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907章 随军

第907章 随军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离开六天,周少瑜的踪迹并没有泄露,高玉瑶的眼线就那么两个,一个不一定能见得着周少瑜,而另一个还是周少瑜的人,想要隐瞒还是很简单。

    毕竟上位者是无需向下位者去多解释什么,王府里甚至不清楚周少瑜这几天是在哪。确认这个消息,周少瑜还算满意,至少那女官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也不知道高渐申花了多少的时间代价才培养出的暗线,总归如今算是便宜周少瑜了。

    女官入宫的年岁不短,打小就入了宫,早先时候是陪伴在一位年幼的公主左右侍奉,可惜这公主早夭,按道理,像她这般的贴身宫女在公主死后肯定不会有个什么好结果,还好当时公主的母亲和善,也许是为了思念女儿,总之将其放在了自己身边。

    再往后起起伏伏,那位妃子也最终病逝,但这位女官到底是在皇宫内院站住了脚,一度掌管过宫内衣食乃至内库的大权,要不然也不会后来受到高玉瑶的信任拍出来监视周少瑜。

    女官的名字比较常见和俗气,皆是入宫后更改,早先时候叫做春妮,年岁大了些便改作了含春,这种含‘春’字的名字,基本上一听就知道是侍女女婢。

    周少瑜不会妄想这么轻而易举就会让含春彻底忠诚于他,那不现实,能在皇宫大院内一步步上位的,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所以周少瑜压根就不指望能为他做到哪一步,只需不出卖便好。

    只不过,到底还是小看了含春的消息渠道。

    对于突然出现的几位女子,含春并没有露出任何异色,绝不多问,是皇宫内生存的基本法则,二十余年早就养成了习惯。

    见几位女子似乎与周少瑜颇为不一般,含春还主动拜见口言娘娘。好么,这下可把白氏闹了个大脸红,又羞又恼,她自认‘一把年纪’的人了,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着女儿过的幸福开心,结果现在却扯到她身上,那叫个什么事。

    看来以后,还是要小心一些与周少瑜拉开些距离才是。

    在得到首肯之后,含春这才道:“禀主子,婢子收到消息,昨日夜里,太后召集心腹议事,似是打算领兵亲征,且有让主子同随之意。”

    哈?

    周少瑜一脸懵,心说这不符合高玉瑶的风格吧,那姑娘居然会亲征?夸张了吧!

    “莫不是与魏国的战争很是不顺?”周少瑜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原因了。

    “根据目前的消息看来,的确如此……”不曾想含春对于这方面的情报也是如数家珍,着实让周少瑜意外。

    朝廷调集镇压魏国的大军是从北边调来的,原本是冀州的叛军对峙,不过眼下扶起了幽王对抗冀州,自然也就能腾出手来。

    战力总归是有些的,怎么也是上过战场的军队,而魏国起事,虽说几乎大部分将领径直反叛加入魏国,但实际上,位处江南之地的兵丁压根就没什么战斗的经验,至于后来新征的士卒就更莫说了。

    讲道理,怎么看都是朝廷会胜,抛开战力问题不谈,对百姓而言,其实对魏国并没有什么归属感,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而大梁即便是日暮西山,但江南总归还是承平的,是以大伙还是更认同大梁,而不是什么劳什子大魏。

    只要操作得当,仍旧是怎么看都是大梁赢。

    奈何朝廷大军长途跋涉,加之初到南方水土不服,而高层有催促加快出兵剿灭,领兵将领不得已之下只能选择冒然出征。

    兵分三路,其中一路遇见魏国主力,败的那叫一个彻底。另一路中了计,于一处村落受到当地百姓的热情欢迎,看起来似乎没毛病,毕竟理论上心里头还是心向大梁的么,结果……都是假的!

    最后一路好一些,却也被盯死在原地不能寸进。

    收到消息的高玉瑶自然不会高兴,但不是必要的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下旨问责的人,事实上满朝的大臣,高玉瑶并不怎么信任,正因为出自官宦之家,也更清楚那些个大臣在背后是个什么德行。

    高玉瑶忽然想起年幼时看史书,有不少故事都是将领领兵在外,而朝廷远在千里之外胡乱催促指挥,从而导致大败。而眼下,就很有这么个意思。

    选择亲征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有着全局的分析。

    镇压魏国的失败,也就意味着朝廷必须要派遣新的援军,如若不然,单靠调去的那支军队,已经没可能完成镇压魏国的任务。而从时间效率上来讲,目前能派遣的,绝对是守卫京师的军队,也就意味着,一旦派出,京师的守卫也变得相对薄弱。

    到不是怕京师会被攻陷,还不至于那么夸张,只不过高玉瑶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当初蜀国大长公主萧姽婳并不怎么受到文臣欢迎,然而再看看她去了蜀州地界之后干出的事吧。在打出一定地盘并且稳定之后,前去投奔的书生还少?就连镇西府都老实听话了,若不是镇西府已经被打残,高玉瑶非得跳脚不可。

    以前高玉瑶一直都在玩平衡,但现在也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存在,高玉瑶也重视军队,只不过没有到达那个层次,但现在不同,有了全新的想法。

    仍旧是史书,所谓温故而知新,历史是很好的借鉴之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每一次朝代的更替,必定会乱上很长一阵子,其中冒出的势力不知凡几,而其中,不乏得民心内政极好的国度,但最终都走向了灭亡,哪怕其国内处于鼎盛时期。

    为何?因为军事实力弱!因为当权者没有掌控军权!

    是以要么只能被挨打,要么就是麾下大将一反叛,整个国家就犹如抱着金子的小孩,手无寸铁弱不经风。

    此外,掌控军权还不够,你还得刷出一定的声望,看看萧姽婳,深受将士爱戴,高玉瑶敢打赌,只要萧姽婳牢牢把控住军队并且能打胜仗,哪怕麾下的文臣有什么想法也都是白扯。

    而反过来,高玉瑶有什么?玩平衡?

    高玉瑶有自信,但并不介意多一层保险。一直待在皇宫内,除了高层将领谁都只是只闻其名不知其人,又如何获取将士的忠心?

    至于朝政,那些大臣肯定能做好,只不过背后能做成啥样就未必了。不过没关系,这也仍旧是高玉瑶乐意看见的,巴不得出点事。

    当初和凤姬私下交易,高玉瑶获取了一大笔钱财,之后又抄了好些大臣的家,可谓大发横财,可再有钱也有花光的一天,莫看现在还有那么一些,但肯定是不够用的,更莫说一出兵,钱粮的消耗更是疯长。

    而且为了确保胜利,高玉瑶可是准备直接开拔大军,人数肯定不会少。那么对于钱粮的需要自然也就越高。

    那么钱从哪来?靠税赋?那才哪到哪。抄几个大臣就能有朝廷一年的税赋,你敢信?这些吸血的家伙死有余辜!

    又能获取大量钱财,又能提高自己对朝政的掌控力,何乐而不为。

    只不过目前摆在眼前最主要的问题便是,纵观历史,除却异族建立的国度,从未有过太后亲征的先例,此事必遭反对,何况高玉瑶还准备带着小皇帝一同前往,如此年幼的皇帝御驾亲征?闻所未闻!

    然而不带不行,莫看这些个官吏现在都很老实,高玉瑶也知道这是在自己的高压平衡之下,自己若是离开京师,保不齐来一个拥戴小皇帝问罪于她的事情,这可不美。

    不管背地里博弈如何,几日后,高玉瑶最终决断了此事,封周少瑜为大将军,随军出征。

    没错,随军,而不是领军。高玉瑶不会那么傻。大将军不过也就是好听而已,实际领兵着另有其人。

    明面上的缘由是因为周少瑜善战,怎么也是打赢了突厥的人。而实际就是就近监视,不放在眼皮子底下,高玉瑶可不放心。必要时,甚至还可以将周少瑜作为人质,迫使潭州出兵赣州,使魏国来个腹背受敌。

    这下子周少瑜可为难了,如果他只是孤身一人,怎么折腾都没关系,然而现在又多了几位妹子!

    天知道会发生这种变故,不然的话周少瑜也不会选择这时候穿越去勾搭妹子。

    将她们留在京师肯定不可能,那太不安全,至于私底下偷偷送走也不是什么妥当之举,且不说外头暗中还有多少人监视,单是目前前往潭州的道路,就不是那么太平,这几个妹子可不是人人会武的,且也没有可信之人护送。

    思来想去,索性一并带走算了,至于被人反对,哥就是要带,你奈我何?军中又不是没别的女子,太后总是吧?就算她身份特殊,可她身边总要侍奉的宫女吧,这就不少人了。我带几个又算啥,反正我又不掌兵,还不许找点乐子?

    不曾想,对此高玉瑶反而乐得其见,周少瑜越是如此,也就越说明对那几个女子的看中,怎么说也算是一个软肋,固然若是掌控在自己手里更好,但也怕把人给逼急了,无论怎么说,潭州并州诚徽州,如今都掌控在周少瑜的手里。

    考虑到反正也是待在自己军中,不怕出什么幺蛾子,高玉瑶也算欣然应允此事。

    本来周少瑜还以为此事非得引起议论不可,哪曾想,实际上大多人压根不知道周少瑜也随军了,那就更别提什么带着女子之事。

    虽然高玉瑶决定了亲征事宜,但这般大事也不是说想出发就出发,事情一直折腾到来年开春,高玉瑶一身戎装钦点大军二十万,浩浩荡荡向扬州开拔。

    其中也发生了一件乐事,那就是高玉瑶原本是领着小皇帝一同上的点将台,奈何看着下边浩浩荡荡的军队,小皇帝直接吓坏了,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不得不让女官先将其抱走。自然而然的,点将也就成了高玉瑶的独角戏。

    事实上大伙也不奇怪,毕竟皇帝年幼,而高玉瑶也已经主事朝政有一段日子了,不管外人如何看,最起码,高玉瑶杀了不少贪官还是挺得民心的。如今只知太后不知皇帝者大有人在。

    “想不到奴居然有随军的一天。”坐在马车上,董小宛撩起一丝车帘,前后左右皆是士卒,时不时还有人骑着快马大马而过。

    董小宛这话得到几女的认同,随军出征这种事,离她们原本的生活那是相当遥远的事情,毕竟又不是什么超级犯官家眷然后被发配到军中做那啥。

    “若是大明有此军队……”嗯,这是柳如是的话。

    周少瑜反到乐的厉害,柳如是并不知兵,在表象看来,高玉瑶的这支军队可谓光鲜,毕竟大多都是后来组建的新军,铠甲军备也都是新的,光是行军,这能看出个啥。

    “明朝并非是没有善战的军队,只是时也命也,强求不能。”周少瑜摇头道。

    这下子陈圆圆的脸色就有点精彩了,以前不知道也就罢,现在却是晓得一清二楚,什么冲冠一怒而红颜之类的,嘛,说的好像她祸国殃民了一般,天见可怜,她到跟着周少瑜离开为止,压根不认识吴三桂是谁。

    如此一来,陈圆圆反到觉得庆幸了,真以为被当做玩物一般让人抢来抢去的很好玩嘛?

    而且,又不是真是因为她改变了一国命运,冲冠一怒什么的,不过是故事罢了,可偏生这种故事更让人喜闻乐见,如之奈何。不管如何,反正被抢来抢去,肯定是真的了。

    对此董小宛也有点汗颜,无他,虽然被否认,但的确有传言说,董小宛就是顺治最喜欢董鄂妃,好嘛,嫁给满清皇帝?还最受宠爱?要不要这么扯!反正董小宛接受不能。

    然后果断嗔怪的看了周少瑜一眼,这坏家伙,不用什么事都拿给她们看说给她们听嘛,多恼人。

    不得不说这支军队的士气很高,委实是人数有点多,基本都认为此战必胜,区别就在于,如何在保住自己性命的情况下获取更多的军功。毕竟谁还不想混的有点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