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629章 媒婆

第629章 媒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当然了,说一千道一万,人家现在也不过是个未出阁的闺中少女罢了,不可能跟婚后再分居那般自由,换言之,周少瑜就是守在人家朱家的大门,个把月也未必见得上一次,这不夸张,看大名鼎鼎的清明上河图就晓得,上头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女的。

    那么也只能老规矩,走家长路线,直接登门拜访肯定太过失礼,按照时下的规矩,最好的方式便是找个媒婆上门提亲。

    啥?不提亲?那怎么可能见得到人家妹子,真当男女礼教大防是开玩笑的呢。

    只是这玩意也纠结,周少瑜这次可是带了好些妹子过来,不可能还说单身未娶么,而娶朱淑真为妾侍的话,不是不行,毕竟主家的门第并不高,其老爹也不过是做过芝麻绿豆的小官而已,只要周少瑜身份足够,完全不是问题。

    然而问题是,周少瑜除了能拿出钱财来,身份地位压根没办法,光有钱财可不够,商人地位在古代向来都不高。

    这虽也算宋朝,可终究是南宋,宋徽宗都早没了,周少瑜又不认识赵构,也不可能跟当初忽悠赵佶似的忽悠赵构。当然了,赵佶到是有封他一个神仙位来,可谁能证明周少瑜就是?

    可就寻常有钱人的身份,不可能纳朱淑真为妾,朱老爹怎么也算是仕林的人,多少也会注重面子,不然传出个爱财的名头,给再多钱都不行。

    也是这个原因,周少瑜一直待着没动弹,因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么,不过如今总算相处注意了,简直灯下黑啊,没事就拿出来装x用的利器,居然忘了它的存在。

    没错,折扇!宋徽宗亲笔题字作画的折扇,还是好久以前直接从赵佶手上抢过来的。

    南宋也是宋,皇帝是赵构不假,赵佶还是他老爹呢,这又没有改朝换代,等于这玩意还不仅仅只是古董,而是几乎等于与大内之物,偶有赏赐出来罢了。

    施施然跑去找钱塘最有名的媒婆,号称没有说不成的媒。一笔钱砸下去,立刻出动。

    不得不说,古代媒婆这个职业,也是被后世的电视影视丑化的不轻的存在。另一个比如老鸨,提起老鸨就是各种谄媚啊什么的,动不动‘诶哟’,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青楼老鸨的职位,那绝不是说做就能做的,每一个老鸨,在未曾年老色衰之时,大多都曾名噪一时,最起码本地颇有名气,而古代的名妓,那都是高素质的存在,琴棋书画什么不精通?各种书生名士高官也是见过不知凡几,怎么可能那等做派。

    真变成那般夸张的模样,只会让人觉得掉档次,开玩笑,古代逛青楼,逛的还有雅致好不好。

    而媒婆呢,大多形象就是唇边一颗硕大的黑痣,最好胖一点,姿色丑一点,妥了。

    然而事实上,媒婆若真长成这般模样,人家和可能的连门都懒得让你进,谁都有审美的好伐,光看着你这媒婆都倒胃口了,还有心思听你各种吹嘘?是以媒婆这一行,的确年纪小的做不得,可若是丑到一定境界,那是绝对做不得的。

    起码周少瑜请的这位张媒婆,若是再年轻个七八岁,绝对称得上一句半老徐娘,当然了,嘴皮子利索是肯定的,不然也吃不了这么一碗饭。

    “这位郎君,按理说,您既然出了这么大价钱让老身替郎君说媒,这见面礼,委实也应该丰富一些才是,那朱家老身是知晓的,那朱小娘子自幼聪敏,又出身官宦,嫣然大家闺秀一般,如今也是小有名气的才女,您这一把折扇就想打发,实在是……”张媒婆拿着那把折扇脸都苦了。

    本来么,既然舍得花钱请媒婆了,其他应当更舍得才是,虽说不存在直接带彩礼上门的说法,可这总要多弄点东西意思意思,虽说人家肯定是不会收的,可好歹也能看到诚意么。

    还有一句张媒婆没好意思说,那就是周少瑜又没个身份,说是读书人,可又没秀才的功名,最多也就是家境好一些,也从未听过什么名气,而朱淑真怎么也有点儿出身,这亲事本就成功率不大,这样一弄,岂不是更低?

    “恕老身眼拙,实在瞅不出这扇子有啥稀罕。”张媒婆愁眉苦脸。

    “这还不够?这可是先皇御赐之物,上头的字画,可都是先皇亲笔。”周少瑜一愣,随即才解释道。

    张媒婆一哆嗦,好险没把折扇给丢了,赶紧烫手一般的好生放在桌上,双手猛往身上擦,必须不是嫌脏,而是心虚啊,她手心都有点出汗了,这若是弄坏了,岂不是天大的罪过。

    “周郎君果非常人。”张媒婆态度顿时好了大半,居然有御赐之物,虽说是先皇的,而情况早就有了变化,可那至少也说明当初辉煌过,折扇这种东西,关系不亲近能送?

    嗯,必须不能送,抢的嘛。

    总之,在张媒婆看来,再落魄起码还是有人脉存在的,而周少瑜看起来也很是年轻,没功名也正常,但那也是迟早的事。

    “不过么,若是单拿这个,诚意是有了,可未免也有一些以势压人的味道……”张媒婆迟疑一下,最终还是补了一句。

    事关能不能成功做媒,张媒婆也很上心,成功的越多,亲事的两方身份越高,媒婆的身价自然也就越高,这能拿出皇帝御赐的东西,对平常人而言,那绝对就不是小门小户了,多好的广告嘛。

    “有理,却是在下疏忽了。”周少瑜闻言一呆,也对哈,啥也不送,就拿把皇帝的折扇过去,借人家十个胆也不敢真收啊,很大可能会觉得这是在仗势欺人?

    然而要准备些什么,周少瑜也不懂,不过张媒婆有的是经验,什么可以准备,算是图个吉利,有贵重的可以拿一两样,这种还是说媒阶段,人家也不会收这般贵重的东西,也就是表达一个诚意。然后价值一般但实用的也准备一番,若是女方觉得可以考虑,那就会收下这种东西。

    这么一折腾去了大半天,张媒婆也决定第二日再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