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23章 玩弄

第823章 玩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女帝不愧是女帝,这心理素质没的说,甭管心里头是啥情绪吧,至少表面还算镇定,嗯,先前怒骂那一句不算,一时失控,不要在意。

    火凤毫无慌乱的镇定道:“这么做对你没有好处,镇坐拥雄兵数十万……”

    “打住!”周少瑜白眼一翻,还雄兵数十万,骗谁呢,十多万确实有,但都是乌合之众,而且这还是男丁比例严重透支之下。除非包括女子老少全民皆兵还差不多。

    “我只知道,你若出事,洛阳城势必迅速土崩瓦解,且不说你麾下有没有那么多兵力,就是有,也无暇顾及攻打晋城,就是有心替你报仇,也因为这里暂且是突厥人的地界而不敢冒犯。”周少瑜直接把火凤的话给堵了回去。

    火凤一滞,由不死心的道:“但是那样对你没有丝毫好处,只要你放我回去,我愿意……”

    “打住!”周少瑜继续打断。“你当我傻?放你回去?然后大军来犯?能拿到手的才叫好处,不然叫作死。”

    威逼利诱全试了,效果何止是没用,压根连话都说不全,火凤真真气急了,但还是尽力平静的道:“不知阁下是如何认出朕的?”

    周少瑜挑眉一笑,道:“怎么见无论威逼还是利诱都无果之下,只能选择左右而言它来拖延时间以寻机会么?”

    火凤想吐血,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哪想周少瑜还要过分,接着又道:“如何?是不是感觉很绝望?”

    “是啊,这下你满意了?”火凤简直咬牙切齿,再好的涵养城府都有些憋不住了。

    可憋不住也得憋着,难道表现出绝望伤心害怕什么的情绪,好让对方这个变态更加的兴奋么?

    火凤死死的咬住唇,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大不了就当被蚊子叮了一口!

    好吧,若是这个想法被周少瑜知道,肯定要气愤一下,什么叫被蚊子叮了一口?有那么小嘛!

    不过火凤不吭声,有点不好玩了,反抗一下才有乐趣嘛。

    而且老实说,还有点儿心虚,因为这妮子眼神有点忒平静了,周少瑜敢打赌,如果是真做什么,保准记恨一辈子,然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背后捅你一刀。

    算了算了,差不多结束了,唔,也不对,其实还是在玩。

    周少瑜轻咳两声,也没摘面罩,而是将声音恢复正常的样子,笑道:“你紧张什么,自家夫妻之间房中之乐,不是很正常嘛?”

    火凤先是一愣,随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这就对了嘛,有表情才好玩对不对。

    “我夫姓张名良,乃朕大平朝宋王,已意外仙逝,周公子莫要胡说八道。”震惊过后,火凤扭过头,语气愤愤不平。

    可不是,就算没啥子感情,好歹也是拜过堂的,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都有点牵挂,不然的话也不会说要为其守寡三年,真一辈子不‘娶’了不可能,毕竟是女帝嘛。结果倒好,人家不但没死,居然真实身份还是天下闻名的周少瑜!

    这就罢了,居然还这么作弄自己,能给好脸色才怪,不过心中多少也松了口气,至少,结果不会太坏,就算,就算周少瑜正做什么,也不至于接受不能。

    当然了,该恼一下还是得恼一下的。

    都这份上了,周少瑜自然没有必要继续戴面罩,取下,贼兮兮的爬上床往火凤身边一躺。

    在咱的地盘,当然是自己做主啦,不像在洛阳城,整的跟个妃子似的,好抑郁。

    “你上来作甚,还不予我解开?”火凤挂不住了,她还被捆绑着呢,多羞耻。话说,为什么绳索还会从腿间和胸前绕一下啊。

    “不急不急,先缓缓,怕你生气要宰了我怎么办?”周少瑜嬉皮笑脸。“怎么样,有没有很惊喜?”

    对不起,有惊无喜,气都快气死了。

    “你看,本来呢,你是打算过来拉拢求援的,结果发现对方大佬是你老相好,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周少瑜继续。

    “啐,谁是你老相好。”

    “咦?明明大婚过的。”

    “那是宋王张良,不姓周!”

    “哦,没事,那就再大婚一次。难道你没发现被子是红的,连那蜡烛都是红的么?来来,就这么拜个天地好了。”

    巧合,绝对不是故意安排,不过意外的可以利用。

    呸,有被捆着拜天地的?火凤好生气呐。

    “你先给我解开。”

    “不解,除非你承认是我老相好了。”周少瑜耍无赖。

    “你……我……我,我要小解。”火凤俏脸通红。

    “我去拿尿壶。”周少瑜点点头,一本正经爬起身。

    “……”火凤想宰人。“不是,我是说,我口渴,想喝水。”

    周少瑜瞪大眼,惊道:“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没事,不要自卑,我不嫌弃你。”

    火凤有点懵,这都什么和什么啊,随即一愣,大怒,好啊,合着是在说自己有自己喝自己那啥的癖好?

    呕……

    “周!少!瑜!我恨你!”火凤咬牙切齿。

    周少瑜耸肩,道:“没事,我懂的,你们女人就喜欢说反话,比如嘴上说‘你坏’,其实心里美滋滋,所以说,你现在肯定爱煞了我。”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火凤只觉得心好累,对于亲自来晋城的举动简直不要太后悔。

    周少瑜心中偷笑,不过却也差不多了,再继续,就是在有点过火过头了,再次轻咳,苦口婆心道:“知道厉害了吧,真是的,不给你点深刻的记忆怕你记不住,君子不立危墙,你说你一个女帝,跑来冒充副使做什么,就算不知道你的身份,单凭你的模样,肯定也不少人惦记,真要强硬出手抢夺,你又如之奈何?”

    一边说,一边开始伸手给火凤解开绳索。

    “你看,也得亏你遇见的是我,就算真被占了便宜也不算便宜了外人,不然的话,我脑袋上岂不是绿了?”说到这,周少瑜的动作又突然停了下来,认真盯着火凤道:“你都记住了没?还敢不敢再犯错了?”

    火凤是好气又好笑,不自觉中,居然耍出了小女人的性子,小嘴一撅,扭过头,不搭理他。

    “喂,跟你说话呢,好心好意对你,你就这样的?不回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继续噘嘴,不理你,哼!

    对,就是这样,有点小反抗才好玩嘛。

    周少瑜果断出手,强行飞快的将火凤的身子一翻转,抬手一拍,简直喜闻乐见。

    火凤只觉羞处被用力的拍了一巴掌,不由惊呼一声,还不及说话,第二下又接着下来了,嘴里的话语也瞬间变成惊呼。

    事实证明,女帝再女帝,终究还是妹子,多打了那么几下,火凤就求饶了,痛其实还好,委实臊得慌。双目水汪汪的,表情好生委屈。

    这也是在得知对方是周少瑜的真身之后,不自觉的卸下了不少心防,不然架子肯定还得继续端着。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记住了,听到没?”

    “哦……”

    “哦什么?说明白。”

    “记住了记住了,别打!”

    “嗯,真是,这么大人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对了,痛不痛?要不我亲自给你上点药?”

    “你,你无赖!”

    “咦?好生奇怪,你今天才发现?”

    “!!!”

    完全被周少瑜带了节奏的火凤哪里可能会是对手,压根就是被牵着鼻子走,火凤只感觉自己这辈子,就没有情绪波动变化这么大过。

    “真不知道你那些妻妾是怎么看上你的。”火凤只觉得以前印象中的周少瑜形象完全垮塌,合着天下闻名的第一才子就这么个德行?

    “夫妻之间没点小情趣还怎么过活。”周少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了,搞了半天,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太奇怪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火凤总觉得,周少瑜在‘搞’这个字上,来了一个重音。本来吧,说出来也没什么,可是,就是不想这么容易就告诉他,于是憋住,没吭声。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比这可厉害多了。”说着,周少瑜再次抬起巴掌。

    火凤要哭,心说你就没点别的招式么?

    “叶,叶氏,前朝豫州叶氏之后,不曾取名,只有一个小名。”招数虽然不新鲜,但火凤还是怂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小名?叫什么?”

    “小……小……”

    “嗯?小什么?”

    “小豚……”

    “!!!”

    “……”

    “哈哈哈哈哈……”

    周少瑜乐疯了,谁能想得到啊,敢造反,敢称帝,而且还是女帝的存在,居然小名叫小豚!!!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豚,小豕也。说白了,就是指猪。

    其实这小名也没什么,古人都喜欢起贱名,哪怕王公贵族也不例外,猪多好,能吃能睡,毫无烦恼,估摸着,其父母也是想着自家女儿,能够平平安安天真浪漫,所以才起这么个小名,只是,对比起她现在的身份,也委实搞笑了些。

    本来周少瑜是打算给火凤取个字号,但是人家不乐意,非得坚持说她夫君已经挂了,而周少瑜没这权利。

    真是的,周少瑜白眼一翻,也不再坚持。其实完全可以继续打pp‘威胁’一番,但这情况又有所不同。

    周少瑜和火凤是有过大婚不假,但那是周少瑜在化名伪装的情况下。是以火凤的坚持也并非毫无道理,世人皆知火凤‘娶’过一个名为张良的人,至于周少瑜,和他有什么干系。

    其实这般的坚持完全没有必要,但实际上,火凤的确是在耍一些小心思。

    莫要忘了火凤此行冒险亲自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在得知周少瑜就是那个张良之后,火凤多少还是有些欢喜的,无论如何,总要比陌生人强的多。

    但再强,也不是周少瑜可以帮她的理由,周少瑜位居大梁州牧,虽然并州州牧这个位置有点尴尬,但多少也算位极人臣了。此外,世人皆知周少瑜的妻妾个个美貌且才华出众。

    换言之,高官也好,美i色也罢,都无法说动周少瑜。

    这种情况下,火凤想要加大成功的可能,就只能另想法子。

    比如,她自身。

    因为周少瑜就是‘张良’,火凤并不怎么排斥,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如果真能怀上一儿半女,肯定不会差到哪去,是以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是以,火凤就准备用自己做筹码,诚然,周少瑜的妻妾个个非凡,但她却有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女帝呢,当开玩笑么?就像周少瑜说的,光这个身份,就足以叫男人心动。

    所以,火凤才特地用强调‘身份’的话语,来委婉的表达,想要继续承认以前的身份,可以。但是,你是否愿意延续这种身份付出什么呢?

    总之,也算是一种美人计了吧。

    就算失败,火凤也有心理准备,总归不会意外便是。

    对于这种小招数,周少瑜多少有点腻歪,开开心心的纯逗弄多好,非得耍点小心思,扫兴肯定会有些的,所以自然也就懒得再继续‘威胁’。

    忽然有些疏离,火凤心里也有谱了,也谈不上失望,真说她们之前有多少情,火凤自己心里都不信,至多也就是些许好感不排斥罢了,这点儿感情,不足以让人冒风险行事。

    不过既然晋城是周少瑜的,那么至少,北边这道屏障,是可以保证了,相信周少瑜还不至于来攻打她。

    如今大梁朝廷再次回到静观其变的态度,冀州和幽州再打,荆州孙守仁在休养,这种情况,即便独自面对萧姽婳还是有些许的吃力,但至少维持局面不是问题。

    而且以目前高玉瑶的举动来看,若是自己真打走了萧姽婳,占领了豫州全境,那才叫真的麻烦。届时不但左有萧姽婳,就算朝廷大军不出,孙守仁肯定也会被朝廷再次推出来。

    这一点,火凤想的很清楚,莫看她胆大包天的胆敢称帝,可实际上走到现在这一步,对于前景并不是很乐观,实在是所处位置太中心了,妥妥的四战之地。

    以前还没有什么后路,不过现在看来,就算失败,只要保得性命跑到周少瑜这里来,相信还是能够得到庇护的。

    ?  ?感谢书友静静的顿河两万书币的打赏,突然来个这么大的,委实吓我一跳,这是逼我抽时间加更么,啊呜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