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037章 初见

第1037章 初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论历史上那么多皇帝,单论好i色,不少都很是出众。

    比如大名鼎鼎的汉武帝刘彻,他就放出豪言:吾能三日不食,却不能一日无妇人!

    至于其他更荒唐的,也是多了去了,有让宫女穿开裆裤好更加方便行事的,也有外边的女子看不上,专盯着自家家里的……

    嘛嘛,男人嘛,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有那地位,谁也别说谁,至多也就是大巫小巫的问题。

    而关于这一点,李隆基绝对乃此种翘楚!

    关于儿媳杨玉环的事情就暂且不提了。李隆基还干了很多皇帝想干却不敢干的事,毕竟谁都还要点名声。

    花鸟使,听起来似乎和花花鸟鸟这般雅事玩事有关,实际上却是李隆基独创,而目的,专门采选天下美色女子!不看门第,不看身份,不分贵贱,只看姿色,凡是美艳的,不管出身是什么,也不管是否婚嫁,全力虏入深宫!

    当然了,真门第太高了,李隆基也不会敢做。

    有诗为证。

    醉酣直入卿士家,闺闱不得偷回避。

    良人顾妾心死别,小女呼爷血垂泪。

    十中有一得更衣,九配深宫作宫婢。

    牛批了,喝醉了就去官员家,还闯人家女眷后宅,甭管是你媳妇你小妾你女儿,看上了那就上,这也是没谁了。

    都知古代皇帝安逸,深宫之中宫女无数,理论上那都是皇帝的女人,随时可以享用。然而一般来讲,大家伙的印象,也就是万把两万差不多了吧,这还是加上太监的人数。

    然而李隆基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这才哪到哪,太监?那不作数,但是宫女咱就有四万,此记录无人能破,来来来,就问你服不服?

    往好听了说,李隆基这叫风流倜傥,谁让人家是皇帝。难听了说……好吧,随意。

    杨玉环十岁入洛阳,寄住于三叔家。即便是自家人,可终究是寄人篱下,小日子难免战战兢兢,自然是甚少出门。

    为此,花鸟使不曾探得杨玉环却也正常,也就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似乎还挺漂亮。

    若是寻常人家,指不定就会有花鸟使过去一探究竟,若当真貌美,不用说,‘陛下,又给您找到新货啦’!

    然而作为弘农杨氏的一支,到底不会那般放肆,单凭一个据说很漂亮,还不足以叫他们冒着得罪杨氏的危险强闯看个明白。

    可这一次不同了,杨玉环露面了,正所谓鲜花需要绿叶衬托。咸宜公主大婚之日,到场的女眷自然不少,如此一来,杨玉环越漂亮,对比也就越明显,就跟皓月与星星,明显前者更加打眼,想不注意都难。

    于是玉奴之名,便顺理成章的摆到了李隆基的案上。

    换言之,寿王李瑁有没有对杨玉环一见钟情尚且还不知晓,但李隆基那边,已然有那么点意思。也就是因为其出身门第问题,不好直接动手罢了。

    仔细想想,其实也没毛病,就在武惠妃离世那年,李隆基郁郁寡欢,宫内那么多女子都不被他所喜,于是当时宫中就有人进言说杨玉环,怎么说的?姿质天挺,宜充掖廷!

    假设李隆基打一开始只将杨玉环视作儿媳,那么宫内的太监又怎么敢如此进言!?作死嘛?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杨玉环还未成为他儿媳的时候,李隆基就已经在打主意。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居然会被儿子李瑁看上,更有宠爱的武惠妃中意杨玉环为儿媳,如此情况之下,李隆基自然也就熄了心思,至于之后怎么又复燃的,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貌似其实也不难理解,作为一个拥有四万宫女存在的皇帝,真急起来,管你是谁?反正抢习惯了么。

    不过这一点也侧面印证了杨玉环的美貌,别的不说,单单这四万宫女,那大多都是花鸟使从各地掳来的美女呢,能在这么多人脱颖而出让李隆基专宠,啧啧啧。

    以上,周少瑜尚不知道,压根就没往这方面猜测,他如今视作大敌的,还只是李瑁而已。

    两者对比,李瑁的优势可谓十分明显,至于周少瑜,他又能给杨家带去什么?

    深入想想,武惠妃一直都想让李瑁夺太子之位,既然如此,李瑁的正妻,那就不能随便选,王妃的娘家,那可是一大助力。

    如此一来,小门小户自然是看不上的。可若是大世家,即便人家愿意联姻,也不会以李瑁为主,大世家只会以自身为主,绝不会真心投靠相助。

    如此一来,杨家就很合适了。

    作为弘农杨氏,绝对是名满天下的存在,莫看因李唐兴起而没落,但底蕴仍然还是有的。而作为祖上那般光辉存在的杨家,又怎么会不想重新让杨氏一族再次兴起?

    想想看,若李瑁成功当上太子最终登基为帝,而杨玉环贵为皇后母仪天下,那么杨家是否自然而然的水涨船高从而获得重新崛起的契机?

    可以说,一旦联姻,那么杨家势必会抓住这次机会,尽力辅佐李瑁争夺太子,而不会像其他大世家不会尽力。是以对于武惠妃和李瑁而言,娶杨玉环,好处是绝对的,更莫说杨玉环如此貌美,李瑁深喜之。

    而反过来,这时候武惠妃完全没有任何要挂掉的迹象,并且毫无疑问乃是宫中最受宠爱的存在,如此一来,寿王李瑁,就很值得下注了。

    好家伙,合着这两家压根就是一拍即合嘛!

    越想越多的周少瑜登时头又大了几分,可以说,这难度又加大了!

    肿么破?

    周少瑜在这边苦苦思索。另一边花鸟使已经开始行动,开始调查杨玉环的详尽资料。于此同时,寿王李瑁,也正式向其母武惠妃提出了对杨玉环的爱慕欲娶之意。

    “帮我个忙。”玉真观内,周少瑜向玉真公主求助。

    委实没办法了,别的法子连杨家的门都进不去,更莫说见杨玉环了,如今最好的法子,莫过于让玉真公主出面,以她的名义邀请杨玉环前来做客。

    不管如何,先和杨玉环见一面再说,哪怕这实际上并无太大作用。杨玉环不是卓文君,也不是朱淑真,不会因为爱情就愿意与人私奔的性子。即便成功偷走了她的心,在家族与外界的压力下,最终该嫁还是会嫁。

    如今玉真公主对于周少瑜的感官很复杂,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印象,你说是高人吧,也就是那天高人那么一下,随后在她面前那叫一个随意,该咋样咋样,至于那些个冒着仙气的食物,偶尔有,偶尔没有,总归她也不好意思一直讨要。

    修道她也是修的,却不会像李腾空那般一门心思,是以这方面的影响又不至于那么大,思来想去不知道如何对待周少瑜,自寻烦恼之下索咋咋地。

    “却是稀罕,且先说说。”玉真公主有点玩味,哟哟哟,不是大高人么?还有事求我?

    “我想见个人,你替我请请。”周少瑜到也直接。

    玉真挤挤眼,笑道:“又是哪个女子?莫不是准备再来一遭高人之举?”

    周少瑜脸黑,无语道:“真要说高人,也算得上,若说不是,也行,反正同样都是个人,与你男女之别之外,无甚差别,该吃吃该喝喝,该拉的还是会拉。”

    “呕……”玉真公主好生无语,就没见过这般直白的。旋即又想起周少瑜貌似有在打她主意,那么此时特地提及一句‘男女’,莫非有啥隐意?

    大姐,你想多了!

    周少瑜到是没想非得在玉真面前塑造一个高人形象,人设本来就有点崩了么。

    “算了,且说是谁?”

    “弘农杨氏,玉奴。”

    “咦?你们男人啊……”

    显然,玉真公主这是知道玉奴是谁了。

    咸宜公主大婚她是去过的,杨玉环的美貌那般耀眼,怎能不关注一下,玉奴之名,自然也就被她记下了。

    唤来一位女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玉真公主直接道:“拿着本宫的名刺,去将杨家的玉奴请来。”

    真是有够轻松呐,周少瑜好嫉妒,若是自己也能这般做就好了,想见那个,名刺叫人一送,人家就得乖乖过来,美滋滋!嘛,做梦吧就,好歹玉真公主也是女的,不然便是换做亲王,也断无说随意请人家待字闺中未嫁的女子不是。

    喔,李隆基除外,这家伙名刺都不用,花鸟使一处,谁与争锋?直接抢走便是了。

    “慢着,我也去。”周少瑜脑瓜子忽然一动。

    洛阳,杨家。

    “无上真言,上回一见委实叫人印象深刻,今日天气利好,特命贫道前来邀请一叙。”

    面对邀请,杨家自不会拒绝,若得罪了玉真公主,虽不惧,却也麻烦。何况人家的确很有诚意,就连马车都已经备好,届时还会将人送回来。

    公主相邀,杨玉环同样不敢怠慢,换了一身淡橘色的盛装,这才施施然迈步出来,门外准备的马车有两辆,一辆是给前来邀请的女道坐的,另一辆则是给杨玉环准备的,至于杨玉环的侍女,对不住,按照规矩,得跟随在马车左右步行。

    扮作马夫的周少瑜有点小激动,杨玉环呐,总算能见着真面目了,得亏上回还特地跑去婚宴呢,结果人都瞧见。

    话说,谁跟说我杨玉环是胖子我跟谁急!

    瞅见杨玉环真实模样的周少瑜心中高呼。

    或许杨玉环后来的确是胖了,可那是入宫之后养尊处优之下逐渐发福,而现在,横竖不过十六左右的少女,又能胖到哪去。且寄人篱下,生活也没可能太好,想胖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吧,除非是那种喝水都能胖的体质。

    关于形容美女的词汇很多,什么明眸皓齿、风姿绰约、美目盼兮、梨花带雨,奈何周少瑜终究不是曹子建,写不出洛神赋那般的文采,而寻常的词汇,对于华夏四大美女这一级别而言,压根无用。

    首先肌肤得白皙吧,而且还得是无瑕的那一种。其次身形得匀称姣好吧,不然身材比例都过不了关,又如何成为顶级。

    暂且大抵也只能是看这么多了,周少瑜现在的身份是马夫,断无盯着人家看的道理,至多也就是飞速一扫看个大概,而留下印象最深刻,莫过于那两片红唇了。

    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樱桃小嘴,若杨玉环真的嘴很小,那么以后胖起来,那岂不是难看死,那怎么继续受李隆基宠爱,当人家李隆基没见过市面呐,人家可是炮王之王的存在,风i流大帝的名号岂非浪得虚名?

    虽不小,却绝对不大,古代可不兴大嘴美女,甚至反感,真将后世那些大嘴美女扔回去,大抵也就是那些个娶不到媳妇的人看得上,这不仅仅是审美的问题,还是观念的问题,嘴大,把不住嘴门,嘴碎,泼妇,嘛,虽片面,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

    不好形容,只能说大小适中,薄厚同样适中,或者应当说尽皆恰到好处,再抹上鲜红的口红,很有一种让人冲动的感觉,以至于周少瑜都不曾注意除了嘴以外其他的部位。

    这让周少瑜微微有些错愕,自认久经各色美女考验的他,应当不至于这么容易产生冲动的情绪才对,可偏生单单一张小嘴都来了感觉。

    扫过之后站在马旁牵着缰绳,微微低头静等杨玉环登上马车,真论起来,脑袋应该低的再厉害一些,可周少瑜没可能那么做,这点上杨玉环也不会出声指责。

    然而杨玉环此时的穿着……

    一身淡橘色的齐胸襦裙虽然素雅,却又不乏几分明媚。其实从她穿齐胸襦裙就能看出,此时的杨玉环绝对不胖。因为这种裙子更适合瘦些的妹子穿,至于胖的,那只会更容易显得臃肿。

    话说,后世的妹子们穿齐胸襦裙,很是又爱又恨,是因为这玩意的确好看,可束不好会掉!!!从而得出一个推论,平胸妹子不适合穿齐胸襦裙!

    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估摸着应当是方式错误吧,要不然为啥没见哪个妹子的掉过好一饱眼……咳咳咳。

    杨玉环的身高是不算高的,也就是一米六左右,当然了,这个个头放在当下绝不算矮。然而和周少瑜一对比,那自然是矮的,加之周少瑜低着点脑袋,那么大白兔就很打眼了。

    虽看不到丝毫内容,可这规模……淡定!

    不行,淡定不能啊。

    “阿嚏……”周少瑜委实忍不住一个喷嚏打出,幽幽的想起一个大问题。

    都说杨玉环有狐臭的毛病,看来应当不会假到哪儿去,不然这身衣裳的熏香也熏的太过了吧,闹不好指不定还藏了几个香囊?

    ps:吼吼,三章四千,一万二,这下大伙满意了吧,在此感谢一番书友‘静静的顿河’的大力支持。嘛嘛,顺带提一句,都说杨玉环有一半的胡人血统,是因为杨玉环的父亲杨玄琰的父亲是杨汪出身隋朝宗室,而隋朝有胡人血统,嘛,谁知道,杨坚到底是强行认定自己祖上是弘农杨氏还是真就是杨家的人,谁能真确定,这一点李唐也是一样的嘛。