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68章 黑棍

第868章 黑棍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要赢敌人,要么加强自身,要么敌人变弱,现在萧姽婳和突厥对峙,真打起来肯定会削弱,这种好事,火凤乐于演一出‘坐观山虎斗’。

    若不是徐妙锦在这,火凤甚至都有可能下令大军再靠近一些,看到时候有什么便宜可捡。

    萧姽婳要各种注意名声大义啊什么的,她火凤却是不用,能扭转百姓一定看法固然最好,实在不行的话,也没关系。反正再怎样,反贼出身也是事实,除非有朝一日成王败寇,不然都是白搭。

    何况她这何止是反贼啊,还是女帝,难度系数更大了。

    且不提火凤静观其变,另一边的战场上,已然两兵交接。

    已经射掉十来个铁疙瘩的周少瑜并没有放下弓箭,而是继续寻找机会放冷箭。萧姽婳的斩马队已经迎了上去,借助斩马刀的长度和铁疙瘩的行动不便,毫无防御的直接全力一刀斩下。

    破防基本很难,面对这种铁疙瘩,就是突厥骑兵借助马势都难以破开,何况纯凭人力。

    不过后者一个踉跄甚至到底还是没问题的。

    一副这般的铁疙瘩,高达上百斤,没经过训练贸然套在身上,单凭蛮力固然可以撑得起,但冲上来打仗就有点异想天开。如何发力,如何泄力,如何保证自己最大程度不那么容易受伤,这都是需要长期的训练,是以一千铁疙瘩看似吓人,怎料真打起来,斩马队觉得,除却麻烦一些,似乎也没啥难度?

    本来人数就要多三倍,两人打一个,还有一个戒备随时顶上,怎么都没毛病。一刀砍倒,另一个立刻补刀,轻轻松松。

    见此情形,无论是周少瑜还是萧姽婳都松了口气,不得不说,这种铁疙瘩真心给人不小压力。

    而思磨却一脸愤怒,对于一千铁甲,他可是报以厚望的,要知道他们突厥直面铁甲的时候都纠结的不行,哪想套到自己人身上效果却这么惨不忍睹。还冲乱阵型?做梦呢!

    奈何现在基本一次性兵力全部压上,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后手,只能暂且看情况再做安排。

    周少瑜将目标转移到了突厥后边的弓箭手,这么大个目标,可比一条缝好射多了,基本一射一个准。击毙一个突厥射手,周少瑜道:“可惜了,早知道如此,大可于山下埋伏部分人马,此时杀出直奔阿史那思磨,此战可定也。”

    “哈,原来子瑾也不过一俗人尔。”萧姽婳乐了,也是铁甲那边没了压力,自然也就轻松的多。至于说俗人的意思,也是因为那句‘早知道’,哪有这么多早知道的问题。

    “何为俗人?周某有血有肉,自然无甚稀奇之处,难不成还要不食人间烟火才行?做人嘛,还是轻松点比较好,何苦在意那么多。”周少瑜咧咧嘴,到是随口一说并无深意,完事还再次张弓搭箭又解决一个。

    萧姽婳一挑眉,很有深意的道:“喔?哪怕面对这大好江山?”

    周少瑜顿时一愣,随即摇摇头,道:“若是需要我舍弃正常的情感,再好的江山,不要也罢。”

    萧姽婳不置可否,也并没有更深入的交流。

    而周少瑜耸耸肩,扭过头,对着吕玲琦叫唤道:“喂,你冷静点可好?”

    可不是,吕玲琦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有点亢奋,现在更是骑在马上左右不停掉头行走,真真叫人无语。

    “可我冷静不下来啊,总想着上去杀上一阵。”吕玲琦打马靠近。

    周少瑜好事无语,心说就你这么点人杀什么杀,上去送菜啊。只好委婉道:“急什么,你现在要做的是养精蓄锐,你可是秘密武器,关键时刻才会放出来,懂么?”

    吕玲琦立刻一脸鄙视,道:“我虽不聪明,比不得诸位姐妹,可却也不是傻子,此等骗小孩的话语,还是唬别人去吧。”

    “……”周少瑜好无奈。家里娃儿长大了不好唬了肿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哎,说起来若是有炮就好了,几炮下去,看他们还怎么往上冲。”吕玲琦忽的脑洞大开。“对了,是叫炮吧,火炮?应当没记错才对。”

    “火炮?”却是萧姽婳耳尖听到了,奇道。

    “别理她,犯癔症呢,以前做梦的胡思乱想,一直给当成真的,大概就是另外一种投石机?不过一块‘大石’下来,这山头都能给抹平。”周少瑜摆摆手,脸色丝毫不变,没有任何异样。

    萧姽婳看了看周少瑜,点点头,信了。

    一来是和吕玲琦有所接触,这姑娘总的来说还是算单纯的,嗯,这是好听的说法,某些时候也的确有那么傻乎乎的感觉。二来么,一下子弄平一座山头,真有这武器,周少瑜至于还求援么,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威力都不用啊。

    待萧姽婳转移目光,吕玲琦吐吐舌,到也知道自己大嘴巴了。

    不过问题也不大,再怎样,那种大杀器也不可能出现在大梁的世道。

    天色愈发变黑,战事也变得焦灼,虽一点点解决了那一群铁疙瘩,但突厥到底人多,怎么也比萧姽婳这边要多上数千人,而且人人善战。反观萧姽婳这边,其中一万五都是未上过战场的新军。

    固然借助地利居高临下维持局面,但死伤比并不占优。

    现在要打的,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若是从这点上来讲,萧姽婳是有优势的。

    因为是孤山,等于是绝境,毫无退路可言,除了厮杀到底,并无任何的选择,反观突厥一方,虽是进攻一方,但退路却很多,若是战损到一定比例,怯战后退也不无可能。

    只是,到底是小觑了突厥人的死战决心。

    阿史那隼身受重伤,绝不是什么秘密。本来阿史那隼还想强忍住以表现出自己的完好来回复军队士气,但显然很难,身体过于虚弱,有些事情能作假一时,却不能过长,否则总能露出破绽传言出去。

    既然如此,阿史那隼索性最终摆明车马,直言自己就是要死了。

    没错,死于周少瑜卑鄙无耻的暗器偷袭。

    固然剩下的军中有一部分是后头收拢的其他部落兵马,但大多仍旧还是阿史那隼的死忠。跟随着阿史那隼获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有句话说,君辱臣死。突厥人没这概念,但是却知道什么是要报仇。

    与镇西府一战,虽死伤不少,可也逐渐局势明朗,可偏生这个时候,周少瑜在后头搞风搞雨,不仅破坏了可汗的好事,还让他们的应得的战利品全没了着落。

    现在更是谋害了他们可汗?

    如何忍得!

    可汗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却用那么恳求的语气对他们说,最后的心愿,便是能够在死前看到周少瑜的首级!

    “周少瑜在那!”冲上来的突厥军中忽的有人高呼,随后高呼的人也越来越多。

    周少瑜的相貌并非什么秘密,怎么当初也是出面迎娶过阿史那隼的小女儿的。被人认出也实属正常。本来周少瑜的位置并不靠前,前头还有好几层防卫呢,可架不住为了观察而坐在高头大马上啊,隔远了还好,没打旗号的情况下也认不得,待靠得近了,还真就发现疑似周少瑜之人。

    霎时间,正面压力顿时大增,大批的突厥士卒涌了过来,意图冲破这几道防线直奔周少瑜。

    周少瑜表情凝重,心中暗道失误。人家突厥作为进攻一方,可以集中一点群起而攻之,但作为防守一方又无过多屏障的萧姽婳一方,却很难讲兵力过于集中,以免某处防御空虚被趁机突破防线。

    若是周少瑜不出现不被发现还好,一被得知位置,呼啦啦的全奋力往这打,这无疑会给战场上带来不小的变数。

    再看萧姽婳,眼看着自己麾下的士卒一个个的倒下,脸色变得愈发严肃,而其身边的诸位将领,脸色就更值得探究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周少瑜很苦恼,将自己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一方不一定可信的军队上面,感觉当真不舒服。

    周少瑜相信萧姽婳的性子,应当不会将他出卖,但是,萧姽婳不这么做,不代表她麾下没有这个想法。即便萧姽婳能够强压,但除非周少瑜一直跟在萧姽婳身边寸步不离,不然的话,那些人未必不能来个先斩后奏。

    因为这些人可没萧姽婳那般的义理,只会认为为了一个周少瑜而损失大半的兵力甚至战败,实在不值得。

    “怎么办?”周少瑜握了握拳,他到是很想大义凛然的跳出来说去引开突厥军队。

    可这跟找死没区别。

    固然可以穿越离开,可若是没有成功引开突厥大军的情况下,萧姽婳一方仍旧危机,那般轻易的消失不见,只会认为是偷偷回到萧姽婳那里去了。这等于离不离开没区别。

    而真要一路吸引人家追赶,真真是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都不为过。

    “久闻周祭酒善战,不若让我等见识一番如何?”

    一位将领率先跳了出来,看似客气的抱拳道。

    周少瑜双目一眯,善战?且不说你到底有没有听过这种说法,便是有又如何,我麾下加起来不过二百人,而你们也不可能借我兵力,等于说,让我二百人冲上去送死么?

    这是想着我若战死沙场,此番战事自然也就终止了吧。

    “放肆!”萧姽婳脸色铁青,她固然心中再次起了一丝动摇,但很快就压了回去,可不曾想,她麾下将士也看穿了,还想主动让周少瑜请战去送死,难道以为这样子,就和主动送出人没区别了么?未免想的太简单,再且,她萧姽婳又何止是单单只看重名声。

    “大将军,末将不过一句实话,何来放肆?”那将领梗着脖子道。顿时引来其他将领一阵附和。不是他们怯战,而是这种没意义没必要的战争,既然可以避免,为何要浪费兵力看着麾下的‘兔崽子们’一个个死掉。

    “无需多言,天色将黑,且看天黑之后敌军如何再作打算。”萧姽婳冷着脸强压下去。“难道我萧姽婳还怕了这点突厥人不成?”

    不多时,彻底入夜。

    突厥忽然开始退兵,就在山下埋锅造饭,这让周少瑜等人松了口气,抓紧时间同样开始食用食物与休息。

    然而不多时,举起大量火把的突厥人再次开始发起进攻!

    而收到消息刚迈步走出临时营帐的周少瑜,忽觉后劲之上一阵剧痛,随即眼前一黑,谁特么黑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与此同时,杨妙真杀得阿史那隼大败而逃猛追不止,也是不得不追,因为阿史那隼退却的方向,正式萧姽婳军队所在的方向,换言之,也应当是周少瑜所在。

    时间倒回。

    面对挡住她们去路的五千阿史那隼骑军,杨妙真稍作休息,便率领麾下再次发起进攻。

    是的,进攻而不是突破。

    人家已经派出大部分军队前去支援阿史那思磨,如果杨妙真单纯只是突破,那么到时候阿史那隼从后追来,就会变成两面夹击,局面反而更不好应对。

    所以杨妙真的思路很清晰,那就是想要顺利去营救周少瑜,只能先赢阿史那隼。

    但是,突厥骑兵又哪是那么容易击败的,更莫说即便人家走掉了不少人,可仍旧还有五千。

    苦想一番,杨妙真最终有了主义。

    心中定下的策略是进攻,势必要将阿史那隼这支军队打溃,最好将阿史那隼直接斩杀,如此一来,到时候也有更多的筹码去救援周少瑜。

    但是在实际表现上,杨妙真所率领的骑军,仍旧是摆出一副突破的架势。

    不仅如此,杨妙真还表现的很执着,一次没突破,再冲,两次没突破,还冲!

    直到第四次,杨妙真终于抓住机会,忽的带领剩下的骑军调转马头,朝着已经防卫有些空虚的阿史那隼大旗所在的位置杀将而去!

    烈马疾驰,长枪挥舞,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

    而紧跟在杨妙真一众身后的突厥骑兵显然已经来不及追上了。

    阿史那隼也是瞳孔一缩,顾不得虚弱的身体,强行拍马想要逃离,当终归是被杨妙真靠近了过去。

    “保护可汗!”

    场面一片混乱。

    原本以对敌为主的突厥一方,立刻变成了守卫的一方,对于习惯了不断进攻的突厥人来说,这仗打的很是别扭,不得已,最终只能护住阿史那隼向后撤离,而杨妙真紧追不舍。

    而这时候,杨妙真麾下已经不过两千人了。

    与此同时,李秀宁率领的两万步卒也早已匆匆赶在了路上,在得知阿史那隼大军的行踪后,确认泰原无忧的李秀宁哪里还坐得住。

    并且告知镇西府派来的使者,立刻集结军队,向萧姽婳的行军路线进军。

    看起来,一场大决战将以事前未预料到的方式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