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938章 高玉瑶

第938章 高玉瑶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谁都不是傻子,以善怀阁的立场,没道理去给高玉瑶捧臭脚,若周少瑜真忠心于她,当初也就没有必要费心思偷跑。

    是以打一开始善怀阁诗集宣传的高玉瑶的名声,高玉瑶就清楚这里头肯定没好事,只不过暂且她也需要这个,也就没有深究,如今目的如何,都已经是明摆着的了。

    被人公然提议以女儿之身登基为帝,改天换日之下牵扯的不是一星半点,在高玉瑶的权势名望达到顶点之前,最好想都不要想,反对的人太多了。

    只是高玉瑶不想,不代表此事过后他人不怀疑。

    因为这方世界的历史,同样也是出过武则天那般人物的,虽说幺蛾子要少很多,当了皇帝到死的时候又将皇位归了皇室子孙,好吧,其实还是他儿子,但到底对于很多人而言,女子为帝,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再看看现在,高玉瑶大权在握,名望也不低,假以时日,谁能保证那种事情不会发生?

    一时间,流言四起。

    在其他方面,或许高玉瑶差了一些,但是政治?高玉瑶可谓老手。

    在将那作死提议登基的老官吏抄家灭门之后,一直被打压的原东宫班子大部分得到提拔,更重要的是,教导小皇帝的事情得到批准,不再以年级尚小为由拒绝。

    本来嘛,小皇帝如今都八岁了,还拖着不教东西,岂不是要废?

    多管齐下,登基提议的事情,其影响被压到了最低点,至少之后高玉瑶的所作所为,都摆明将来会还政于皇帝。

    高玉瑶到底是何想法还无法知晓,谁都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人家心里头到底有没有登基成为女皇帝的想法,谁知道呢?

    莫看一系列举措是在让步,事实上一切仍旧在高玉瑶的掌控中。

    除却部分战力低下的城防军,如今大多的军队都被掌控在高玉瑶的手中,只是不敢百分百确定保险而已,但假以时日,当高玉瑶提拔的寒门崛起掌权,自然而然也会附庸在高玉瑶身上听命于她。

    这无关忠心,单是利益,就会驱使他们这么做。

    试想一下,作为掌权数年的太后所提拔并重用的人物,新掌权的皇帝敢继续重用?迟早会慢慢清理。大权旁落还是小事,最怕的就是安上一个莫须有甚至谋反的罪名,直接就给灭了满门。

    仅此一项,但凡聪明一些的,都会选择一直站在高玉瑶这边。

    所以,只要继续稳妥的掌控军队,高玉瑶就不会慌,更莫说朝中如今也有不少她的人。

    当初的东宫班子看似提拔,也的确掌了一点小权,其实也是无关紧要,真要办他们,有的是法子,开玩笑,真以为抄了这么多家是白抄的?

    但凡官吏,又有几个是干净的,只要用心去查,一查一个准。

    就算真两袖清风又如何,即便你是圣人,照旧弄倒你。

    至于教导小皇帝,那就更是个笑话,自己养了这么久,养出个什么德行还能不知道?能乖乖老实听课那才叫奇怪。

    高玉瑶想的很清楚,女皇什么的,听起来很不错,但也不会强求。她还年轻,命长一些,闹不好比这小皇帝活的还要久,皇帝不行,她这个太后自然合情合理的一直听政。

    也不怕因此败了萧家江山,届时挑选一个皇孙悉心教导便可,总归不会眼下这位小皇帝便是。

    高玉瑶打坐于祈天殿,一边默念经文,一边照着道家养生之法有规律的呼吸,信其实是不信的,但却相信道家的一些养生法门,不然如何解释好些老道都很长寿的事情?

    “太后,高丞相觐见。”一位女官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小声道。

    高玉瑶为之一顿。

    父女两的关系绝对算不得好,两人的执政理念完全不是一回事。数次见面都是不欢而散,到现在,也是许久未曾见过了,也算是因为高渐申身体不好,避免争执进一步坏了身子。

    “所谓何事?”高玉瑶身形不动,双目依旧紧闭。

    “似是乞骸骨。”女官答道。

    乞骸骨?意思便是人老了,想告老还乡,使自己的骸骨得以归葬故乡。也就是辞官。

    高玉瑶想了想,道:“高丞相数朝元老,德高望重,乃朝廷中流砥柱股肱之臣,岂能说走就走,传哀家旨意,挑选几位太医入高家好生照料,让高丞相好生将养,大梁还离不开他,此外,着内库挑选一批养补药材一并送去。”

    “喏。”女官得令退下。

    殿内再次回归平静。

    高玉瑶此举有公有私。

    父女关系不好归不好,但终究是父女,高玉瑶绝非不孝之辈,只是高渐申的确年岁已大,高玉瑶能做的也有限,派遣几个太医送一些顶好的药材,至多也只能如此了。

    至于公。

    丞相一职最是敏感,更不可能一直空悬,高渐申若退,何人补上?高玉瑶目前并没有合适的人选。既然如此,还不如继续让高渐申继续顶着这个位置,凭借高渐申的名望,也无人敢动歪主意。

    “又有何事?”听见细微的脚步声,高玉瑶主动开口,到是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嘉定县来报,言当地村民挖掘到一口古井,井壁上刻有……”

    “行了行了,尽是投机取巧之辈,也不怕项上人头不保。”这下高玉瑶是真不耐烦了,这都什么鬼。“字迹抠掉,古井掩埋,嘉定县一应官吏尽皆……嗯,也罢,全部官升三级,收到旨意起即可前往并州泰原赴任,全家老小皆不许逗留。”

    好么,真会玩。

    “好了,若还有事,一并说了,而后半个时辰内莫来打搅。”高玉瑶继续道。

    待女官终于走掉,坐的久了,高玉瑶不免有些脖颈酸疼,仰头扭了扭,不曾想见房梁上似有一物,命人取下来一看,好家伙,还好直接拿过来自己看了没让外人瞧了去。天知道这么高的大殿,周少瑜那家伙是怎么将东西放上去的,又是何时放的。

    翻看着上头几首‘艳丽’的藏头小词,高玉瑶那叫一个无语,这压根就是指名道姓了嘛,话说,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能看到?而且除了膈应一下子,还能有啥意义?

    不过才子到底是才子,简短几十个字的小词,描绘的活灵活现,愣是让她这个大黄花直接脑补出画面来!这还真是,人走了都要惹人心烦。

    等等,既然这都有,该不会……

    命人细细一查,天啊噜,周少瑜这是视皇宫防卫如无物么?哪怕是洗浴的房间上都有,这次更可恶,直接画了一副肖像画,下头还有一排小字,我都看着你呢。

    嘶……嘶嘶嘶……

    高玉瑶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想到那几首小词,感官那叫一个复杂。

    至于我们恶心人的主角周少瑜童鞋,自然不晓得这码事,当初也是闲的,谁让高玉瑶没事老唤自己入宫,明明年轻妹子一枚,却稳得一匹像个老太婆,多无趣,没事偷偷溜达溜达,做点小坏事顺道熟悉熟悉大梁皇宫,没毛病,至于高玉瑶会不会发现,反而没所谓。

    不过周少瑜不知道的是,在此事之前,周少瑜大抵不过就是一个有才并且可以视为潜在劲敌的家伙,并没有其他过多的想法,嗯,至多就是无赖了一些。

    可这一下子,烙下的印象简直不要太深,这尼玛,自己洗澡沐浴洗香香的地方上头,居然画个了个画,还说都看着你呢,我去,若不是那几首香艳的小词,差点就惊悚了好吧。

    不得不说人的脑袋还真是蛮奇怪,有些事情,当时你觉得很美不想忘却,但最终基本还是会忘记。但那些委实喜欢不起来甚至厌恶反感的东西,却时不时的往外冒那么一下。

    即便高玉瑶有心不想去想这些事,然而没用,厉害起来直接就做梦了,而且还梦见更加细致。

    想想也是,古代二十多岁的妹子,那可是熟透了,大姑娘一枚不假,可也不至于啥都不懂。真当嫁给皇帝那么简单呐,婚前哪方面教育培训都得一段时间,目的就是为了服侍好皇帝。至于皇帝身体怎么样行不行,那是另一码事。

    那些东西冲击很大,记忆可谓深刻,不过到底当初年岁不大,却也不会多想,可现在身体熟透了,有些事情就不是那么的自主支配了。再这么一刺激……

    得!

    高玉瑶算是有点理解当初那么女帝为什么会去养什么男宠了。然后转念想到周少瑜还被传成自己的面首……

    果然是闲的,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太后,西域诸国使节已至京师,纷纷献上重礼,望与大梁永世交好。”

    又是一次殿前听政,待听见礼部尚书的启奏,高玉瑶嘴角一扬。

    这等事情,自然早就有奏折上报,此时提来,也是需要议一议,如何对待要拿出一个方案来,但不管如何,高玉瑶始终是得意的。

    这,便是掌权于大梁朝廷的好处。

    是,没错,人西域诸国的确是组成联军攻打雍州了,镇西府也因此彻底一蹶不振,萧姽婳也耗费了一定的兵力和时间才将其驱赶而出。

    可你们再辛辛苦苦又如何?自知得罪了萧姽婳的西域诸国,首先想到的不是去交好萧姽婳,而是急忙忙带着大量贡品跑到大梁朝廷寻求庇护。

    萧姽婳耗时耗力,还不是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作为上国,还有比处置其他藩国更有脸面的事情嘛?

    过程如何暂且不提,只要高玉瑶最终选择了谅解调解,萧姽婳就不能借此对西域生事。除非她已经做好彻底对朝廷撕破脸面的准备,不过那样一来,她这个大梁大长公主的身份,可就坐不住了。那样又如何将她自己视为大梁正统?

    当然了,西域诸国胆大妄为,胆敢袭扰大梁之土。高玉瑶在不在意那些地盘是一回事,但你敢打过来又是另一码事,该呵斥的还是要呵斥,再想我大梁拿那么多东西让你们带回去是别想了,不但如此,参与攻打雍州的国家,尽皆加倍上供,且派遣嫡系子女(一个就成,有些国家是女王么,那么自然是女儿比男子更重要)来京为质。

    总之,对于礼部那些所谓的礼仪上邦所以要如何如何的说法,高玉瑶是不屑一顾的。人家都打到自家地界上来了,完事过来认个错,还送大梁财物给他们,傻子吧这是!真舍得送可以啊,把你们家抄了行不行?

    想到民间如今对她有着抄家太后的说法,高玉瑶抿抿嘴,总算按下又想抄谁家发点财的想法。

    总算议完对待西域的事宜,眼见已是午时,原本在龙椅上睡着的小皇帝也在大呼着喊饿,高玉瑶吩咐了几句下去,一应大臣每人分得一碗粥食果腹,待吃完了继续议事,至于小皇帝?也无需继续待在这装样子了,他也待不住。

    事情很多,青州的乱民,沿海的匪患,幽州的局势,等等等等,高玉瑶虽然大权在握,却也没可能独断专行,该议的还是要议,而且她一个人也没那么大本事全部管得过来。

    对大臣而言,除却高玉瑶是太后听政的身份之外,并无他处不妥,如果高玉瑶并非太后,而是正儿八经的萧氏皇族继承大统的皇帝,怕是也没几个人挑的出几处不好来。

    嗯,就是抄大臣的家抄的猛了点,这个不好。

    不过大臣们也不是傻子,动不动就抄家,弄得人心里慌慌,谁还敢明目张胆往家里藏钱,至于底下人营运的生意,也全部挂靠到了皇族萧氏的头上。

    为了获得皇族的支持,高玉瑶可没少下功夫拉拢,自然不会对这些人下手,分一部分利益挂靠在他们名下,妥妥的!

    然而谁又比谁聪明?高玉瑶心中冷笑,迟早叫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朝堂之上,表面上尽皆为了大梁尽心尽力,可暗地里,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什么的,本事很正常嘛。

    议事结束,高玉瑶颇有些疲乏,喜欢掌权不假,可也不能否认劳心。

    大梁目前的局势容不得她不小心翼翼,争权夺利之下,也的确未想过延续数百年的大梁,要亡在她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