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10章 迁徙

第810章 迁徙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诚徽州发展了这么久,加上兴武县和巫县,人口才不过突破三十万,晋城这边到是快,一下子直接破了这个数字。

    但问题是,诚徽州的人口,男女比例并不失调,哪像现在这样,女性就占了大半,接着是老幼,最后剩下的,才是壮丁。

    也得亏大多都是农家女子,照旧能干粗活,虽说比不得男子,可大多都有一膀子力气,这都是大小干活练出来的。

    可这又如何?也得有那么多活给她们干啊。但反过来,也不能白养活吧。

    练女兵?

    还是算了吧,现在男兵都练不过来。

    不是周少瑜看不起女人什么的,而是她们真不适合战争。诚徽州训练女兵,无非就是为了培养一批衷心的贴身护卫,毕竟李清照她们都是妹子,总不能让被的男人贴身保护吧。至于拉出去打仗,是基本不想的,至多也就是急救护士队伍靠前线一些。

    诚徽州尚且如此,何况在晋城,指望一群女子能面对成千上万的突厥骑兵面不改色冲上去?闹呢不是。

    商量半天没个结果,于是周少瑜把那些观政的书生全着急起来,万一这些家伙灵光一闪想出个主意呢?是吧。

    只是没想到的是……

    说好的商议内容是怎么妥善这么多老幼妇孺呢?为啥气氛这么压抑!

    而压抑过后,就开始慷慨激昂,一个个开始大肆批判起朝廷来。

    他们觉得自己很高大上,为了理想,为了百姓,为了心中的仁,放着家里的好日子不过,跑到晋城来冒险,咱们容易么咱们?

    然后呢?一个看似嘉奖的‘并州牧’,差点没害死周少瑜。

    紧接着各方求援,连伪女帝都知道民族大义要支援一下,结果朝廷呢?

    二十多万的老幼妇孺,这是支援?

    这是甩包袱吧!

    拿什么养活她们?又拿什么去对抗突厥?真让这些人拿上刀枪上战场么?

    这是不给她们活路!也不是给咱们活路!

    骂,必须骂!

    且不说朝廷不以言治罪,但是这天高皇帝远的,也毫无顾忌,所谓屁股决定思想立场,既然身处晋城,那肯定是对朝廷的这个举措很是不满的。

    书生嘛,不骂骂朝廷那还能叫书生么。

    周少瑜头大,心说你们就不能成熟一点?这时候骂朝廷有用?咱是来想办法解决的好不好。啥玩意?你们还要写信回去让亲朋好友一起骂?

    算了,随便你们吧。

    哎,咋就不能冒几个大才出来呢。

    既然没啥好主意,那就先拖着吧,反正此刻的时节已经入冬,基本也做不得什么。到了来年开春,自然就要开始忙春耕了。只是粮食就成了大问题。

    朝廷附带运来的粮食,委实有点可怜,就算省吃俭用,至多也就是吃上三个月,刚好熬到春耕,可之后呢?

    周少瑜是发了笔小财,本来是打算和火凤交易军备什么的。至于粮食,人家肯定不会卖。

    这年头,还有余粮可出售的,基本也就是江南那一片了,路远不好运送不说,价钱还死贵死贵,压根不划算。

    至于找诚徽州输送,周少瑜就觉得有点没必要了,说到底,诚徽州才是基本盘,晋城哪怕败了,拥有诚徽州还能随时再起来,可若是把诚徽州拖垮了,周少瑜估摸着,也就只能跑萧姽婳那里去混碗饭吃。

    唔,假设凤姬真的是潭王的话,闹不好也能吃个软饭?说起来,这段时间潭王府还真是够平静的。

    解散了众书生,正发呆呢,却是卞玉京走了进来。

    “今日我们姐妹几个合计了一下,有了个大致的章程,你且听听看行不行。”

    “嗯?你说。”周少瑜来了精神,那可是二十多万人啊,一个不好,少不得就死上大半,剩下的日子也不会好到哪去,肩膀上的压力自然不会小。

    感受到周少瑜热切的目光,虽然知道并不是那方面的意思,但卞玉京还是脸红了一下,不自然的抬手缕了缕发丝,算是以此阻断一下对方的视线,这才道。

    “如果这二十万是青壮为主,问题到也不大,晋城终究是缺人的,但奈何女子委实太多,其中老幼也不少。晋城不大,阿依努尔的突厥所部又占据了一半城池,早就拥挤不堪。可也没法子,并无其他地方可以安置。”

    除非重新启用几乎已经荒废的其他破旧县城,但如此一来,自然会分摊一部分兵力,问题是这玩意本身就不够,更莫说分摊了。

    “再说粮食问题,现有的粮食存储,根本支撑不到来年秋后,而且这么久的时间,也说不得出什么岔子,如果其他部落突厥人过来打秋风抢粮,也就白辛苦了一年。

    此外,还是那句话,女子太多了,即便她们同样能做农活,但因为人口太多,若是分地,会有不少人只能分到城外很远的地方……”

    下面那句就不用说了,乱世,荒郊野外的,就为数不多的做农活的女子,缺少监管的情况下,别说匪寇,就是阿依努尔的那些麾下骑兵,闹不好也会偷偷出城‘玩乐’一下,这可不是周少瑜愿意见到的。

    “哎……这些我又何尝不知,且说解决办法吧。”周少瑜摆摆手,已经够头疼了,没必要再多听一遍找刺激。

    “嗯,其实说来说去,还是那个问题,人太多,而且……”卞玉京想了想,后半句没说,因为她自己也是女子,虽然没有贬低那些女子的意思,但眼下的情况,的的确确是个不小的负担。“总之,姐妹们认为,还是将一部人送到诚徽州去吧。”

    周少瑜眨眨眼,心说那些人还真是可怜,从东边赶到北边,完事现在又要去最南边?

    不过,不得不说,这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

    诚徽州肯定养得起,来再多都不是问题,毕竟高产作物已经推广开了,只是还未外流。

    而且诚徽州太平,没有比这更适合女子生存的了,更莫说还有她们的家小。如此一来,晋城的负担也会大大减少。

    至于路途遥远不肯走?

    不存在的,晋城在所有人里都是不安全的,哪怕实际管理者是周少瑜,可说到底,现在是突厥的占领区,一点保障都没有。更重要的是,已经开始入冬了!

    一下子冒出二十多万人,对任何人来说,光是粮食都叫人头疼,而实际上,最基本的需求远远不止是如此,还比如,冬衣!

    你能指望一群流民能有过冬的厚衣服?不存在的。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二十多万人能有多少人顺利熬过这个冬季还很难说,因为很明显的,今岁的冬日,要比往年冷的多。

    可以预见,大规模的迁徙,肯定会死不少人。但无论如何,也比留在晋城要强。

    “那就加紧时间办,宣传队伍加班加点,都宣传起来,尽量让她们心里情绪好受一些,让她们看见希望,不要迷茫,不要绝望,组织……咳,我们是不会抛下她们不管的,并且将来,还会让她们过上好日子,前提是,去诚徽州。”周少瑜立刻做了决定,也实在是没得选。“当然,没必要全拉走,还是可以留下一部分,比如家中老幼的身子骨实在不适合长途跋涉的,那就留下来,只要人数不是太多,晋城还养得起。”

    总得留下一些妹子来刺激那些大老爷们不是,若是都走了,上哪弄女子给他们婚配去。总得留个念想才是。

    时间很紧,日渐寒冷的天气委实耽搁不得,拖不起,也没资本去拖,昨日夜里,才刚有一个身体不佳的老人过世,为了求活颠簸了这么远的距离,最终还是客死他乡,委实叫人唏嘘。

    这种情况下,周少瑜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让宣传队伍往死了忽悠,诚徽州?那是人间的天堂!人人衣食无忧,大家安居乐业夜不闭户,那里没有压迫人人团结,那里上学免费!可以让孩子读书……

    好吧,简而言之,可以视作‘两块钱,不买你辗转难眠,两块钱,不买你抱憾终身!’

    没错,只需稍稍的苦一阵,也就是赶路,到达诚徽州之后,你就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而不走?粮食在警告,寒冬在折磨,还有突厥窥觑,躲过一次,侥幸两次,第三次呢?

    如此大规模的高强度宣传,副作用当然有,那就是本地人都想走了,还得另想办法安抚下来。

    有所动作的不仅仅只是晋城,周少瑜不会放弃任何可以炒作的机会。

    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周少瑜压根分不出足够的兵力一直护送到诚徽州,所以在决定下来的那一刻,就立即快马加鞭派人去联系萧姽婳,后者很乐意出兵配合流民迁徙,但顾虑不是没有,萧姽婳的兵力也很紧张,且这段时日,大战争虽然没有,但一直和火凤的伪朝廷摩擦不断。

    然后徐妙锦马不停蹄再次出使洛阳,火凤权衡利弊之后,做出在那批流民迁徙离开豫州之前,绝不会对萧姽婳用兵,并且还愿意资助少许的粮草。

    当然,这都是有条件交换的。

    同一时刻,善怀阁全力发动,新一期的善怀阁诗集开始大肆宣传,上头还附上周少瑜的亲笔信一封,怎么说呢?在高玉瑶看来,绝对很虚伪,也很气人,但是在普通民众看来,却完全又是一码事。

    信中只字不提对朝廷的不满,甚至还感谢朝廷对于他的看重与支持,但是周少瑜表示自己无能,没办法在北地养活这么多妇幼老弱,不得已,只能南迁。

    还好,此举得到天下人响应,萧姽婳将亲自出兵护送,就连叛军伪女帝火凤,都承若绝不乘人之危。周少瑜在心中赞扬,这是史上人类最团结的一次,为了民族,为了仁义,为了爱心。

    嗯,总之,一切与国无关,与大梁无关。

    甚至于,哪怕实际上什么都没说,但大家都明白了,这一次,以太后高玉瑶为首的朝廷,干了一件十分不得人心的事情,民心再次大幅降低,大梁的掌控力和威信再度下降。

    瞧瞧,连叛军都知晓什么叫做仁义,不但不乘人之危,还愿意做出资助,但朝廷呢?这干的叫什么事!

    没错,这就是和火凤的交易,这一波宣传,虽然不是主要,但的的确确,刷了一波好感度。虽然仍记是叛军,仍旧是伪朝廷就是了。

    按照事先安排的路线,是由豫州入荆州,由孙守仁配合进入潭州,而潭王府在这个时刻,也不会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虽然不情不愿,但肯定会配合。再且说了,妇幼老弱什么的,对于潭王府也是个负担,养不起。

    只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忽然插了进来。

    黔州,府城,黔王府。

    黔王箫燀并不是一个拥有野心和权力欲的人,就番之后,除却补齐了王府五千人护卫的标配,基本也就没干啥事,黔州一切照旧,而他本人则醉心于游山玩水四处游猎。

    然而这不代表他傻。

    如今外放的亲王,依旧完好无损的没几个了,箫燀自觉若是自己毫无防备的话,肯定也是迟早的是,考虑到位置的问题,不用想,最终灭掉他的,肯定是他那同父异母的姐姐萧姽婳。

    死肯定不会,可软禁终身估计是跑不了了,这对于热爱自由,热爱自然的黔王箫燀,绝对是难以接受的。

    所以他必须得做点啥,让将来萧姽婳准备下手的时候会为难,且最起码留条后路。

    听闻周少瑜迁徙流民的消息,箫燀顿时就是眼睛一亮。

    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么?

    以前的周少瑜,那就是一个才子,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人家身后站了一个高秀君,而且从周少瑜迁徙的举动来看,高秀君很乐意听从周少瑜的安排,换言之,就是有一定的话语权。

    若是自己配合迁徙,刷一波声望能让萧姽婳为难。此外还能卖周少瑜一个人情,往后真不成了,多的不敢说,跑去诚徽州做个富家翁总是可以的吧。

    至于说会金陵继续做亲王?

    呵,他现在可是恨高玉瑶的很,看看他那些弟兄,都成什么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