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80章 采买

第880章 采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总之,也只有这般的说法,才是最合理的,也不会再有谁去深究,可若是秦良玉留下来到处乱晃,哪就很膈应人了。

    一旦谁真忍不住要去探查,徐妙锦的确是魏国公之后,可那是明初,这都快明末了,完全两码子事。

    所以秦良玉的负面影响可以就此消除,但是想要安生的留下,那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现在周少瑜都准备要带走了,还将人留下干嘛。

    “只是你我之间并我甚关系,我若随你四处奔波,却也不大好。”秦良玉忽然提出一个问题。

    周少瑜一愣,眨眨眼,这意思,难道说……

    “不若你我认作义兄义妹如何?”秦良玉又道。

    啊哈,对不起,我想多了还真是我的错啊。

    老实讲,妹妹什么的,难道不应当是可爱撒娇什么的么,个头比自己还高的妹妹是什么鬼,很别扭诶。

    不过这个说法还是得到周少瑜的点头。多一层义兄妹的关系,自然要亲密的多,这又没坏处,而且秦良玉又不是那种不重信义之人。本来还未离开的徐妙锦也颇为意动,但一想到自己和周少瑜闹得不清不楚的关系,又赶紧作罢,哪有做哥哥的看过妹妹那般的画像嘛不是。

    正值冬季,想要找个好地方结拜有点儿困难。最终总算找到一处梅花集中盛开之处。人家桃园结义,咱们梅林也不差嘛。

    摆下三牲祭品,各自写好金兰谱,这玩意在明清时期才用来交换,往前推虽然有,却基本都是焚香告祖。眼下明朝后期,自然是要用来交换的。

    焚香叩拜,斩鸡头,喝血酒,待交换了金兰谱,这结拜之礼便算是成了。

    “小妹见过契兄。”秦良玉难得心情不错,一抱拳,笑呵呵的道。

    “乖,吃糖。”周少瑜还真就摸出几颗奶糖来。

    !!!

    吃糖是什么鬼,咦?味道还真不错,甜滋滋。

    徐妙锦也不曾多待,毕竟主管着泰原一大堆事,假模假样的告辞一番,一拐角,就消失不见。

    既然无家可归,秦良玉也想到处走走看看,因为没有路引,为避免麻烦,周少瑜索性将锦衣卫的服装一直穿在身上,连绣春刀也佩了出来,腰间也将那块锦衣卫百户的牌子给挂上。到是没哪个不开眼的非得上来检查。

    没法子,现如今的锦衣卫恶名更甚。谁让现在的锦衣卫老大刘守是个没节操的,和东厂搅和到一块,算得上是狼狈为奸,名声更臭,谁没事敢惹?惹得起也怕麻烦么不是。

    “契兄,你那飞鱼服到底是真是假?”秦良玉不由好奇。

    “自然是真的,这谁敢私自做?那可是掉脑袋的。”周少瑜好笑道,虽说如今的飞鱼服不必当初,数量不少,可还不至于完全的烂大街,这又不是好些年前的正德一朝,飞鱼服跟不要钱似的到处赏。

    秦良玉不信,一撇嘴,道:“难不成那指挥佥事的牙牌也是真的?”

    “自是真的,只不过那是成祖皇帝初期所赐下的。”周少瑜说了句大实话。

    秦良玉也没多想,只以为物件是那时候的,并不会说去猜想是周少瑜那时候得到的。

    两人不急不缓的慢慢赶路,反正大冬天的想快也快不起来,真策马疾驰,冷风刮不死你?

    虽然周少瑜最终还是留下来,并没有第一时间掺和并州战局,但也总不至于乱逛,总要做些有那么点意义的事情,比如……

    “前边便是南雄府了。”周少瑜指着远处的城池,颇有那么点兴奋。

    虽说已经做够很多次远距离赶路的事情了,但仍旧无法适应,风餐露宿不说,耗时还特别长,老骑马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好在如今已经开春,到不至于还要忍受寒冷。

    秦良玉不知道周少瑜为啥大老远的跑这大南边来干嘛,直到跟着周少瑜找到一位蓝眼珠鹰钩鼻的‘怪物’方才吓了一条,这是什么人?

    还能是什么人,西洋人呗。

    这一位可不是什么默默无闻之辈,在有些方面,对于华夏的影响还不小,历史记载也很多。

    能这时候出现在明朝的而且还出名的西洋人,只有一个意大利的天主传教士利玛窦,名人呢。

    利玛窦如今四十岁,穿的是大明的儒服,蓄发留须也颇有点规模。鹰钩鼻很尖,到是有几分帅气的感觉。

    当然了,放到现在,怕是没几个大明人能够欣赏的了。

    到如今,已经是利玛窦来到大明的第十个年头,老实说,传教的进展算不得顺利,虽有有所发展,却很是缓慢。

    不过随着认识一位大明好基友瞿汝夔之后,进度到是快了不少。

    对于有人能够主动来找他,利玛窦很高兴,尤其这人还能跟他聊一聊什么三位一体,甚至还有圣经。而且已经在大明生活十年的利玛窦当然认得周少瑜身上那身飞鱼服,这意味着这还是一位官员。

    这种有利于开展传教的对象,当然要好生对待,更莫说利玛窦已经很久没聊的这么开心了。

    不远万里跑来传教,其中多少苦只有自己知道,而周少瑜却还能和他聊聊遥远的西方,甚至还会简单的几句西方诸国的语言,虽不是乡人,却也有几分见着老乡的感觉。

    两人聊的愉快,秦良玉却没什么兴趣,主要是听不懂,圣经什么的,那是什么东西?到是利玛窦拿出的那块三菱镜很叫她喜欢,在阳光照射下能够照出小彩虹来,煞是好看,索性自己在一旁自噶把玩着。

    到底是时间还早了些,即便西方此时的科技发达不少,但也不会超过太多。还真没什么好东西可选,眼下最紧要的,反而是给卞敏补上大量的油画颜料过去。

    那妮子都画了好几年了,当初买的颜料也剩不下多少,自然得补充补充。至于别的,看看再说,或者可以补些燧发枪,毕竟现在妹子多了,有点不够分了,何况周少瑜自己还要拿不少把防身用。

    手统最好,妹子们好放在身上。实在没有长杆的燧发枪也凑合,大不了周少瑜自己用。

    不过这些,利玛窦作为传教士自然是没有的。事实上,就在前不久,利玛窦还路遇强盗了,不仅自己受了点伤,还死了一个随从。

    几番尝试劝说,利玛窦总算点头答应亲自带着去一趟澳门,那里现在是葡萄牙人的居住地,至于这事屈辱与否,却也不在这细说了。

    秦良玉觉得自己算是开眼了,好多‘怪物’!

    没毛病,眼下的秦良玉才多大,当然没多少见识,就利玛窦一个的时候还好,一下子周遭全是西洋人,还真有点犯憷,紧跟在周少瑜后头不敢离太远,很是没有安全感的模样。

    见此,周少瑜也是心中暗叹。

    连秦良玉这等英杰人物见着外国人都是如此,更莫说寻常百姓了。从这一点到也可以看出封建社会的管制使得人们愚昧无知的一点。

    当然了,也不能全怪社会,科技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打个比方,当网络还不曾兴起的时候,大城市先放一边,若是哪个小地方出现老外,哦哟,这玩意还挺轰动。

    反正周少瑜小时候所生活的小县城,出现几个黑人来投资办厂,往街上那么一走,周围远远的围观一大片,稀罕呐,总算见着活的了!

    这还好歹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若是连电视都没有甚至都没听说过呢?怕是反应也未必会好到哪去。

    “看中什么尽管说,我给你买。”周少瑜哈哈一笑,拍了拍秦良玉的肩膀,然后立马就苦了脸,这尼玛,拍一个比自己高的妹子的肩膀,太怪了。

    秦良玉却不怎么领情,只求快点到个人少的地方去,主要是感觉那些‘怪物’的视线,似乎有点别样的意味。

    委婉的将此事一说,周少瑜环视一周,有点懂了。

    这年头正是大航海时代,可实际上远洋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更莫说远在万里之外的大明,好容易能在陆上歇息,当然会想办法找点乐子,不过同为西洋人的妹子肯定很少,但当地妹子又不一定打的上眼。

    于是秦良玉一出来,就有点吸引目光了。

    别的不说,单单个头这一块,就妥妥的符合他们不少人的审美。本来人家的妹子个头就不和太低嘛。

    周少瑜忽然想到了倭国,啧啧,这时候妹子的个头怕是普遍只有一米三的一米四?想想都冷汗,尤其那些公卿之女,脸涂个鬼似的一样白,牙齿抹个漆黑,完事眉毛也要给剃了,口红也涂成那么一丢丢的样子,嘶……

    鬼啊!

    其实如果周少瑜是大客户,那怎么交易都没问题,但实际上周少瑜也不知道想买啥,除却颜料和手统,别的都待定,看着合适那就买,哪怕就是图个好看送给自家妹子也成。

    这样一来乐意卖的就少了,麻烦,若不是利玛窦引荐,都不愿意搭理。

    尤其颜料这一项,谁傻了才会大量的把颜料拉过来卖,谁买啊!

    最终愣是从好些个不同人手里分别收购的,很明显,这都是人家准备自己用的,之所以愿意卖,还是看卞敏画的一手不赖的油画的份上。

    没错,就是卞敏,若不是将她唤来作画,人家还未必会卖。毕竟这时候跳出个大明人会油画,多稀罕呐。就跟后世早些年电视上出现个说汉语的老外,而且还字正腔圆!稀罕呐!

    本来周少瑜还想买它几十个怀表回去,妹子们人手一个,未必要推广,但至少自己人的时间观念强一些。结果一问价格,忍了!

    这年头怀表妥妥的是奢侈品,在西方都是上流社会的专属,更莫说拉出来这么远来卖,价格更是离谱,有那钱,还不如去拿回大梁发展民生、兵备还有购买粮食呢。

    对于走到哪都能冒出一个妹子,然后是自家妾侍的周少瑜,秦良玉已经彻底淡定了,人家是好友遍布天下,他倒好,妾侍遍布天下!

    她甚至无不恶意的想,一个个都隔了这么远,还是妾侍,许久不能见上一面,就不怕与外人……?咳咳,呸呸,怎么都是义兄,怎么能这么想人家呢,就不能指着点好了。

    当然了,卞敏的出现也打破了秦良玉一部分猜想。毕竟先前出现的女子,那都是能武的,包括后来出现的徐妙锦,也曾见过练剑。

    到是这位卞敏,一副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显然是个不会武艺的。样貌到是不错,本以为也就是个花瓶,不曾想,却画的一手好西洋画。除此之外,诗词歌赋皆通,怎么也算得上是才女了。

    这也罢了,私下聊天夸了几句,却听卞敏道:“奴这点本事如何当得起才女二字。”

    说着,看了一眼周少瑜,又道:“家中那些个姐妹,有的是比我才学高的,便是十个奴也比不上,至于姿色,奴更是不起眼了,姐妹中可不乏绝色呢,相比之下,奴不过平庸女子而已,实实当不起妹妹赞誉。”

    这就很纳闷了,在秦良玉看来,卞敏的才学与相貌在女子当中就已经算拔尖了,可居然如此谦虚?再联想到先前徐妙锦也说周少瑜的妻子才情无双,心下好奇不已。

    “怎么?想见见?”面对疑惑的秦良玉,周少瑜笑道:“不是不可以,就是太远,去了未必能回来。”

    “骗子!”未必能回来?真有那么远,那你是怎么出现在这的。反正秦良玉是不信。

    “认真的,如果这辈子都难回明国一次,你还乐意与我走么?”周少瑜面色一正,严肃道。

    秦良玉为之一愣,随即就面露怒色,至于原因?考虑到这里都是西洋人,秦良玉还以为周少瑜这是准备跑到西方去再也不会来了呢,谁让周少瑜没办法说清楚呢?

    就在这边周少瑜还在加油的时候,另一边,大梁,局势已经愈发紧张。

    火凤原本还在犹豫是否去救援周少瑜,毕竟她带领军队一动,势必连同萧姽婳也一并救了下来。不过随着李秀宁的军队赶到,阿史那隼也不敢继续贸然进攻,自然也就解了萧姽婳之危。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带领军队不疾不徐的率领大军赶路。

    莫看大胜突厥一场,可火凤却清楚,能不正面打还是不打的好,真当自家军队有那么高的战力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