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48章 闹剧(中)

第848章 闹剧(中)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早年间,鹿笙年岁虽算不得小,却也仍算壮年,此外怎么也是个举人老爷,而且别的地方暂且不提,单在潭州这一亩三分地上,也算是有名的才子。

    没人会怀疑鹿笙什么时候就能榜上有名成为官儿,可谓前途远大。

    也是这时候,鹿笙有了个潭州名气不小的青楼女子做想好,名为卿儿的女子乃当时潭州府城有名的才女,据说家中也曾是官吏,只不过因为犯事,这才不得已入了青楼,因卖艺不卖身又颇有才情而闻名。

    鹿笙与卿儿的故事也算是时下典型的才子佳人的故事,两人一见如故引为知己相谈甚欢,一举成为卿儿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入幕之宾。

    随后有了鹿笙的支持,加上卿儿自己的积蓄,总算顺利赎了身,但此女也是个要强的,为逃脱牢笼,不得已接受了鹿笙的资助,若是入鹿家为妾,卿儿兴许也就认了,可续弦为妻,却是万万不敢的。

    青楼女子,这是洗不去的污点,若只是纳妾,不会有人说什么,可若是为妻,只会成为笑柄,到时哪怕鹿笙科考成绩再好,也不会录用。

    鹿笙坚持要娶,卿儿不嫁,两人明明有情,却就此僵持下来。

    为了让鹿笙了却这等自绝前程的想法,恢复自由身的卿儿再次开门迎客,虽仍旧不卖身,却难免会有流言蜚语,如此一来,鹿笙若仍旧坚持再娶,名声自然会更差了。

    然而鹿笙此人也当真深情,每日渡河来探,风雨无阻,而卿儿心中感动,可越是如此,越是坚持,可到底是有情的,每日之晨坐于江边,以琴曲相应,黄昏之时又以琴曲相送。

    久而久之,有人说鹿笙是傻,为了一青楼女子放弃大好前程,也有人说鹿笙乃痴儿,如此郎情妾意,又何苦如此曲折,不管如何,世俗的眼光多少有了些改变,大多也认可了这对爱侣。

    到了此时,连皇帝都听闻了此事,不由大为感慨,亲下旨意,意图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这份旨意,却是一道催命符。

    因为凤姬之母的事情,当时的潭王与皇帝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一个极限,潭王于潭州密谋造反已久,而皇帝也早有防备。

    听闻皇帝亲自下旨给一对爱侣赐婚,得闻此事之后,潭王心下好奇,便直接命人将那卿儿唤来,一见之下,方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竟有如此美人。

    好嘛,这也是个不靠谱的,想想也是,不然当初又怎么会在京师留下那般风i流之事。

    当然了,也可能并没有看上卿儿,而是出于皇帝要做的,我就要反着来!再说了,咱都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凭什么你们就能?

    不管如何,卿儿被强留潭王府。

    这事让鹿笙几乎晕厥,每日静坐于王府门口,只求潭王能够成全。

    潭王在潭州地界名声颇佳,也很受当地士子追捧,只是这事,委实有些不地道,引起了不少的非议,加之潭王反意愈发明显,除却个别死忠,都一个个远离潭王府,害怕受牵连是一方面,此外也认为潭王并非明主。若不然,能干出这般没品的事?

    总之,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多的人支持鹿笙,自告奋勇陪鹿笙静坐之人也越来越多。

    然而不胜其扰的潭王并没有放人,而是举家迁徙到王府别院,而此时,鹿笙也刚好因长期饮食甚少且不规律昏死过去。

    也是从那一日起,王府内接连出现暗杀,先是死了一个管家两个小厮两名丫鬟以及一位王子,随后一位侧妃两位郡主也相继被暗杀。

    坐不住的潭王决定提前起事,然而却被直接背叛,居然没人愿意和潭王一条道走到黑。

    悲愤之下,潭王将所有人锁在王府之内,一把火连同自己付之一炬,只留一心腹带着一名年幼的王子以及一份声讨皇帝的血书暗中离开。

    至于鹿笙如何知晓,却是因为那夜鹿笙身子稍有好转,得知潭王已转移别院,便立刻跑去,远远便看见了王府别院大火,以及近前一个抱着幼儿神色慌张张的男子。

    待插身而过之际,那男子身上掉下一块绢布,鹿笙下意识捡起,但却并没有叫喊归还,一想到卿儿很可能还在火海当中,便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当时火势已经不小,王府中人不但被锁还被捆着,自是没有人有办法逃脱,好容易见着一个‘自由’的活人,当然要求救了,情急之下,面对鹿笙的询问,也毫不迟疑的告知。

    不过鹿笙又怎么可能有那心思先救他人,待将卿儿救出,就急急就医去了,再后来,卿儿虽被毁容,也烧伤的很严重,但暂且是活下来了。这时候鹿笙这才发现那日捡到的绢布,居然是一封血书。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的也就越快,血书上内容,俨然把皇帝给形容成了恶鬼形象,别的不说,毕竟暗杀之举,委实上不得台面。怕被知晓牵连,鹿笙带着卿儿离开了潭州,可惜没多久,虚弱的卿儿还是走了,鹿笙这才回来将其安葬。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离开潭州的路上,鹿笙遇见了孙守仁带领的镇南军南下。而不久之后,便传出了潭王谋逆,已被孙守仁奉命围剿斩杀的消息。

    这是天大的玩笑,都已经烧成灰烬了还怎么斩杀。难不成地府的判官阎罗不成。无非就是为了皇帝的名声颜面,隐瞒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并且将潭王一杆子打到底罢了。

    无论如何,纯粹的谋逆而死,和遭受不断暗杀自x而死,那是两码子事。因为当时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潭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可能在谋逆。

    面对如此故事,凤姬一时无法接受,从懂事起就视作仇人的人,居然只是个背锅的?

    然而近日,凤姬的心情注定了要大起大落。还未等缓过来,就传来消息,周少瑜又来了,来干嘛?当然是来娶亲王的啊!

    然而谁都没想到,故事,远不止这么简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