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024章 战争

第1024章 战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秦良玉赶往豫州,女扮男装伪装之后在洛阳军营练兵,虽说上回的战役有点虎头蛇尾,但大体思路还是没多大问题,再且现在也只是练兵而已,倒也难不住她。

    不如难点在于如何服众,让军队彻底归心。在这方面,也能起到一定的锻炼作用。

    “好了,目前恢复的不错,可以适当下地了,不过还是要多加注意才是。”周少瑜给白氏按摩完脚踝,擦了擦额头的汗渍,轻松道。

    其实这点活压根就不累,可架不住白氏一副紧张兮兮尴尬的模样,搞得周少瑜都紧张了。或许董小宛若是不在场反而还好一些,但当着女儿的面,可能就忍不住不好意思了。

    董小宛掏出手绢替周少瑜擦了擦,柔声道:“辛苦周郎了。”

    “哪的话,自家人么,不客气的。”周少瑜笑笑,不以为意。

    到是董小宛对那句自家人有点敏感,旋即摇摇头,不再多想。

    “怎么了?总感觉这几日你有心事。”周少瑜敲得真切,不由好奇道。

    董小宛赶紧摇头,解释:“没,就是,就是有点莫名感觉烦闷。”

    “唔,莫非是在家闷久了?不若外出郊游玩玩?”周少瑜不疑有他。

    “不妨事的。”董小宛摇摇头,转移道:“听闻并州市口那的什么大赛就要开始了,你不去真的没关系么?”

    这就是说的针对突厥举办的各种大赛了。周少瑜想了想,道:“有点来不及了,除非一路疾行,那也太过幸苦,总归章程什么的都已经整理好,应当不会出什么差错,还是交由徐妙锦出席吧。”

    徐妙锦是摆在明面上的并州主官,在周少瑜无法出席的情况下,她出面自然再合适不过。

    然而到底还是低估了妹子们的兴趣,难得有一次趣事,怎能错过?大不了低调而行便好。

    事实证明哪怕阿依努尔如今寄人篱下,但在草原上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所发出的邀请,大多部落都应了下来,大抵无非也就是派出一个队伍而已,若是能夺得头名,奖励不可谓不丰厚。更莫说,市口还可以交易到紧俏的物资。

    当然,市口的物资也是有限的,乃是限量出售,争取多照顾一下诸个部落,可饶是如此,若是去的晚了,指不定得等多久才能等到下一批物资。没法子,并州终究还是穷了点。

    相比之下,坐镇青州的高玉瑶就安逸的多,背靠富足的京师以及江南之地,与阿史那忽沁的垄断交易赚的不能再赚了。此外和新罗的贸易路线也已经打通,开始互通有无,一来一回都是大赚。

    固然国内自家地盘的税收愈发的不像样子,但国库却因此更加丰厚起来。

    也不对,准确说,不如说高玉瑶掌管的内库越来越有钱了,国库仍旧还是那么穷,有些事情不是靠杀几官吏就可以阻止的,该贪的仍旧会贪,这点上,从那可怜的税收收入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说到底,还是江南那些士族有些越来越过火了。

    高玉瑶本打算暗中遣人去往南越之地招揽,以便谋划大局,起初未被人知晓,所接触的也都是相对较小的势力,倒也还算顺利,但随着进展往后推移,阻力越来越大,高玉瑶也算看明白了,为何南越的确一直保持着高度混乱的地步。

    说白了,就是江南那些士族为了保证自家的利益,既在被扣掌控各个大大小小的势力,甚至还会偷偷组建船队放在海外为海贼,但此一项,就已经能让这些士族大赚特赚。

    本来往北的贸易路线也不会这般顺利,但胜在北边局势糜烂,在经过战争后重新洗牌,即便依旧有残余,也压根无法和高玉瑶竞争,所以垄断起来很是简单。

    而南边……

    其实只要细细往回看就不难发现,高玉瑶杀了那么多官吏,江南大士族却完全没有动弹,至多也就是杀几个边缘人物以作试探。莫看高玉瑶如今掌控大军,但很多事不是靠蛮力就能解决的,到时候若是江南乱起,那局势就相当不稳定了。

    可以试想一下,若高玉瑶逼迫太紧,致使江南士族联手起来作乱,这些人肯定不会明着造反,但会用法子将朝廷的权利架空,政令不达,实际上仍旧算不得属于自己掌控。

    若是这种情况只是派人去巡察,势必难以撼动当地士绅,可直接出兵又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无论如何选择都叫人烦闷。

    即便是忍不住大军南下,那么就是真正要将人逼反了,到时候少不得民间要流传出高玉瑶不少的负面消息。这也罢了,问题在于,大梁当真那么太平么?

    大军南下,意味着北境防御将会松懈,而北境之地,既有外敌突厥,又有乱贼火凤,二者只要不傻,至少也会趁着大梁内乱之时过来打打秋风。

    所以高玉瑶得忍,哪怕已经在青州待了许久,也仍旧没有要回去的打算,朝中大臣在如何催促都没用。她在等,等她新建的水师海军成型,到时候舰队南下,那么主动权,就能彻底掌控在高玉瑶的手中,那时候在对江南士族进行压迫,何止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可惜,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

    “到底是北方啊,这气候,终究是要冷上一些。”批完奏折,高玉瑶有些困倦,裹了裹身上的皮袄,倍感无趣。现在还算好,起码还不至于冷到不想外出,等再过一段时间,那就是整日熬在屋内了,到时候只会更加无聊。想了想,写了一张字条封好,传令道:“来人,速速将此信交给晋王。”

    高玉瑶深感无聊,并州的妹子们却是有点嗨,难得有乐子,怎能不参与?

    因为是加紧修建,这处竞技场还颇有些简陋,但规模却足够大,能供上万人观看,眼下比赛尚未正式开始,正处于暖场表演时间,马术、舞蹈等等,引得喝彩连连。

    万人齐呼,场面却也壮观,如此氛围之下,叫人想不兴奋都难。

    看台上,有不少流动小贩进行贩卖,大抵便是一些酒水瓜果之类,从阿依努尔笑开花的俏脸上不难看出,单这么一项,都已经赚翻了。

    揭幕战最先进行的是十人团体赛,偌大的擂台上无需讲究规矩,除了没有武器之外,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把人打趴了站不起来或者赶下擂台就算赢。值得一提的是,这第一支队伍,居然是阿史那忽沁派过来的!而且看那些成员的壮硕程度,显然不是随便派几个人过来凑数。

    作为东道主乃至举办者,阿依努尔当然能够进行暗箱操作,明面看似随意抽签,可实际上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支队伍不赢还好,可要是一路赢下去,那些个部落可不乏好手。

    十人团体赛每支队伍共计十五人,其中五人乃是替补,毕竟肯定会有参赛者被打的重伤甚至挂掉么。若是打到最后少人,对不住,一个人也得上,万一逆天的逆转呢?是吧,观众就爱看这个。

    妹子们对于这种格斗基本是没啥兴趣,这玩意怪血腥的,主要还是过来感受一下热闹的气氛,就这还是待在为贵宾准备的高台厢房里,至于说看比赛,主要还是看穿插在其中的女子舞蹈赛事。

    “你可终于来了。”徐妙锦一身男装,大大咧咧的搂住阿依努尔的肩膀,这两人如今混的挺熟。

    这也是有道理的,徐妙锦嘛,癖好特殊,好在还算老实,起码没向周少瑜的妹子随意下手,不过阿依努尔就没所谓了,她还算不得是周家妹子嘛,而作为外族,观念本就开放不少,尤其都是女子的情况下,丝毫不会在意徐妙锦的一些小动作。

    阿依努尔笑意嫣然,嘻嘻道:“刚去了一趟押注那里了解一下情况,只要阿史那忽沁的队伍能赢,咱们就能赚不少钱。”

    莫看阿史那忽沁是可汗,他的队伍表面上看起来也一个个人高马大,但其中成员却无甚名气。而另一个部落的队伍,其中好几个都是草原上有名的勇士,是以赛前明里暗里用力一宣传,基本都认为阿史那忽沁的队伍就是过来打个酱油的。

    除了以上理由之外,另一个更好理解,阿史那忽沁和阿依努尔是什么关系?彻底敌对么,若是阿史那忽沁派出真正的勇士过来,就不怕阿依努尔痛下杀手?无论如何也不会乐意见到阿史那忽沁赢吧。

    所以,阿史那忽沁必然不会派出真正的好手来。

    两相一对比,下注阿史那队伍的可谓屈指可数,另一边却下注者繁多。

    “以前从未想过,这样居然如此赚钱!”阿依努尔满脸喜气。“真不知道少瑜是如何想到的。”

    众妹子互看一眼,没吭声。心说这可不算是周少瑜自噶琢磨出来的,去过后世的她们,多多少少都了解了一些东西。哦,在场的几个土著妹子除外。

    其实整个过程,何止是赚一手!

    在市口,除却与部落之间的大宗交易可以以物易物之外,别的方面都需使用银钱,这也导致了草原上赶来观看的看客们,只能将手上的物资换成银钱才能进行押注,而市口所有收购物资的铺子,那都是周少瑜和阿依努尔联手合伙开的,这样子怎么可能不压价?

    或许突厥人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但只要将这些东西拉到南边一转手,那何止赚几倍啊。尤其是那些古玩字画,那就更值钱了,偏生收价还低。

    突厥人拿了银钱,住店要钱吧?吃饭要钱吧?门票也要钱吧?再加上下注,啧啧啧……

    一想到周少瑜的意思,是要将竞技场最终扩修成可容纳五万人以上的超大竞技场,阿依努尔先前还理解不能,现在却有些迫不及待,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各种小钱钱呀!

    好吧,阿依努尔现在俨然化身成小财迷了,哪怕赚的钱周少瑜才是拿大头的那位。

    总归现在阿依努尔的想法,就算阿史那忽沁的队伍最后获得头名又如何?只要能让她赚到钱,那都不叫个事。当然了,若是有的选,阿依努尔当然还是希望自己的队伍获胜,暗箱操作之下,阿依努尔的队伍并未遇到什么过强的队伍,同样进入了四强。

    “喔,现在是赛前最后的表演赛,就是少瑜所说的那个球类竞技,今年因为各部落还不了解,并未进行赛事,这段时间每次赛前都会进行一次表演赛,目前看来反向很不错。”阿依努尔介绍道。

    而场内,两支队伍十余人,围绕着一个椭圆球体进行拼抢,眨眼间就进入混战,球权不明,于是两方各派出一人直接进行pk,谁赢了谁拿球继续,只要能将球丢进对方的门洞里,就能得分,而进球的距离越近,分数越高,若是直接拿球跑进去,则能拿到最高分五分。

    众妹子看的一脸懵,她们可不觉得这玩意哪里有好看的意思,简直一头雾水么,争个球而已,有意思吗?

    好吧,事实证明古代妹子和现代妹子其实都差不多。说白了,后世又有几个女球迷是真球迷,基本都是伪球迷,为的就是看帅哥!

    然而问题是,现在场上都是突厥人,多少有些差异,形象上就差得更远了,总归不会觉得好看。那就最后一点可能会有意思的地方都没了,更莫说,既然已经身为周家妇,自然也不会乱动心思,怎么也是矜持的古代妹子嘛。

    反正到目前为止,除了感觉气氛很是热闹之外,还没有更多感官。甚至待得久了,新鲜感一过去,这种热闹也变成喧嚣,叫人有些不耐,也是得亏听不懂突厥话,不然那些高喊的不堪入耳的话语只会让妹子们更加待不下去。

    “哎,还以为周郎能想出何等有趣之事,眼下看来也只是如此,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那么疯狂。”颜令宾轻叹一声,觉得还不如回去看几卷书呢。

    此话引得不少妹子赞同,不过武媚娘却是例外。

    其实她也觉得无聊,只是,脑袋更加活跃的她,想法也更多,看着竞技场内疯狂呐喊的人群,武媚娘目光闪烁,心说,这如何又不是掌控人心的一种?

    一开始还无法理解周少瑜为何会做这些,但如今看来,此举不但能赚钱,更是潜移默化逐渐改变突厥人的习惯。再辅以一定的文化输出,这就是一场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