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019章 玩坏

第1019章 玩坏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周少瑜还挺好奇,这年头女子出远门的可不多,李家又不是搬家,就连李哲雅也只是抱着过来拜访一二的打算,压根不晓得周少瑜会作死的留他。

    换言之,也就是出来游玩一圈,只是时间未定罢了。可还带着自家妹妹一起出来,却是少见的很。

    古代的女子不比男子,说是说十五岁及笄,可实际上未及笄便嫁人者大有人在,也就是如今在潭州地界有所变化,将女子婚嫁年龄强制调整上来。

    可饶是如此,仍旧还是很年轻的。年岁太小,自然不好出远门,而等年纪差不多了,又到了家人的年纪。

    不像后世,你去哪至多也就是一天两天就能赶到地方,再怎么耽搁也不会出去太久,而古代出远门,那起码都是按照月来计算,甚至于按年算都未尝不可。

    真放一个女子出远门,抛开其他因素不谈,一来一回若是耽搁的久了,那就过了时下观念里最合适的家人年岁熬成了老姑娘,这时候再嫁,就很难挑选到合适的人家了。

    至于说嫁人之后,那出门的机会就更少了。综合起来,古代女子想要出远门委实太难得了。

    事关人家妹妹,又是云英未嫁之身,周少瑜自然不好过多打听,但听其跑到了善怀阁,大抵也就明白怎么回事。八成是私下里受了影响,观念改变,不愿在坐那老老实实一直待在家中的女子吧。说不得还会是长安那边善怀阁分阁的成员也说不准。

    “想不到易安兄居然能在潭州书院教书,叫人好生敬佩。”出得书院,李哲雅惊叹道。

    “哪里,在下才学其实并不高,只是恰逢其会罢了,潭州如今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缺人手。”周少瑜谦虚,没打算现在就公开自己的身份。

    “若是如今的潭州也算是百废待兴,那么天下间就没有繁华的地方了。”李哲雅不赞同,潭州百姓富足,便是江南富庶之地,也未必比得上,毕竟那边的财富终究是集中在少部分人的手里。想了想,又道:“传闻潭州新政离经叛道,如今听得几节小课,才知并非如此,似乎潭州之地,以务实为主。”

    “然也。”周少瑜点点头。“只有用心办实事,各方面才能发展的起来,不然光是喊几句口号又有何用,凡是还是得讲究效率,不要拖拉。”

    “到也有一番道理,然儒家传承千年,自有其可取之处,潭州终究还是过于忽视了一些。我也曾看过善怀阁注释的新儒学说,道理却是非常,只是改变天大,怕是天下士子难以接受。”李哲雅还是很能接受新思想的,不过到底是打小学习的儒学,多少还难以适应。

    “可总归是要改的,哪怕手段温和些,终究还是会被排斥,既如此,不若索性一步到位,强行推之,至少如今的潭州挺不错不是么。”周少瑜耸耸肩,算是知道了外人对于潭州各方面的一些看法,李哲雅这还算好的,至于那些腐儒老学究,算了,不提也罢。

    两人随意的聊着,步入了一处酒家,李哲雅这才遣人去善怀阁告知一声自家妹妹,叫她到时候自己寻过来。总归身边跟随着好几人,到也不怕出事,而且潭州府城的治安的确不错。

    不曾想,待两人吃酒吃的差不多,李家妹子却又遣人过来,说今夜于善怀阁留宿,称已然和善怀阁一女子结为金兰。

    好家伙,这速度,叫人吃惊的很呐。

    周少瑜也有点懵,下意识就以为会不会是自己妹子,但转念一想也不大可能。

    如今的善怀阁,妹子们已经很少直接露面了,像李家妹子这般直接过去拜访的,那就更难见到,大抵也就是善怀阁后来吸收的成员负责。

    李哲雅有点恼火,明明出门前说的好好的,可以适当给她一些自由,但总体要听话守规矩,结果呢?这才第一天,就再外头留宿去,也不怕流言蜚语?在且说,方认识的人,哪怕结为金兰,可万一是个有歹心的存在呢?

    “哲雅兄莫慌,且让我叫人去打探一二。”周少瑜赶紧劝住,而后挥挥手,便打人群中出来一人。暗哨总还是有的么。

    李哲雅有点意外,看来这位易安兄还有点来头。

    善怀阁就那么大,真要打听点啥事对于周少瑜来讲太简单不过,很快就有消息回馈,与李家妹子结为金兰的是邢家的千金。

    邢家么,也就是潭州前通判。当初还主动和周少瑜示好过,至于再后来,凤姬装扮潭王入主潭州,邢通判就有点位置尴尬。因为通判一职,品级虽算不得多高,但有着监视地方上报朝廷的职责,如此一来,自然不被所喜。于是低调了好一段时间。

    再后来潭州易主,周少瑜入驻,刑通判就更尴尬了,可左等右等,大抵是发现他当真算是被大梁朝廷给遗忘抛弃了,索性心一横,踏踏实实跟着周少瑜底下混。还不错,至少如今在潭州也算是位高权重的那一拨,当然了,肯定不能和妹子们比。

    这其中有不小的功劳是邢家的千金,作为早期就加入善怀阁的存在,邢家妹子可谓新时代先锋女性,在得知父亲处境为难时候,出面劝说,这才让刑通判彻底下定决心就在潭州混。

    总归人还是很能信得过的,在善怀阁地位也不低,大抵是外围成员的最高层了,就是思想上稍稍激进了一些,到现在都二十来岁都未嫁人,理由却也简单,因为现在还没哪个男子可以任由包容她外出忙上忙下的。

    李家妹子既然能和她结为金兰……周少瑜更有谱了,看来李家妹子也是个激进的,不然压根谈不到一块去。

    汗颜的看了李哲雅一眼,安慰道:“情况大抵就是这样,看来哲雅兄往后怕是更难管令妹了。”

    可不是嘛,对于这样的女子,来到潭州还去了善怀阁,那跟回了娘家如鱼入海没啥区别,逼急了直接家都不回了都做得出来,善怀阁又不是没有这样的女子,老实讲,数量还不算太少,算是集结了一批事业心较重的女子。因为无处居住,原本李清照她们居住的善怀阁后院,便空了下来给她们住了。

    李哲雅自觉丢脸,女子性子太野,那是相当不符合时下主流,可到底关心占了上风,仍旧跑了一趟善怀阁,进去是没可能的,到是让妹妹出来见了一面这才放心,而此刻时间已经不早,周少瑜又没地方可以招待留宿,只好将其安置在客栈。

    待到第二日,周少瑜早早便赶了过来,随后自然是去完成李哲雅的心愿,去善怀阁拜访……

    作为戏痴,若是有机会拜访善怀阁的戏曲大家,又怎么会放过呢?

    原本还打算拿出周少瑜当初给的介绍信,不过现在周少瑜就在这儿,自然是不需要了。在李哲雅看来,周少瑜的面子很好使,原本还有忐忑,结果还真出来一位!

    李香君!

    于是李哲雅就有点紧张了,从而压根就没发现里头有什么异常,比如说……

    周少瑜自然是早就和李香君打过招呼,按照预先设计好的设定,周少瑜化名李易安,嗯,也是得亏李清照来大梁后压根就没用过这名号,不然还真有点小麻烦。总之,大抵就是潭州一个家境还不错的出身,然后在书院任职,且当初依靠自己的人脉帮助过善怀阁一些小忙,多少算是有点人情,也因此认识一些善怀阁的大家。

    基本就是这个意思吧,反正也不需要和李哲雅详细解释。

    不曾想,李香君压根不按套路出牌!

    善怀阁旁边茶楼的雅间,周少瑜和李哲雅安坐,忽闻一阵轻笑,接着门被推开,便见李香君款款步入笑道:“咯咯咯,易安弟弟,却是许久不来找姐姐了哩。”

    “!!!”周少瑜眼睛一鼓,易安弟弟是什么鬼!?还有,说好的表现含蓄内敛一些呢?你这爽朗的表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顾横波过来了呢!再说了,人家顾横波个够高,也有几分英气,爽朗起来自是别有一番味道,可李香君……你一个娇小可爱风的妹子,没事扮啥爽朗?还来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太违和了吧。

    “咳,别闹,我与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长安的李哲雅李公子,十分喜爱戏剧,此次来潭州,就是想与香君妹妹交流一番戏剧……”周少瑜轻咳两声,介绍的同时没忘把场面找回来一点,你叫我弟弟,那我叫你妹妹,没毛病!

    “小生李哲雅见过李大家。”李哲雅慌忙起身拱手,压根没发觉哪里不对。

    “妾身周李氏见过李公子。”李香君也作揖回应,这本很正常,哪想紧接着却颇有几分幽怨的看向周少瑜道:“本以为是易安弟弟来找姐姐叙旧,不想却是叫人失望,奴一介妇人,哪有出来接待外客的道理,若是被奴家夫君误会了又该如何是好。莫不是易安弟弟只当姐姐是那上不得台面的戏子,可随意使唤么?嘤嘤嘤,姐姐好伤心……”

    我呆……

    周少瑜傻了眼,干嘛呢这是?这是李香君?莫不是哪个假扮的吧!怎么连嘤嘤嘤都出来了!?不怕我一拳一个嘤嘤怪?而且这台词好奇怪呐,怎么感想像背着你家夫君出来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难不成我自己绿自己不成?

    这么一闹,李哲雅却是最先慌了,生怕误解成他‘看不起’李香君,急急道:“李大家莫要怪罪易安兄,是在下过于痴迷戏剧,易安兄架不住在下恳求,这才答应引荐一二,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若李大家不喜,在下这便离去。”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到不是装的,而是再傻也看出来了,这里头有猫腻!太吓人了,都不敢细想。

    李香君是谁的妹子?晋王周少瑜的!结果呢?自己这位李易安居然敢和人家周少瑜的妹子关系暧昧非凡,嘶嘶嘶,此事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免得以后引火烧身。

    他长安才子之名绝非浪得虚名,不仅仅只是才学,明哲保身更是明白的紧。

    刚走到门口,门却自己打开了来,只见外头站着两位女扮男装的女子,显然正准备迈步进来。

    “咦?这位便是易安弟弟所说的李公子了吧,怎的这便要离去?莫不是招待不周?”其中娇小的女子先开口道,随后一拱手,又道:“差点忘了介绍,弟周柳氏,见过李公子。”

    另一位也爽朗一笑,道:“周顾氏,李兄不妨称我一声眉兄便好。”

    不用问,自是柳如是与顾横波无疑。

    也就这么对组合才能又是弟又是兄的,别的妹子可不这么来。

    虽是第一次见,但李哲雅也算是久仰了,因为这两位期间也写过戏剧算是娱乐之作,其中剧情诗词什么的,都是她们写的,但谱曲基本都是蔡琰和李香君完成。不过好歹也是作者嘛,李哲雅作为戏痴,自然是听过的。

    李哲雅好为难,老实说,真想留下交流啊,可是,可是……

    没可是了,顾横波一点也不避讳,直接拉着李哲雅的胳膊给拉回了屋。这点儿接触对于顾横波来说压根不算啥,而且周少瑜也不会在意,就是李哲雅有点惊,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不是,这也太热情了。

    “既是易安弟弟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等的朋友,李兄莫要客气。”顾横波这才是正版的爽朗,一挥手,倒上茶水一举杯。“来来来,你我以茶代酒,满饮此杯。”

    李哲雅就没接触过这般的妹子,颇为不适应,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依言喝下。茶杯还未放落,就见顾横波一探手,直接搂住‘李易安’的肩膀笑道:“易安弟弟要不得啊,若不是我不请自来,怕是将姐姐给忘了?怎么?打算偷偷和李妹妹你侬我侬一番不成?也不说主动一些来找姐姐我。”

    嘶嘶嘶……李哲雅后悔了,早知如此,自己一开始就该走干脆点!

    “那什么,我,我还有点事……”李哲雅坐不住了,心绪很是复杂,既同情了一番那‘未见面的晋王周少瑜’,又敬佩了一番李易安的手段,不过,还是远离为上啊!

    吱……木门响动,再次开启,居然又进来两位女子!

    周少瑜表情木木,感觉今天要被玩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