是一样一样的。

    而阿依努尔也是如此,能在阿史那隼这等雄主底下,以女子之身争得统军之权,固然和她的身份与美貌有关,然而若没有几分本事又如何可能?更莫说慢慢将军心收拢衷心于她。

    然而总归是年纪摆在这,二十出头的女子,狠角色固然有,但想要一步登天变成彻头彻尾的人精也是不可能,更莫说此刻也不安着,就更没注意到周三山的动作。

    不过不安归不安,若真有此等事物,那没得说,突厥肯定要遭,要么远远避开,更加的远离中原。再要么,破釜沉舟,和中原拼了。

    拼了?哈,阿依努尔本来就不认为突厥能占领中原,又拿什么拼,往北迁徙?天寒地冻气候恶劣,族人又如何生存。

    弱肉强食,这是突厥信奉的法则,不用想都知道,到时候为了一块肥沃的草原,众部落能杀的血流成河。

    可如果真有,再忧心,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相处应对之法的,所以,阿依努尔更多的实在琢磨,是否可以利用这一点,让自己获利?

    “条件到是不难,但问题是,你又拿什么保证配方不外传?”阿依努尔淡淡说着,她也知道这是个假命题,不外传?就算周三山真的保证,她也不会信。

    “保证不了,但至少,不会那么快外传。”周三山嘴上说的镇定,可实际心虚的很,一没实物,二没保证的,不虚才怪。想了想周少瑜平时说过的话,一琢磨,又道:“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可以建立贸易关系。”

    “嗯?贸易?”阿依努尔一愣,这个转折有点快,但的确,很符合她的胃口。

    阿史那隼凭借什么崛起的?一来是突厥大难,大多部落的实力严重受损,而阿史那部落几乎完好。此外,就是当时从中原抢掠的财物粮食全都在阿史那隼的手里。

    做为出身突厥王室的阿依努尔,自然知道和中原通商的重要性,茶叶什么的还放一边,这东西虽然是奢侈品,但也并非是必需品,反到铁器之类,是极需的。

    “你们都下去。”阿依努尔摆摆手,让护卫都远离。“任何人不得靠近。”

    不是不相信,而是谨慎。

    周三山一琢磨,瞧这架势,不管那小县城如何,反正自己的命应该没问题了,那么保住仇明远一家应当也不难,至于县城百姓?周三山不是圣人,怜惜归怜惜,却不会因此犹豫,慈不掌兵,周三山自打训练士卒准备攻打水寨时,就牢牢记住了这句。于是反而笑道:“不怕某抓住公主为质?”

    “草原上的人,无论男女,皆是勇士。”阿依努尔却是自信道。

    周三山二话不说燧发枪一掏,啪一声,火光乍现,挂在营帐内的一把弯刀直接被打废。

    好嘛,应该说几遍周少瑜是穿越而来,可到底不愧现在终究是一家人么,周少瑜可没少拿燧发枪唬人,这下可好,仍旧是燧发枪唬人玩,结果主角却换成了周三山。

    “此物可交易否?”阿依努尔的眼神瞬间炽热起来,她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周三山此举是表示自己又反抗能力,最起码,同归于尽不是问题,但真要取她性命,直接对着她不就好,何必多此一举去打一把弯刀。

    得,周三山无语了,看来自己还是嫩了,人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打算,反而直接提燧发枪的交易问题。

    “交易?给你们可汗?”周三山很警惕,理论上,周少瑜已经信誓旦旦保证无法仿照,所以,弹丸打完了,或者火药用完了,这也就是个废物,毕竟这方世界并没有火药,类似的物品效力极差,压根无法替代。所以如果只是交易一把,问题不大,可若是给可汗,周三山即便是潭州人,从未受到过突厥侵袭,却也仍旧不喜。

    “或许,我们可以开诚布公谈一谈?如果你真是大梁第一才子周少瑜的堂叔,那么那位大才子,看来也是个有心思的,当然,前提是,你拿什么证明你与周少瑜的关系?”面纱下,阿依努尔舔舔唇道。

    可不是,真是正经的爱国人,凭借周少瑜的身份,上缴所谓的寸草不生配方不是轻而易举?即便这是假的,那么后者呢?与突厥通商?哈,这可是叛国之罪。这样子,周少瑜还是老实人就见了鬼了。

    “这要如何证明。”周三山眉头一皱。

    “简单,字迹。”阿依努尔轻笑道,所谓配方,即便没有,但她也会宣传成有,方便她往后行事。通商,也要有,阿史德的商队早就解散,她一个女子,也没有门路,眼下有人送上门,自然再好不过。

    至于字迹,阿依努尔居然拿出一张字画来,落款和印章,赫然是周少瑜。

    “假的!”周三山接过一看,一撇嘴,直接扔到一旁。“我家侄子的确写的一手好字,画也不错,但是,他很少用毛笔作画,即便有,也从未外传!”

    好丢人。阿依努尔脸色一红,还好有面纱遮挡瞧不见,亏她还视若珍宝,结果是假的?

    “他的画,别具一格,公主可鉴赏一二。”说罢,周三山拿出一副素描画出来,上头的女子是赵闲闲,特地画出来给周三山出远门看的。

    三日后……

    北境的小县城大火弥漫,突厥大军不敢擅动,待火灭时,城内竟无一人存活百姓,流言传出,言此地百姓,抵抗到最后,一把火烧城,财物尽毁,宁远如此身死,不给突厥留下一丝一毫,此言一出,天下哗然,抗突厥之声沸腾。

    而往南的一条小路上,周三山和仇明远带着千余壮丁组成的军队,以及数千百姓,长途跋涉开始向南迁徙。

    “天色不早,暂且此地就地扎营歇息吧。”打发走仇明远,周三山抬手摸了摸胸口藏好的文书,此事,还是不宜告诉仇明远的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