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018章 咸鱼

第1018章 咸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为了避免形成三足鼎立之势,高玉瑶出手了。但也不算亲自下场,眼下孙守仁虽仍旧听从朝廷调遣,但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划作单独势力,更像是附庸。

    对此,萧姽婳可谓相当恼火,她也不蠢,很快就想明白高玉瑶的用意,换言之,只要她继续攻打火凤,那么孙守仁的袭扰就不会终止。

    可若是分兵去阻,那么豫州战场上的兵力必然是不够用的。

    而且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让她耽搁。

    孙守仁的军纪还算不错,至少没有滥杀,但如今看来,显然也是故意为之。抢光粮食财物,再毁掉住所宅子,迫使各处百姓成为流民,若是弃置不管,则会导致民怨载道。可若是管,各方面的开销可不小,若是再拖下去,让孙守仁袭扰的地方进一步扩大,那么到时候安抚民众的开销那就是天价了。

    这种情况下,就是再不甘心,萧姽婳也只能选择暂且退兵罢战,停止对火凤的进攻。而就在萧姽婳退兵之后的几日,收到消息的孙守仁便立刻火速退回荆州,至于捉拿萧姽婳?不存在的。

    也正因为是孙守仁的出手,大梁朝廷并没有直接参与,也因此有一块遮羞布,你看,不是不去捉,而是镇南府不给力,至于说亲自出兵?没见我这正镇压着突厥呢嘛,让百姓免于异族入侵,两个字,没空!等回头腾出手来再去收拾。

    如此一来一去,秦良玉的出师之战算是虎头蛇尾的结束,不过到底也算不亏,好歹火凤麾下不稳定因素清理了大半,虽是可以正式投靠周少瑜。

    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宣布此事的好时机,不然的话,指不定高玉瑶会做出什么事儿来。既然她认为火凤仍旧单独成势,那就继续如此维持好了,也方便以后挖坑赚取好处。

    随后,大梁朝廷正式确定和亲人选,乃是一普通宗室之女,封安远公主,来年开春便入吐蕃完婚。与此同时,朝廷也正式确定宣布了将来的皇后人选,出自于镇南大将军府孙家,原本是孙守仁堂兄之女,不过已然过继为孙守仁自己的女儿。

    如果说公主和亲什么的还不一定会关注,但皇后的确定却是备受瞩目,怎么也是将来母仪天下之人么,你看高玉瑶,还不是皇后走过来的。

    一时间天下间大多的话题都自然而然的往未来皇后的身上拐,而且很明显出现了不少托。总归将那位明明还不过是女童的孙氏给夸得天上地下世间罕有,更是搬出了道家某大佬的名头,说早年间一见之下,就说这孙氏有母仪天下之相云云。故事里说的头头是道,仿佛真有这么一件事一般,也不知是真是假。

    对此,周少瑜到也没拆台,新一期的善怀阁诗集,也只是浅浅提及此事,并无过多评价,毕竟贬低又不会有什么好处。别人不知道,周少瑜还不能清楚嘛?那位小皇帝,基本就已经被养废了,压根就是个摆样子的货。如此一来,皇后再怎样都是白搭,你再厉害,总不能比高玉瑶还厉害么,翻不了天,更莫说损失还小呢。

    战事忽然中断,周少瑜反而更加不急着赶去并州了。

    周少瑜突然觉得自己很咸鱼,无论是并州还是潭州,妹子们都打理的妥妥当当,自己愈发像是一个吃软饭的存在,坐享其成就好。

    可老是这么享乐似乎也不大好,时间短了还好说,时间长了,就算是自家妹子也一定会有意见的吧,不带这么咸鱼的。

    所以周少瑜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因为没打算接收潭州的主导权,所以直接站出来统揽全局就免谈了。如此一来,最好的去处莫过于貂蝉那儿处理政务。

    早期还在诚徽州的时候,貂蝉那会还会经常出现在台前,结果却因为有人窥觑其美i色引发了一定事端,也是在那之后,貂蝉开始隐于幕后,很早再公开露面,基本都是各地事物汇总,然后直接在后台统一处理,而后再下发交由他人处理。

    其制度也的确颇像明朝的内阁,总归权力不小,这部门以貂蝉为首,然后刘楚玉也在做帮手,此外辛宪英、李令月等人也常驻。但总的来说仍旧事情还是不少,周少瑜过去帮忙是再好不过,也不会影响什么。

    可没几天,就被貂蝉给赶了出来。

    没法子,现如今周少瑜已经很少有尽心下来整天整天处理政务的经历了。一天两天还好,时间稍长一些就有点坐不住,何况面前可是一等一的美人呐,百看不厌有木有,单单一个貂蝉就已经是华夏古代四大美女的说。

    貂蝉基本隐于幕后,但其他妹子不会,常常会出去协调各方面事物,这也就造成了,经常会出现周少瑜和貂蝉独处的情况,然后,周少瑜就更坐不住了。

    “此事你们一般如何处理?”周少瑜拿着一份下头递上来的折子凑过去问到。

    “此事简单,类似的事情已有不少,已经形成惯例,只需照例处置便好,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貂蝉不疑有他,耐心解答,忽的面色一红,犹豫道:“周郎,你,你的手……”

    “哦哦,一时间没管住,别在意,我就是想安静的抱抱就好。”周少瑜立刻将手老实的放低,轻轻搂住腰肢,从后抱住脑袋搭在貂蝉的肩上,看她继续批示。

    说来也真是出人意料啊,谁能想到,貂蝉最终会成长成这般模样,按照原本的轨迹,无论如何也和处理政务差的远吧,看看现在,俨然都成内相了。

    “周郎……”貂蝉声音轻颤。

    “嗯?怎么了?”周少瑜不解道。

    “手……”貂蝉好气又好笑。

    “手怎么了?挺好的啊……哦哦,不好意思,习惯性动作……”再次将手下移。

    片刻后,手到是没瞎动,就是周少瑜开口说话了。

    “呐,话说,感觉似乎大了点呢。”

    “啊?”貂蝉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随后一愣,脸色愈发红润了。“怎,怎么会。”

    “怎么不会,我确定一下看看。”

    “呀……”

    “你看,我就说大了点,手感都不一样了。”

    “诶诶?别,别,不,不要了,正忙呢。”

    “等等!别急,我好像摸到硬块了!我再确定确定,别是有病就不好了。”

    “啊?不会吧!”

    “说不准的呢,女人嘛,难免出现各种妇科病症,所以才要更加的爱惜自己,做好各方面的预防,平时要多加注意,比如……”

    貂蝉听的一愣一愣,不得不承认周少瑜说的一大段都挺有道理,但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大对?

    “好,好了么?”好一会,貂蝉弱弱问到。

    “还要一会,毕竟我不是大夫嘛,有点业余,得时间久一点才能确定。”

    “可是,已经很久了,还有好多事情呢。”

    “再大的事也没有你的身体健康重要!”

    “喔……”

    “那什么,你身上好香啊。”

    “诶?”

    “嗯嗯,小嘴也香……”

    “唔唔唔……”

    然后,然后就给赶出来了!虽说有时候的确想被‘欺负’一下子,可也要啥时候不是,稳妥起见,貂蝉果断将李令月给始终带在身边,这下子,周少瑜想不死心都难,总不能当着女儿的面不老实嘛。

    当然了,现在李令月已然不大承认这个身份了,不然的话,凭白矮了一辈,得叫那么多女子为长辈,多别扭的慌啊。

    既然政务这边没法待了,那就去军营吧!

    又是几天过去,周少瑜又离开了!

    嗯,这次到不是被赶出来,而是周少瑜扛不住了。

    开玩笑,如今负责潭州守备的除了高秀君还能有谁,而高秀君,那是一次次将周少瑜榨成咸鱼干的存在!周少瑜表示这一次能坚持几天不走,那就已经很腻害了!再待下去?那就该瘦成‘骷髅’了!

    而后转战水军,毕竟孙尚香独自负责水军操练,多少还是很辛苦的,过去多少能分担一些压力,而且同时还能偷师一部分,多加了解一番水军,总归没有坏处。

    不曾想,在这遇见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

    上回来潭州,处理了山中之民的事物,也因此识得了安家妹子安沁。而因为种种原因,安沁并不知晓周少瑜的真实身份,而后还对周少瑜暗生情愫。对此,周少瑜最终选择了暂避不予回应。

    本来呢,安沁是跟随了陈硕真的,可后来陈硕真开始主事黔州,安沁多少又不大愿意离开潭州,想着若是自己也离开潭州,若是周少瑜回来了呢?岂不是见不到啦?

    于是最终被陈硕真推荐给了孙尚香,而后者正好要重新培养左右手,而安沁天生力气不小,又不排斥做女兵女将,且性子也挺符她的胃口,便带在身边重点培养。

    这本来也没啥,可架不住周少瑜压根就没准备回应人家不是,如此一来,见面就很尴尬了。最终果断逃走,远离水军。

    好么,这下文武两方面都去了,不是被赶走就是自己逃走。结果再次闲下来变咸鱼!

    本来还打算去李香君那边帮衬一下各方面杂事,可惜,在得知貂蝉那边的事情后,李香君果断拒绝周少瑜的‘好心’!这哪是来帮忙嘛,压根就是添乱不是。

    居然被嫌弃了!周少瑜很生气,当晚狠狠的实行家法教训一番,可惜被高秀君榨干的后遗症尚未痊愈,结果反被李香君教做人,哎,也是没脸见人了。

    男人,最怕就是不行嘛,大伙都懂的。

    捂脸捂脸。

    最后,周少瑜却是被打发去了书院教书了!

    书院也是有分类的,最低级别的自然是启蒙级别,这等书院已经在潭州遍地开设,而后便是进一步的进修,初步学习了解各方面的杂学,属于综合教学。再之后,便有了分科,属于专业精修,当然了,若是你有那本事多修,也不会有谁阻拦。

    而周少瑜去的就是最后一等书院,也是目前潭州府的最高学府。别的科目还好说,但数科绝对是重中之重,也是很缺乏老师,尤其在前不久那位老儒生告病歇养之后,就更缺了,恰好将周少瑜拉过去暂时补缺。不过真实身份自然是保密的。

    对此周少瑜也还算满意,毕竟能现在就读此处书院的年轻人,那就是将来麾下官吏的后备军,多加了解一下时下的书生,总归没有坏处,于是欣然接受此项重任。

    是日,周少瑜收拾整齐出门,这就准备前往书院当值,路上却是忽见一个熟面孔。

    “咦?这不是哲雅兄么!”周少瑜惊喜道。

    李哲雅,不就是长安城的那位‘花夫人’嘛。听见招呼,李哲雅扭过头,也惊喜起来,笑道:“原来是易安兄,今日却是好运,方入城,便能与易安兄相遇。易安兄可有空闲?难得如此缘分,当去痛饮几杯。”

    “自是要去的,难得哲雅兄来到潭州,我自然要尽一尽地主之谊,不过此刻正要去当值授课,不若哲雅兄告知此事居住之所,待我下值之后再去找你。”

    “当值授课?”

    “是极,便是不远的那处潭州书院了,在下不才,目前忝为数科教学博士。”

    于是李哲雅就惊了,非得跟过去瞧一瞧不可。

    “早闻潭州改革引得世人惊叹,易安兄若不弃,可能让我一并过去看看有何不同之处?”李哲雅如此道。

    周少瑜暗暗白眼一翻,什么叫世人惊叹,要不要这么委婉,无非就是士林主流各种叫嘛呗。不过带过去听个课而已,周少瑜当然不会拒绝,他还打算拉拢人家留下给自己办事呢。

    李哲雅当然不是一个人,没可能大老远的远行独自上路么,李家又不是穷人家,身边书童小厮乃至侍女丫鬟都是有的。原本周少瑜也没在意,李哲雅既然不曾介绍,那么自然大抵不过以上那些身份。

    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只是身处这个社会,即便再变革,好些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改变的,这些人自然不能进入书院一并听课,只能暂且安置在外。

    不曾想再出来的时候,人数已然少了一半,合着其中一位女扮男装的妮子还是李哲雅的妹妹,等不住先带着人去‘传说中’的善怀阁瞻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