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927章 出征

第927章 出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考虑好了么?”一间厢房内,在沉寂许久之后,周少瑜终于发声。

    “……”阿依努尔眉间满是犹豫,即便从谈话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但有些事情,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做出决定。

    冀州的战事胶着,乍一看似乎火凤与幽王之间的无声配合让局面暂时占优,但这都是一时的,如果两人手底下的军队皆是精锐,那没什么好说,十几万突厥军队压根掀不起风浪。可谁让大多都基本战力低下呢。

    莫看现在蹦跶的欢实,其实火凤自己都清楚,无非就是尽可能的拖延。高玉瑶能想到周少瑜,火凤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只要坚持下去维持大致平衡的局面,届时周少瑜一旦带兵介入,那么对阵突厥便就是优势。

    同样的,周少瑜也知道自己不能拖得太久,现在看起来火凤应当还能撑一阵子,但这种事情谁又吃的准。所以冀州局势越好,就越应当出兵,不然等火凤和幽王都无力抵抗的时候,自己即便带兵过去也是白搭,除非他有独自面对突厥的实力。

    如果是背靠潭州诚徽州,那还好说,以目前两州的家底,便是和突厥硬钢都行,可单单一个并州,那是想也别想。

    经过不断的扩军,并州的军队在抛开外在的李秀宁那两万,还余下三万余,全部出征那是不可能的,再少也要留下一万以上的军队用以防守。再说了,就算能全部出征也不可能啊,并州穷啊,军粮都不够用,也是得亏入秋秋收,且今年还算是丰年,不然压根就别考虑出兵事宜了。

    饶是如此,怎么个出兵法,也是需要考虑的。

    几经考虑,即便认为自己麾下的军队比之他人更加善战,但终究人数有限,即便出征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至多就是加强维持平衡的局面,然后等待李秀宁搞定了西域军过来支援。

    只是如此一来,本就不富的并州负担就更重了,军队是否出征,这对物资的消耗需要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连日商议谋划,总算确定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策略。

    周少瑜挂帅亲征,号称领兵三万,好吧,实际就一万五千,而且其中五千还基本只会负责粮草押运以及粮道安全。

    不过反正是喊两句嘛,多一些总没关系,若不是人数太多基本一看就一目了然,那喊个五万都没啥大事。

    总之,这一路军队不过是欺骗外人的,若有机会自然也会主动出击,但基本以牵制和吸引注意为主。

    此乃明修栈道。

    至于暗度陈仓。那就需要阿依努尔的配合了。

    自打于草原兵败,阿依努尔无处可去,只能前来并州投奔,同时也带着大约近三千的部下。待进入并州之后,阿依努尔又派人在草原边缘打探,陆陆续续又收拢了些许,饶是如此,总人数也没超过五千。

    老实说,阿依努尔的处境并不好,这不仅仅是寄人篱下的问题。

    要知道,并州之所以如此残破,就是因为突厥人的入侵,对于百姓而言,他们才不会管什么可汗不可汗的,只知道突厥入侵了便是。

    是以无论是从哪里来的百姓,基本都恨之入骨。

    也得亏周少瑜在并州组建的班子威信力足够,不然早乱套了。

    大抵还是过的蛮憋屈的。

    然而阿依努尔也没有办法,除了这里,委实无地方可去了,只是没想到,今日周少瑜居然会提出如此的要求。

    作为向导,杀入草原!

    诚然,如今草原上大部分部落都已经臣服于阿史那忽沁,但归根结底,都是突厥人,乃是阿依努尔的同胞,这种带领外族入侵自家地盘的事情,一旦做了,很大可能就是遗臭万年。

    “其实你无需那么犹豫的。”见阿依努尔仍旧拿不定主意,周少瑜笑道:“咱们不妨做个假设,如何?”

    “奴,愿闻其详。”许是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的原因,也可能是经历了大的波折,现下的阿依努尔远没有当初那般开朗活跃,最起码,哪怕同样是这句话,以前就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规规矩矩的说出来,只能是带着几分玩味和小诱i惑的语气说出口。

    “以你自己所说的信息,草原上反对阿史那忽沁的势力基本都已经遭到清算,即便是你阿史德家族,也是要么早早反水,要么便是清算了个干净,换言之,就目前而言,弱势没有外力相助,你已经基本丧失了夺回草原权柄的可能,如此可对?”

    于是阿依努尔就很幽怨了,知道你还说出来?不带这么伤人的。

    “咱们以这条线继续推演下去。”周少瑜对于阿依努尔的幽怨不以为意,自己这般直接的话语,不满肯定有,但不至于表现这么夸张,所以说,阿依努尔幽怨的表情,无非也是一种做戏,这本就是属于女人的一种特殊武器么,尤其是漂亮女人。

    “若无人帮你,又无其他变数,基本上你和麾下五千突厥人会一直待在并州,很难再回到草原生活,毕竟你们的部落都已经不存在了。只是,目前的处境你也看到了,百姓对你们的反感程度可是相当的高。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自然会尽力善待他们,可以后呢?

    要知道,你麾下大多都是男人,此般下去,如何传宗接代?我想百姓可不会有几个愿意嫁给他们的吧。是以,即便有我的帮衬,他们仍旧会逐渐消亡,而剩下一小部分,也将会一直忍受着歧视,直到死了,又或者完全被融入,而到那时候,便是真真正正的消亡了。

    当然了,事实上这些会不会发生还不好说,你向来聪慧,想必早就看的出来,便是你自己,在面对我的时候都不敢再像以前那般随意了,更何况你麾下的士卒?

    时间短了还说说,时间一长,怕是这最后一丝的掌控,你都将会丢失。我这么分析,你绝对对不对?”

    自然是对的!事实上,不用说以后,哪怕是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私下抱怨了。

    阿依努尔张张嘴,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好,我们再来推演一番。假设你同意领兵带我们回到草原,此举站在突厥的立场上,的确等同于背叛,但莫要忘了,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若是你我皆最终兵败,那自然没什么好说,可若是赢了,将阿史那彻底镇压,你也实现你的女可汗宏愿,那么此举还有什么不妥么?

    毕竟,原本的可汗家族,是你们阿史德,而不是什么阿史那,这此点上,你本来就占据大义,喔,却是忘了你们突厥基本以强者为尊。既然如此,那就更要杀了,以你们突厥的传统,灭掉其他部落的男丁,将剩下女子全部打包……咳,俘虏,本就是壮大自己的一种手段么,还是说,你已经被打击的彻底没了心气?

    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最终没有夺回草原,至少并州,不,至少我这里,一直都会有你的容身之处,或许的确以后在突厥的骂名不少,但这里,我却可以替你洗白,因为即便你们是突厥人,但阵营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无论是你还是你麾下,往后的日子都会好过的多。

    感性一点的说法,即便失败了,至少我努力过,而不是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浑浑噩噩蹉跎度日,几乎看不到未来。”

    这些话,周少瑜并没有仔细的去思考,只要意思表达出来即可,以你为哪怕周少瑜不说,以阿依努尔的脑袋,自己也能想得到,而唯一的区别便是,自己想和别人劝,效果是不同的。

    举个例子,你暗恋一个女生,想表白又不敢表达,然后朋友一打气,或许你就上了?当然了,结果就说不准了便是。

    作为土生土长还抱有野望的突厥贵族,阿依努尔对草原的情况可谓十分的了解。什么时节什么气候,哪片操场最是肥沃,大致会出现多大的部落,可谓一清二楚。

    周少瑜希望的,不仅仅是向导,更希望阿依努尔能够一同带兵出征,五千不多,可好歹都是突厥精锐骑军,再加之五千己方的骑兵,凑齐一万,在眼下人口锐减又大多在外出征的情况下,还是很不可小觑的。

    借助阿依努尔的旗号在草原上搅和一番风雨,对于阿史那忽沁的牵制那是肯定的。

    而且好处不止这一点,并州穷啊,上草原劫掠一番,发点小财,有点肉吃,何乐而不为。

    此外,还有第三个好处。

    那就是给了天下一个完美的交代。瞅瞅,咱不仅发兵对抗入侵的突厥,更是暗中派兵打的人家后方不要不要,多解气!

    许是真心不愿意做条混吃等死的咸鱼,总之阿依努尔最终答应了此事。搏一搏,还有可能东山再起,若是放弃,估计此生也就那样了。

    然而答应归答应,阿依努尔也不傻,知道趁机索要好处。

    周少瑜为何要发兵草原袭扰突厥后方?还不是因为幽州突厥入侵势大,想要将一部分突厥兵力吸引回草原。阿依努尔相信,哪怕自己不答应,周少瑜也仍旧会派兵袭扰,只不过效果会差上一大截。如此一来,未必能达到吸引回突厥军队的效果,从而导致冀州攻防失败,阿史那忽沁进一步入侵势大,到那时候,周少瑜所处的并州,自然不再那般安全。

    若并州有失,如今坐在同一条船上的阿依努尔自然也讨不了好,可到底这是周少瑜辛苦建立起来的地盘,远比阿依努尔更加重视。

    是以,趁机索要一些好处,确定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条约,就很重要了。

    归根结底,这就是一场交易。两人之间固然有一定的好感,却也没可能到达完全无偿的地步不是。

    是日,周少瑜大军即将开拔,同行的还有孙采薇以及秦以柳,相比起深入草原,直接去冀州甚至幽州境内反而更加安全,现如今二女尚需成长锻炼,没必要一开始就高难度跟着长距离奔袭草原。

    “以阿史那忽沁至今为止表现出的谋略,他没可能不在并州以北的草原做出防备,待过几日你领兵出征,务必多加小心,多派探子,以防万一,稍有不对,哪怕失败后撤也别贸然行动,我可不希望到时候听见你出事的消息。”临行前,周少瑜仍旧不是那般放心嘱咐杨妙真。

    “知晓知晓,你以前说过很多遍了。”杨妙真好笑的不行,起初还挺感动的,可架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说道呀。“计策早已商定,我自会小心谨慎依计行事,若是有失,随你处置可好?”

    “都已经有失了,我处置谁去?算了算了,总之,安全为上,大不了从头再来,人必须不能出问题,莫要忘了随时派人回来传递安全信息。”周少瑜白眼一翻,然后再次嘱咐。

    杨妙真自然应是,心中也有几分柔软。

    待周少瑜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杨妙真深呼吸一口,心情却反倒变得有几分激动起来。

    进攻草原,曾几何时,这如何不是她最大的宏愿?当初的红袄军,反抗的不就是蒙古么。

    虽说现在并非一个世界,敌人也变成了突厥,但起码草原仍旧是草原,而他们,仍旧是入侵者。

    周少瑜出征之事弄的很高调,几日后便出现在善怀阁诗集上大肆宣扬,几乎天下人都知道周少瑜又要去打击异族了。

    而同样得知此消息的萧姽婳,不由自主的眉头一挑,颇有几分自得。

    饶你奸似鬼,还不是照样不得不中我的阳谋?

    “大梁邸报之事,如今筹备的如何?”周少瑜已经入套,这方面早有安排,自然不需要太过关注,于是下一刻,就问起别的事情来。

    “禀太后,基本已筹备完毕。”一名年轻的官员恭敬回道,作为高玉瑶一手提拔的寒门子弟,不可谓不忠心。

    “那便好,给尔等半月时间,将第一期邸报内容做出来,下去吧。”

    并不需要过多吩咐,底下人自然会知道怎么办事,既然是朝廷弄出来的邸报,当然是怎么有利于朝廷有利于她就怎么来。

    之所以筹备这个,自然是跟周少瑜学的,或许会有一定的弊端,但好处也是实打实的,周少瑜为什么名望这么大?很大程度上不就是借助善怀阁诗集的影响力进行宣传么。

    既然周少瑜可以,我为什么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