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763章 变故

第763章 变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连好些天,刘楚玉时而端庄时而大胆,反差之大叫人吃惊,但不得不说,这一手耍出来,除却一开始还有些许生涩,但随着时间推移,却是愈发得心应手,真叫人有点心里痒痒。

    还好周少瑜也没丢脸,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身边也不却妹子嘛。不但没主动上钩,反而时不时耍些小手段,将隐士高人,甚至说上仙的身份进一步叫刘楚玉相信。

    或许刘楚玉也是想多试探一二,也顾不得什么俗物不俗物,古籍字画金银财宝,可算送了不少,而且摆出一副你不要都不行的态度,然后就这么眼睁睁的瞅着那些个大箱小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消失不见。

    亏大发了,刘楚玉心中暗想,压根没测试出收纳极限不说,自己还少了大量财物,到底是新建的公主府,底子还不够雄厚么,经不起折腾。

    至于送别的,刘楚玉也不晓得人家稀罕啥啊。总不能搬个大石头过来说这是宝贝吧。

    刘楚玉继续较劲,周少瑜除了时不时耍点小花样装神弄鬼基本也就是见招拆招,当然了,如果对于刘楚玉的引诱一直都无动于衷的话,相信后者也会逐渐失去信心和兴趣,所以周少瑜还要偶尔露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来,然后逐渐稍微放宽那么一丢丢接触距离,好让刘楚玉以为自己的目的正在逐步实现。

    看见这情形,一开始还对刘楚玉有所不满的武媚娘居然都开始同情起来了,在武媚娘看来,那可怜姑娘,差不多都已经被周少瑜牵着鼻子走了的说。

    身在南朝宋,没有别的姐妹存在,武媚娘想说话也只能找辛宪英去,忍不住跑过去将此想法一说,辛宪英又乐了,打量了武媚娘好久,可就是不说话。

    没办法说出来呀,说出来的话,肯定武媚娘要恼了吧。因为在辛宪英这个旁观者看来,武媚娘又何尝不是被牵着鼻子走的一员。

    好在周少瑜也不是个有坏心的,就算牵着走也无所谓。

    日子一天天过,周少瑜仍旧沉得住气,可刘楚玉却逐渐沉不住了。

    沉不住气的原因到不是因为刘楚玉自身,实在是刘骏的身子骨已经愈发的差,如今已然卧病在床起不得了,刘楚玉生性或许放氵良,但不代表毫无孝心。

    周少瑜甚至认为,刘楚玉或许一开始的举止并不会那么的夸张,即便心里有什么想法,但大概还是能控制住的。

    很显然的例子,刘楚玉的记载不多,但所有她私生活方面的记载,都是在刘骏身死,刘子业登基之后。

    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正因为刘骏的死,给刘楚玉造成了足够大的打击,从而引起了心性上的变化?

    这种例子可不少,即便是后世,也有的是接受不了亲人去世,从而心性大变的例子,至于产生的结果,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的确,这次周少瑜穿越过来,刘楚玉初见就出言挑逗,可到底没真发生什么嘛,而且公主府住了好一段时间,也没见刘楚玉真要霸王硬上弓啊什么。

    不过接着就不好说了,终究刘骏已经越来越不行了啊,明眼人都晓得这皇帝估摸着是要挂了。

    这也和刘骏自己作死有关。

    身为皇帝,逐渐喜好奢侈不算什么,这样的皇帝多了。但同样是大多皇帝的爱好,刘骏在‘色’字上,和‘酒’字上,却突出太多了。

    无视伦理就不提了,总之这家伙就是个无女不欢的存在。而酒,就更猛了,根据史书的记载,刘骏整日酣醉,醉了就睡,有奏折了,就醉醺醺的爬起来处理公务。

    好么,好酒好的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长此以往,就是铁打的身子都救不回来,更莫说凡夫俗子了,皇帝也是人嘛。

    而且再多说一点,古代的皇帝,又有几个不会吃所谓的仙丹?

    面对明显有些急切起来的刘楚玉,周少瑜也有点犯愁,他又不是真仙人,可没办法起死回生,但架不住仙人的身份基本在刘楚玉面前刷满,人家就跟救命稻草似的,就巴望着他出手相救。

    早晓得就救变更策略不装劳甚子大仙了。周少瑜抖腿暗想。

    可也不对,因为一开始压根就没打算要勾搭刘楚玉,即便对刘楚玉的突然出现也有所准备,那也不过就是粗略的准备一二,压根没往深了想。说白了就是压根没重视。

    想到这,周少瑜还挺内疚,刘楚玉怎么啦,刘楚玉就没人权啦?刘楚玉就不是人啦?这种情况下,忽悠人也就算了,帮不了也暂且不提,如果还心安理得去享受人家的妩媚诱i惑,未免特忒糟糕。

    是以没想好咋办之前,反到暂且拉远了和刘楚玉的距离。

    此举让刘楚玉心塞不已,好在周少瑜最开始也表示过不会出手,到也不至于没有丝毫的心里准备。然而不甘心是肯定的了。

    如果不是被震慑了一下,刘楚玉肯定会使用一下强制手段,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犹豫的不行。

    然而不等刘楚玉决定出结果,就已经有人坐不住了。

    驸马都尉何戢与刘楚玉成婚两月有余,可别说圆房了,就连见面,都只是大婚那一晚而已,此后的时间,刘楚玉要么待在公主府不出来,要么就是进宫探望皇帝刘骏。

    至于何戢的驸马府,压根就没去过。

    何戢不是没主动拜访过公主府,可同样的,连门都没让进。

    一想到那年轻道人堂而皇之的在公主府住了这么久,何戢脸色何止铁青,好家伙,人家颠鸾倒凤,自噶这个正牌驸马看戏?不能忍啊简直。

    奈何人刘楚玉给出的理由是,皇帝病重,做女儿的,没有别的方面的心思,只求皇帝能够安康。

    虽说重金收买的线人也说刘楚玉和周少瑜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但何戢可不信,那可是南朝宋的皇室第一美人,都主动那样了,男人还能无动于衷?

    此刻的何戢到底是没有经历太多的糟心事,还没有对刘楚玉彻底失去期望,还主动给刘楚玉找理由。

    没错,即便和那妖道真发生了什么,也肯定是那妖道以皇帝刘骏的身体为由,诓骗了心焦的刘楚玉。

    所以何戢虽然恼火,但并没有全往刘楚玉身上怪罪,但对于周少瑜,在经过一系列准备之后,已经忍无可忍了。

    你不是上仙么?你不是本事十足么?既然这么厉害,那就大显身手一下嘛,治好皇帝这种天大的功劳,就交给你好了。

    如果真有那本事,算咱认栽,活该有个有名无实的公主老婆。如果没有,哈,死去!

    反正何戢是没认为周少瑜真有本事,绝对的妖道。

    皇帝刘骏的身体不好,哪怕是驸马,也不是说见就能见,一连又是好些天,何戢总算碰着了刘骏状态还算不错的时候,顺利入宫召见。

    “公主至孝,整日诚心祈祷,下婿听闻,公主费了不少心思,总算请得一得道高人……”经过必要的礼仪程序,寒暄几句之后,何戢便主动将话题扯了出来,言语中没少夸赞周少瑜的本事。

    不过最后却是忽然一个转折,道:“只是不知为何,如此高人,却迟迟不肯点头答应为陛下清除小恙……”

    这话没毛病,抬高了刘楚玉,表达了刘楚玉的孝心,也同时给周少瑜埋了个底。

    本来嘛,真是高人,为何不来给皇帝治病来?是何居心?开玩笑,皇帝就是皇帝,你想咋的。

    “若真是高人,行事自然不能常理度之,不过既然知晓了,传旨,叫楚玉将那道人带入宫看看。”刘骏此刻表现的到是一副和气的样子。

    不过甚至刘骏脾气的何戢到是放心了,莫看表面无异,可心里头肯定不爽了。

    当然,刘骏也不是傻子,哪里还猜不到何戢别有用心,八成实际上和刘楚玉的夫妻关系并不好了吧,而且那道人,在中间就起了很大的作用。

    想是这么想,看未必也没有真期待刘楚玉找到的高人是真有本事的,毕竟病痛折磨之下,谁都扛不住。

    “真不是妾身泄密,少瑜,务必要相信妾身啊。”收到刘骏的旨意,刘楚玉顿时就急了,可又不可能含糊过去,只能主动找到周少瑜坦白,然后急急为自己辩解。

    但是未免苍白,委实是表面上看,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周少瑜的事才对,可偏生被知道了,而且还要求入宫,那么最起码,刘楚玉御下出现问题也是肯定的了,不然如何走漏的消息。

    在从传旨的内侍那里得知,向刘骏提出周少瑜的是驸马何戢,刘楚玉顿时将何戢恨透了。

    的确,刘楚玉自身也在犹豫,不排除用些手段让周少瑜去刘骏那里,但自己做,和被迫做,那完全是两码事。

    一个御下问题,一个又是自己的驸马,就算周少瑜相信了并非刘楚玉泄密,可到底是推脱不了责任,想到这些时日自己的努力,刘楚玉好是委屈,万一真怪罪了自己,可就全都都前功尽弃了。

    “无妨,去就去吧。”周少瑜摆摆手,到是没想好如何应对,也只能暂且见机行事,至于武媚娘和辛宪英,肯定是要带身边的,不然不放心,实在不行,大不了先将她们传送回去。

    走了两步,眨眨眼,忽然想到什么,回过头,重新打量刘楚玉两眼,心说这未必不是个机会。

    “去归去,但你不要抱什么指望,甚至于,你阿耶还会降罪于我,到那时,我便是想不走都不行了,我可以给你个机会,随我一起离开,你可愿否?”

    南北朝的皇帝,周少瑜大多不会抱有什么敬意,何况还是刘骏,所以压根没用‘你父皇’这种词,而是继续用此时称呼父亲的口语‘阿耶’,也是同时以此表示,你这所谓的公主,咱其实压根不在乎。

    原本听周少瑜愿意去,刘楚玉还有些欣喜,因为说不得周少瑜就乐意出手呢?

    结果下一句就给她来了一闷棍,还没反应过来呢,再下一句居然是愿意带她走!

    到是没怀疑周少瑜有没有这个能力,只是委实太突然,叫人犹豫不决。

    勾引周少瑜,有自身的原因,也夹杂着刘骏的原因。总归是乐意和周少瑜发生些什么。

    但这不代表就愿意无条件跟着周少瑜离开,至于原因,也很简单。

    在南朝宋,刘楚玉是长公主,备受宠爱地位崇高,只要不作死,一辈子基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基本没人能束缚她。

    可若是跟随周少瑜离开……

    刘楚玉下意识看了看武媚娘和辛宪英,这段时间,这两人的存在感很低,印象中,不是在看书,就是再相互探讨什么,要么便是在下围棋,或者抚琴几曲,基本没有更多的多余行动,面对她的有心拉拢,也尽皆无动于衷,对于金银财宝,也视若无物。

    在这里,还有一个长公主的身份,可离开之后呢?还能有什么。

    或许跟随仙人左右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可未免失了不少的乐趣。

    “既然决定不来,就再考虑考虑,不过时间可不多,也莫忘了,刚见面的时候,我说过什么。走吧,入宫。”周少瑜也不在意,挥挥手,让刘楚玉带路。

    刘楚玉顿时一惊,刚见面的时候说过什么?轻浮?不对!最多活不过两年!

    想到这,刘楚玉顿时一阵寒意升起,心乱如麻,但也依旧无法马上做出决定。

    面见刘骏的地方,并没有在刘骏的寝宫,好容易觉得身体轻松了些许,虽仍旧下不了床,却也依旧叫人抬着小轿转移了地点,算是出来散散心。

    南朝宋的皇宫后花园名为华林苑,其中一处地方名为竹林堂,此地是个幽静雅致的地方。

    可惜,待刘骏死后,其子刘子业‘继承父业’,将竹林堂变成了‘乌烟瘴气’之地。

    此时还是南北朝时期,不兴跪拜那一套,就算有了这么个规矩,周少瑜也压根不会跪。

    跪天跪地跪父母,周少瑜还不至于非得严谨到这地步,但真要跪也要看人来,这可是很挑剔的,反正刘骏是想也别想。

    不过不跪也就罢了,还站在刘骏身前,羽扇轻摇,一脸淡然的打量着刘骏,对于后者来说,未免就有点接受不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